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章 生于战火!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域西北部,项陆。

    如今,天界众族的存在形势比较特殊,虽说其表面上看起来更像一个军国,但实际上,却是一支庞大的联盟组织。

    天界联盟,将天界所有的家族势力都吸纳在内,而后化族为军、整编重布,共抗九幽的侵战。

    此军,以九支强族为帅,以其余众族为将,以各族族修为兵。

    这九支强族,代表着天界的至高权力,关乎着天界众生的生死存亡,分别是轩辕氏、殷氏、李氏、姬氏,战族、项族,和朱庇特、罗斯、爱德华家族。

    而这项陆,正是这九族之一的项氏宗族的所居之陆。

    项陆的面积颇为广袤,其东西最长近两万里,南北最远约四万里,是一处椭圆状的大型浮陆。其上地势,北高南低、西高东低,大致呈阶梯状分布,其内形态多样、山脉纵横,种种地貌不一而足。

    项陆的虚空位界,高于九幽大陆约莫千丈,所以从九幽看去,项陆更像是一座庞大的空岛。

    ……

    项陆北部,天山山脉。

    天山山脉,是项陆内最大的山脉,此山由东至西连绵十余万里,其山体最低矮之处也高逾万丈!

    天山山脉中段的山脊,横立在项陆北部边界,形成一道天然的御敌屏障,将项陆的后方遥遥守护在后。而在天山中段的山脊之上,有三座庞大的城楼极其醒目!

    三城的城墙,依山而建、遥遥相隔,尽由润如白玉的巨石堆砌,其间以千丈城墙并连,将整段山脊尽数占据。而在那连绵不知几许的城墙之后,则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兵营。

    此城,御天城!乃项族族军驻守之地!

    而此时,在御天城外,正有一场惊天之战正在上演!

    ……

    吼!

    高空中,一只体型庞大的凶兽,昂首发出一声巨吼,而后赤红着兽目、轰然撞进前方的兵潮之内。

    吼吼!

    在那凶兽冲出之时,其后那无数形体惊人、面目狰狞的巨兽,也在狞目嘶吼中,如同潮水般轰撞入前方的兵潮内。

    杀!

    兽群前方,一名身着青金将铠的中年男子,虎目之中狞光一闪,而后脚尖一跺虚无、向着那只领头之兽直冲而去。

    杀!杀!

    在那将铠男子迎战之时,其后那无数身着青甲、手持战兵的战修,也纷纷闻令而动,怒吼着冲向迎面而来的兽群。

    城墙上,一名身躯高大挺拔的中年将领,目露冷煞的怒视着城外的兽潮,而后震声高喝道:“开炮!”

    在那中年将领话语传出之际,那连绵无尽的城墙之上,顿时爆射出无数道粗大的青色光束。

    轰!

    那光束速度极快,上一瞬还在城头,但下一瞬,却已尽数没入那铺天盖地的兽潮之内。与此同时,仿佛受到那光束的牵引,御天城外的低空处,那一黑一青难辨数目的兵潮,也如海中巨浪般轰然相撞。

    在高空兽、人厮杀、低空兵潮血拼之时,在两者的中空地带,也有两人正在遏怒相杀。

    那左侧之人,身着青金战袍、外披黄金战铠,其人鹤发童颜,白眉如剑、虎目如星,颚下一尺白须如霜如雪,其眉宇攒动间,自显一股不怒自威之感。

    此人,乃天界九大统帅之一、项族的当代族长——项南峰。

    右侧之人,身着血色战袍,其人发如赤火、红眉粗浓,生得环眼豹睛,面上刺有一副烈火图腾,其一举一动间,无不突现出一股强烈的粗野狂浪之意。

    此人,是九幽南部三大战帅之一的炎图达。

    “炎图达!”项南峰双目凛凛的盯着炎图达,心怒难止的说道:“吾媳若有个三长两短,老夫定要将你炎部斩尽杀绝、挫骨扬灰!”

    语毕之后,项南峰双掌猛的一拍虚无,顿时化作一尊熔岩巨人,带着滔天的炎火,向着炎图达飞冲而去。

    滋!

    “嘿嘿……”见状,炎图达嘿嘿冷笑一声,而后脑袋微扬、语气不屑的说道:“就凭你?”

    语毕之后,但见炎图达身形一虚,顿时幻化成一片赤红如血的滔天火海,向着那熔岩巨热笼罩而去。

    呼轰!

    滔天轰鸣中,两者的碰撞之处,顿时掀起一片焚天之火。那火赤红如血,其内夹杂着无数的火石,如同无数陨石般,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横扫而去。

    轰!

    火陨所过,虚无扭曲、山崩地陷,无数池鱼之辈,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被那火陨上的毁灭之力,轰成飞灰散灭。

    ……

    与此同时,御天城后,中央军帐内。

    此时,军帐内空旷无他,只有一男一女两人在内。

    那女子身着女式将铠、三尺青丝整齐后束,颇有几分英姿煞爽之感;其人皓齿蛾眉、目横丹凤,琼鼻直挺、檀口轻盈,五官精致、下颌尖挺圆润,若非被那猩红的血迹沾染,和其高高隆起的腹部影响,此女当得天仙之姿、倾城之貌。

    “恩!”此时,那女子气息渐弱,正依偎在身旁男子的臂弯内,目光柔和的望着自己的腹部。

    此时此刻,这女子腹中那脆弱的生命,正抱怀着向往、已然呼之欲出。

    那男子身着青金将袍、外披黄金将铠,其人剑眉入鬓、虎目明睛,鼻挺唇正、五官如同刀刻,坚毅之余又暗含一抹爽朗。若将其面甲、衣衫外的血污去掉,此人也不失为一名英俊壮年。

    “别担心……”男子紧握着女子的手掌,强颜欢笑的安慰道:“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那男子看似在笑,但这笑,却比之哭泣更加难看。

    “孩子……”女子双眸黯淡的望着自己的腹部,虚弱的喃喃道:“他要出来了……”

    轰!

    与此同时,就在那女子腹中的婴孩,即将面世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巨响,中军帐上的苍穹之巅,竟轰然碎裂!

    苍穹破顶、裂洞惊现!

    那裂洞足有万丈大小,其内漆黑如墨、外不能视其内之貌,如同一张漆黑的森然巨口,突兀的出现在苍穹之上。

    但对于这惊现的裂洞,在场的无数人、兽,却是丝毫不察,仿佛根本无法看到一般!

    轰!

    那裂洞在出现后,其庞大的形体突然一震,其内陡然射出一道柔和的金光。那金光浓郁如水、与裂洞齐粗,在脱出裂洞之后,以无法形容的极速,暴射向下方的中军帐。

    轰!

    在一声外人不得听闻的闷响声中,那道金光瞬息没入中军帐内。在那金光没入军帐之时,苍穹之巅的万丈裂洞,也逐渐并拢平息、慢慢的归于完好……

    ……

    “……”那女子凤目微合、双目空洞的望向怀中的婴儿,僵硬的嘴角上,慢慢牵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红儿……”男子轻轻搂抱着女子的身躯,面上泪痕四溢的喃喃道:“不要怕,我会用他们的魂火,照亮你往生的道路……”

    “咯咯……”那初生的男婴,环抱着女子的食指,眨动着灵动的双眼,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

    ……

    项家堡。

    项家堡,是一座构筑恢弘的古式城堡,其内居住的,正是项族的本族之民。其南北径长三里、东西墙隔两里,外有三丈高墙围建,共开东西南北四门。

    项家堡内,分为内外两院。

    高墙向内延展百丈的区域,属于外院区域,其内布设亭台花圃、山石树池,是项族族民舒心闲侃之地。至于内院,则是项族族民的居住、修习之地,其内建筑层台累榭、画栋飞甍,尽是雕梁画栋、丹楹刻桷的楼宇殿阁。

    不过,这些楼宇殿阁,却并非并肩而建,也并非尽是坐北朝南之象,而是环建在一处巨大的平台之外。

    那平台位于内院中央,其长宽各有百丈,通体由白色的石板铺设而成,其上纤尘不染、光滑如镜。

    此台,名曰阅礼台,是项族的阅族和会武之地。

    阅礼台上空无一物,但在其外,却塑有七尊巨大的石像!

    那七尊石像年岁不同,却尽为男性,且都穿着样式相同的战袍,以东二、西二、北二和南一的格局,划分在平台的四方。

    尽管这七像具貌不同,但细观之下便不难发现,那东西北三侧的六尊雕像的眉目之间,皆与南侧那名身躯高瘦、相貌冷峻的老者,有些不同的相似之处。

    这七尊石像,由价值极高的紫灵石雕刻而成,其上紫光内敛,其姿栩栩如生、神态暗藏灵动,给人一种莫名的庄严和沉重之感。

    这些雕像所刻之人,皆是项族历代的族长,而南侧的那名老者,则是项族的老祖——项云霆。

    此时,在这偌大的阅礼台上,仅有一人负手而立。

    那人须发皆白、白眉似剑,身着一袭青金战袍,其上血污刺目、灼痕密布……此人,正是项南峰。

    除此之外,在项南峰的身前半空处,尚有一物悬浮在目!

    此物,是一个襁褓……

    那襁褓之内所裹之童,正是日前出生的男婴,也是项南峰的亲孙子。

    项南峰双手背负的挺立在平台中央,目光深沉的望着南侧的雕像,在心中默念道:“士死无丧,逝者不奉……幽贼一日不灭,亡魂一日不归……”

    而在阅礼台下,则有数千人赫然在列。

    这些人围列在阅礼台四周,其内之人多为妇孺之辈,少见年轻体壮的青年男子……这些人,正是项族的族民。

    不知过了多久,项南峰将目光从雕像上收回,而后转目望向台下众人,面无表情的问道:“尔等可悲?”

    “……”闻言,场下众人顿时沉默,纷纷垂首不言。

    此时,暖阳当空、光影潜伏,阴影将众人垂下的面孔尽数遮掩,让人看不清其具体神貌。

    其中那些年纪尚小的幼子,则轻轻拽着自己父辈的衣角,偷眼打量着项南峰身前的襁褓,目中泛着浓浓的好奇。

    半晌后,就在众人沉默无言、氛围逐渐压抑之时,场内一名鬓发染霜、皮肤干瘪的老妪,突然神情怅然的发出一声长叹,而后深深闭目、语气清平的说道:“不悲!”

    在那老妪话语传出之际,场下众人声息一窒,而后在双拳渐握间,齐齐咬牙出声道:“不悲!”

    “尔等可恨?”项南峰的表情一成不变,只是目中闪烁的光芒,却愈发的深邃。

    “……”闻言,众人再度沉默,但这股沉默,却仅仅持续了片刻,便被一声震天之吼陡然打破。

    众人紧握其拳,双目泛红的仰天怒吼:“不恨!”

    不恨!

    此声,蕴含强烈的怒气和愤慨,在其传出之际,平台上空的云层,如同遭受冲撞般轰然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