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章 幽湖巨兽!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项回暗舒了一口长气,而后无力的喃喃道:“终于走了……呃哇!”

    话语间,项回鼻头一动,而后面色一白,顿时趴在桶边干呕起来。

    “该……该死!”半晌后,待肠胃略微舒缓之后,项回屏息咒骂了一句,而后双膝一挺、从木桶之内跳将出来。

    砰!

    下一刻,听得一声闷响,但见项回,在落地之后突然猛的转身,一脚将那木桶踹飞出去。

    “好你个木桶!”项回面色阴沉的盯着翻滚在地的木桶,咬牙切齿的咒骂道:“胆敢如此羞辱本少爷!”

    话语间,项回陡然迈步上前,捉住此桶就是一顿暴打,直将此桶拆成一摊木屑。

    “哼!”项回向着满地的木屑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负手昂头的俯视着对方,冷傲的说道:“能死在本少爷手中,也算是你的造化!”

    项回冷傲的俯视着木桶的残尸,直至轻风袭来,将其衣衫上的酸臭气息,送进其口中。

    “呕……”项回面色一白,急忙以手掩鼻,阻挡住那挥之不去的酸臭气息,直至那轻风飘散,项回才面色惨白的放下手掌。

    “应当好好清洗一番才是!”片刻后,待心中闷气渐渐舒缓,项回深深吐了一口浊气,而后迈步向着天目湖走去。

    “恩?”项回目光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一湖黑水,皱眉低语道:“这是什么水……”

    那天目湖之水,竟是漆黑如墨、沉寂无息,其中莫说游鱼,便是连水藻苔藓之类都一丝不挂。一眼望去,此湖就如同一张深渊巨口般,横立在项回身前。

    “……”项回目光闪烁的望着眼前的湖水,心中不由有些犹豫:从直觉上来说,项回想快速远离此地,另寻一处良湖清洗,但其身外那股酸臭之感,却时刻刺激着项回的观感,着实让其难以忍受。

    “哼,难不成此湖之内,还藏有什么凶兽不成!”片刻后,项回眉头紧皱的咬了咬牙,闷声嘟囔道:“若真如此,那我也认了!”

    念及此处,项回再不迟疑,只见其脚尖一踏地面,向着湖面跳将而去。

    噗通!

    随着一声沉重的落水声,项回一头扎进了湖水之内,但令人感到奇异的是,项回落水有声,却未溅起丝毫水花,且莫说水花,那湖面就连一丝涟漪都未泛起。

    而项回,也在落水之后完全失去了踪影,仿若其,根本未曾落入过湖水之内……

    一炷香后。

    咕……

    寂静的天目湖畔,突闻一声微不可察的水动之音,项回的身影,却是从东侧湖面内直挺而出。

    “哈哈,舒爽!”项回用力的甩了甩头,将发上的水珠尽数甩离,而后眉开眼笑的发出一声怪叫。

    “喔噢!”

    喔……

    项回的怪叫声,在极致的宁静中传出微弱的回响,而后慢慢的飘向远方。

    此时,日已西垂、天色渐黄,天目湖本就宁静的氛围,更是突显死寂。

    咕……

    就在项回暗自欢呼雀跃之时,突闻咕的一声轻响,那中央的湖底内,突然慢慢的升浮起一颗巨大的水泡。那水泡乌黑透亮,如同一只黑色的水母般,径直的向着项回升浮而去。

    啵!

    那水泡浮现在项回的身后,而后发出一声微弱的脆响,消散于无。但在那水泡破灭之时,在项回身下的湖底,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在急速放大的、庞大的黑影!

    “恩?”项回闻声一愣,而后慢慢转身,眉头微皱的盯向身前那微弱的涟漪。

    此时此刻,不知怎的,项回心中突生一股莫名的悸动之感!

    与此同时,就项回皱眉下望之际,湖底的深处,陡然亮起两颗巨大的红灯!

    那灯形同巨目、通体赤红,其长一丈、高有七尺,在其中央,分别竖立着一颗幽绿的瞳孔!

    兽目!

    那兽目在出现后略有凝滞,仿若正处于浑噩之状,但在片刻之间,那兽目之内,便陡然凝聚出瘆人的赤芒,而其内瞳孔,也慢慢转动、遥遥盯向湖面上的项回!

    湖面上。

    “难道是错觉……”项回眉头微皱的望着身前平息的黑水,心中那股莫名的悸动愈发强烈。

    “恩?”沉思中,项回目中瞳孔突然一缩,而后猛地转动目光,看向中央的湖面。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转将目光之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那中央的湖面突然一晃,而后陡然拔高而起!

    呼!

    此时此刻,天目湖湖水翻涌不止、巨浪扑岸,其中央湖面呈碗状迅速拔高,仿佛其内,正有什么庞然大物,就要破水而出。

    “什么情况!”项回心神震荡的滑动着四肢,艰难的在巨浪中游动,拼命的向着湖岸游去。

    轰!

    轰隆闷响中,天目湖的湖面,在拔高至五丈之后轰然爆发,转化成一道粗大的水柱冲天而起。那水柱粗达三丈,足足冲出水面将近三十丈。

    吼!

    下一刻,在那冲天而起的水柱内,突然传出一声震颤山林的巨吼之声。

    兽吼震天、山林震颤间,那粗大的水柱内,陡然浮现出一道扭曲的巨影!而在那巨影浮现之际,那粗大的水柱,却是通体一震,而后轰然震散,化成一片落水向着湖面倾泻而下。

    哗啦啦……

    那水柱如同九天落瀑般倾泻而下,其上携带的下沉之力,竟将整个湖面砸下三丈之深,硬生生的将黑湖,变成了一口黑锅!而那正在亡命急游、身处风口浪尖之上的项回,则是被那巨浪轰然抛飞出去。

    砰!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项回横穿小半个湖面,而后砰然撞在一颗大树之上,继而狠狠的反弹在地。

    吼!

    与此同时,就在湖面下凹成锅、项回反弹落地之时,那湖面上空的巨影,也陡然显出其形。

    那是一只巨兽!

    那巨兽身粗几近三丈、长达三十余丈,其形体似蟒、腹似白蜃,身背之上覆着着巴掌大小的幽青色鳞片,其狰狞的巨首棱角嶙峋、似蟒似骆,看起来颇为怪异。

    此兽,赫然是一条蛟兽!

    此时,那蛟兽在天目湖的上空,急速的飞舞盘旋,不时发出阵阵似蛇似兽的嘶吼之声。

    嘶、吼……

    湖岸上。

    “咳!咳!”项回此时面色苍白、神情痛苦,正双手撑着地面,不断的呛出口口黑水。

    半晌后,项回慢慢平复身体的恶状,而后目光颤抖、心神震荡的望着那只蛟兽,声音艰涩的喃喃道:“魔兽!”

    吼!

    仿佛被项回话语所吸引,那蛟兽在飞舞中身形一顿,而后绿瞳转动、直勾勾的盯向项回。下一刻,那蛟兽目中瞳孔一闪,而后巨尾一拍虚无,竟是向着项回飞冲而去。

    “该死!”见状,项回瞳孔剧缩,而后立马翻身而起、转身就跑。

    轰!

    就在项回转身逃离之际,只听轰的一声闷响,其身后那数颗巨木齐齐断裂,而后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向着项回飞射而去。

    而那蛟兽,也在身躯扭动间,陡然降临低空,紧随巨木之后的追向项回。

    “可恶!”听闻身后动静,项回心神一震,而后身形一晃,猛地斜扑而出。

    砰砰砰!

    下一刻,那数颗参天巨木如同巨箭般,齐齐斜插进项回前一息停留的地面之内,其力之巨,直将方圆一丈的地面尽数轰碎。

    见状,项回还来不及暗松一口大气,却见那蛟兽巨目一闪,而后陡然挥动巨尾,向着项回急速抽来。

    “混蛋!”见状,项回张口爆出一口怒骂,而后再度飞扑而出,在躲开对方巨尾之后,慌忙的调转方向,展开急速的亡命奔逃。

    吼……

    蛟兽直勾勾的盯着前方,那因速度太快、而看不到双腿的项回,巨目内竟露出一抹人性化的戏谑之色。

    轰!

    片刻后,蛟兽巨尾猛的再挥,将身遭的十数颗巨木拦腰轰断,而将其抽射向前方的项回。在那巨木凌空飞射之际,那蛟兽巨尾突然翻转,将其中一枚巨木卷握在尾,而后向着项回右前侧甩去。

    那里,是一处灌木丛生、滕树交错的地带,也是项回,想要择路而逃的地方……

    砰砰砰!

    在一连串的沉重闷响中,那十数颗巨木,尽数轰射在项回的身遭,将项回的逃亡路线尽数斩阻。

    “该死!”见状,项回顿时亡魂皆冒、头皮都快要炸开,而后立马调转身形、在闪开巨木之后急速奔逃。

    亡命逃亡中,项回目光焦急的四处搜寻,试图寻找藏身之处,但每每在其寻得良地之时,那蛟兽总会先其一步,将其道路阻隔破坏。是以,项回尽管心怀怨怒,但也无计可施,只能拼上吃奶的力气展开逃亡。

    然而,尽管项回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是,以其那未发育完全的小短腿,又哪里快的过那凌空虚渡的蛟兽?

    此时,日没山腰、天色昏黄,在这本该宁静致雅之时,天目湖地区却是轰鸣不断、巨响滔天。

    “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项回在前亡命奔逃、腾挪飞扑,借助自身的灵巧和巨木的遮掩,灵活的闪避身后射来的巨木,而后头也不回的破口大骂,狠狠的诅咒着那该死的蛟兽。

    在其身后,那蛟兽凌空飞渡,不时的将周围巨木撞断、抽飞,而后甩尾将周遭的断木,抽射向前方的项回。

    吼!

    半晌后,仿若厌烦了如此的追逐,那蛟兽巨目内凶芒一闪,而后巨尾猛的一拍地面,向着前方的项回飞冲而去。

    呼轰!

    那蛟兽速度极快,转眼便出现在项回身后,只见其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将项回生吞而下。

    然而,就在那蛟兽冲到项回近前,就要张口将项回生吞之际,却见项回突然抬臂撑天,陡然暴喝道:“等一下!”

    吼……

    见状,那蛟兽巨目一闪,而后急急勒住冲势,继而身躯扭动上前,呈螺旋状的将项回环绕在内。

    “哈!哈!”项回双手撑膝、胸口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说道:“你为什么追我!”

    闻言,那蛟兽目中的戏虐之意更浓,而后慢慢垂下头颅,竟是口吐人言道:“打……搅蛟……龙大人的沉眠,罪无……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