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二十四章 陷阱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杨盈萱离开后,剑霸独自一人呆在山洞中,他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想这从天山大决战到天池死后的情形。其中有一个环节十分引起剑霸的注意。

    天池一死八大派的人立刻上了天山要另立掌门,按照时间推算,就算天池死的当天,天山弟子快马加鞭去通知他们,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来到天山。除非他们早已经得知消息了。

    照这样一想,杀人的就更不可能是魔刹了。

    此刻剑霸的心理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别人精心策划的一局棋中,而自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棋子。

    想到这里,剑霸决定返回天山,看看天池死的现场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剑霸在洞中留了一封信给杨盈萱告知了其离开的缘由,而后自己就出发前往天山。

    而此时的易天龙等人已经打道回府了。易天龙等人坐在大厅的座位上,他喝了口茶说到:

    “关键时刻皇上怎么来了,倘若没有皇上的阻拦,我非宰了刘项天不可。”

    而此刻的易坤笑着说道:

    “行了,杀了他皇上是不会轻饶我们的,这样也好,重伤他,给他点教训,不过龙儿,为父真没想到你现在的功力竟然到了如此境界,连刘项天这样的绝顶高手都不是你的对手。”

    凌风听了易坤的话立马接过话来。

    “大将军有所不知,在天山之上论武功,无人能抵得过大师兄和二师兄,只可惜现在二师兄下落不明。”

    易坤点了点头。

    “是啊,倘如剑霸也能投奔将军府,那么我们和刘项天的对抗就更有胜算了。不过听江湖人士传闻,剑霸这人水很深那。”

    “此人不但结交了众多江湖不明人士,而且与魔教的圣女杨盈萱关系也不一般。不知可有此事?”

    易坤这话一问,在场没有人敢回答。

    “倘若他不能处理好这些关系,那么此人的恐怖将远远超过刘项天,我宁可不收留他,也不能养虎为患。”

    话一说到这里,凌雪立马说到:

    “大将军,我看您是多虑了,二师兄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他的为人十分正直这点大师兄可以作证的,至于他的那些朋友,只不过是他闲散的时候交的酒肉朋友罢了,二师兄不可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易坤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而后问道:

    “昨夜来将军府求救的那个中年人我认识,此人乃观月楼楼主罗义,龙儿此人与剑霸是什么关系。”

    “回父亲,此人与剑霸乃生死之交,他是剑霸的结拜二哥。”

    “结拜二哥?这么说那个道人就是他的结拜大哥了?”

    “正是。”

    凌雪这时插了一句嘴:

    “大将军,这两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道人是谁我并不认识,但是那个观月楼楼主在京城可算得上是个人物,此人黑白道通吃,无论是江湖人士还是朝廷官员,见了这个人都要礼让三分。”

    “偶?这么厉害?想不到我这个二师弟还能结交这样的朋友。”

    想到这里,凌风突然说到:

    “对了,昨天夜里我们去救二师兄时,国事府内竟然有人主动出来给我们带路,说是剑霸的朋友,看此人的穿着,应该是十二星宿三十六天罡还有七十二地煞其中的一员,单是他的服饰上有个标志,看样子应该是个领头的。”

    “偶?”

    听了这话,易坤的心理已经按捺不住对剑霸的好奇了/

    “想不到这小子的江湖背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天龙武功虽高,但是在天山呆了这么久一个江湖人士都没能结交到,而他却连刘项天的人都能争取来。若能将此人招之麾下,那么刘项天可有的受了。”

    想到这里,易坤站了起来。

    “龙儿,你吩咐下去,让将军府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剑霸给我找回来。”

    “是孩儿遵命。”

    另一边,此刻的杨盈萱已经抵达了国师府。得知杨盈萱到来,身受重伤的刘项天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他命令手下摆出了长长的队伍来迎接杨盈萱。

    “哎呀,鄙人不知圣女大驾寒舍有失远迎还望圣女见谅啊。”

    “刘国师客气了。”

    “来来圣女别在外面站着了,我们进去说吧。”

    杨盈萱与刘项天一同走进了屋里。刘项天坐了下来问道:

    “不知此次圣女前来所为何事?”

    杨盈萱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份信交到了刘项天的手里。

    “国师,这是家师命我前来给您的信,家师吩咐了,请国师看完信,务必到教中一聚。”

    刘项天打开了信封看了看,瞬间苍白的脸变得满脸是笑,

    “好好,我一定按时前往贵教。”

    “另外,我还有一事想麻烦一下国师。”

    “圣女有事尽管说。”

    “小女一直想领教一下国师的《化尸神掌》,今日恰好有空还请国师赏个脸。”

    说完,杨盈萱没给刘项天反应的机会,立马动起手来。见危险来临,刘项天自然要还击,瞬间二人各中一掌,这一掌对于杨盈萱来说没什么,可对于只剩下一层功力的刘项天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怎么国师,您受伤了?”

    “没事不碍事,昨夜有人袭击国师府,在打斗中我被对方所伤,都是小伤不碍事。”

    “偶,过时,盈萱不知国师受伤,多有冒犯还望国师赎罪。”

    “圣女客气了,这点小伤不碍事,不过圣女中了我的《化尸神掌》,倘若没有我的独门解药,七七四十九天后,圣女将会化的尸骨无存。”

    “啊,这么厉害。”

    “圣女不必担心,我这有解药,圣女分三次服下后就没事了。”

    说着刘项天拿出了解药叫给了杨盈萱。

    杨盈萱拿过解药,面部微微一笑。

    “多谢国师,国师倘若没有别的事,小女就现行告退了。”

    “圣女慢走,来呀,替我送送圣女。”

    看着杨盈萱离去,刘项天脸上微微一笑。

    “哼哼,小娃娃,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身上穿的金丝软甲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拿药是为了去救你那想好么?吃了我的药一定会让他更舒坦。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来人。”

    “属下在。”

    “派人给我跟紧杨盈萱,只要看到他给剑霸服下药,立马给我动手活捉剑霸。”

    “是,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