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奇侠 第九十一章 狼子野心
作者:山东灰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白冥一说完,众人纷纷跑到了阵中央,而后按照白冥所说的方法开始一圈一圈的往外走。一步一个脚印,剑霸一行人移动的每一步都十分的小心,生怕碰到那八根不动的柱子。经过一段世间的行走,他们已经移动到了最后一根柱子了,柱子的前方并没有道路,而柱子的下面是浓浓的岩浆。

    见此场景罗义说到:

    “老大,你白研究五行八卦这么多年了,你这方法不管用啊,前面没路了。”

    见此情形,大家顿时又失去了信心,南宫雀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这时他的眼睛一瞪好像发现了什么,随后抬起头对着众人说到:

    “大家快看脚下,这些炎柱不动了。”

    一听这话,在场众人瞬间将自己的目光全部移到脚下。仔细一观察,果然,各自脚下的石柱都不动了,并且石柱的颜色正在慢慢退化,逐渐恢复到了刚进来时看到的黑色。

    面对此场景剑霸说到:

    “看样子,这阵法我们已经破了。”

    听剑霸这一说凌风问道:

    “阵法破了为何前面没有道路呢?”

    在场众人面对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想选择继续前进但是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如可选择后退那么很可能再次触碰机关那时麻烦可能会更大,所以他们现在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处境。

    面对现在的处境,剑霸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回想起当世在少林后山墓穴里发生的一系列事,看看有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在少林后山的墓穴里,剑霸进入墓穴面对的第一个陷阱就是人在凭空中落入了四通八达的迷宫之中而后遇到了由五行八卦阵法改编的十四入口。

    想到这里剑霸心想:

    “那个墓穴中也用到了五行八卦改编的阵法,这么说两座墓穴设计上应该有微妙的相似之处,少林后山中的五行八卦阵是通知我们如何进入墓穴深出的,而此墓穴的五行八卦阵法则用来做墓口处的拦截,也就是说一个在墓穴前面,一个在墓穴后面。”

    面对这两个阵法不同的位置,剑霸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倘若设计这两个墓穴的人都是天山上的前辈,他们的构思应该差不多,少林后山墓穴是让你有从无到有的感觉,那么这个墓穴会不会是从有到无呢?”

    想到这,剑霸大胆的将自己的脚超前迈了一步,一看到剑霸做出这一举动,白冥大声喊道:

    “剑霸你疯啦?”

    在说话的同时他伸出手想要去拉住剑霸,可他的手还没碰到剑霸,剑霸就已经消失了。见此场景,大家都惊讶的说到:

    “人呢?这倒地怎么回事?”

    这时南宫雀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前面,而后面部微微一笑说到:

    “我明白了,大家跟我走。”

    随后南宫雀带头向前迈了一步,这时南宫雀也凭空在石柱上消失了。见此场景大家都跟了上去…..

    走出石柱阵,另一边面对他们的是一条宽敞的通道,而剑霸早已经在那等着他们了。看到众人都走了过来,剑霸挥了挥手对大家说到:

    “来吧,大家在这休息一下,一会我们继续前进。”

    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凌风把身后的易天龙放了下来,而后对着剑霸说到:

    “二师兄,经过这么长一段世间,大师兄为何还是迟迟不醒呢?”

    听凌风这么一说,剑霸走过去看了看易天龙,随后从怀里拿出了还魂珠。这时只见剑霸运足功力,并将功力都输送到还魂珠之上,还魂珠的另一头则冒出大量灵气输送到了易天龙的体内,经过一段世间的输送,剑霸收回了功力,并将还魂珠收入怀中。

    经过剑霸的调息,不一会易天龙就睁开了眼睛。看到易天龙睁开了眼睛,凌风高兴的说到:

    “太棒了,大师兄你终于行了。”

    “凌风?怎么是你?”易天龙看了看四周的墓道问道: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面对易天龙的疑问凌风回到:

    “大师兄,这里是襄王的墓穴,我们为了躲避那帮黑衣忍者的攻击才躲进了这里,方才多亏二师兄,是他用还魂珠将你唤醒的。”

    “二师兄。”

    一听到这三个字,易天龙立刻抬头向四处望了望,一看到剑霸在哪站着,易天龙立马瞪大了眼睛,拔出凌风身后背着的灭魂斩月刀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举起灭魂斩月刀指着剑霸说到:

    “剑霸,我不去找你,你到自己送上门来了,今天我非亲手杀了你不可。”

    说完易天龙就挥刀斩向剑霸,见此场景,凌风冲上前去用寒铁手抓住了朝着剑霸砍来的灭魂斩月刀。

    面对凌风的阻拦,易天龙大声喊道:

    “凌风你让开,让我杀了这个欺师灭祖,背叛师门,魔教走狗。”

    看着易天龙说出如此恶狠狠的话,凌风说到:

    “大师兄,你看清楚点,二师兄不是你想想中的哪种人,他加入魔教完全是因为个人感情,而且自从他加入魔教,便一心劝导魔刹弃恶从善,从未干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而且在黑衣忍者的打斗中,是二师兄以命相搏才从黑衣忍者的手中把你救出,并且刚才也是他耗费自己的功力才把你唤醒的。”

    “我不用他那么好心救我,他放弃天山加入魔教,这就是天理不容的罪过,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听了这话,南宫雀立刻从身后站了出来。

    “天理不容的罪过?易贤侄亏你还敢在这说这样的话,剑兄弟虽然加入魔教,但是自从他加入魔教之后,魔教小到士兵大到魔刹,再没有做过一件危害武林之事。而你呢?尽然勾结刘项天囚禁皇上谋权篡位,我看你这才是真正的天理不容,易兄为人正直,平日一向尽职尽责于朝廷,他要是知道自己儿子干出这样谋权篡位之事,你想想看他的心理是什么滋味?”

    “谋权篡位?那皇帝昏庸无能,早就该下台了,我已经和刘项天商量过了,一找到我爹立马辅佐他,让他登基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