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五十七章 寻找秘笈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了易坤的话,易天龙点了点头。而后易坤接着说道:

    “还有,尽管剑霸投奔了魔教,但是就上次在墓穴里我们不难看出,他一直在帮我们,并无伤害我们的意思,而且自从他加入魔教,我看魔刹的作风也有所改变,我相信剑霸这个人绝不是武林的祸根,加入魔教定有他的用意,面对剑霸你一定要慎重处理,明白吗?”

    “爹你就放心吧,这些我都懂。”

    尽管易天龙口头上答应的头头是道,但是易坤的心理很清楚,易天龙为人争强好胜,与剑霸完全不是一种性格,此刻的易坤真的很想帮剑霸一把,然而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此刻的剑霸一行人已经回到了魔教总舵,在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很多八大派人士匆匆的赶往皇宫,对此场景剑霸已经聊到定是为了武林大会一事所以回到魔教之后剑霸就独自一人把自己锁紧了屋子里。

    看到剑霸这个样子,杨盈萱对着魔刹说到:

    “师傅,剑霸怎么刚一回来就变得如此紧张啊?”

    魔刹看了看剑霸的房间回到:

    “相比他是担心八大派攻打我们一事吧。其实这事对他来说确实很为难。八大派毕竟是正派与天山派同出一辙,而江湖上的那些老糊涂还有他那个死板的大师兄都认为是我杀了他师傅,现在的他根本无法为我澄清这件事。”

    杨盈萱看着此刻的剑霸心里实在是不舒服,很心疼他这个样子,随后他对着魔刹说到:

    “师傅,我们魔教的事我们自己处理,就不用剑霸插手了吧。”

    听到这话,剑霸突然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表情十分的严肃的说到:

    “这件事情,我剑霸管定了。”

    说完他又关上了房门。看着剑霸这一举动,一旁的杨盈萱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

    关上房门剑霸拿出了凌雪临走时送给他的冰蚕铠甲。盯着冰蚕铠甲剑霸心想:

    “我记得师傅曾经说过,利用冰蚕铠甲就可以修炼《千年冰蚕铠甲神功》,有了它,我定能够成功的阻挡八大派的攻击。”

    想到这里,剑霸立刻拿起了冰蚕铠甲仔细的研究着,可是找了半天他并未找到《千年冰蚕铠甲神功》的武功秘籍。

    “奇怪,秘籍不在上面,那会在哪里,师傅曾多次闭关研究这种武功,难道会在师傅的闭关室?不行我的去找找。”

    此刻的天色已经接近朦胧,然而剑霸仍然坚持抹黑来到了天山。

    找到了天池的闭关室剑霸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他在里面仔细的寻找着连手指大小的洞都不放过,可是他找了半天都未曾获得任何蛛丝马迹。

    此刻的剑霸十分的失望。

    “到底在哪啊,听师傅说这座密室自大天山派创建以来,就一直用作掌门闭关修炼的地方,按理说《千年冰蚕铠甲神功》这种高深的武功就应该藏在这里的。”

    此刻的剑霸看到有些累,转眼一扫看到天池打坐运功的坐台就打算在那里坐下来休息一会,而后再去寻找。

    可是他刚一坐下突然屁股底下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似的,不一会,在他的周围弹出了七块石板。而且石板上还有字。

    见此情形剑霸立马跑了过去仔细一看。剑霸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太棒了果然在这里。”

    没错这个石板上的文字正式《千年冰蚕铠甲神功》的武功秘籍,不仅这样,上面还记载了历代天山前辈所自创的高深武学。这其中还有天池所留下的内功心法呢。

    剑霸立刻跑了出去找了张鹿皮将这些武功心法都复印了下来,随后运足内力将这些石板全部毁掉了避免让江湖上的小人得到了这些高深的武学。

    拿到武功秘籍之后剑霸就返回了魔教打算潜心修炼这些武功。

    在剑霸潜心修炼的同时,刘项天,岳青华还有向易坤等三人也彻夜未眠的在讨论武林大会之事。

    刘项天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而后说到:

    “根据皇上的旨意,此次武林大会可能会进行武艺上的切磋,选取武功最高的一位担任武林盟主之职,对于这一职位,不知二位可有兴趣。”

    岳青华打开了手中的折扇回到:

    “对于挣女人,我岳青华还是比较在行的,可对于拼武功挣武林盟主,我想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向掌门吧。”

    随后刘项天又把目光转移到向易坤的身上。

    “向掌门谈谈你的看法吧。”

    面对刘项天的话,向易坤回到:

    “刘国师,说白了我们是受您挑唆才背叛了魔教与您合作,所以说此次武林大会武林盟主之位我们是志在必得,倘若攻打魔教失败了,我们也好有个后路以免魔教日后找我们麻烦,可是就比武一事恐怕实在是有些难度。”

    “不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向掌门如今对八大派的哪位掌门有所忌惮啊。”

    向易坤回到:

    “八大派中,武功最高的应数少林武当和丐帮三大派,然而这三大派掌门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若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很难说我所担心的是天池那个大弟子易天龙。”

    听了这话,岳青华回到:

    “偶?他?他不过是个毛孩子,能有什么作为。”

    “岳掌门此言差异,当日在天山之上,岳掌门与天池的二弟子剑霸交过手,相比也已经领教了他的厉害,而这个大弟子易天龙得武功对于剑霸而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偶?这么厉害。”

    随后向易坤将头转向了刘项天。

    “刘国师,相必那晚在国师府您也领教了易天龙得身手,我所说的是真是假想必您的心理应该有数。”

    刘项天点了点头。

    “向掌门所言不差,但是有件事情恐怕向掌门还不了解。”

    “偶?不知何事?”

    “经过我的暗中观察发现,别看这个易天龙表面对剑霸挺不错的,其实他内心里十分痛恨剑霸,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刘项天这话一说立刻惊住了向易坤和岳青华。

    “偶?还有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