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32章 韩遂,又见韩遂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今天天色不错,淡淡的阴云已经笼罩了大半个天空,此时还能清楚地看到太阳在云层后显现出的光亮,但是已经感受不到它的温暖了。

    我在马上。

    马在疾奔。

    尘土在蹄下激扬。

    空气中弥散着初春的料峭寒意,衣甲上尚自沾留着树林里的晨露,从裸露在盔甲外面的发缕上滴在脸上,让人禁不住打个寒战。

    我能深深地感受到额上铁盔透骨的冰寒,我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头皮已经与狮盔紧紧地黏在一起了。

    西凉,初春,真冷。

    我看到了。

    我的心突然一瞬间欢腾了。

    因为,我看到了……

    允吾。

    韩遂的允吾城!

    “大伯!”马岱激动地大喊了一声,我才看见老爹也已经领着两千骑兵从东边围了过来,当即兵合一处,让赵承带着围在了允吾西侧,我和马岱则领着几个亲卫向老爹汇报。

    老爹一身上下满是鲜血,唯独一张脸上倒是干干净净,三寸短须也是丝毫不乱,倒是惊奇了。

    “超儿、岱儿,我们马家无大将,真是辛苦你们这些孩子了。”老爹依然把我们当作孩子一般安慰。

    “大伯,超哥和我都已经十四岁了,都是可以娶媳妇的年纪了,您还把我们当毛头小子一样看待!”马岱倒是嘴快。

    “是吗?”老爹呵呵一笑,点了点头,“岱儿原来是想娶媳妇了呵,我这个当大伯的一定好好给你挑一个媳妇。”

    “大伯您怎么……”马岱被老爹的幽默给憋住了,愣了愣之后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岱儿杀敌很是英勇,将来定然是我马家的大将,”我回首拍了拍马岱的肩膀,马岱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可是爹呀,你怎么脸上这么还特意整弄得如此干净啊?”

    “干干净净地待客,这是礼貌!”老爹本来微笑的脸色登时一僵,眼神也变得凌厉了,他咬了咬牙,恨恨地说,“你二人要记得!”

    汗!老爹还真风趣……我点了点头,老爹的脸色又是一喜:“你大姐和德儿也到了!”

    我和马岱急忙朝西边眺望过去,只见一片黄土之中,万余名步旅列着方阵朝这边浩荡奔来,当先骑马二人,一人红妆白铠,身形纤细,当是大姐马雯没错了;另一人虽是裹着盔甲,却没有庞德那般魁梧有势,等跑得近了才看清,竟然是庞柔。

    “令直大哥,怎么不见德哥?”马岱似乎有些激动。

    “难道是领着那一千骑兵去劫杀敌军去了?”我心里早已有些底数了,其它四部军马估计和程银、李堪两部都差不了多少,趁敌之不备,一千铁骑全歼五千兵马有些问题,但应该足以将敌军击溃。

    “公子聪慧,二弟早在我等出发之前便领一千骑兵绕过金城,阻截驻扎在历城的张横去了。”庞柔自幼便体弱,一路骑马颠簸,他已略有些气喘了。

    “很主动嘛,”我回头向老爹笑笑,“韩遂手下八部军马,尚未正式交锋便被歼灭掉五部,折损敌军两万余人,嘿,如此一来,敌我双方的兵力就平衡许多了。”韩遂这老贼,这次我们三军齐出,便以极小代价击垮了他的五支部曲,两万余人便离他而去了,允吾城里此时龟缩着一万守兵,城外七八十里地之外的候选、梁兴和马玩想要来救援也得先和我们过过招。

    马腾老爹一捋短须,略显担忧的道:“德儿武艺虽强,但以区区千人迎击五千敌军,怕是会伤亡过大了。”

    “老爹你瞎操心了,就韩遂手下那些兵将的战斗力,德哥肯定没事。”因为受了后世的影响,我对庞德的能力很是放心。

    城门突然“嘎吱”一阵响动,一阵马嘶之声从门后传来。

    大姐哼了一声,冷冷道:“韩遂那狗贼竟然有胆出来!”

    “不愧是你老子的结拜兄弟!”老爹又开始发动讽刺的技能了。

    我上下打量着韩遂,可能很久没见过这老家伙了,看起来还不老,一头黑发倒也浓密,精神也十分的充足,眼中的杀气甚至比老爹还凌厉逼人。

    我突然觉得心脏急遽地跳动了起来,仿佛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堵在胸腔里憋得全身火热,手里的长枪也似乎滚烫的烧火棍一般,我已丝毫感觉不到方才那种初春的寒意了。

    在这一刻,我的眼中就只有韩遂一个人存在了。

    韩遂长刀横举,怒声吼道:“马寿成,你疯了吗?竟然率兵来攻打我!”

    “韩文约,瞧你说的,为兄怎么会来打你呢?好歹咱俩还是结义金兰呢?无缘无故的我干嘛打你?”老爹很会说话,尤其是到了关键时候,更能体现他的某种天赋。

    韩遂这厮八成是被老爹说得有些迷糊了,竟然愣了一愣,反问道:“那你提这么多兵马,却是为何!”

    “这么点人马在你韩将军眼中还叫多吗?你的允吾城难道不欢迎我们进去喝杯茶吗?”老爹嘿嘿地笑了声。

    “我这允吾城小人少,哪里有钱请这几万人喝茶?”韩遂分明有些怒了。

    “我姑臧城也不大、人口也不比你多多少呀,还不是一样请过你和你的士兵?老弟不要太小心眼了呀!”老爹这话我听起来觉得浑身一痒,尽是鸡皮疙瘩。

    韩遂的智商终于恢复正常,立刻破口大骂起来:“马腾你个狗娘养的,想打老子城还绕着弯子骗老子!”

    “韩遂!”老爹也提高了声调,“四年前是你领大军攻入我武威,在我城里大肆搜刮淫掠,我老婆和我兄弟庞翼每天都等着你到地下去和他们做伴那!”

    “嘿嘿,谁让你个土老粗还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老子每次见了都恨不得把她按在胯下肆意玩弄,好不如意如愿了还非得跟老子拼命,可惜、可惜!”韩遂回顾左右,旁若无人地仰天长笑起来。

    韩遂如此侮辱娘亲,我眼圈早已通红,双脚猛力一夹,胯下烈马奔腾而出:“韩遂老贼,敢接我马超三枪吗?”

    “呦,这不是小超贤侄吗?如今长得这般大了,也这般俊了,跟你爹可一点都不像啊,不会是你娘难耐寂寞,呵呵……”韩遂欲言又止,只是嘿嘿的笑。

    “韩遂!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你祖宗,你还是不是人!”身后老爹怒声斥道。

    我顿时傻了:老爹真镇定呃,这时候还在想着对骂,真受不了他……

    “****你奶奶的马腾,平日里装孙子装了那么多年,今天就嚣张了起来,我告诉你啊,你别以为你两万人围了我允吾城就能把我围死,老子城里粮草足够用半年了!”韩遂毫不知情的龇牙咧嘴着。

    “那半年以后呢?”远方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急忙向来人方向眺望。

    这肯定是庞德了,这厮终于杀完人回来了。

    只见满身是血的庞德一马当先,领着一千骑兵归入队阵之中,自己飞马而出,将两件事物掷在城门前。

    “这两个狗头,韩将军不会不认识吧?”

    “张横!侯选!”韩遂脸上的市侩泼皮气色全都不见了踪影,他盯了庞德良久,才道,“好小子,你是庞翼那个死鬼的老二吧?”

    “韩老贼记性不错呀!”庞德面不改色地拍了拍手上的血迹。

    “你以为杀了他二人便没人来援救老子吗?枝阳和金城便有一万人马,石城也有一万,只要我大军一到,里外夹击,你马家和庞家恐怕要死无全尸……”韩遂看了那两人的头,竟然能迅速镇定下来,而且大肆虚张声势,倒也不容易。

    “哦、韩世叔,小侄忘了给您带的礼物了,还请您不要嫌弃。”我招了招手,赵承派了小兵捧着盘子出来了,盘子上是一片鲜血淋淋。

    韩遂双目圆睁,简直是要活吞了我。

    “别急,做哥哥的也有一份大礼。”老爹也装模作样地拍了拍手,身后早有亲兵呈出人头来了。

    张横、侯选、杨秋、李堪、程银、成宜。

    六个血淋淋的脑袋,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韩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