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章 周老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啊?是!”闻言,项忠良先是一怔,而后如蒙大赦的重重点头,眨眼便消失在二人眼前。

    “……”周老目露惊愕的看着项忠良的背影,心中顿起疑惑,着实搞不懂对方怎会这般模样。

    片刻后,自忖无果之下,周老微微摇了摇头,而后转目看了一眼项回,垂首问道:“少族,不知老朽有什么能够效劳之处?”

    “恩?”见状,项回眉头一挑,心中颇感诧异,暗道:我还未开口言明,这老头怎会知我有事相托?

    片刻后,项回抬眼扫视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无人在场之后,转目注释着对方说道:“其实,本……我确有一事相托!”

    “这……”闻言,周老面上一愣,心中顿感迷糊,其之前所言无非是客套之语,哪曾想项回竟真的另有他事。

    见状,项回不无他疑,而后借步上前,附在周老耳畔低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托周老,帮我送一件东西出去……”

    闻言,周老当即露出了然之色,而后小心翼翼的凑前,压低声音问道:“不知少族所言之物为何?”

    项回微微一笑,而后细眯着眼睛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之物,此物,乃是我日前外出时借来的玩物,本来我想亲自外出归还于人,但近来学业较重、无法脱身,所以才想麻烦周老帮个小忙……”

    “原来如此!”闻言,周老了然于胸的点了点头,而后挺胸说道:“少族放心,只要老朽力所能及,定然不会推诿!”

    见状,项回颇感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抬手指向厨门旁的一排木桶,压低声音的说道:“待会儿,我会把东西放在那第一个木桶内,待你离去之时,将其捎上就行!至于地点嘛……”

    话语间,项回抬手摩挲着下巴,眼睛滴溜乱转片刻后,突然目中一亮,而后果断的说道:“送到天目湖便可!”

    而在项回所指之处,确有一排其腰之高的硬木大桶。只不过,那桶外油渍狼藉、菜渍沾染,更是从其内传出一股淡淡的醋酸之息。

    “天目湖?”周老白眉一挑,而后神色轻松的说道:“那里离老朽的住所,可是近的很哩!”

    话语间,周老心中大定,而后拍着胸口保证道:“少族放心,此事就包在老朽身上了!”

    “如此甚好!”项回喜笑颜开的点了点头,而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是这样,由于那件物品过于沉重,而你又年事已高,所以你可前去……让项忠良调拨两个厨卫搭手。”

    “这……”周老闻言一怔,却也不无他疑,而后呐声说道:“如此也好。”

    语毕之后,周老向着项回点了点头,而后横跨一步、绕过对方的身体,径直向着厨堂走去。

    项回面上挂着伪善的笑意,眯眼盯着周老的背影,直至对方彻底消失在厨门之内……

    ……

    项家堡,西门。

    项家堡的门厅颇为高大宽敞,其门高有两丈、宽有一丈,大小相当于一座小型城池的城门。其门梁之上,横挂一面金漆牌匾,上书三个金漆大字——项家堡。

    西门外,链接着通往外界的官道,那官道由白色的石板铺设而成,道宽赫然达到四丈,其内洁净如新、纤尘不染,两旁绿叶成荫、灌木成圃。

    不过,此时那官道之上,并未有行人来往,仅有一辆马车悄然停留。

    那马车样式简单,其内空间也略微狭隘,仅能容纳两人在座。马车外也无其他的装束,看起来极其平常,若说其上,有什么能够引人侧目之处的话,可能也就是其上那名模样可人的女童了。

    那女童身躯娇小,身着一袭青裙,如瀑黑丝向后梳拢、扎成两个麻花小辫,其人眉清目秀、眸若清泉,其双眼眨动间如同两盏明灯,给人一种鬼灵精怪之感。

    此女,是周老的孙女——雪儿。

    “咯咯……”此时,雪儿顽皮的趴在马背上,正双手托着下巴、目露好奇的望着门口的两名护卫,不时发出有趣的笑声。

    那两名护院身着青袍、外挂青甲,手持制式长枪、腰挂制式长剑,二人挺立如松、巍然不动,目中蕴含着犀利的冷冽之芒。

    此时,那两名护院眉头微凝、厚唇微抿,正神情肃穆的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咯咯。”雪儿眯眼发出一声轻笑,而后费力的翻身下马,蹦蹦跳跳的走到两名护院身前,不住的打量着二人的模样。

    “叔叔。”雪儿眨着水灵灵的大眼,而后挠了挠小脑瓜,好奇的问道:“你们在玩什么游戏,为什么一动不动?”

    “……”然而对于雪儿的询问,两名护院却恍若不知,仍是如石像般伫立在原处,甚至连眼睛都不曾眨动一下。

    “哼!”见状,雪儿小嘴一撇,而后双手环抱胸前,仰着下巴说道:“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肯定是在玩木头人!”

    话语间,雪儿眼睛滴流一转,而后眯眼一笑,竟是突然跳到左侧那名护卫的身前,张口发出一声怪吼:“哇吼!”

    “……”见状,那名护院眉角不自然的一挑,额头顿冒一片黑线……

    此情此景,正好落入周老、和其后那两名驾桶而出的厨仆眼中。

    “雪儿!”见状,周老先是一楞,而后两眼一瞪,急忙低声喝止道:“休要胡闹!”

    而那两名厨仆,则是向着两名护卫点了点头,而后穿过周老和雪儿,驾着木桶走向马车。

    “啊!”闻声,雪儿脑袋一僵,面上迅速绽放出雀跃之喜,而后张口喜呼道:“爷爷,你出来啦!”

    话语间,雪儿一溜小跑上前,一头撞进周老的怀内,而后紧紧的抱着周老的腰身,心中喜悦之意溢于言表。

    “呵呵。”见状,周老不由失笑摇头,先是抬手摸了摸雪儿的脑门,继而对着那名护院歉意一笑,略感无奈的说道:“劳烦两位大人了,希望雪儿没有给你们添麻烦才好。”

    “哪有!”闻言,雪儿顿时大感不乐意,但见其小嘴一嘟,而后娇声说道:“雪儿可乖了,哪会给他们添麻烦。”

    见状,那名护院嘴角一牵、露出一丝僵硬的笑意,而后闷声说道:“周老客气了,雪儿姑娘很乖。”

    闻言,雪儿顿时眉开眼笑,而后摇着周老的衣襟说道:“你看吧,雪儿很乖的!”

    “好好好。”见状,周老面上露出和蔼的笑容,而后伸手将雪儿举空抱起,宠溺的用鼻子蹭着对方的鼻子,柔声笑道:“这天地间啊,就数我们小雪儿最乖!”

    “那当然了!”雪儿眉开眼笑的抓住周老的长须,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喜笑声。

    周老将雪儿抱在怀中,而后对着归来的两名厨仆,轻笑着点了点头,诚声说道:“劳烦两位上厨了。”

    闻言,那两名厨仆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张口说道:“周老客气,此事既是少族吩咐,我等又岂有不从之理?”

    话语间,两人含笑向着雪儿点了头,接着说道:“周老还是快些回去吧,免得耽误晌午进餐。”语毕之后,两人径自向着院内走去,不消片刻便消失在西门之内。

    在两名厨仆离去之后,周老悠然一叹,而后朝着雪儿和蔼一笑,轻声说道:“那我们也回去吧?”

    “好!”雪儿轻轻点了点头,而后眼睛一转,扯着对方的胡子说道:“雪儿要吃糖醋排骨!”

    “好好好,晌午我们就吃糖醋排骨!”周老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向着两名护院点了点头,便抱着雪儿向着马车走去。

    嘶溜溜!

    哒哒哒……

    片刻后,在一声高亢的马嘶声中,周老驾着马车慢慢消失在官道尽头……

    ……

    项家堡,望月阁。

    望月阁坐落于内院西北侧,处于族子院和族院的夹角内,其体是一座弦月状的古式层阁,专供项族族人中秋赏月、团聚共贺之用。

    望月阁的入口在北、状似门庭,但却并无接通上下的台阶、楼道,其内也少有房梁、面壁,其构建样式也比较奇异:其体状似弦月、坐北向南,其体分为上下三层、是三块呈阶梯状堆摞的半圆形月台——顶层半径三十丈,中层半径六十丈,底层半径一百二十丈。

    其中,底层以中层的地面为顶,中层又以顶层的地面为顶,其下整齐摆置着无数桌案、客席;而顶层之上则是加建了一层半径长有三丈的棚顶,其下所置与下方两层一般无二。

    望月阁整体的基调,以大红之色为主,除了月台为白色石板铺设外,其余事物皆为红木所制,其上雕刻着无数瑞兽、雕纹,给人一种浓郁的喜庆之感。

    不过,此时的望月阁却颇为冷清,远远望去,仅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顶层棚顶下,那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人身躯修长,端坐在宴席边角的一处桌案旁,静默的如同一尊雕塑。

    此时暖阳中移,日光斜照在棚顶之上,映照出一片阴影,将那人的眼眉以上尽数覆盖,使人难以辨清其具体的神情。但若细观之下,仍可从其体貌特征、衣着举止间,测出此人的身份。

    此人,是项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