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三十六章 南宫府比剑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进南宫府,里面的建筑风格极其特别,这中风格是非常人所能做的出来了。四处虽然感觉有些阴暗,但是却不失一种豪华的感觉,并且这里的建筑让人看着十分的舒坦。

    在进的路上,易天龙好奇的问道:

    “哎南宫伯伯。你这建筑风格好奇怪啊,这么热的天你这里面却这么凉快,而且看着建筑的样子就很清凉。”

    南宫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回答到:

    “贤侄有所不知啊,我这里全部是我的先人按照墓地的风格建筑的,所以这里冬暖夏亮。”

    “什么?墓地就是这个样子的?”

    南宫雀的这一番话说得让人感觉慎得慌。

    他们来到了大殿,南宫雀客气的说到:

    “来来,众位别客气都坐吧。”

    众人都坐了下来。

    南宫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问道:

    “易兄,你此次前来,是为了专门看我这个老朋友呢还是有事相求呢。”

    易坤委婉的回到:

    “两者都有。”

    “哈哈哈哈,今天先别提这个,你丫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在我这里多住几天,有事过几天再说,哎对了还没认识一下在做的几位呢。”

    易坤占了起来准备挨个介绍一下。首先他指向易天龙。

    “小儿天龙,相必南宫兄已经认识了。”

    南宫雀点了点头而后说到:

    “听说天龙已经拜入天山门下做了天山派的大弟子有天下第一刀的称号,不知可有此事?”

    易天龙站了起来:

    “南宫伯伯客气了,这都是那些江湖人瞎传了,不足为信那。”

    南宫雀摇了摇手。

    “哎,侄儿谦虚了,有机会南宫伯伯还要向你讨教几招呢。”

    这时南宫雀继续问道:

    “听说天山掌门天池不幸身亡,天山派已经解散,众弟子都下山投奔了将军府,相比今天天池的四位高徒都来了,不知哪位是天池的二弟子当今的天下第一剑剑霸呀。”

    听了这话,剑霸在座位上站了起来。

    “晚辈剑霸拜见南宫前辈。”

    南宫雀仔细掂量了一下剑霸而后说到:

    “哈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两次大闹国师府都能全身而退,江湖上可都传开了,小小年纪可真是了不起。”

    “前辈过奖了。”

    南宫雀接着说道:

    “能从国师府全身而退,可以证明你是有实力的,但是这天下第一剑老夫到真的有点怀疑呀。”

    剑霸客气的回到:

    “天下第一剑那都是江湖人士给剑霸的一个称号罢了,究竟是不是天下第一剑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

    南宫雀拍了拍手掌。

    “好,那老夫今天就试试你这天下第一剑,来呀娶宝剑上来。”

    话一出,不一会南宫府的下人就呈上来了两把剑。

    见此情形,剑霸说到:

    “南宫伯伯,刀剑无情,初次见面可别伤了和气。”

    而这时一旁的易坤说到:

    “哎剑兄弟,你有所不知啊,我这位南宫兄弟这一辈子,除了下墓就是练剑,见到剑术高手,他要是不比比,恐怕一晚上都睡不着觉呢。”

    “偶,想不到南宫前辈还有这个喜好。”

    南宫雀拿起宝剑摸了一下。

    “我南宫雀这辈子,最喜欢以剑会友,倘若剑兄弟想交我这朋友,那就请剑兄弟拿起宝剑和老夫比划比划,倘若剑兄弟不愿给老夫这个面子,那老夫也不会勉强。”

    剑霸拿起宝剑,只见他当场拔出宝剑瞬间剑锋一亮。

    “好剑。能结交南宫前辈这样的朋友我剑霸是求之不得呀,南宫前辈请赐招。”

    南宫雀拔出宝剑,剑锋一亮恰好晃到了剑霸的眼上,就在剑霸闭眼的瞬间,南宫雀突然出招。他的剑法十分的快,还没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剑已经快刺到剑霸的胸口了。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凌雪和凌风都快把心提到嗓子眼了。

    而此刻的剑霸双眼仍然是紧闭的,待到南宫雀的剑离剑霸的胸口不到一寸的距离是,他的剑突然不动了。

    这时剑霸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前辈承让了。”

    此刻的南宫雀似乎有些傻了,他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人是鬼。而这时易坤的手下拍了拍手说到:

    “好,南宫前辈的剑法果然了得,剑速连着天下第一剑都躲不了啊,看来南宫前辈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听了这话,剑霸转头笑了笑。

    “那是当然,南宫前辈的剑,是我剑霸平生以来遇到最快的一剑。”

    而这时南宫雀的举动却似乎有些出乎除剑霸以外在场的其他人的意料。他竟然双手紧握朝着剑霸行气了礼节。

    “老夫今天可算是长见识了,剑兄弟佩服佩服。”

    剑霸弯了弯。

    “前辈客气了。”

    “好啦,剑也比完了,来人,给几位准备上好的客房。”

    随后南宫雀对着剑霸等人说到:

    “剑兄弟,你和我天龙侄儿等人先下去安顿一下,晚上我们再次一聚,咱们一起喝几杯。”

    剑霸抱紧双手。

    “晚辈多谢南宫前辈款待。”

    说完剑霸等人都下去了,只有易坤留了下来。他笑着对着南宫雀说到:

    “南宫兄看样子这几年来你的剑法长进不少啊,一招就能战胜这天下第一剑,真是佩服啊。”

    南宫雀看了看易坤而后说到:

    “战胜?呵呵,我就算是再修炼十年我的剑法也不及这青年的一半呀。”

    听了这话,易坤感到有些不能理解。而后说道:

    “南宫兄,江湖上的人都说你为人低调不愿与他人争权夺利,可你这也太低调了吧,刚才比剑都有目共睹,明明是你赢了,你为啥还要说这样的客套话呢。”

    “在你们眼里确实是我赢了,但是你可知道,当时我的剑接近他胸口的那一刻,我手中的-已经不属于我啦,当时这小子只要稍微一使内力便可瞬间夺走我手中的剑便在顷刻间要了我的命。”

    听了这话,易坤感到十分惊讶。

    “什么?这怎么可能。”

    南宫雀接着回到:

    “这小子是既给了我面子,而又向我展示了他剑法的厉害。他的这招叫做心剑是一个剑客剑术的最高境界。”

    “心剑?”

    “古往今来,所有的练剑之人都想达到心剑的境界,到那时凭借自己的心就可以与剑沟通并能控制剑,可是结果往往是苦练一辈子也未能达到这个境界。今天这次比试算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我南宫雀这辈子能见到心剑是什么样子的也算没白活。”

    南宫雀的这番话更加坚定了易坤收编剑霸的决心,同时也增加了对这剑霸个人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