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章 天目湖!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平安镇。

    平安镇位于项家堡西南侧,距离项家堡约莫百余里的路程。平安镇范围不大,占地仅有方圆二十里许,其内居住的多为凡俗之人,得益于天界战盟的守护,此镇长久以来得保安定,所以当地的居民给此镇取名平安,意喻着平和安定的生活。

    而那周老,便是平安镇之民。

    周老的住所,建立在平安镇东北侧的郊区,其位置遥遥与项家堡斜对,是一处占地颇阔的庄园。

    不过近观其所,与其说是庄园,不如说是大了许多的菜园。因为放眼整个庄园,除了中间那座竹屋之外,其余之物皆为田土。那田中,瓜果溢香、绿蔬繁茂,正是一副丰收之貌。

    那竹屋前为亭、后为卧,其内无论桌椅卧榻,还是面壁杯盏皆为竹制;亭台右侧建有一座竹梯,此梯绕着亭柱而建、直通二层;竹屋右侧的房檐下置有炉灶炊具、碗筷竹桌,是为厨台;竹屋四周围植着一圃翠竹,那翠竹挺立如松、竹叶随风轻摇,其上竹香远飘,正是一副静谧恬雅之姿。

    此时,晌午将近,但田园内,却仍有十数名菜农舞锄而动、松土施肥,正是一副农忙之象。

    嘶溜溜!

    与此同时,但听一串亢奋的马嘶之声,一辆简洁的马车慢慢停顿在庄园之外。

    “耶!”在马车停下之际,雪儿发出一声喜呼,顿从其上纵跳下来,而后快步跑到栅栏旁,垫脚向着园内挥手大呼道:“我们回来啦!”

    “这孩子……”见状,周老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翻身下车,拉着雪儿的小手,漫步向着园内走去。

    “老周叔!”

    “周老!”见状,院内那十数名菜农,也纷纷停下手中的伙计,面带微笑的向着周老二人点头示好。

    “大家辛苦了。”周老朝着众人和煦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得益于大家的辛劳,本月的收获又见涨不少,所以各位的分利也要增加不少!”

    “如此甚好!”闻言,那些菜农顿时眼前一亮,而后齐齐大笑出声。

    “嘿嘿……”与此同时,其中一名身高体壮、相貌憨厚粗狂的青年菜农嘿嘿一笑,而后搓着双手说道:“辛劳一月,终于要得到回报了!”

    “你这个铁锤……”闻言,周老眉头一挑,寻声望向那名青年,而后摇头失笑道:“好了好了,大家跟我进来领账吧!”

    “好吼!”闻言,那些菜农振奋的发出一声高呼,而后纷纷放下手中的农具,喜笑颜开的跟着周老走向亭台之内。

    ……

    与此同时,马车内。

    此时,马车内仅有一个硬木大桶悄然耸立,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呃哇!

    在周老等人步入亭台之时,但听一声突兀的干呕之声,那木桶的顶盖,竟然自动滑落而下。下一刻,那木桶内,陡然伸出一颗污浊的头颅。

    那头颅本貌或许可称俊朗,但此时其面上,却是油污狼藉、菜渍沾染,其更是发凌乱不堪、状似疯癫之辈,尤其是此人的耳缝,和头发内斜插的那两片菜叶,尤其引人注目。

    而这桶内之人,正是那潜出家门的项回无疑。

    “哈!哈!”此时,项回面色病态苍白,其脑袋耸拉在木桶边缘,双臂挂在木桶之外,正大口的喘息着外界的空气。

    藏身暗处,以旁人不疑之人作掩护,从而潜出家门——这原本在项回看来,简直天衣无缝、让其暗自得意、自佩的谋划,却在达成一刻,让其吃尽了苦头!

    那木桶,乃西厨用来盛装余食之用,且当时恰逢食时,众人皆在忙碌餐点之事,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清洗,其内之味道自然悠远。而且覆盖之后,其内空气不得流通,再加上晌午日烈、路途颠簸不堪,藏身其内的项回自然不言可知了……

    “该死……”片刻后,在稍稍平复之后,项回无力的摇了摇头,而后虚弱的喃喃道:“早知如此,我宁愿老死家中……呕哇!”

    然而项回话未说完,却是喉管一沉、再度干呕起来。

    此时此刻,项回巴不得立马逃离此桶、远遁千里而去。但考虑到一旦自己离去,那周老在搬运过程中,定会察觉到其中的变动之处,若对方就此作罢还好,可对方若心生疑虑,从而前往项家堡回报,自己定然会露出马脚,从而潜逃无望。

    “可恶!”无奈之下,项回憋屈的抓头扯发,暗自的咬牙切齿、懊恼之至。

    “呼……”片刻后,项回扬首深出一口大气,而后两眼上翻的喃喃道:“本少爷出门之前看了黄历,上书万事皆宜,可我……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

    亭台内。

    周老慢慢合上手中的账目,而后和煦一笑,轻声说道:“今日大家就归家休息吧,劳作之事两日后再续。”

    “好!”闻言,众农顿时喜上眉梢、纷纷咧嘴而笑,而后目露急切的笑道:“那我等就先行回去了!”

    “恩!”周老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起身说道:“快些回去吧,莫要耽误了晌午饭食。”

    闻言,众农相视而笑,而后齐齐向着周老点了点头,纷纷转身离去。

    “我们吃饭!”在众人离去之后,周老轻笑着摸了摸雪儿的脑袋,而后转身向着厨台走去。

    小半个时辰过后,竹屋外升起屡屡炊烟,此烟之内菜香横溢、内含一丝酸甜之感。那炊烟舞空而起,而后随风飘散,但其内菜香却飘而不散,环聚在庄院之外……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晌午,对于周老、雪儿以及那些菜农们来说,是一段幸福惬意的时间;但对于藏身木桶的项回来说,却是眨眼如年、犹如置身地狱般的难熬……

    ……

    天目湖。

    在上古之时,天目湖处于一处庞大的灵岛之内,因其形状近似人目,所以得称天目,而那岛屿也被冠以天目之称。

    彼时,天目岛幅员辽阔、涵盖方圆六千里,其上灵植遍生、灵兽繁多如蚁,当得鸟语花香、世外仙源之语!

    但经上古一役后,天目岛惨遭殃及,主体在毁灭中崩解碎裂,而得以幸存的,仅余包括天目湖在内的百里之地而已。

    而天目湖,则被那股破灭的潮流,硬生生的撞在项陆之上!而曾经那俨如诗画的天目湖,也变成一潭死水……

    时至今日,天目湖,已变成一处无人前往的幽静之地……

    ……

    哒哒哒……

    然而此时,天目湖长久以来的死寂,却被一阵沉闷的马蹄声打破。

    嘶溜溜!

    片刻后,但听一声高亢的马嘶之音,一辆简洁的马车,颤颤悠悠的驶出木林,而后停留在天目湖外。

    而那驾车之人,正是周老。

    “呼……”周老深深出了一口浊气,而后抹了把额头的虚汗,怅然自叹道:“真是老了,仅仅这点路程,便累的腰酸背痛……”

    “呼!”略微歇息调整片刻后,周老转身掀开马车的门帘,而后弯身入门,吃力的将木桶挪移而出。然而,就在周老将木桶移至马车的驾座、准备下车搬运之际,那木桶却是底部一蹭,径直栽落下去。

    砰!

    但听砰的一声闷响,那硬木大桶砰然坠地,而后向着天目湖翻滚而去。

    “不好!”见状,周老先是一楞,而后面色一变,顿时快步的直追上前,牢牢的把住那去势不减的木桶。

    “好险!”周老推扶着木桶,不禁在心中暗抹了一把冷汗。

    “呵!”片刻后,周老费力的将木桶抬起,而后疲惫的靠坐在木桶上,一边抬目扫视着四周的环境,一边静等那取物之人的到来。

    此时未时刚过,红日渐向西行,空中红日散发出温和的日光,照耀在天目湖内,将湖面映照的波光嶙峋,也将湖外那一人一桶的影子渐渐拉长。

    周老就这般静静的靠坐在木桶旁,好整以暇的等候着,那根本不可能到来的取物之人。

    一个时辰后,红日西垂、余晖普照,天色也渐渐昏暗下来,而周老犹自靠坐在原处,耐心的等候。

    苦等无果之下,周老困惑的皱了皱眉,而后低声喃喃道:“那取物之人,莫非被他事耽误?”

    与此同时,就在周老暗自困惑之际,只见那原本正在垂首食草的马儿,突然身躯一颤,而后前蹄猛然高抬,立身发出一声颤抖的嘶鸣!

    “恩?”见状,周老眉头一皱,而后疾步跑到马车近前,拉拽着缰绳训呼道:“吁!”

    “嘶溜溜!”那马儿马目颤抖的踏动着马蹄,不断发出阵阵不安的嘶鸣。

    见状,周老的眉头皱的更深,而后抚摸着马儿的脖颈安抚道:“莫慌莫慌……”

    然而,周老往日无所不利的安抚,在今日却失去了效果。

    “嘶溜溜!”那马儿昂首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而后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看其模样,竟是想要快速的逃离此地。

    “呔!”周老艰难的拉扯着缰绳,不断的挥舞着马鞭,费了好大一些功夫,才将那马儿暂时安抚下来。

    “嘶溜溜!”那马儿虽然不再挣扎,但却仍在不断的嘶鸣,就连其身躯都在微微发颤。

    “这是为何?”周老眉头深锁的抚摸着马儿的脖颈,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半晌后,眼看马儿的情绪愈发躁动,周老摇头发出一声轻叹,而后转目望向木桶,低声喃喃道:“罢了,货物已经送到,有无人来取物,也非我所能干预之事……”

    语毕之后,周老拍了拍马背,而后翻身登上马车,挥鞭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嘎……

    在周老离去不久后,但听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之音,那木桶的桶盖,离奇的慢慢向外滑开。片刻后,那木桶内,诡异的亮起两盏明灯。

    桶盖的阴影下,项回瞪着亮如星辰的大眼,谨慎的扫视着外界的情景,而后慢慢探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