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37章 疲惫的胜利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韩遂死了!”

    “允吾破了!”

    “马将军大胜!”

    刚回到姑臧时,满城都已是喜庆的气氛,更有人升起彩旗以示祝贺。

    马、韩两家十年来虽称盟军,但大小摩擦从未停止,尤以四年前韩遂破姑臧为甚,之后马腾蛰伏,忍辱负重,一郡军民都感觉比金城矮了一头,如今扬眉吐气,一报当年之仇,无人不喜。

    姑臧太守府内。

    老爹静静地坐着,桌几上平展着一叠信筏。

    府院之中,堆满了西凉各地官员的笑纳品,一眼撇过,礼物从珍宝奇石到异族艳女,不一而足。

    金城一战,一举解决掉盘踞在西凉长达近十年的韩遂及其部下七员将领,以自身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消灭近两万杂兵,收编一万有余金城精锐,可战之兵力已达三万有余。

    至此之后,西凉十郡,我马家独占武威、金城二郡,无论人口、财力、兵力,已然成为西凉第一家。

    说起来三四万兵力也真没什么,在我们华夏历史上,三万兵马,说句丧气的话,这叫军队吗?随便找个朝代找个像样点的规模,雄兵百万那是中央集团军,敌方征战或者平凡叛乱时也得十万二十万。这点兵马,我十分羞于拿出手让大家看。

    不过也难得,凉州本就羌汉混居,颇有些郡县甚至羌胡人占据了大半,人口本就不如中原江南稠密众多,又加异族过多,不可能允许地方势力扩充军伍,因而这三四万兵马,对于我们这个鬼地方来说,这就是老本了,太珍贵了,万一死光了我连游击战都打不起,直接卷铺盖卷滚蛋吧。

    这也算是当年渭水曹操大败马超联军后马超一蹶不振的一个原因……好不容易集结了几万精锐兵马,一场烂账后全军几乎覆没,你根本不可能像刘备当时一样四处逃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人跟你混,你西凉锦马超的名号再响亮也是白扯,虽然其它人怕你惧你,但你没有了兵马,谁还把你放在心上?

    这些先按下不提。

    “这场仗,打得的确漂亮,”老爹捻了捻三寸短须,看了看我,笑道,“超儿的作战计划堪称完善啊。”

    “还差得很多那,本来还以为需要埋伏一番,解决掉韩遂的援兵……结果都没有实施,呵呵。”思量不够周密的我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马岱满不在乎地嚷道:“那是敌人太弱了,难道要怪我们杀的太快吗?”

    庞柔抚掌笑道:“岱公子所言甚是,这可不能怪少将军的计划有失误啊,我可是很佩服少将军这个计划的。”

    “其实最让大家吃惊的还要数德哥了,”我微微笑着,看着沉默的庞德,“以千余骑兵奔袭两地,以雷霆之势解决掉张横、侯选二部军马,使得韩遂无法及时向距离金城最近这二人求救,可谓此战首功!”

    老爹颔首赞许的夸奖道:“不错,本来留下一千骑兵,料想歼灭韩遂一部军马尚有些困难,不想贤侄如此神勇,竟然连拔两营,对比起来,你伯父我的脸面可有些挂不住了哟。”

    “伯父说笑了,”庞德只是微微一笑,表现出他一贯以来的波澜不惊,“伯父和少将军各率五千士卒绕过金城,长途奔袭,战力必然有所损失,小侄只是以静养之精骑,骤袭敌人战力最弱的两部军马,岂能不胜!”

    老爹再次一捋短须,仍是掩饰不住自己满心的兴奋:“好、好,若知贤侄如此,你爹在天之灵,总算有所安慰了!”

    听闻父亲,庞德和庞柔神情都是略略一黯,旋即恢复正常。庞柔作为兄长,对于兄弟的成长,更是颇为感怀,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是脉脉温情。

    “好了,这几天大家都忙得很,都休息去吧。”老爹摆了摆手,“虽然都不是小孩子了,但是身体还是会累的吧。”

    “是,爹。”

    “是,伯父。”

    我和庞德并肩走出大厅,方出厅门,二人的脚步不约而同地一缓。

    “少将军,”庞德低沉的声音仿佛在心底发出的一样,“你之前留给我的一千骑兵……是早有准备么?”

    我微微一怔:原来庞德也不笨嘛,我虽然抢了先锋名号,但是也不甘心让庞德这员虎将当做后勤,自然要给他准备些事情做了。

    微微一笑,我轻声说道:“呵,只是没料到二哥你完成得如此完美,远远出乎我早先的意料。”

    庞德微微颔首,默默地走了十几步,直至出了庭院侧门。

    “是么,”他突然又顿了顿,用低沉的嗓音背对着我说道,“多谢了。”然后推开侧门,大步走出。

    呵,看来这次金城之战,庞柔与庞德都对我的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

    我已不再是四年之前那个嚣张无赖的马家长子,而是有魄力鼓动父帅与结义兄弟撕破脸皮全面开战、有胆力独帅部队奔袭金城、有能力枪挑西凉第一刀的一名少年将领了,心思虽然不够成熟缜密,但在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已然属于凤毛麟角之俊才了。

    但我能得意多久?

    我并没有资格得意。

    西凉的俊才,说句实话,能算俊才吗?

    当然,在前世的广阔中华大地上,地域性的差异和歧视虽然还在,却远不如近两千年前的现在。

    谁要以为自己在西凉傲视群儒、就能在天下智者前昂首挺胸,那绝对会被人集体鄙视或者直接围观,叫上一家老小出来看天亮了或者火星人思密达。

    西凉这地方,是个极端的地方。

    另一个极端的敌方,那就是中原了。

    是个不拿人才当人才的地方。

    人才满地走,随手一大把呀!

    至于东吴和西蜀的人才,虽然也有历代的名门世家,但比起人才济济人满为患比肩接踵连袂成云挥汗如雨的中原地区,那是远远不如。

    当然比起俺们这鬼地方,那也是羡慕死我了。

    同样是一方诸侯,差距也太大了。

    看人家袁绍袁术,四世三公,名门出身,身边就有一大批追随者,田丰、郭图、审配、沮授为文臣代表,颜良、文丑、张郃、高览为武将典范,这叫豪华阵容啊。当时曹操手下之士尚自寥寥可数,其最主要的谋士,比如荀彧,比如郭嘉,夹带着后来临阵脱逃的许攸,都是从袁绍身边跑过来的,其人才富裕程度不言而喻。

    袁术虽然差点,但人家也有一帮人支持着,不然以后他僭位称帝时,文武百官都从哪里来?

    唯一勉强可以和我一比的,大概是刚起家的刘备……刘备关羽加张飞,也许简雍孙乾也来了,赵云应该还没正式归顺,也算比较稀少了。可是老子的爹现在已经雄踞一州了……虽然这州是大汉最破烂的州之一……而他老刘还只是个县令!他奶奶的,没这么寒碜人的。

    其它人刘表孙坚公孙瓒等等,也不用比了,像样的都比俺家强,要是连俺家都比不上,那就解散了回家抱老婆孩子去吧。

    中原正大乱着,百姓若是不堪痛楚,能走的大都逃亡荆州,少部分也去益州扬州,虽然南方也四处狼烟,但荆州刘表守成有余,也算能让百姓过个安稳日子,至于扬州,孙家目前尚在参与围攻董卓的联军,孙坚个傻老虎,一直四处征战,从来没正式找个根据地,扬州貌似应该在什么刘繇、严白虎之流的几个土皇帝手中,至于益州,虽然处于群山环绕之地,但新任刺史刘焉治理得还不错,勉强也算州泰民安。

    他娘的,怎么都不到俺凉州来!这里是多么和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