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六十八章 刘项天叛变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面对杨盈萱的疑问,剑霸回到:

    “其实我也不敢确定,我只是推断出可能是他,因为当时通知师傅的死讯是凌风通知我的,而凌雪当时和我在一起,出去他们俩就我大师兄不在。”

    “而且通知师傅死讯给凌风的是大师兄,我师傅闭关不准任何人进去,闭关室的隔音效果相当好,他是怎么知道我师傅死了的?所以自从得知我师傅不是岳父杀的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这件事可能与大师兄有关但是仅仅是怀疑。“

    “至于刚才我只不过是套套他的口气罢了,想不到他的脸色竟然变得那么快,由此看来我就更加坚定,这件事就算不是他做的也肯定与他有关。”

    杨盈萱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

    这时魔刹说到:

    “好啦别说那么多了,反正我就觉得易天龙这小子不像好人,弄不好和刘项天就属于一路的,总之别让他好过就对了,我这就让手下准备修桥,修好桥立刻将他送走。”

    魔刹交代完了事,众人都纷纷离开了。这天夜晚,剑霸独自一人坐在花园的亭子里,这时杨盈萱刚好路过,见剑霸一个人在那发呆,于是就做了过去坐了下来。

    “外,剑大圣人,你又在想什么呢。”

    剑霸看了一眼杨盈萱而后说到:

    “我在想你那天说的东瀛武士刀一事。”

    “我那也就随便说说而已。”

    “不你是随便说说,但是我确当真了,仔细一分析,也只有你这个话有些道理。”

    听了这话杨盈萱好奇的问到:

    “难道真的有东瀛武士?”

    剑霸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有。”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话音,他们转过去一看,烈火和白鹰还有幽灵老祖走了过来。

    随后幽灵老祖说到:

    “副教主,最近中原武林的确出现了东瀛武士,我亲眼所见。”

    此话一说顿时吸引了剑霸的眼球。

    “偶?你快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三人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幽灵老祖说到:

    “记得当日我在一家饭店吃饭,吃着吃着突然几个头顶黑色斗篷并且蒙着面的人走了进来,看他们的服装打扮一看就不是我们中原人士。”

    “随后他们和店小二比划这要什么东西,就在这时两个朝廷巡逻的官员走了进来,看见他们这身打扮立马上去搜查,谁知还没等到那两个士兵碰他的身体,两个黑衣人就亮出了手中的武器,武器一出鞘两个士兵的脑袋就已经搬家了,而他们手里用的正是东瀛武士刀。”

    听了这话,剑霸愣住了迟迟没有说话。而杨盈萱说到:

    “想不到还真有东瀛人来到我们中原,看样子他们是来者不善啊。”

    这时剑霸问道:

    “幽灵掌门你是在哪里看见这几个东瀛人的?”

    是在江南一带,哪里隶属三绝门的管辖范围。

    “三绝门?就是那些名镇天下的江南盗贼?”

    “没错正是。”

    剑霸思索了一会而后说到:

    “不行,过几天我要去哪里观察一下。”

    而杨盈萱立刻说道:

    “我陪你去。”

    剑霸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桥已经修好了,白鹰等人拜别了魔刹和剑霸就离开了,随后待他们离开后,剑霸按照计划把刘项天河易天龙给放了。

    在回去的路上,易天龙问道:

    “唉大哥,你说剑霸为什么要放了我们,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刘相天摇了摇头。

    “这不是放虎归山,这是让我们无家可归。”

    “什么?无家可归?”

    “没错,你想想,我们将朝廷的两万大军都毁于一旦,你绝的皇上会放过我们吗?我们现在回去肯定是难逃一死。”

    “那怎么办?”

    刘项天咬了咬牙。

    “一不做二不休,这几年我偷偷攒钱招兵买马,手下足足养了五万大军,现在朝廷里储备的军队也就十几万左右,其余的全部派到边境去了,而且你爹手中还有五万大军的兵符,所以干脆我们反了。”

    “老是被别人才在脚下,倒不如自己当皇帝痛快。”

    听了刘项天的话,易天龙一咬牙一跺脚回到:

    “行,就这么办,我这就回去寻找我爹的兵符。”

    说完他们二人就各自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宫里的侍卫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皇上面前:

    “启禀皇上,据探子来报,国师刘项天已经回府了。”

    听了这话,皇上立刻脑怒了起来。

    “什么回来了?损失了朕的两万大军他竟然还敢回来。来人,给我立刻派人把刘项天给我传进皇宫。”

    “属下遵命。”

    皇上派出去的人很快就来到了国师府,恰好此时易天龙也在,皇宫里近百名侍卫一同闯进国师府,领头的是当今的五品带刀侍卫林怀林将军。

    一进到大殿,林怀就对着刘项天说到:

    “刘国师,皇上有旨让刘国师火速入宫。”

    刘项天喝了一口茶说到:

    “敢问林将军,皇上召见我所谓何事啊。”

    “回国师大概是因为这次攻打魔教,皇上知道国师受了不少苦,想要犒劳一下国师吧。”

    “是吗,犒劳我?我看是想杀了我吧。”

    这时刘项天的眼神突然变了,顿时充满了杀气,旁边的易天龙立刻拔出灭魂斩月刀,一刀砍掉了林怀的脑袋,林怀的这些手下顿时愣住了。

    随后刘项天站了起来,对着林怀这些手下说到:

    “把他的人头带回去,交给皇上,就说这是我从魔教回来送给他见面礼,另外再给他捎句话,再敢冒犯我们国师府,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话音遗落,那些手下就拿着林怀的人头匆匆离去了。

    来到皇宫,他们将人头交给了皇上,皇上见到人头顿时龙颜大怒。

    “岂有此理,刘项天这是要干什么?光天化日竟然敢私杀朝廷五品大员,他这是要造反吗。”

    看着皇帝如此生气,林怀的手下没敢说话,而后皇上问道:

    “刘项天还说什么了么?”

    那个人看了皇上一眼,而后回到:

    “启禀皇上,臣,臣不敢说。”

    “没事,他说什么了你告诉朕,朕恕你无罪。”

    “回皇上,国师让我捎了一句话,说如果您再敢冒犯国师府,下一个就轮到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