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44章 马腾的野望(一)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掠夺这种没本钱的买卖,若是再保险些能够没有太大的损失,那绝对是一本万利的行当。

    金城郡西邻外羌,东接汉阳,北连武威,南靠陇西,其地理位置大致如此。其中陇西郡的最大势力就是董卓家族,韩遂有胆赶去大肆劫掠?金城本身便是羌汉混居之地,要想大规模与西方羌族开战,他自己实力达不到,何况羌族比他还穷,其地一贫如洗,无财无粮,否则也不会隔三差五就来侵扰西凉了,想去征讨,只是徒费自己的钱粮。而北方武威是马腾之地,韩遂与马腾双方之间虽然屡有火并,但一直较为自制,再者武威与金城同样贫苦,除非冬天饿得紧了,否则一般无法爆出大战。

    所以,只能向东劫掠。

    然后,汉阳郡虽为凉州第一郡,比起金城武威繁华得多,但单纯一个汉阳,在往日并非挨宰的首要目标。韩遂常常与马腾绕过凉州刺史所在的陇城,合力东进,在长安城外围抢掠,所谓的“寇三辅”,指的就是骚扰左冯翎、右扶风、京兆尹三郡。

    话说我马家爷爷马肃就是右扶风人士,结果每次东侵,右扶风总是首当其冲,马腾韩遂素来不手软,寇则必满载而归……这类事情近十年内屡有发生,朝廷当然也发过通牒,也数次派兵前来剿灭贼寇,可结果一直是互有胜负,马韩二人稍处劣势便上表请降,朝廷兵力不足,也只能答应收兵,近来朝廷更管不住他二人,韩遂更是大力征调青壮,导致侵扰愈频,朝廷再无力东征。而董卓入京之后,韩马二人在名义上属于其支派势力,骚扰力度和规模都略有减少,粮饷不足时只好互相攻伐,而董卓全力巩固自己的在朝地位,别人只要不攻入洛阳附近,他也只做睁眼瞎子,何况马韩二人时常有孝敬,逢年过节也要给李儒为首的亲信些许表示。

    于是,怀揣着董相国密诏的马腾带着他的子侄率领着两万五千兵将,浩浩荡荡大摇大摆地从右扶风十余个县中横穿而过,沿途管事无不接待,浓情厚意,真让我等受之有愧啊。

    从汉阳出兵后向东南行军,途径汧县、渝麇、雍县、郿县、武功、槐里、茂陵、平陵等地,便到了三辅的交界之处,再向东就是长安城了。

    这座两朝古都此刻的规模尚未达到鼎盛,然而已经足够让不曾见过大世面的将士们目瞪口呆,仅仅是十里外远远的眺望,老爹已开始不住的叹气:“姑臧、允吾、陇城,比之长安,尚不如狗窝牛棚!”

    没有人有异议。

    “我们要得到它。”马腾声音并不高,但我已听到。

    “但愿顺利罢。”我低声念道,算作祈愿,而后扭头回身,问道,“长安驻军有多少?守将是谁?”

    长官情报文书的,现在当然只能是庞家大哥了,他的弟弟可不会对这种细致而无趣的工作有任何兴趣,暂时也只有让庞柔可以干活了。

    “长安是董卓亲弟董旻坐镇,兼有将佐牛辅李蒙李肃等人。”

    “都不足畏惧。”我当然不会担心这帮九流将领,在等级上来讲,马腾庞德二人已经足够秒杀上述四员庸庸之辈了。

    “据报,牛辅三日前已经亲自领兵前去支持洛阳,所以城内守军应该少了大半,大约在两三万左右,不过即使这样,我们强攻也不可能。”庞柔这个消息让我又舒了一口气。

    谁说我们要强攻的?面对固若金汤的长安城,大半都是骑兵部队的我们根本没有像样的攻城器械,难道要用马头去撞开城门!

    老爹沉声问道:“那附近驻兵如何?”

    “槐里有郡兵两万,往东的郑县尚有张济兵马万余。”

    张济?我嗤笑了声:何足道哉。

    “哦?张济?”老爹微微一皱眉,旋即舒展,“我记得他应该是祖厉人吧。”

    “伯父所言正是,张济确是祖厉大族张氏子弟,当年……呵。”庞柔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顿住了。

    “当年……我们想要招揽张济的侄子张绣,被他痛骂了一番。”一提起张济,我当然记起来几年前的破事,顺口接过庞柔的话头,“现在张绣已经投靠了张济,不知道等我们占据了长安后,他们兄弟两能有什么反应?”

    老爹忽然笑了声:“听说张济虽然是个大老粗,但他的老婆长得非常不错?”

    我怔了怔:他说的就是传说中的邹氏了吧?古代女性普遍地位极低,一般情况下基本与历史无缘,连姓氏都留不下来。而之所以她的姓氏还能被人知晓,这绝对和老曹同志的风流韵事有关系。

    宛城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乃是老曹一生之中屈指可数的大挫折之一:原本已经投降的张绣因为种种原因不满足老曹的态度,于老曹酒足饭饱拉扯起张绣早逝的从父张济的老婆邹氏侍寝之时举兵而起,攻老曹一个出其不意,连杀曹家长子曹昂和亲侄曹安民,以及被曹操自己评价为“古之恶来”的贴身护卫典韦,老曹逃窜之狼狈,平生罕见……大概只有和演义中的华容道曹操三笑留声与渭水河边割须断袍这两件事可以相提并论吧。

    这场逆袭共成就了四人的名声:其一,理所当然当推决策人张绣,“可降不可辱”,尊严;其二,谋士贾诩,老谋深算浑然天成,绝世鬼计初露锋芒,智谋;其三,保镖典韦,忠心护主虽死不惜,忠勇;其四,邹氏,绝世美艳的新寡,惹来曹公一句“此城中有妓女否?”,引来子侄献计请来红颜祸水,让老曹乐呵了一晚,转眼间满城烟火,大军灰飞,终致操之大败,子侄亲卫,一干二净,邹氏之名,虽远扬天下,却在此战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

    老爹也有这意思?

    “伯父您……”庞柔显然对老马同志的感慨觉得极为突兀,更对其与正在讨论的战术方向毫无关系的说话内容颇为难以接受。

    这厢庞二哥在马背上将双拳一合,已沉声说道:“愿取张氏,献于伯父!”

    老贼只是呵呵一笑,故作高深地摆手。

    我心中暗叫道:这春天来得可真是早啊,明明还应该有个把月才过年的,这野猫都开始喵呜喵呜地嘶鸣了。

    虽然被这两人的强悍对话微微震慑得说不出话来,但我迅速调整思路,努力学习开放的生活风俗,务必保持时刻与时代接轨,与时俱进不停科学发展,才能不被这鬼社会淘汰……

    顺便说一句,也对,马腾同志的两个老婆都死了有些年头了,坟头的青草啊鲜花啊都长了好几拨了,大仇也算报了,而老爹也还算正值壮年,身边每个人不行啊,抢个老婆来续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为思想开放的长子我完全可以理解,至于邹氏的家人方面嘛,她可怜的原配张济此时还雄姿英发地活着,那我们就对不起了,找个机会把他和他小侄子一起灭了,斩草除根不留活口。

    我对老爹的中年男人的渴望倒没什么别的想法,令我惊讶的其实是庞德二哥的“积极响应”……这厮……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