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六十七章 不战而败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见剑霸离开后,刘项天问道: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万花阵可有破解之法。”

    易天龙回到:

    “这万花阵是按照五行八卦的原理布置的,所以只要找到阵中的那八朵特殊的花将其拔掉就可以破了此阵。”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吧。”

    说完刘项天和易天龙就带着几个将士上前破阵,可是他们还没走到时,打头的将士忽然喊道:

    “国师,易少侠我们被骗了,这些花是假的。”

    易天龙一听当场急了眼。

    “什么假的?”

    他们立刻跑了过去一看,这些花的根都是断的,只是普通的野花而已,也不知道剑霸从来里采来的拿到这里来糊弄易天龙。

    看了这个场景,易天龙当场气的面红耳赤,恼羞成怒,不一会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突出了一团鲜血。

    而这时分管这批军队的胡将军走上前来指着易天龙说到:

    “哼,我胡军这辈子跟着你爹从来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身为你爹的易坤的儿子竟然丝毫没有他的风范,被一个山野小子刷的团团转,这仗没法打了,我要返回京城向皇上禀明此事,哼。”

    说完胡军就转过头去拿起军旗大声喊道:

    “忠将士听令,给我原路返回。”

    此刻的易天龙狠狠的盯着胡军看,眼里冒出了血丝十分的吓人,待到胡军再次转头时,易天龙拔出灭魂斩月刀,只见刀光一闪,胡军的脑袋瞬间和身体分了家。

    随后他提起胡军的脑袋对着将士们说:

    “你们还想走吗。”

    见此场景,将士们纷纷摇了摇头。随后易天龙又问刘项天:

    “大哥,这里离魔教总坛还有多远?”

    刘项天指了指前面:

    “前面有个桥,过了那个桥就是。”

    听了这话易天龙说到:

    “众军听令,给我前进。”

    说完,大军就开始继续前行了。来到桥前,易天龙看了看,这里一共有十二坐桥,每座桥大概能容纳下三百人而现在易天龙手下有战斗能力的大概有七千多人,随后易天龙说到:

    “有战斗能力的这些人先随我过桥,其他的原地待命等候接应。”

    说完易天龙和刘项天打头,领着四千左右的将士先过桥,然而他们还不知道,其实这个桥剑霸已经做了手脚了,看见他们的人上的差不多时,安排在附近的杀手突然射出火箭,烧断了这些桥的桥头和桥尾,桥下是万丈深渊,几千名将士就这样坠落悬崖,趁机逃上对面的算上易天龙和刘项天在内的已经不足百人,另一边的那些受伤的将士见此情形撒腿就跑,顾不得管对面的那些人了。

    随后剑霸立刻率人将这群人团团包围,魔刹还有白鹰等人也跟了上去。在场围攻的大概有上千人,那些过岸的将士见此情形纷纷放下了武器。

    此刻的易天龙和刘项天已经没有丝毫的反驳之力了。魔刹看着刘项天说到:

    “刘国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当初背叛我的时候你有想过这点么。”

    刘项天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没有说话,而易天龙回到:

    “既然已经落到你们手里了,要杀要刮随你们便。”

    随后他将目光指向了剑霸,说到:

    “剑霸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如此无耻的小人,你不配是我们天山的弟子。我真为有你这样的师弟而感到可耻,有本事你和我单打独斗,我要是输了我易天龙随你处置。”

    这时从来没有反驳过易天龙的剑霸开口了。

    “大师兄配不配做天山弟子我心里知道,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究竟是谁做了欺师灭祖,伤害师傅的事我想你的心里比谁都清楚。”

    听了这话易天龙立马表情大变急了起来。

    “我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伤害师傅吗?你简直是血口喷人,别以为我落在你手里这话就可以随便说了,你这欺师灭祖的罪名全天下人都知道。”

    而剑霸这时淡定的回到:

    “我就是随便说说,大师兄你又不心虚,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剑霸这话一说,易天龙顿时卡住了。随后剑霸接着说到:

    “大师兄,我知道论武功我的确不如你,我心里很清楚,所以不会上你的当的,话又说回来,就算我不和你单打独斗,就现在这个形式而言,你还不得乖乖听我摆布吗?”

    面对剑霸的冷嘲热讽,易天龙一句话也没说。

    这时魔刹说到:

    “别跟他们废话了,来呀把他们都待下去,怎么处置待会再说。”

    将易天龙等人制服后,魔刹命人安排白鹰等人下去休息,而后和剑霸两个人留在大殿。

    魔刹对着剑霸说到:

    “剑霸那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剑霸思索了一会回到:

    “先派人把桥修好,送走白鹰等人后把他们两个放了。”

    听了这话一旁的杨盈萱急忙说道:

    “放了?这怎么行啊,你那个大师兄对你丝毫不讲师兄弟情面,你怎么还对他留有善心呢?”

    魔刹也跟着说到:

    ”是啊剑霸这样的人我看干脆宰了算了。“

    剑霸摇了摇头。

    “我不是存有善心,你们想想,倘若我将他们二人放回去,皇上会饶了他们么?两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这个责任就算他们有十个脑袋也担当不起啊。”

    听了这话杨盈萱的心才算安顿了下来。魔刹也点头表示同意,并且回到:

    “这个办法好,让这刘项天无家可归。到时候根本不用我们出手i,那个狗皇帝就能替我们解决了他们。’

    剑霸接着说道:

    “不仅如此,我这样一做刘项天回去为了自保定会提前暴露自己想谋权篡位的野心,倒是我们魔教出手替皇上摆平此事,说不定从此就化解了我们和朝廷之间的矛盾了。朝廷势力庞大,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作对。”

    听了这话魔刹点了点头:

    “一切就照你说的办,我魔刹虽然从来没把朝廷看在眼里,但是我也应该为我手下的这些魔教弟子想想了。”

    听了这话剑霸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而这时杨盈萱突然问道:

    “哎剑霸你今天和易天龙的谈话时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是易天龙害了你师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