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7章 男人的心理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我的手握得很紧。

    但绝不至于让她感觉到疼痛以至于发出声来。

    她颤抖着轻轻“嗯”地呻吟了一声。

    “我真的有这么……可怕么?”我松开了手指,“你为什么抖得这么厉害?”

    “不是可怕,”小双儿立刻停止了颤抖,这样更使我觉得自己的罪恶,“只是少爷你离双儿太近时,就会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让双儿一阵心慌,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小双儿倒是诚实,我却更加地郁闷了:我不但没有浑身王八之气,反而是一身天生****气息?这么一个纯洁不设防的小姑娘都能如此敏锐地察觉到我的本来面貌,以后我还怎么混下去!

    我顿时感觉前途一片黑暗,心中大骂:没有虎躯一震散发出强悍的王八之气也就算了,为什么老子会这样子?天也太亮了吧!

    或是小昭看出了我的冤枉,她轻轻抹拭了一下眼角的泪花,柔声道:“少爷你多心了,双儿她大概是从小没伺候过别人,所以对陌生的男子特别警戒。不过,习惯几天就好了。”

    我感觉小昭好像总担心我不满意她们的工作一不高兴就把他俩给炒鱿鱼了。

    “哦?”我心中倒是好受多了,“那你呢?看起来好像很习惯呢?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呀?”

    “奴婢除了服侍过边大人,也没伺候过其它人,平时都是在边夫人院子里做事。”小丫头微笑着回答我。

    “你服侍过边章!”我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

    这可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我不得不格外重视。

    “刚进边府时奴婢是在边大人那里服侍了几晚。”小昭很诧异我为何有些激动。

    “****!”我擦!我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脱口骂道。

    你丫丫的呸的!边章个老死鬼,你玩过一次就扔了?我***恨不得操起一杆铁枪挖出边章老贼的尸首鞭尸千次万次,老子爆你奶奶的菊花残!有没有人性啊!这么可爱的绝色丫头给糟蹋了也舍得扔掉!你边章脑子是猪脑子做的?难道你边章的生活水平和审美标准已经达到了如此高的水平?还是你边府上下美女如云,以我们小昭的姿色,也只够让你有兴趣玩一两次就无法满足了?

    我心中一片混乱,似有无数个念头在反复交织,最后却混成一个声音:“****,给我送了只破鞋!”想到如此可爱我求观音拜菩萨都碰不到的小姑娘被别的人上过,我顿时心丧若死,一脸死灰。

    “少、少爷,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昭忽然涨红了脸,辩解道。

    “不是?”我眼前一亮,急忙问道。

    啊,诸神在上,保佑我这个不幸的信徒吧。

    她已垂下了眼眸:“奴婢当年进边府时才六岁,仅仅伺候了大人三天,才、才没有侍寝什么的事情……”或许这确实不是什么能让人说出口的事情,而小丫头脸皮毕竟还是很薄,脸上红云益盛,已经说不下去了。

    “真、真的吗!”我毫无忌惮,激动地嚷嚷道,若是现在我面前能有一面镜子,使我自己能看到此刻自己脸上的神情,那必然是红光满面。

    大概这个问题有些敏感……废话,问你是不是雏,你能不敏感?……小昭的小脸上如同火烧了一般,只能以几不可见的幅度点了点头,又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声,然后慌忙垂下头,似乎不敢面对我野兽般纯洁的眼神。

    “哈哈!”我使劲地憋着,却还是没有成功地憋住这口闷笑,让它破胸而出在口中爆发。这绝对是发自肺腑!我下意识地抓紧了她微微湿润了的小手,心神荡漾间也不晓得自己在做些什么,大概只是****地笑吧。

    “少爷你笑什么呢?有这么高兴么?”小双儿还是纯洁的少女,懵懵懂懂地问道。

    她姐姐可爱的小脸上愈发红艳,怎么也不敢抬起头来。

    我笑呵呵答道:“当然,这是大喜之事。少爷我今天一举得到你们姐妹两个小丫头,绝对是值得大笑一场的喜事。”我伸出另一只手向她摸去。

    小双儿忍不住“啊”地一声娇吟,小手已被我紧紧攥住,小脸的颜色也迅速向姐姐看齐。

    “少爷不嫌弃小昭,是小昭的福气才对。”丫头忽然微微抬了抬眼,低声说完后又迅速低下,脸蛋已快要滴出水来。

    福气福气,大家的福气。我心头正乐着,另一边小双儿也低声说道:“双儿和姐姐也一样福气。”

    天,怎么tmd这么蓝!

    空气,怎么tnnd这么清新!

    人生,怎么突然这么美好!

    我的心中,从来没感觉到如此满足。方才还在困惑于满身的****之气,现在仿佛已能感觉到该死的姗姗来迟的月老已向我微微笑着、抛出了他那根细不可见的浅浅红绳……臭老天,贼厮鸟,你变脸也忒快了些吧?

    沉湎于来的太快的幸福之中,我已忘却了所有。

    我本不应该如此的。

    从前生中而来,即使我没有真正爱过,也不该如此沉醉。

    我以前总是想着,自己是个极其冷静沉着的人,也常常对着那些痴男怨女不屑冷笑,现在呢?我是不是该苦笑自己?

    小昭忽然轻轻地惊叫了一声,从我的手中挣脱:“少爷,奴婢该给您换毛巾了。”

    你说你就不能别这么扫兴?

    你干嘛非得这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你多干了我也不会多给你发钱!

    屁股上又是一阵暖热,我的心思也终于恢复了平静。

    也恢复了思考。

    刚才我给小昭取名字的时候,隐隐察觉到她的一丝不甘,此时她却显得较为配合,而且主动向我示好表白,难免让我感到一些奇怪。

    我这人,喜欢走极端,大家也看出来了,一件事情我要么向极好的大圆满结局幻想,要么就向极悲惨的大灭亡结局乱想,如此大悲大喜,人生的经历也大大丰富,而心脏的承受能力,也极大地增强了。

    于是我就想,小昭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呢?是什么让她由原本的不太愿意到现在的积极配合而且极为顺从?

    这应该还不是本少爷自身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原因。

    当然,本少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外形,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在我们马家,当然是本少爷形象最出色咯!

    不过看小昭原来的表现,应该不可能对我一见钟情之类的……她毕竟有点心机,并不像她年幼纯洁的双儿妹妹那般容易被我亲切的外表所打动。

    那又是为了什么?

    卧底?间谍?奸细?

    我的心头猛地跳出这三个词来。

    我的脸颊因为微笑而僵硬。

    西凉版的小美人计?

    针对英明神武的本少爷?

    是韩遂老贼精心策划的么?

    所以让自己的儿子来亲自实施?

    我救了她俩,却杀韩老贼的小儿子。

    那些同姐妹俩一起被我解救的牧民们,真的就是逃亡的牧民吗?

    谁知道他们不会是潜伏而来的黑影?

    那些被屠戮的牧民,也只不过是为了演这出西凉版的苦肉计?

    若是真的,韩遂很可能就要对我们下手了。

    如此,我马家危矣!

    我的心直往下沉,方才因虏获了两名丫鬟而产生的欣喜之气瞬间灰飞烟灭。

    剩下的只有自责。

    怎么会这样!

    我堂堂马超,难道又将成为马家的罪人?

    不可能,不可能!

    我不能坐以待毙呀。

    “小昭,双儿,”我压抑着内心的所有情绪,淡淡的说道,“你们下去给我准备点吃的,这大半天我一直都没吃东西了。”

    两个小丫头深深一福。

    门被打开,又闭上。

    我在心中默默数着,然后响亮地拍了拍手。

    门又被打开,然后闭上。

    赵承向我一弯腰,站在离床头三尺之处:“少爷有什么吩咐?”

    “赵承,派四个人盯紧了那两个丫头,要时刻盯紧了。”我轻声叮嘱,“还有那十来个牧民,也要盯紧了,但是不要惹起他们的怀疑。”

    “赵承记得了。”他点点头,等待着我的吩咐。

    我盯着他看着,似乎在怀疑这名跟了我家近二十年的仆人是否也是韩遂深埋在我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我已是惊弓之鸟,草木皆兵。

    “少爷?”赵承浑身不自在,却不知我为何用如此仇视的眼光看着他。

    我收回眼光,决定相信这名我最亲近的下人:“今日我杀了韩忠,迟早要和韩遂撕破脸皮,我刚才让你去派人盯住他们,也是担心其中有人做了韩贼的奸细。你明白?”

    “赵承明白。”他的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

    “杀子之事,应该不会瞒得太久,所以,”我按了按床铺,疲惫地趴下,“战事也将再起,你我都不会轻松了。”

    赵承沉默了,但他的身子微微颤抖,控制不住情绪了么?

    他弯了弯腰,转过身子。

    我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趴着。

    听着他推门而出,再轻轻掩上门。

    屋外,还是初夏时节。

    夜色,已渐渐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