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章 唐月红!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翌日清晨,尚膳厨。

    尚膳厨,分为东南西北厨,其外观和内部结构,皆为宫廷样式,分别设置在内院的四个边角之处,专供各处项族族民餐饮之用。

    尚膳西厨。

    此时旭日东升、恰逢食时,西厨内外炊烟缭绕升腾、遍是忙碌的身影,那浓郁的菜香随风而动、远飘百丈,如同佳人纤指般撩拨着外人的味蕾……

    此时此刻,西厨外的行道上,项回正双手背负、迈着四方小步款款而来。

    “少族!”在项回步入西厨的行道之时,场内顿时响起众多惊异、错愕的低呼之声。

    “少族。”那众多衣着整洁的厨仆,在与项回交错而过之际,纷纷垂首见礼,而后面色慌忙的绕开项回、疾步离去……

    “恩。”项回面带和煦的笑意,在众多厨仆惶恐的问候声中,悠哉的踏入厨堂内。

    厨堂内。

    此时,除了那众多埋头忙碌的伙厨外,在靠近门口的一处厨案旁,还有两名衣着鲜丽之人赫然在目。

    那右侧之人,正是项回的好兄弟——项文强。

    此时,项文强双手托腮、撑案而坐,正眉开眼笑的望着眼前的美妇。

    左侧之人,是一名身着柳绿罗裙的美妇,其人柳眉杏目、琼鼻秀巧,唇若丹霞、玫瑰榴齿,体态丰满、略有婀娜之意,其肤白里透红、脸似鹅蛋,眉宇间暗蕴一抹贵气,其一颦一笑如同冬日暖阳,让人如沐春风、心驰意动。

    此人,正是项文强的母亲——唐月红。

    此时,唐月红正垂目望着手中的食材,不时的将其配搭在餐盘之内。

    “娘亲。”项文强双手托着下巴,目含期待的望着唐月红,张口问道:“我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快了。”闻言,唐月红手中动作一止,而后温婉一笑,抬目望着项文强柔声说道:“月初之时,你爹曾传回音讯,说如今战事稍停,不日便会请离归族的。”

    “真的吗?”闻言,项文强顿时目中一亮,而后振臂喜呼道:“太好了!”

    话语间,项文强面上露出振奋的笑意,而后眉飞色舞的说道:“你说,父亲这次会给我带回什么礼物?”

    闻言,唐月红不禁翻了个白眼,而后嗔声说道:“我看你之所以想见他,恐怕更多的,还是因为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吧!”

    “嘿嘿……”闻言,项文强声息一窒,而后抬手抓挠着脑袋、呐呐不语。

    “这孩子……”见状,唐月红摇头失笑,而后再度将精力放在厨案上,准备继续完善手中的菜肴。

    “恩?”然而,唐月红才刚刚垂下目光,却又神情一怔,而后悠然转动目光,望向门口之处。

    与此同时,就在唐月红转目望门之时,项回也正好迈过门槛,步入厨堂之内。

    此时,项回双手背负、脑袋微扬,正是一副上级临审的倨傲之态。

    “这臭小子怎么来了……”见状,唐月红秀眉一挑,而后一翻白眼,淡淡的唤道:“回儿。”

    “恩?”闻声,项回神情一顿,而后寻声望去。

    待看清传唤之人的相貌后,项回双目一缩,而后陡然换上一副阿谀之貌,眉开眼笑的奉承道:“几日不见,乳娘真是愈发年轻貌美了!”

    话语间,项回如同脚下生风、疾步出现在唐月红身侧,而后搓着双手、讪笑着问道:“乳娘,你怎么得暇来这污糟之地?”

    俗话说一人制一人,一物降一物,在项家呼风唤雨的项回,也有让其闻风丧胆、心神颤抖之人!此人不无其他,就是眼前的美妇——唐月红。

    此事说来话长,但却可以用唐月红说过的一句话囊括:欲得食,须听吾言;想反抗,你试试!

    “怎么?”闻言,唐月红翻了个白眼,而后斜瞥着项回说道:“听你这语气,好像我不能来这里一样?”

    “不不不!”闻言,项回顿感头皮发麻、手心一阵冒汗,当下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说道:“能能能……”

    “嘿嘿……”见状,项文强眨了眨眼睛,而后双臂环抱胸前,摆出一副看戏的模样。

    “哼!”唐月红翻眼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垂目望向桌案,一边配搭着菜肴,一边淡淡的说道:“我可不管你这臭小子又来搞什么乱子,不过,你要是敢将主意打到我家文强身上,哼哼……”

    “是是是!”闻言,项回心头一颤,急忙拍着胸口保证道:“我与文强亲如兄弟,罩着他还来不及,又怎会打他的主意!”

    话语间,项回偷眼打量了一下唐月红的脸色,而后摇头晃脑的说道:“再说了,本少爷品行端正、心存大义,又怎会行那些欺男霸女之事!”

    “……”闻言,唐月红脑门顿冒黑线,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谅你也不敢。”

    见状,项回这才松了一口大气,而后转目看向一旁优哉看戏的项文强,张口无声的说道:“吃里扒外的家伙,竟敢坐看我的笑话,看我下次不好好收拾你!”

    “噜噜噜……”见状,项文强自是领会其语,但其却没有丝毫忧虑之意,而是朝着项回做了个鬼脸,而后起身站到唐月红的身侧,目露得意的朝着项回挑了挑下巴。

    “可恶!”见状,项回心中暗恨,但着实不敢在此时出手教训对方,只能以表情向对方发出无声的威胁。

    啪,啪。

    与此同时,唐月红抬手在身前划搓了两下,而后伸手拍了拍项文强的脑袋,轻笑着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好。”项文强笑着点了点头,而后端起案上的餐盘,紧紧的跟在唐月红身后。

    唐月红轻转身形,而后抬指轻轻点了点项回,叹声说道:“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省点心思……”

    语毕之后,唐月红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带着项文强向门外走去。

    “……”项回目光闪烁的望着二人的背影,直至对方消失在视线尽头后,才目露颓然的转动身形,向着后厨的方向走去。

    ……

    尚膳西厨,后厨外。

    此处,是厨堂的后门,其外连接着通往外院各处的行道。此时,后厨外颇显空落,仅有一壮一老两名男子在驻**谈。

    左侧之人,身着洁白的厨组昂,其人眼大眉浓,朝天鼻、狮子口,脑袋大、脖子粗,腹部向前高高隆起、如同三月怀胎之腹。

    此人,是西厨的厨长——项忠良。

    右侧之人,身着简谱的布衣长袍,其人喜眉善目、须发皆白,面上皱纹深陷,身躯略痩,看其体貌特征,应该已有甲子高龄。

    此人,是西厨的供货商——周老。

    此时,两人身隔三尺、相对而立,正洽谈着日常之宜。

    “时间不早了。”项忠良抬眼看了一眼天色,而后抬手一抹腰间,如变戏法般取出一个钱袋。

    “周老。”项忠良朝着周老点了点头,而后将钱袋递向对方,同时说道:“这是本月的厨需费用,请你收好。”

    “好。”周老微微一笑,而后抬手接过钱袋,诚声说道:“项厨长客气了,若非是你关照,我们祖孙俩怕是早已饿死街头了……”

    语毕之后,周老面色一正,而后抬手抱拳,向着对方躬身一拜。

    “诶!”见状,项忠良急忙扶起对方的双臂,而后嗔声说道:“周老如此可就见外了,你我只是各取所需而已,若以后再要如此,项某只好另寻他人了!”

    此情此景,正好落入穿门而出的项回眼中。

    见状,项回目光一闪,而后垂首轻咳一声,若无其事的说道:“项厨长,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恩?”项忠良闻言一怔,在分辨出此声之主后,只见其瞳孔一缩,再顾不得与周老客道,慌忙转身向着项回迎去。

    “少族!”项忠良脚下生风、眨眼便出现在项回身侧,而后搓着肥厚的大手,恭声说道:“您怎么得暇来这污糟之地?”

    “怎么?”闻言,项回怪眼一翻,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本少爷去哪,莫非还要提前知会于你不成?”

    “这……”闻言,项忠良面色一僵,而后强挤出一丝笑意,干笑道:“少族去哪,当然不用会与小厨……”

    “算了。”见状,项回随意的摆了摆手,而后偏转目光,看向前方俯首而立的周老,神情淡然的说道:“这位是?”

    “啊?啊!”项忠良闻言一怔,但转瞬之间便反应过来,但见其慌忙转身,而后将手引向周老,恭声介绍道:“这位是周老,一直负责着本厨的厨需供应……”

    话语间,项忠良向周老使了个眼色,而后接着说道:“周老性情忠厚、为人诚恳,十数年来,从未在供应一事上弄虚掺假,且其对我族心怀崇敬、知晓感恩,常常将自家培育的良种特产附送……”

    见状,周老当即会意,而后快步上前,在项回身前一丈处停立,俯首抱拳的恭声说道:“老朽周云山,拜见项少族。”

    “诶!”见状,项回目中一动,顿时疾步上前,托起周老的双臂,而后露出一副嗔怪之貌,张口说道:“周老何须如此?再说了,若非是你,我项家多少族人,都要忍饥挨饿、啼饥号寒!”

    “这……”见状,项忠良神情一怔,在心中呐呐道: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与此同时,项回转身对着项忠良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我与周老一见如故、倍感亲切,想要促膝长谈一番,你若没有其他事情,就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