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0章 恶蛟!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蛟兽以尾撑地,巨大的身躯,呈螺旋状将项回环绕在内,其一双巨目内凶芒闪动、好不瘆人。那蛟兽身躯本就庞大,此刻盘立之下更显高耸,只见其尾在地,而其首却在十丈高空。

    见对方竟然口吐人言,起初还肝胆俱裂的项回,立马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惊呼道:“你居然会说话!”

    闻言,那蛟兽巨目一张,而后睥睨着渺小的项回,语气孤傲的说道:“废……废话!蛟龙大人可……是神兽,区区凡语,又怎能难得住本大人!”

    “神兽!”项回瞳孔一缩,那蛟兽的言语,如同化作无数闷雷,隆隆轰鸣在其心神之内。

    现今天界,除去那凡尘野兽之外,兽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幽,一类为魔。

    其中幽兽,乃是幽族本土之兽。

    初时之时,幽兽中绝大多数的兽类,都并非胎生,而是汇聚幽气而生。此类之兽体内孕有幽晶,其内蕴含着精纯的九幽灵气,乃是幽兽的命魂所在和力量之源,若此幽晶破灭,则其兽也无存活之道。

    而魔兽,则是天界本土之兽。

    魔兽的生命颇为悠远,此类之兽本性凶残嗜杀,通过吸噬天地灵力的精华而成长,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凶兽。

    魔兽百岁成年,千年生智、体内结晶,万年大成、可化人形。其中每个阶段,魔兽都会发生不同的衍变,并获得更加强悍的力量。所以古往今来,世修对于魔兽又有“百年为灵、千年成妖、万年为魔”之说。

    至于那蛟兽所言的神兽,实际上也属于魔兽之列,但因其自由特殊,所以常被世修区分相称,在不同之人的口中,其称谓也不尽相同,诸如圣兽、皇兽等等不一而足。

    此类之兽的种类不多,但却个个天赋异禀,拥有着超凡的灵智、天生便精通各系的天地之力,被世人敬称为天地的灵宠。

    话不多说,回归场内。

    蛟兽睥睨的俯视着项回,目露得意的说道:“那……是自然!”

    “哗!”闻言,项回星眸内奇芒闪烁不止,而后心生崇拜的打量着对方的躯体,呼吸略显急促的问道:“你自称蛟龙大人,莫非你是蛟龙不成!”

    对于项回的反应,蛟兽心中颇为受用,当下巨目内的凶芒也渐渐黯淡,心中更是对项回,升起了一丝的赏识之意!但见那蛟兽巨目微眯,摇头晃脑的说道:“不错!本大人自是蛟龙无疑!”

    “哗!”闻言,项回再度发出一声惊叹,而后目露奇芒的打量着对方的躯体,与自己印象中的蛟龙一一对证,不时的啧啧称奇,竟是颓然忘记了自身的处境。

    “真的是一模一样!”

    项回眉飞色舞的指点着蛟兽的躯体,但在打量比划了片刻后,项回却是突然一皱眉头,而后迟疑的说道:“不对啊!《万兽灵鉴》内说,蛟龙乃牛首飞须,虾目鳄瞳,鱼鳞蛇腹,背生脊鬓……”

    话语间,项回眼珠上下翻飞、快速的扫视着蛟兽的颈、尾两处,而后惊疑不定的说道:“可你一无飞须、又无脊鬓,且面相又更似蟒首……”

    闻言,蛟兽巨目一瞪,而后沉声说道:“什么这号那号,那什么图鉴又是什么鬼东西!”

    话语间,蛟兽的头颅慢慢后移,而后垂目凝视着项回,声音渐寒的说道:“还有,不要把本大人,与那脱水难存的臭蛇相提并论!”

    “你这种形态……我好像在灵鉴的哪一册中看到过……”然而,项回却对蛟兽之言充耳不闻,犹自沉浸在自己的猜测之内。

    “吼……”见状,蛟兽巨目内突然赤芒一闪,其盘踞在外的身躯,开始慢慢的扭曲转动起来。

    “我知道了!”就在此时,项回突然一拍大腿,振奋的大呼道:“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兽,更不是什么蛟龙,分明就还是一只欲脱蛟化龙的蛟兽嘛!”

    话语间,项回目中不禁露出得意之色,在心中暗道:就以你这点道行,还想蒙骗本少爷?

    “哦?”闻言,蛟兽不置可否的歪了歪脑袋,而后轻声说道:“那……你就去死吧!”

    话语间,蛟兽巨目内凶芒毕露,而后猛地张开大口,咬向项回的脑袋。

    “干什么!”见状,项回目中瞳孔缩同麦芒,而后就要择路而逃。但此时,其身处蛟兽腹地,入目所见尽数蛟兽那粗壮的躯体,又哪有路径可走。

    那蛟兽身躯扭曲转动间,头颅径直下探、急速向着项回咬合而来。虽说蛟兽受其盘躯所束,但其速度依旧不慢,仅仅眨眼间,便已接近项回上方三丈之处。

    轰!

    轰然闷响中,项回突然瞳孔一缩,而后身躯剧烈一颤,竟是直愣愣的呆立在原地,任由对方咬来。

    “这是什么!”此时,在项回感觉,自己的身体,仿若被一股无形之力禁锢,根本难以动弹丝毫。

    呼!

    蛟兽那巨大的血口,在项回瞳孔中急速放大,眼看就要将其整个吞食。

    腥风扑面、避无可避之下,项回头皮发麻、亡魂皆冒的嘶吼出声:“好你个恶蛟,不要面皮不说,居然还违背君子之道,偷袭本少爷!”

    然而,项回不说话也就罢了,其一说话,那蛟兽就更是恼怒不已。

    “少废话,本蛟今天就要生吞了你,让你这没有眼力劲的小崽子早登极乐!”那蛟兽狞目发出一声嘶吼,而后血口轰然咬合。

    轰!

    下一刻,但听一声滔天的轰鸣之音,天目湖南侧的木林内,陡然炸现出一道半球形的气障!那气障乌灰透明,在出现一瞬通体一颤,而后轰然扩散!

    那冲击所过,草木纷折、石走沙飞,如同林间刮起了一场沙尘风暴!良久之后,待烟尘消散、飞沙停息,此时在看场中,已是一片狼藉。

    入目可见,四周断木遍地,木死草枯,那无数大大小小的深坑,更是刺人眼目!而在那众多深坑中的一处,项回赫然躺尸其内……

    此时,项回面色苍白、双眸紧闭,其外露的皮肤上划痕处处、身外衣衫处处撕裂。但通过其犹在起伏的胸腔来看,其人竟是未有性命之忧。而那条性情多变的蛟兽,此时却离奇消失、无迹可寻。

    ……

    月夜,天目湖地带,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与白天的心旷神怡相比,夜晚的天目湖,却慢慢遮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多了一丝静谧的美。

    良久之后,在皎月高悬之时,林间悄然浮现出无数豆粒大小的荧光。那荧光成群结队,忽闪忽闪的飘荡在木林内,为清冷的黑夜,平添了一丝绚丽和柔美。

    片刻后,有两颗荧光从队伍中飘荡而出,慢慢飞向空地上的一处凹坑内。坑外无物,月光倾洒而下,将那两点荧光的真容照现出来——萤火虫。

    那两只萤火虫,慢慢飞入项回躺尸的凹坑内,在绕着项回的身躯盘旋了片刻后,慢慢的落在项回的鼻尖和脑门上。

    那两只萤火虫,仿若被项回的身躯吸引,就这般停留在项回面上,不断的忽闪着翅膀、打量着眼前的人儿。

    此情此景,使人心驰、让人神往,但此景却注定无法长留。因为就在两虫停留不久之后,项回便悠然转醒。

    “恩?”项回目光呆滞的凝视着眼前的虫儿,一时之间竟是有些痴迷起来。

    “嘿……”片刻后,项回露齿一笑,而后就这般悠闲的躺在地上,静静的观望着鼻尖上的虫儿。

    呼……

    片刻后,但听一声有近于无的风动之音,那两只萤火虫挥舞起翅膀,而后腾空而起,向着周围的伙伴们飞去……

    “应该不是家族的人……”项回头枕双臂、目中映出无数细小的荧光,在心中喃喃道:“黑衣卫皆为暗系之修,虽然个个善于隐匿潜伏,但其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和煞气,却是极难隐藏,若是对方潜伏在我身边,我定然能够察觉到的……”

    “可若非家族之人,又是何人救我脱离蛟口……”项回目光闪烁的仰望着漫天星辰,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罢了,多想无用。”苦思无果之下,项回微微摇了摇头,暗自心语道:“我本以为一出家门,便从此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不曾想外界却处处危机,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面对那恶蛟,我虚掌风之灵力,却丝毫不得反抗,只能任由宰割……”语毕之后,项回深出了一口大气,而后翻身而起,在坑中盘坐下来。

    “人之大哀,莫过于无能为力……”项回在坑内盘膝闭目,而后双手掐诀的置于双膝之上,语气低沉的低喃道:“或许,只有让自己足够强大,才能摆脱那不甘的苦楚之味吧!”

    呼!

    在项回的低喃声中,突听呼的一声轻响,项回的身体外,慢慢凝现出一股淡青色的气流。

    那气流本有成人手臂大小,却在出现后迅速分解,化成数百道小指粗细的气流,而后隐遁入虚空之内。

    呼!

    片刻后,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那数百道隐入虚无的气流,又再度的凝现而出。只是此时,那数百道气流,已不再是先前的小指粗细,而是尽数变成了成人手臂大小。

    那数百道胀大的气流,在出现后先是一顿,接着争先恐后的向着项回拥去,而后通过项回的周身毛孔,汇入项回的体内。

    盘膝闭目中,项回慢慢放空心神,任由那灵气流在体内自行流转、与经脉内的灵气共融,而后在心中默自低语道:“灵境修士,须感灵之所存,炼异灵之余息,而后引灵入体,与经脉共通共融……”

    “待体内灵气饱和,即可开始化灵形、塑灵身、凝灵魂,从而脱灵入化,得掌比天之大力、享长生之道……”

    “三灵圆满,便可三源归一、涅灵槃道,从而超脱于世,成就一方主宰……”

    思绪变动间,项回的眉头微微皱起,声息渐渐下沉的在心中默道:“悟修九年,我却仍停留在灵境……如此莫说修至道境,便是修至化境,都不知要耗去多少时日……”

    ……

    (注释:

    《万兽灵鉴》——天界上古之时,某位不知名的大能所著,其内涵盖天界有史可查以来,所有的现世之兽,被列为天界兽史类的恢弘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