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村长那些年 第八十章 赵家屯盗窃案
作者:搬运工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曹鹏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怒瞪着韩大福,咬牙道:“老东西,我敬你是个长辈,所以才在这听你胡扯,你要是再胡咧咧,我可就不客气了。”

    “无所谓啊。”韩大福无赖的笑道:“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也算是活够了,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所谓,可你真敢这么做吗?”

    卧槽,这可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曹鹏真是火了,他警惕的看看四周,只要没人关注这边,他就把韩大福这老东西给抗走,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看到他这动作,韩大福吓了一跳,警惕的后退几步,色厉内荏的道:“曹鹏,你可别乱来,不然我就喊了。”

    戳,这话听着咋那么大歧义捏?

    曹鹏赶紧停下动作,今天是宋爱琴大喜的日子,村里的人可都在这里呢,韩大福要真是搞出什么幺蛾子,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这事情必须要处理,曹鹏冷冷的瞪着韩大福,冷声道:“说说你掌握的东西。”

    韩大福顿时笑了,恬不知耻的道:“这才对嘛,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话不好嘛,非要搞得剑拔弩张的,你看我这一大把年纪了,哪受得了这个啊?”

    倚老卖老,说的就是这老东西吧?

    “少废话,赶紧说事。”曹鹏不耐烦的道。

    韩大福虽然是个长辈,可这老东西整天不做人事,所以曹鹏也用不着客气。

    知道曹鹏的脾气,韩大福也不敢胡扯,转而小声的道:“两年前村里下来一笔补贴金,这原本是要挨家挨户发下去的,但就在刚下来的那一晚,村委进了贼,把所有钱都给偷走了。”

    “曹鹏,你是聪明人,我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韩大福的话说完,笑咧咧的问道。

    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一股小人得逞的意味。

    两年的盗窃案,在村里搞出了不小的轰动,曹鹏也听说过,现在提起这事,村民们都恨的咬牙呢。

    只因为盗窃案发生之后,虽然报了警,但却没抓到人,所以那钱也就不了了之了,村民们能不恨吗?

    曹鹏也算是听明白了,当年那事,估计就是林五干的,毕竟那时候的林五,完全就是个赌鬼,做出这种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可这话从韩大福嘴里说出来,他怎么听都有一股阴谋的味道。

    看着那张无耻的老脸,曹鹏猛地反应过来,冷声道:“老东西,这事是不是你指使林五叔干的?钱最后却入了你的口袋?”

    韩大福心中一慌,没想到曹鹏这么快就看出了关键,赶紧否认道:“曹鹏,你可别污蔑人,我一心为公,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情?”

    就你还一心为公?说出去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他这么一解释,曹鹏也算是明白了,他要是猜的没错,这件事绝对是韩大福搞的,估计林五最后拿到的,最多也就几百块钱。

    曹鹏能想明白这些,也就知道这事说出去,林五以后就别想在村里抬起头了,说不定还要被村民们唾弃,而今天的婚礼,也没必要进行下去了。

    在曹鹏面前,韩大福把他所有的表情收入眼底,轻笑着说:“曹鹏,我要求也不高,只要让小林做村会计,这件事我保证烂在肚子里,哪怕是我死了,也绝不会有人知道。”

    韩大福的保证,就像毒蛇说他不会没毒一般,你要是信了,那就傻逼了。

    曹鹏不禁犹豫起来,让韩林做村会计,那是不可能的,就那货色,要真是做了会计,他辛辛苦苦给村里赚的钱,全得喂了狗。

    可要怎么才能让韩大福闭嘴呢?

    曹鹏思索着,可眼睛一撇,却忽然看到了几辆车子,他顿时兴奋起来,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如果我要是不呢?”

    “那就只能委屈爱琴妹子了,她这辈子恐怕得守寡到底了。”韩大福无所谓的笑着,他是抓住了曹鹏的命脉,所以才有恃无恐。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这老东西又是长辈,曹鹏原本还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难堪,可听到这话,顿时冷笑起来。

    老东西,既然你非要玩,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淡淡的抬起头来,正好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穿着笔挺的西装,身上透露着股子官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在他后面还跟着几个人,都穿的很正式。

    韩大福也注意到了这人,他顿时脸色一喜,赶紧迎过去,谄媚的笑道:“刘县长,你怎么来了?”

    也难怪韩大福高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长军。

    韩大福身为村支书,经常去县上开会,也见过这个曾经的县公安一把手。

    而且他打的一副好算盘,有刘长军在,他要是把盗窃案的事情说出来,林五可就不止遭村民唾弃那么简单了,搞不好还得蹲监狱。

    有了这个王牌,他就不怕曹鹏不妥协。

    可他嘴都笑的快裂开了,刘长军却看也不看,径直来到曹鹏面前,歉意的道:“曹村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韩大福顿时傻了,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堂堂一个副县长,竟然给副村长道歉,难道这世界要疯了吗?

    曹鹏可没心思关注这些,无所谓的道:“刘县长客气了,婚礼还没开始呢,你倒是来的早了。”

    听他这么说,刘长军才松了一口气,昨天接到曹鹏电话的时候,他就准备好早点过来,不管怎么说,曹鹏的面子得给足了。

    事实上他出门也够早,但却没料想到,赵家屯的路实在太难走了,他折腾了好半天,这才赶过来。

    既然曹鹏不怪罪,刘长军也就不再多说,可他却没有直接进去,反而小声的问道:“曹村长,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你们聊得好像不太开心?”

    我戳,你丫眼睛可真够尖的,这也被你看到了。

    曹鹏正好要找刘长军帮忙呢,既然他开口了,曹鹏也不含蓄,转而认真的道:“刘县长,这是我们村的支书,他监守自盗,两年前我们村的盗窃案,就是他干的。”

    韩大福顿时火了,他没想到曹鹏竟然认识刘长军,不过他可不会轻易妥协,恼怒的说:“曹鹏,你别血口喷人,当年那件事……”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忽然被人捂住了嘴,原来是曹鹏不想让他说话,给刘长军使了个眼色。

    刘长军也是个会办事的,他今天不止自己过来,还带了几个公安局的老班底,随便一个眼色,就有人聪明的上前把事给办了。

    不给韩大福开口的机会,刘长军冷声说道:“老李,这人嫌弃盗窃公款,你们要专门立个案,务必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被他称作老李的,本名叫李云正,是刘长军的老部下,刘长军做了副县长之后,他理所应当的成了公安局长,而他所办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抓捕韩大福。

    李云正和刘长军一个德行,最会看眼色,捂着韩大福的嘴,直接就把他送上了车。

    要说韩大福也足以自傲了,一个小小的村支书而已,却能被公安局长亲自抓捕,这要是在监狱说出去,也是个倍有面儿的事情。

    解决了韩大福,曹鹏这才有了笑脸,爽朗的道:“刘县长,咱们先进去吧,我让虎子先招待你们。”

    刘长军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在曹鹏心中留下好感,哪敢让人招待,赶紧摆手道:“使不得,你忙自己的就好。”

    曹鹏也不再客气,正好在这个时候,李长生也过来了。

    把李长生迎进里面之后,宋爱琴和林五的婚礼正式开始,按照农村的习俗,林五要过来迎亲,这一切都是在村民们的簇拥下完成。

    而作为嘉宾的刘长军和李长生,则成为了证婚人,这可是个有面子的事情,副县长和镇长做证婚人,在赵家屯还是头一遭呢。

    村民们在眼热的同时,更加的祝福两位新人。

    折腾了一整天,等把村民们都送走,曹鹏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不过当看到张欣妍的时候,两人都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宋爱琴和林五的婚礼,算是打开了张欣妍的一个心结,小丫头兴奋的同时,也不再避讳和曹鹏的感情,跑到曹鹏身边,拉着他的胳膊,甜腻的道:“小鹏哥,真是太感谢你了。”

    “那你要怎么谢我啊?”曹鹏坏笑着问道。

    今天的张欣妍穿着红色的礼服,没了少女的单纯,却多了一丝妩媚,尤其是身上的礼服,更给人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看到曹鹏那色眯眯的眼神,张欣妍羞得小脸通红,轻声嗔道:“不准使坏。”

    曹鹏没有继续口花花,转而拉着张欣妍的小手,一起走出村口。

    此刻已经到了晚上,热闹了一整天的赵家屯也安静下来,点点星光洒落,曹鹏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随意的坐在地上,看向远处的高空。

    张欣妍也学着他的样子,靠在他怀里,甜甜的问道:“小鹏哥,在想什么呢?”

    曹鹏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可人儿,轻声的道:“我在想啊,咱今晚是不是也该入个洞房,嘿嘿。”

    戳,多好的意境啊,被你这一句话就被破坏了。

    张欣妍顿时羞红了脸,轻轻在曹鹏腰间掐了一下。

    曹鹏也没有躲开,握着张欣妍的手,静静的抱在一起。

    自从当兵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现在安静下来,才发现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两人坐了大半个钟头,曹鹏这才站起来,搂着张欣妍纤细的腰肢,小声的道:“小妍,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张欣妍轻轻点头,她自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却没有拒绝。

    曹鹏顿时兴奋起来,也不管是否会被人发现,抱起张欣妍,就冲向了自家的小窝。

    这也忒无耻了,费尽心机把宋爱琴嫁出去,竟然就是为了睡人家的女儿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