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八章 身世之谜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外,睡了这么久,你也应该醒了吧,外外。”

    伴随这呼唤声,杨盈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当她开眼时,剑霸正一眼不眨地盯着杨盈萱看。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峭壁上的一个山洞,我们现在这里躲躲,等着暴风雪停下后再离开吧。”

    剑霸手里拿着一只烧鸡,刚刚烤熟就递给了杨盈萱。

    “给,吃吧,躲过这阵暴风雪最少要一天一夜,别饿坏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

    “在天山上生活要随时做好被困的准备。”

    “这个山洞不知道困了我多少次了,这也算是我第二个家,所以我在这里弄了个冰窖藏了许多食物。”

    “偶原来是这样。”

    杨盈萱接过烧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从登天山开始,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如果不看到这烧鸡,她早已经忘记了饥饿。

    “哎,你这个人太不经吓了,我松手是为了借助风力把我们吹到这里,找不到把你吓晕了,还魔教的杀手呢,唉。”

    杨盈萱看了一眼剑霸问到: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可是你的敌人。”

    “因为你是女的,我剑霸从不杀女人,如果你是男的,你的身体和头早就分家了。”

    “你就不怕我吃饱后杀了你?”

    “我救了你,你为什么要杀我?再说你舍得么,恩?”

    剑霸朝着杨盈萱抛了个媚眼。

    “你这个人真欠揍。”

    “哈哈哈哈,很多人都这么说。”

    说完剑霸就躺在了一边的草席上。

    “你是睡够了,但是我还没合过眼呢,我先睡会,你看着点,暴雪停了你叫我一声,我带你出去。”

    杨盈萱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熟睡的剑霸,她不知道此刻的心情如何形容。心里满满的,似乎还有点膨胀。

    她好希望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亲人,就算不是亲人也不成为刀兵相见的敌人……

    不知过了多久,剑霸睁开了眼睛,一个高跳了起来。

    “哎,雪停了,我们走吧。”

    剑霸笑眯眯的将头转向了杨盈萱,可这时杨盈萱突然拔剑指向了剑霸。剑霸的脸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外,你这是干什么?”

    杨盈萱眼里含着泪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你必须的死。”

    说完杨盈萱朝着剑霸刺去。然而剑霸并没有回避,杨盈萱的剑刺进了剑霸的左肩鲜血从剑霸的体内流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还手?”

    “我想你也是有苦衷的,杀了我可以,但是杀了我之后请你要带领你的手下离开天山,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盈萱已经忍不住了,泪珠一个接一个的从眼眶里滑落。她冲上前去抱住了剑霸,而后她松开了手拿出宝剑准备挥剑自刎。

    看到她的这一举动剑霸使出了天山派的绝学《冰花闪》,从手指间弹出一个冰花将杨盈萱手中的剑击落。

    “我真是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苦衷,有苦衷你可以和我说啊,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有个人帮你分担总比你一个人噎着好。”

    杨盈萱擦了擦眼泪,摇着头说到:

    “你帮不了我的。”

    “你先把你的难处告诉我。我发誓我一定帮你解决。”

    剑霸并起双指指向天空做出发誓的表情。

    见剑霸如此用心,杨盈萱咬了咬牙根打算把她的身世告诉剑霸。

    “我的母亲是边境一个部落的圣女,在哪个部落有个规矩,圣女从打娘胎里出来开始,必须用黑纱遮住面部,如果有男生看到你的面部,你就必须要嫁给他。”

    “我的母亲貌美如花,追求她的男士成群结队,但是都没有她看上的。直到后来,魔刹也就是我的师傅他为了寻找一用提升内力的草药来到了我们的部落。”

    “他与我的母亲一见钟情,并且两人很快就发生了关系。可是由于师傅事务繁忙,他们一起生活了不久师傅就离开了,离开前师傅答应我娘,一年后他将会回到部落将我娘带到中原。”

    剑霸听得十分投入,他迫不及待的问到,哪后来呢?

    “后来,我娘怀了我师傅的孩子,经过十月怀胎她为我师傅产下了一对龙凤。”

    “但是纸包不住火,很快这件事就被部落里的其他人发现了,而那是我们那个村的村长对我娘心怀不轨很久了他用此事威胁我娘,让我娘嫁给他。”

    “你娘同意了么?”

    “我娘内心自然很不愿意,但是为了保护我的哥哥和姐姐她必须委曲求全下嫁给村长,一年后就走了我。”

    听了这些,剑霸问到:

    “你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自杀。”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生完我不久后,由于我们部落重男轻女十分严重,所以,我爹对我和我姐姐起了杀心,他想杀了我和我姐留下我哥当自己的儿子。”

    听到这里剑霸狠狠地剁了一下脚

    “恨,真是个畜牲。你接着说。”

    “为了保护我哥和我姐,我娘将他们放在了船上,顺着江流漂出了部落外,她希望能有个好心人收留她们。”

    “随后她抱着我在我们部落的玉岭峰跳下了悬崖。临死前她用血书记录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庆幸的是,跳下悬崖的那一刻我没有死,而是躺在母亲的怀里。后来被山中一猎户所救。”

    “过了大概两年的时间我师傅带人返回部落迎接我娘,碰巧他经过了猎户的住处,得知我师傅就是血书所说的情郎,猎户就把我和血书交给了我师傅。”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师傅大怒,一气之下来到部落将村长的头砍了下来挂在村口。”

    “师傅给了猎户重金表示感谢,随后带我离开了部落,虽然我不是师傅的亲生女儿,但是他带我比他的亲生女儿还亲。”

    “从四岁的时候他就教我武功给我输送内力,并告诫我要和我娘一样将脸部蒙上黑纱,除非遇到了你要嫁的人,否则绝不摘下面纱。”

    “并让我发誓,倘若有人看到我的脸,要么杀了那个男的,要么自刎谢罪。从我四岁起,就连我师傅也没看过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