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9章 引路人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禀将军,天水马玩求见,正在偏厅里等候。”赵承生怕我们没有听清,又重复着通报了一遍。

    “我看看去。”父亲看了看我们几个,点了点头走出了校场。

    庞柔双眉微微一皱,也抬脚急追老爹而去。

    马玩?在游戏里和马超常在一起,时常误认为这厮也是马超的弟弟什么的,后来才晓得这厮只是韩遂手下的八部军马中的一名首领而已,这八人都是籍籍无名之辈,我也向来不屑于招降,见面便杀,毫不留情,只不过此刻对方军势雄壮,我们想要以半数之兵击溃他们,就必须重视了。

    只是一杯茶的功夫,赵承又进来报告道:“大小姐、长公子,将军让你们去见见客人。”

    我撇了撇嘴。

    大姐马雯则是直接拒绝:“谁爱见谁见!我一看见他们就想拔刀!”

    赵承有些为难地杵在原地:“小的……也想一刀剁了他的狗头!”

    “也罢,就再见他一次吧。”我抛开了长枪,拍了拍沾满沙土的裤腿,“姐,过了今天,以后恐怕也没机会见他了。”

    “你要去见?”她轻咬下唇,仍是一脸的不愿。

    我笑着点头:“走吧,就当听听他的遗言。”

    当我拉着大姐来到偏厅之后,我立刻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

    马玩的长相就不用说了,说出来也不会令人感到愉悦。此刻他正端坐在偏厅里与老爹“热情”地扯着家常,一看我几个进来,立刻满面含笑,吆喝着:“云禄、超儿,都长这么大了啊,让叔叔我好好看看。”

    我晕,西凉怎么还有这种人……打出生就没见过这个鬼,今天竟然来攀亲戚了!

    大姐明显一脸不快,我急忙拉了一拉她衣袖,微微一摇头,抢上前去,恭恭敬敬向马玩行礼:“超儿见过叔叔。”大姐稍稍一迟疑,也随着我行礼。

    马玩显然真乐了,扶起我对我爹笑呵呵道:“老哥呀,超儿贤侄真是懂事呀,将来定然前途无量!”

    老爹接口道:“都是小孩子,知道什么。兄弟,你这次专程来武威,究竟有什么要事呀?”挥手让我和大姐进入侧房,我屏住气息,悄悄地伏在门上。

    “不是做兄弟的乱说,最近金城里的情况很是紧张呀,老哥,”马玩突然面色一正,很难让人想到这么一个看似普通甚至恶心的人变脸如此之快。只见他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道,“程银和李堪总是催着韩将军进攻羌人,争取将这个心腹大患彻底消灭;而侯选和成宜却是主张先解决掉……老哥你,要完全的将凉州占据再做打算;而剩下那三人总是犹豫不觉,兄弟我夹在中间,为难啊!”说着又是一声长叹。

    老爹双眉很是配合地一锁,低头看了看地面,道:“不知兄弟你的意思是……”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尽量劝韩将军稳下来,先休养生息,不要妄动干戈,徒损兵力。”马玩将身子往老爹处倾了倾,声音稍微低了低,继续道:“韩将军可是一直很想念姑臧城的百姓呢!”

    老爹嘴角一颤,随即道:“这还要多谢老弟你的劝说啦,只要韩将军不打我武威的主意,我这个当哥哥的是绝对不会忘记你的好处的。”

    “这个,做兄弟的当然会尽力劝说了,只是这半年多了没上过阵仗,手下的弟兄们日子也不好过啊……”马玩终于说到自己的真正来意上了,我心中不禁冷笑了一声。

    “这西凉地广人稀,当然没什么好东西了,我这当哥哥的前几个月从羌人那里搜来过一点玩意,等一会儿给兄弟你送过去。”老爹也真不含糊,不过我纳了一下闷:我们这四年之内一直低调行事,只偶尔跟随韩遂讨过陇西,这半年里也没有独自发过兵,老爹哪里有那“一点玩意”?看来又是自己掏腰包喂这匹老狼了!

    “那……就多谢哥哥挂怀了。”马玩目的达成,还要扭捏一番。

    “兄弟呀,还得麻烦你一下,”老爹又将身子倾了倾,亲切地对马玩说,“老哥我也想给那几位将军捎点武威的野味,待会儿你烦劳你派个士卒,给我手下领个路,也好让他们几个在文约老爹面前多说点好话,你看怎样?”

    “这好说、好说。”马玩心情显然很舒畅,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马腾笑了笑,招呼马玩吃吃喝喝,开始说些废话了,我拉上大姐,从侧门溜了出去。

    马休和马铁都还在马岱的教导下练习着枪法,马岱天资不差,用功也很勤奋,就是不晓得变通,缺乏灵活和技巧,难怪只能作为二流将领,有时间我得帮帮他,何况他永远都是我心腹,帮他就是为我自己增添一份战力啊。

    庞德一人在练武场的一角默默地练枪,他大哥庞柔却不在这里,我停在他一丈左右的地方,问道:“柔哥呢?”

    “大哥被将军叫去,似乎要送些什么东西。”庞德自从那天先锋之名被我抢去之后,反而更尊重我了,可能是有一些感动吧。看来老爹也不傻,竟然也知道借枝头上墙,这么一来,我们对韩遂手下八部军马暂时的部署方位就清楚了,也能晓得各地直接的最近路线了,马玩此次前来,果然自己收获不菲的同时,也令我马家受益匪浅,真是好人,不愧也是姓马的!

    马玩这厮了结了心愿,酒足饭饱之后带着随从回驻所去了,庞柔庞德兄弟挑人马压着些东西也跟着走了,我在城门处和老爹远远望着他们渐渐消失的身影,听得身边马岱忍不住骂了一声:“王八蛋,竟然敢来要我们马家的钱!”

    老爹“嘿”了一声,淬了一口,道:“亏得柔儿这孩子教我这么应对他,要是换了以前,老子早一刀剁了他了!”

    这竟然还是庞柔的主意?

    可是老爹这个粗人,能如此隐忍不发,已经完全将我心目中那个粗鄙不堪的西凉老男人的形象扭转过来了,此刻的我,仿佛真的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心里对老爹也更加的期待了。

    我拍了拍马岱的肩膀,马岱小我半岁,也几乎和我齐眉了:“今天送给他们的这些东西,到时候就是他们的陪葬品!”我恨恨地说道。

    八月的秋风在西凉贫瘠的土地上卷过,吹落了几片尚有绿色的残叶,也吹走了一丝暑气。

    而姑臧城内,此刻已是一片肃杀。

    四年的苦苦等待,就在这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