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六十一章 易刘合作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朝天呐喊后易天龙因为体内的怒气太多而导致其当场口吐鲜血。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而后不停的思索着,他知道现在剑霸有魔教在背后撑腰,要想对付他,凭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

    他不停地在脑海里思索着,这时他突然想到了国师府的刘项天,随后他连夜赶到了国师府。

    ......

    “报,启禀国师,易坤之子易天龙求见。”

    此刻的刘项天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听了这话,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心想:

    “这么晚了,他来干嘛?”

    随后回了侍卫一句:

    “行了我知道了,你把他带到我的书房,我这就去。”

    刘项天急忙起来穿好衣服来到了书房,这时易天龙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此情形,刘项天使了个眼神,支开了自己的手下。

    见手下都离开了,刘项天说到:

    “呀,这不是易大公子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难道又想找我刘某人的麻烦?”

    “国事哪里的话,此次来我并不是想找国师的麻烦,而是想来和国师合作的。”

    听了这话,顿时把刘项天震惊了一下。随后很快又反过神来回到:

    “和我合作,我没听错把,你这堂堂的天山大弟子,将军府的大少爷要和我合作,你是在糊弄我刘某人吧。”

    听了这话,易天龙的嘴角微微的撇了撇。

    “怎么,难道刘国师不给我这面子?”

    刘项天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不是不给,是不敢给,易公子不仅武艺超群而且有权有势,突然提出要和我合作,难免会让人起疑心啊。”

    听了这话,易天龙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灭魂斩月刀,将其扔到了桌子上。

    “我现在将这把神器赠与刘国师,这足见我易某的诚意吧。”

    刘项天看了看桌子上的灭魂斩月刀,又看了看易天龙,而后说到:

    “我倒想听听,易公子想怎么合作。”

    “听小道消息,刘国师想谋权篡位已经很久了,然而由于我爹的存在使刘国师的梦想一直没有成真,我说的没错吧。”

    刘项天看了易天龙一眼,回到:

    “你接着说。”

    “那好,既然刘国事不能阻拦我爹,那我就替您处理我爹的这道障碍,确保他不在到宫里干涉朝政。而刘国师你只需要祝我一臂之力同我一起对付魔教产出剑霸。”

    听了这话刘项天看了看易天龙。

    “你不是在说笑吧,阻拦你的亲生父亲,还要杀害你的同门师兄弟,你是玩我的吧。”

    这时易天龙脸色突然变了。

    “他不是我的师弟,他处处和我作对破坏我的好事,我与他势不两立,还有,我才是我爹的亲生儿子,可我爹平日里总是张口剑霸闭口剑霸,剑霸投奔魔教做出这种欺师灭祖之事竟然没有一个人怪罪他,这样对我公平吗?”

    听了这话在加上此刻易天龙那愤怒的表情,此刻的刘项天已经相信了易天龙是诚信合作的。其实刘项天早就对易天龙仇恨剑霸一事有所耳闻,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事,易天龙竟然可以为了他那点私心背叛自己的父亲,这时他心想:

    “这小子可真够心狠手辣的,若能好好利用,他可不比那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想到这里刘项天站了起来,拿起了灭魂斩月刀将其交到了易天龙手中。

    “易兄弟,这个你拿着,我刘项天可不是为了这些东西而放弃朋友的人,你我之间也别谈什么合作不合作的。”

    随后刘项天朝着门外大喊了一句:

    “来人,拿酒来。”

    话音一落,门口的下人很快就将酒呈递了上来。

    刘项天接过酒而后倒出了两杯,将其中一杯赠与了易天龙。

    “来兄弟,喝了这杯酒,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刘项天的亲兄弟,从此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之交,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比你年长倘若兄弟不介意,大可称呼我一声大哥。”

    易天龙饮下了这杯酒,随后跪在了地上。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此二人就这样结为了兄弟,虽然易天龙知道刘项天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此刻的他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除了刘项天,在没有其他人可以值得易天龙信任了。

    和刘项天合作的第一天,易天龙就开始打起了他的父亲易坤的注意。大清早易天龙就带着刘项天和一些华山派嵩山派等武林人士扮作魔教弟子的模样埋伏在易坤告诉易天龙自己会京的路上。

    在哪等了不一会,易坤就骑着马率领百十号将士朝着这里走来。看到这里易天龙说到:

    “来了,听我指令准备动手。”

    随后他蒙上了黑色口罩,待到时机差不多了,易天龙大声的喊了一句。

    “给我上。”

    随后杀手们一拥而上,把解决了大多数的将士并故意留着几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并且还活着了易坤。

    被捉住的易坤在不停着挣扎着。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袭击本将军,你们就不怕杀头吗。”

    听了易坤的话易天龙并无任何反应他对着手下说到:

    “把他带回你们的管辖底严加看管。”

    虽然蒙着面,但是这声音对于易坤来说却是十分熟悉。

    带走易坤后,易天龙和刘项天都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易天龙说到:

    “他是我父亲,告诉你的手下,不准碰他一根寒毛,否则别怪我的灭魂斩月刀无情。”

    听了这话刘项天回到:

    “这点贤弟大可放心,我只是控制他绝不会动他一根汗毛。”

    望着带着易坤远去的杀手们,易天龙心想:

    “父亲,别怪孩儿心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怪不了任何人。”

    而此刻的易坤从声音中已经辨别出这个行刺自己的不是别人正式自己的儿子易天龙,他的心里虽然很难过但是他知道易天龙肯定是被别人利用了,然而究竟是被谁利用了他还不清楚。这时他不断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但愿这个利用龙儿的人不是刘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