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七十三章 十八罗汉阵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正当剑霸缓缓的拔出剑的同时,忽然浓浓的黑雾中十几道闪电从天而降,带到电光消散后,十几个黑衣忍者展现在剑霸的眼前。

    这十几个人个个手里拿着一根铁棍,并且铁棍的前面镶满了钢刺,从钢刺的颜色上不难看出,这钢刺上涂满了毒液。看着架势,是想直接要了剑霸的小命。

    剑霸端量了一下这几个黑衣人,随后说道:

    “不知在下怎么得罪了几位,竟让让你们如此大费周章的来取我的性命?”

    这时一个黑衣人回到:

    “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你只需要明白你马上就会成为一具尸体,这就足够了。”

    说完这是一个人立马一拥而上。见此情形,剑霸自当拔剑反击。

    经过几回合的打斗,剑霸看着形式有些不大对劲,随后他立马抢占了一个志高点,而后说道:

    “少林十八罗汉阵?你们这些东瀛人怎么会这种阵法?”

    “呵呵,小子你的问题太多了,你还是去地底下问问阎王爷吧。布阵”

    话音一落,这十几个人立马分成九组一人踩着另一人的肩膀,而后将剑霸团团围住。

    “惊天动地,百战百胜,万棍降魔。”

    咒语一念完,这十几人的棍棒立马脱离手中,朝着剑霸攻击而来。剑霸左护右挡,可是刚挡住一根,另一根又跟着来了,根本抵挡不过来。

    看着剑霸被镇住了,这几个人稍微松了口气,然而以剑霸此时的修为,这小小的十八罗汉阵可拦不住他,他不停地观察着这阵法,剑霸明白,少林十八罗汉阵不是那么好驾驭的,没有个十年二十年,根本不能将阵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所以此阵法一定有破绽。果然经过几回合的观察,剑霸发现左三和右一的两个位置棍法明显有些不大熟练,见此机会,剑霸用内力护住身体的周围,随后驾驭起玄光剑,场面瞬间剑气四起。

    “夺魄追魂剑法。”

    剑霸使出了自己的绝学《夺魄追魂剑法》朝着左三的位置打去,剑霸的剑速急快,左三的两个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手中的铁棍瞬间落地,阵法瞬间被迫,左三的那两个人由于被剑霸的剑气所伤,已经吐血倒地了。

    没了十八罗汉阵,这十几人的战斗力可谓是大大的降低。见此机会,剑霸立刻乘胜追击,挥起了玄光剑嘴里大声喊道:

    “万魂夺命斩。”

    这招《万魂夺命斩》是剑霸刚刚创出来的招式,正好拿他们试试威力如何。

    此招一出,千万条冤魂厉鬼从地底下冒出,抓着这些人就是一顿乱吸。此招的厉害之处是只要敌方被剑气所伤,那么他体内的精气和血液会瞬间被这些鬼混吸干,根本不给你逃跑的机会。这是剑霸根据他老丈人魔刹的《天魔**》而创出来的招式。

    这帮黑衣人们被厉鬼咬的遍体鳞伤,显然剑霸没有取他们命的意思,因为剑霸是想从他们口中找到小泽一郎的下落。而这帮黑衣人觉得形式不妙一个个撒腿就跑,但是他们已经被剑霸的剑气缠住,想跑肯定是没那么容易的。

    剑霸运起玄光剑准备将他们锁住,可就在这时杨盈萱和那个白衣男子从天而降,刚一落地,白衣男子展开折扇,将折扇抛出手中,折扇在这帮黑衣人的脖颈前转了一周,瞬间他们的脑袋和身体都分家了。

    见此场景,剑霸立刻将目光转向了这个白衣男子。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好歹毒的招式,此人是谁?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功力?”

    剑霸还没想完杨盈萱就跑到剑霸的面前。

    “你没事吧?伤到哪没有?还不快谢谢人家出手相救。”

    “谢谢?”

    剑霸用怀疑的眼光看了看杨盈萱。

    可能杨盈萱还不明白,白衣人这一招分明是帮了倒忙,剑霸完全有能力杀了这群人,之所以没动手,是因为想留个活口找到小泽一郎的下落罢了。

    “这帮黑衣人武功十分厉害,没有水少侠的帮忙,你能杀得了他们吗?人家帮了你怎么连声谢也不说。”

    面对杨盈萱天真的表情剑霸很是无奈,他抱紧了双手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水兄出手相救。”

    白衣男子轻轻的弯了下腰表示回礼。

    “剑大侠客气了,这帮畜生连女孩子都欺负,简直是禽兽不如丢尽了我们东瀛人的脸,他们个个都该死,我这只是清理门户罢了。”

    一听这话,剑霸回到:

    “原来水兄是东瀛人,怪不得你的内力我从未见过。”

    “哈哈哈。”

    白衣男子笑了几声回到:

    “水某虽是东瀛人,但是我从小痴迷于中原武学,所以我现在是身兼中原和东瀛两门功法。”

    “原来如此,中原与东瀛两地功法各有特色但是却互不相容,能量这两地功法合二为一的必定是练武的奇才,改日定当讨教一番。”

    “剑大侠严重了,早在东瀛就听说过天山派天池老人做下两大弟子剑霸和易天龙一个剑术高超一个刀法了得堪称当世《天下第一剑》和《天下第一刀》,今天见剑大侠施展剑术对付这些败类,也算是一睹风采啊。”

    看着他们一个个谦虚的样子,杨盈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说道:

    “哎呀行了,你们就别在这互相赞美了,既然认识的,那我们就是自己人了,走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

    说完杨盈萱就拉着二人往前走。

    在离开之时,剑霸隐隐的感觉这个人有些不大对劲,也可能是自己过于敏感,但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来看,此人的身份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在东瀛忍者当中,能有如此伸手的人屈指可数毒蛇和隐鹤的高手也不过如此,所以应该多对他有些防范才是。

    另外,一向为人冰冷的杨盈萱为何会对此人如此的盛情呢?面对杨盈萱的奇怪变化,剑霸隐隐的感到了一丝不安,他觉得他们的身后一定有一双黑手正朝着他们行驶而来,今后的行为一定要小心在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