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七十一章 东瀛刀客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话音一落,剑霸和杨盈萱就立刻冲了进去,见到有人闯入,屋里的人立刻做出了警戒状态。

    黑衣人见剑霸和杨盈萱来着不善便问道:

    “你们是何人?竟敢闯入我们东瀛忍者的府邸,好大的胆子。”

    听了这话,杨盈萱感到十分的不乐意。

    “东瀛忍者?我呸,你们东瀛忍者算个什么东西。”

    “哼哼,好大的口气。”

    这时,一旁的一个忍者突然说到:

    “护法,就是这娘们刚才打伤我们的。”

    听了手下的话,那个戴面具的人看了一眼杨盈萱说到:

    “想不到你一个相貌如此俊俏的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打伤我的手下?哼哼有意思,我到真想领教一下。”

    听了这话,杨盈萱回到:

    “好啊,本姑娘正好想活动一下筋骨呢。”

    话音一落,二人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黑衣蒙面人眼睛盯着杨盈萱,而后慢慢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呀。”

    这时,只见黑衣人挥起手中的刀,顿时刀影一闪朝着杨盈萱劈来。

    杨盈萱反身一躲,躲过了这一刀,同时她也拔出了手中的佩剑。

    两人刀剑相拼,展开了激烈的打斗。

    在看他们二人的打斗中,剑霸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奇怪,这个蒙面人用的刀法怎么和大师兄的《鬼影刀法》这个像。”

    伴随着这一疑问,剑霸更加仔细的观察着黑衣人的招式。

    黑衣人的刀法快准狠,不但招式像《鬼影刀法》,就连威力也丝毫不亚于它。

    在双方交手接近五十招时,只见蒙面人一个闪冲冲到了杨盈萱面前,一刀击落了杨盈萱手中长剑,随后狠狠的朝着杨盈萱发出了一掌,见此情形,剑霸立刻拔出玄光剑,冲上前去用自己的剑气挡住了这一掌。

    见剑霸出剑,黑衣人惊讶的说到:

    “玄光剑?你是剑霸?”

    听了这话,剑霸感到十分的好奇。

    “你一个东瀛的浪子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哈哈,久闻剑霸剑术高超,堪称中原武林的天下第一剑,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能用剑气挡住我的《催命掌》的除了我的师弟小泽一郎恐怕也只有你了。”

    “过奖了,不过我对你那个屎壳郎师弟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你这套刀法是从哪里学到的?”

    “不管从那里学的,只要厉害,那就是好刀法,怎么想试试吗。”

    听了这话剑霸亮出了玄光剑。

    “正有此意。”

    黑衣人将刀聚过头顶而后缓缓的放下。

    “一招定输赢。”

    话音一落,现场顿时刀起四起。刀锋之强可以振起剑霸和杨盈萱身上的每一根寒毛。

    看见黑衣人的招式剑霸心想:

    “此人的刀法与大师兄不二,他究竟是何人?像这样的东瀛高手还有多少?”

    剑霸死死的盯着黑衣人手上的刀,正当他出招的那一刹那间,剑霸双指并拢,驾驭起玄光剑,而后运用内力催动玄光剑。

    这时之间玄光剑穿过了黑衣人的重重刀气所向披靡,直接刺向了黑衣人。

    见形式有些不妙,黑衣人转身一躲然而剑霸的剑速极快,黑衣人未能成功躲过,他的脖颈右边挨了一剑。

    玄光剑在空中转了一圈回到了剑霸的剑鞘。

    黑衣人摸了一下脖颈上的血看了看而后说到:

    “好剑法,佩服,看样子现在你的功力已经不在易天龙之下了。”

    “什么你还认识易天龙?有意思,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和当日去墓穴夺宝的黑衣人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看了看剑霸,说到: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难道你不要命了?”

    “哈哈哈哈,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杀了我吗?”

    “没有人能逃过我的剑。”

    “那你就抓到我再问吧。”

    话音刚一落,黑衣人立刻化为了一团白烟消失了。

    “哈哈哈哈,想抓我?再修炼几年吧,剑霸,要想知道我们的身份,你还是去问我的师弟小泽吧,我相信他会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的。”

    听到这个声音,杨盈萱立刻做出准备去追的动作,然而剑霸确拦住了她。

    “不要追了,逃生是他们东瀛武士的本能。”

    看到剑霸的阻拦,杨盈萱很是不服气。

    “哼,被一个东瀛人打败,我很不甘心。”

    “不,他虽然是东瀛人,但是他用的是我们中原的武功。”

    说完这话,剑霸又回想了一下这几天来接连发生的事情。从黑衣人的出现,到八大派的被抓,这一切的一切绝非巧合,都是相互联系的,在回忆中,剑霸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黑衣人提到的小泽一郎。

    “小泽一郎?用剑高手。”

    想到这里,剑霸笑着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见此清新,杨盈萱问道:

    “你明白什么了。”

    剑霸回到:

    “像这样的东瀛高手应该一共有四个。”

    “偶?你怎么知道。”

    “刚才这个人用的是刀,而他口中提到的小泽一郎用的是剑,很显然他们是在效仿我们天山四大弟子的,而且我敢断定,那个小泽一郎的剑术定不在我之下。”

    听了这话,杨盈萱点了点头。

    “你说的有道理,从那些八大派人士的尸体上看,那个凶手肯定是个用剑高手,而且剑法与你不二。说不定就是这个小泽一郎干的。”

    剑霸点了点头。杨盈萱接着说道:

    “我们现在就出发,去会会这个小泽一郎。”

    杨盈萱刚准备走,剑霸突然拦住了她。

    “不用我们找,相信我,他回来主动找我们的,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养足精神,过几天可能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夜晚剑霸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入睡,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当时闯墓的那个黑衣人。

    从天山到墓穴,再到这一个打扮与他很像的东瀛忍者。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证明,这个黑衣人对七大神器对天山派对四大弟子都很熟悉。

    能做到以上几点的最有可能的人就是天池,可是众人都亲眼目睹了,天池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这时剑霸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