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三十八章 宴会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凌风一听这话,立马摸了摸自己的脸。

    “啊?红了么?可能是被风吹的吧。”

    剑霸靠近了凌风,用很奸猾的眼神把他的全身上下看了一遍,而后又仅仅盯着凌风的眼睛。

    “不对,你今天有点不大对劲,不对不对,你绝对有事瞒着我们。”

    这时剑霸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嗯?这是什么味?好像是女人香。”

    剑霸供着鼻子到处嗅,嗅着嗅着就嗅到了凌风身上,凌风很嫌弃的躲了一下。

    “外,二师兄你干嘛。”

    剑霸脸上露出了奸淫的笑容用手指了指凌风说到:

    “好小子,老实交待,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香。”

    凌风脸上露出很无辜的样子。

    “哪有啊。”

    剑霸朝着易天龙和凌雪挥了挥手。

    “大师兄,小师妹,你们过来闻闻,看看我没说瞎话。”

    易天龙和凌雪一同走了过来一闻这气味,立马异口同声的回到:

    “哎,还真有啊。”

    而后他们三人将凌风团团围住。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凌风被他们弄得脸蛋像红苹果一样。

    “好啦好啦,这是怕了你们啦,没错我今天的确在府里遇见个姑娘,也没什么,她就是带我参观了一下南宫府而已。”

    听了这话剑霸的笑容越来越猥琐了他靠在凌风的面前问道:

    “什么样的姑娘,长得漂不漂亮。”

    凌风此刻的表情给人感觉十分的不好意思的样子。他扭扭捏捏的回答道:

    “漂亮是有那么一点,但是我们是清白的,就逛了一下南宫府,仅此而已。”

    而这时易天龙也钻了过来凑热闹。

    “都一起逛街了,还说没什么,哎对了,你知道人家的名字吗。”

    凌风摸着自己的头。

    “她告诉我了,好像叫什么南宫琴。”

    一听这话,易天龙的表情忽然别的皆大欢喜的样子,他紧紧握住了凌风的手。

    “我的好师弟,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南宫雀的亲女儿啊,怎么样,她对你有好感吗。”

    凌风摇了摇头。

    “不知道。哎大师兄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初次见面而已。”

    易天龙接着说道:

    “没事,以后好好发展,大师兄顶你。”

    其实一旁的剑霸心里十分的清楚,易天龙知道按理来说这个南宫琴应该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只不过他不想去罢了,可这样一来,如果凌风能和南宫琴好上,那么这无论是对易坤还是易天龙,那都是好事一件。

    正当他们正逗着凌风开心时,外面一个下人大喊了起来。

    “几位,饭菜都准备好了,老爷让你们赶紧去大殿。”

    “好,知道啦。”

    说完这几人一同出门来到了大殿。

    南宫雀和他的夫人老早就在大殿等着了,南宫雀的夫人面向慈和但是却十分的憔悴,看样子应该是有重病在身。见夫人来到大殿,剑霸易天龙等人一起行了礼节:

    “晚辈见过夫人。”

    见这几人行礼,夫人占了起来。

    “几位不必多礼,赶紧坐下吧。”

    见众人都到齐了,可是位子上确空了个位子。见此情形,易坤好奇的问到:

    “哎,南宫兄,还有谁没有来么。”

    南宫雀回到:

    “易兄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南宫雀拍了拍手,突然外面进来了一只舞队,在大殿之上跳起了舞来,这帮舞女个个舞姿优美,看的众人皆大欢喜。而此时的凌风一眼就认出了,领舞的那个,正式今天下午见到的南宫雀之女南宫琴。

    跳完舞后,舞女们都下去了,只有南宫琴留了下来,她走上前去向易坤行了个礼。

    “晚辈见过易伯伯。”

    易坤好奇的问道:

    “南宫兄这位是?”

    南宫雀面带微笑的回答道:

    “易兄,这位就是小女南宫琴。”

    易坤当场目光一亮。

    “哎呀,令千金不但长得漂亮舞跳的也好,这真是文武双全啊。来侄女,快坐吧。”

    南宫琴在座位上做了下来。而她一坐下,剑霸和凌雪就非常仔细的盯着她看。

    这是凌雪说到:

    “二师兄,我哥的眼光不错啊。”

    剑霸看了一眼凌风,又看了一眼南宫琴,说到:

    “你看她俩正对视呢。”

    “哼哼,我哥脸都红了。”

    两人猥琐的在下面偷着笑。

    这是南宫雀端起酒杯。

    “来诸位,感谢诸位远道而来拜访老夫,老夫略备薄酒以表感谢,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诸位见谅啊。”

    见南宫雀敬酒,众人纷纷举起酒杯共同饮了一杯。

    接着,南宫雀又单独到了一杯酒,他举起了酒杯。

    “来剑兄弟,老夫单独敬你一杯,我是打心底佩服你的剑法,虽然你给足了老夫面子,但是老夫还是要和众位说清楚,今天下午的比剑是老夫输了,剑兄弟的剑法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了,老夫是万万不能比呀。”

    剑霸举起酒杯。

    “晚辈多谢前辈敬酒。”

    他二人饮下酒后,易坤的手下好奇的问道:

    “哎南宫庄主,下午比剑明明是你赢了我们都有目共睹啊,你为何说你输了了。”

    南宫雀笑了笑。

    “我们祖先创的这剑术可以说是博大精深那,其中的道理只有我们练剑的人才明白,和你是解释不清楚的。”

    听了这话那个人低下了头。

    “好吧,恕在下头脑迟钝不能理解其中奥秘。”

    而后南宫雀接着说道:

    “剑兄弟,今天我和易兄下午叙旧的时候提到了,你此次前来是为了借我府上的生灵水好去下墓是吗?”

    “没错,南宫前辈,剑霸此次下墓是为了解救天下苍生而下,墓里的东西非同小可必须毁掉,所以还请南宫前辈借圣灵水一用。”

    南宫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剑兄弟,这圣灵水可是我们南宫世家的至宝可不能随便借给外人,要想借圣灵水还需答应老夫一件事。”

    “有什么事,南宫前辈尽管开口,只要剑霸能办到剑霸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南宫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犹豫了一会说到:

    “这圣灵水是南宫世家独有之物不能传给外人,而老夫现在也别无所求只有小女这么一个心愿,方才我与易兄也讨论过了,本来我们是定下娃娃亲的,但是经过我们这两边的孩子都不同意这门亲事。”

    “老夫左思右想,并和易兄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易兄收你为义子,而我要将我的小女许配给你,不知剑兄弟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