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41章 短暂的休息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汉阳郡,陇城。

    作为凉州刺史州牧治所的历史,大约已有两百余年了。

    西汉时刺史一职时有时无,且位低权轻,最初之时俸禄仅有六百石,所行驶之权仅为有限的监督举察,尚不如一县长官,遑论郡守,而且常因各种原因地方化与当地官员同流,故而渐渐丧失其设置的意义……话说回来,这也完全正常,让一个六百石俸禄的低等官吏来监管二千石俸禄的郡守重吏,本来就是很难办的事情。

    王莽乱政、光武中兴之后,刺史之位渐渐常设,其位越高而其权职越重,俸禄大幅上调,与重郡太守并齐,而监管之范畴,也日益宽广,至近年灵帝末张角黄巾贼逆反,天下大乱,幽州刺史刘虞上书称地方不稳盖因刺史之权过轻,不足以征调军吏及时平叛,故而朝廷再次恢复州牧之职,全监一州军政大权,俨然封疆大吏,其职权之重,大致已相当于前世的********兼省长又兼军区长……其它公检法等小职位的官员就更不必列入了。

    因而各州刺史州牧的治所所在之城,西汉时并无任何特别,而东汉之后,才逐渐兴起土木,主要也是近二十年来的事情。饶是如此,陇城比起姑臧城来讲,其规模已数倍胜之。

    陇城,古时也称作“龙城”,相传人类始祖女娲就出生在陇城,故陇城素称“娲皇故里”。其城内外多有女娲之庙,官府来年加以修缮,一年四季也是香火鼎盛。而陇城地处古丝绸之路上,是自古长安经关中,通过关东南大道进入甘肃境内的第一重镇,历来是商贾云集、交通便利的通衢要道和驿站……当然是从西北整体来说的,不可同中原相比……而从宏观上看,陇城西控凉州,东扼三辅,也算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至于郡县的人口,更远非武威所能及:据记载武威原本是匈奴休屠王旧都,汉初武帝北征匈奴之后下令将中原二十万囚犯及无业者迁徙至西北,武威当时规模稍大,因而民众大多聚集于姑臧,当时大约武威一郡便有七八万人口;而后数百年之内又慢慢向东迁徙转移,时至今日,武威人丁仅仅不足六万,汉阳一郡却已有三万余户,人口十五六万,几乎三倍于武威,而作为治所的陇城,便有近五万人口。

    民众多繁华,繁华则富裕,富裕必为官之宝地。

    故凉州十二郡国,论富裕繁华,首推汉阳(十五六万),其次武都(十万),而无论武威(七八万)或是金城,都只是下等郡而已;至于张掖敦煌等地,越往西看领地越大,但人口也只有三四万罢了,何况土地贫瘠,异族聚集,羌胡之人屡屡侵扰,最为下等。

    所以如果原本为中原郡县长官,升迁到西北为郡守,虽然名为升迁,实则连平调也不如,简直就可以称得上发配。

    当然如果升到刺史州牧一级别的,待遇会适当提高一些,只要你功夫做得足,任期内也没有发生重大错失,皆有机会平调到中原富庶的郡国,虽名为平调,但看历来官员,哪个不是屁颠屁颠的跑去的?远的例子咱举了也不熟悉,就举一个最近才调走的大爷吧。

    最佳范本案例就是咱董卓爷爷了。董爷爷当年一路升到凉州刺史,然后跑到河东当太守,河东算是个好地方了,尤其在1年前的现在,六十多万人口的大郡,依山傍河,山中能产煤产铁,话说这个时代的煤炭有没有称为重要的生活生产必需品呢?暂时不管煤炭了。而铁呢,这个重要性当然不言而喻了,争夺天下能缺了这个?兵器甲胄,军马弓矢,岂能少得了铁?而且有不小规模的盐池,盐可是珍贵资源,尤其是现在海盐还不发达的情况下,卖往全国绝对赚翻,大头可都在朝廷和地方官员手上。

    再说董将军吧,做了几年河东太守的相对肥差之后黄巾之乱就爆发了,原本剽悍英勇的仲颖竟然连续吃了几次败仗,这……这真是不可思议啊!看来黄巾军刚开始时战斗力很强大嘛,或者说董老贼势力根本就不堪一击……带领着凶狠壮实的西北大汉组成的地方精锐竟然还灭不掉身无钱粮手无利器的一群面黄肌瘦的老百姓?你活该被贬回老家去!

    尝过几年好地方甜头的董老贼怎么可能安于贫瘠的老家?他正在踌躇着如何再揽权力之时,韩遂这二五仔就拉起老爹叛变了,朝廷惊动,西北郡守或败或死或降,叛军已经威胁到长安,朝廷一时间也找不到适合的将领前去作战,只能再次提拔董卓,汉灵帝封董卓为前将军,和左将军皇甫嵩率军攻击韩遂与老爹的乌合之众,大胜之后得到重赏。

    不断升迁的董卓势力急速膨胀,朝廷为了遏制董卓权势继续滋长和蔓延,于中平六年征董卓为不掌实权的少府。董卓明白朝廷用意,便婉言拒绝,不肯就任。灵帝病重,急忙召见董卓,拜他为并州牧,所属部队隶属皇甫嵩。野心勃勃的董卓自然对朝廷如此安排和任命不满,便回奏灵帝说:“士卒大小相狎弥久,恋臣畜养之恩,为臣奋一旦之命,乞将之北州,效力边垂。”拒绝交出兵权。随即率领自己所属部队进驻河东,以观时变。

    灵帝翘掉之后,首都洛阳内外一片大乱,十常侍、何进争权夺利大打出手,却便宜了董卓,以三千凉州兵入城的董卓迅速掌控了京城的大部分军队,他拥幼帝、早声威、植势力、手党羽,继而进一步独揽中央政权,朝廷上下之人,若稍有忤逆,并立拔除。而至于后面各位所熟悉的废掉少帝另立献帝的段子,此时还没有讲到。

    不过算算时间,或许已经不远了罢,可怜的少帝最多也只能做四个多月的儿皇帝,然后被废,随机又被董卓斩草除根……如果历史不产生什么变化的话,就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吧。

    何况,以现在我们这点实力,根本不可能千里奔袭一路高歌凯奏杀入洛阳,且不说长安内重兵云集,就是洛阳一城,怎么也不堆放四五万禁卫兵御林军什么的?就算都是老弱病残,人家是以逸待劳,我老远跑过去不是找打嘛?何况洛阳那固若金汤的规模,我连个攻城器械都不带,攻得下来?

    所以,我无法有所动作。

    况且……就算我一时冲动想带兵去攻洛阳……马腾让我去?有那个兵会跟我去!老爹不同意,就算有兵跟我去,谁给我补充补给提供后勤支持?让我带上两个馒头去送死!

    所以,我还是在家里慢慢练练拳脚棍棒促进发育吧。

    另外,浑身乏力的现象还是没有彻底解决。

    那就好好静养吧,享受一下靠近中原的小康生活。

    或许以后很难再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了。

    “九月甲戌,董卓废帝为弘农王。

    丙子,董卓杀皇太后何氏。

    乙酉,董卓自为太尉,加斧钺、虎贲。”

    “自六月雨,至于是月。”

    “十一月,董卓自为相国。”

    天要变了么?

    十二月初六,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老爹收到了一封信函。

    帖上有一个赫然灿灿的署名:

    “车骑将军领渤海郡太守,汝阳袁绍”。

    这天老爹彻夜未眠,始终端坐着床头,整夜反复读着这封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