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章 离家!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望月阁,月台之上。

    “……”项煜静若顽石的端坐在桌案旁,目光柔和的望着桌案上的画卷。

    那画卷,以青绸为卷、以白宣为纸,其内所画,是一名妙龄女子。

    那女子身姿高挑,三尺青丝偏分后挽、发尾如瀑垂腰,其身外那一袭修身青裙,将其曼妙的身姿凸显而出;其人皓齿蛾眉、目横丹凤,琼鼻挺秀、唇若丹霞,其姿其貌,当真不可方物、让人惊为天人;但见其凤目微眯、嘴角微扬,露出一丝狡黠之笑,给人一种暗怀不轨之感。

    这画中之女,虽说非为真人,但其灵动暗蕴、惟妙惟肖,若将其剪切出来,远观之下定然难分真假。

    此女,正是项煜之妻、项回之母——穆筱红!

    “红儿……”项煜目光柔和的凝望卷中之人,而后慢慢抬起右手,轻轻的摩挲着对方的面庞,其动作之轻柔,仿若怕惊动其内亡魂。

    片刻后,项煜苦涩一笑,而后涩声喃喃道:“若世间真有轮回往生,你又可曾饮下那忘却之泉,将你我似海之情刀斩……”

    “唉……”半晌后,项煜落寞的发出一声长叹,目中渐渐恢复往日的深沉和犀利,而后张口说道:“说吧。”

    这句话说得突然,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就在项煜话音落下之际,却听呼的一声风动之声,在其身后,突兀凝现出一团齐人之高的影团!

    呼!

    那影团色泽极淡、几近透明,再加上其深处阴影之下,若非凝神以视将绝难发现。那影团在出现后,开始急速的翻涌汇聚,而后慢慢形成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那人身着束身的黑色战袍,脚踏青金缕边的黑色战靴,腰束墨金玉带,玉带中央嵌有三颗青玉,其发漆黑如墨、披散在后,其面部挂有一副玉制的幽青面具,让人难以直观其后真容。

    此人身处阴影之中,身外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波动,将身周的灵气混搅扭曲,使人难以将视线凝聚其身。

    “少族长。”那人在现身之后,向着项煜微微垂首,而后从面具后,传出其低沉冷漠的声音:“少族于巳时六刻之时,潜出家门。”

    “恩?”闻言,项煜神情一怔,而后转目望向对方,神情错愕的说道:“潜出家门?那臭小子要干什么……”

    闻言,那人面具微微抬起,而后默然说道:“属下不知。”

    “……”项煜闻言一怔,而后微微摇了摇头,在心中暗道一声糊涂:对方又怎会知晓那小子的心思?

    “算了。”片刻后,项煜颇感头大的摆了摆手,而后叹声说道:“派人跟着他,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一切就随他去好了!”

    “是。”闻言,那人微微垂首称是,而后身形扭曲、逐渐消失在黑暗当中……

    在那人的身影消失良久之后,项煜摇头发出一声轻叹,而后再度垂下目光,望着画中女子的双眸,目光闪烁的喃喃道:“回儿……已经快要成人了,我不希望他像我们一样……我希望他,能有自己的人生,你不要怪我……”

    ……

    与此同时,项南峰居所,会客堂。

    项南峰的居所颇为宽敞,其内基调以棕红两色为主,内部摆设颇为传统、是典型的古式构造,但却唯独有一处不同——首座的桌案。

    那桌案外观之下,与平常之案大同小异,也看不出任何奇异之处,但若从其案上下观,却可发现令人惊奇之处。因为那桌案的案面之下,赫然潜藏了一方寸土!

    那方寸土与桌案其宽,其内假山耸立、泉眼涌动,池瀑皆有、水草在岸,池面之上,还漂浮着翠绿的微型荷叶。

    此方小界,竟是一处微型的池塘。

    而在那池塘内,独有一条玲珑小鱼,在潜游飞跃。

    那鱼儿仅有一指长短,其口部的两侧,各生有三根晶莹剔透的细须,那细须中间之须长有半指、两边之须仅有半寸,呈箭头状分布;其身鳞片光滑细腻、仅有芝麻大小,其色并不恒定,而是随着光线的折射,转变着各种色彩;其后生有三尾,那尾并非凡鱼的横尾,其形纤细、状似烟云,其色碧青,仅比蚕豆略长,三尾摇曳摆动间,如同在水中拖曳出一道青色的墨迹。

    此时,那鱼儿正翻游在小池之内,不时的穿出池面、跃过小瀑,正是悠哉之至、畅快之极。

    而在那桌案前方,项南峰赫然在立。

    此时,项南峰左手背负在后、右手托着玉壶,正笑眯眯的望着池中的小鱼,一副悠然自得之貌。

    “啧啧!”项南峰咂嘴发出一声赞叹之音,而后饮了一口玉壶中的清茶,悠然自得的说道:“还好老夫的三尾鲤福大命大,在关键时刻进入假死状态,不然还不知道那小王八蛋,要整出什么幺蛾子!”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风动之音,项南峰身后的影子突然一动,而后陡然竖立起来!

    那影子在起立中急速翻涌汇聚,慢慢凝聚出一个黑色的人躯。那人身躯消瘦、但却高挑,其装扮与月台之上的人影一般无二,都是黑衣黑袍、脸带玉面。

    那人俯首而立,一动不动的站在项南峰身后三尺之处,静默的如同顽石。

    在那人出现之后,但见项南峰眉头一挑,而后头也不回的说道:“怎么了,老七?”

    闻言,那被唤作老七之人身躯一顿,而后恭声说道:“巳时六刻,少族潜出家门……”

    “什么!”然而,老七话语尚未说完,但见项南峰身躯一震、壶中茶水顿时洒落一地。

    与此同时,项南峰猛然转过神来,双目怒睁的盯着老七的面具,而后口沫横飞的大吼道:“那小王八蛋竟敢离家出走!他要干什么!又在打什么鬼主意!那些护院是干什么吃的!竟然任由那小王八蛋,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

    “这……”老七心神一震,面具之后的大嘴一咧,顿感一阵口干舌燥。

    “一群废物!”项南峰背负着手,在桌案前来回踱步,心中怒火狂烧,面上吹胡子瞪眼。

    “该死的小王八蛋!”片刻后,项南峰身形一顿,而后猛然转过身形,白眉倒竖的盯着老七,怒声吼道:“你居然还像个女人一样,在这里骚姿弄首、裸露身姿!还不快去给我把那小王八蛋擒拿回来!”

    “啊!是是是!”闻言,老七顿时头皮发麻、一阵心神透凉,当下再不敢多言,身躯扭曲涣散间,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前去将项回捉拿归来。

    “等等!”然而,老七身形刚刚虚幻,项南峰却又眉头一皱,而后冷声喝问道:“煜儿可知此事?”

    “啊!”闻言,老七涣散的身躯陡然凝聚,而后慌忙说道:“是!此事十三已然前去知会少族长!”

    “哦?”闻言,项南峰目光一闪,在微微沉吟片刻后,沉声问道:“那他可有什么安排?”

    “是!”见状,老七暗抹了一把冷汗,而后偷眼打量了一番对方的脸色,垂首说道:“少族长吩咐,只要少族性命无忧,一切尽有其为!”

    “什么?”闻言,项南峰白眉顿时倒竖而起,而后朝着老七咆哮道:“那臭小子懂个屁!如今天下正乱、幽贼猖獗,尔等又如此废物饭桶,万一我那宝贝孙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夫找谁说理去!”

    话语间,项南峰眼睛一瞪,而后怒声吼道:“你还站着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把那臭小子给我擒回来!”

    “是是是!”老七脖子一缩、身躯一阵后仰,顿时点头如捣蒜,而后身躯扭曲涣散间,就要消失于此。

    然而,就在老七即将远遁之际,却见项南峰白眉又是一皱,而后陡然张口喝止道:“等等!”

    “是!”闻言,老七涣散的身躯再度凝聚,而后声音艰涩的说道:“族长还有什么吩咐?”

    “……”项南峰双手背负、眉头紧皱的伫立在老七身前,虎目内光芒闪烁不止。

    项南峰闭口不言,老七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时间场中氛围陡沉,寂静的落针可闻。

    “罢了……”半晌后,项南峰摇头发出一声长叹,而后怅然说道:“还是按照煜儿说的去吧……”

    “这……”闻言,老七低垂的脑袋微微一扬,心中满是错愕。

    在老七的印象中,项南峰一直是喜怒无形于色,天崩于前而不变色之人,且其心性深沉、修为深不可测,即便是与九幽恶战之时,也从未见其如此失态之时,怎的今日却如此善变?

    见对方如此呆愣之样,项南峰的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就是两眼一瞪,而后怒吼道:“这什么这,还不给老夫去!”

    砰!

    在项南峰怒吼传出之际,但听砰的一声闷响,老七如同遭受重击,整个人顿时倒飞而出。

    “是……”远方天际,遥遥传来老七郁闷的回应之声……

    “嘿嘿……”项南峰眯眼望着远方天际,幽声喃喃道:“小王八蛋,既然你想出去,那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不过要不了多久,你小子就会屁颠屁颠的跑回来,然后抱着老夫的大腿认错……”

    话语间,项南峰老脸之上泛起深炯的笑意,似极了一朵老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