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1章 泰和城!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界之修,主修天地本源灵力,其境可分为三:灵、化、道。

    其中,只要能够感悟灵力存在,成功将其引导入体者,便可称为灵境修士。

    灵境,只是凡人入修的门槛,还不能算作真正的修士,只有完全的步入化境,才能脱离肉体凡胎,成为一名力可攀天的修士。

    灵境修士想要晋至化境,则需经过“三化”,即:将灵气化虚为实、炼成本源灵力;将肉身转化为灵质、修成本源灵体;凝虚魂为实体、炼成本命元神。

    是以,对于灵境修士修至化境的历程,也有“入化”一称。

    而化之一境,又分小乘、大乘和圆满三层。

    其中,三化能成其一者,便可脱离灵境之列,归于化境之中,而这一类修士,便是化境小乘,唯有三化皆成之修,才能称为化境圆满。

    至于道境,已成修士心中,无法染指的渴望……

    ……

    三日后,泰和城。

    泰和城位于项陆西南侧,与平安镇相隔三百余里,是一处占地百里见方的中型城镇。

    此城的城门高近四丈、宽有两丈,其下城卫挺立、分列两旁;其墙达高十丈、由森白的巨石堆砌而成,其上兵甲林立、炮台盘踞。除此之外,在城楼的两侧,还分别竖有一幡大旗!

    那旗杆粗如大臂、高达四丈,那旗帜鲜红艳丽、长达八尺,其上书有一个金漆大字——郑!

    此时,那旗帜迎风舞动、猎猎作响,其上正散发出柔和的豪光!

    此时正值清晨,城墙外人流如注、车水马龙,无数行商正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着城门开启之刻。而在那长龙末尾,一脸风尘的项回,也赫然在列。

    “啧啧!”项回扬眉注视着城楼上的大旗,摇头轻笑道:“郑族好大的气派,这杆旗帜,都能与军中的战旗相比了……”

    “那可不是!”

    在项回话语传出之际,但见其身前,那名腰背拘偻的老汉微微一笑,而苍头轻点、颇感认同的说道:“郑族的老爷,可是上盟的大将,其家风门面自然非同凡响。”

    “老爷?”闻言,项回神情一愣,而后望着那老汉的后脑勺,眼睛微眨的说道:“老伯,敢问你今年贵庚?”

    闻言,那老汉脑袋一顿,而后扭转过身,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项回,莫名其妙的说道:“老汉今年六十有三,怎么了……”

    闻言,项回嘴角一牵,而后翻着白眼嘟囔道:“我记得那郑中洋,也就才六十岁吧……”

    项回声音虽小,但两人相距着实太近,当下便是被那老汉听闻,但见那老汉眉头一皱,而后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又如何?”

    闻言,项回神情一怔,而后扬眉打量着对方的苍容,颇感有趣的问道:“老伯此话怎讲?”

    见状,那老者悠悠一叹,而后由衷的感慨道:“若非得益于上盟大人的守护,我等又怎能得享安定之福?莫说称其一声老爷,即便是要我等出资出力,那也无不可!”

    闻言,项回声息一窒,继而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接着眼睛一转,而后和声问道:“对了老伯,你可知晓城内,有无作画的名家?”

    “啥?”那老者闻言一愣,而后神情错愕的说道:“此处一无山水妙地,二无奇观异景,哪来的什么作画名家?”

    “是么……”闻言,项回颇感失望的摇了摇头,而后目露黯然的垂下眼目,却是并未再开口说话。

    “呵呵……”见状,那老者失笑摇头,而后转动身形,好整以暇的伫立在前,静候城启之时。

    吱呀……

    片刻后,但听一阵沉闷的摩擦之音,泰和城那高大的城门慢慢开拢,露出其内繁华的街道。

    与此同时,城门口外,那四名城卫齐步后退一步,在将城门让开后,震声高呼道:“入城!”

    ……

    半个时辰后。

    此时旭日当空、乃是晨食之刻,街道上匆忙的行客,也纷纷停下脚步,就近选择适宜的地点进餐,以补充消耗的体力。

    此时放眼望去,泰和城内炊烟缭绕升腾,街道上人喧如沸,各处酒家门庭若市、客聚如潮,正是一副欣欣向荣、繁荣昌盛之貌。

    醉月楼。

    醉月楼位于泰和城北城区,地处繁闹街区,是一处古香古色、构筑大气的三层酒楼。

    此时,醉月楼内亦是客喧如沸,两层用餐之地宾客满朋,但见十数名侍仆,在客席中穿梭来往、好不忙碌,可谓是热闹非凡、生意火爆。

    而在醉月楼二层,项回则独自坐在一处临窗的客桌上。

    此时,项回端坐在木椅之上,目光闪动的盯着桌上的七八盘餐点,一副正待大快朵颐之貌。

    “咕!”项回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餐盘,犹疑不决的喃喃道:“看起来都不错的样子……该吃哪个……”

    “先吃哪个都一样!”片刻后,项回目中闪过一丝果决之色,而后伸手似箭的抓住一个煎包,就往嘴里填塞。

    那煎包之内,灌有浓郁的香汤,但因其刚刚出锅,其内的汤汁滚烫如油,可项回饥肠辘辘之下,又怎能顾及此处?

    “嘶!”在那汤汁流溢而出之际,项回大嘴一咧,发出一声冷嘶之音,但项回天性要强,又怎会被那汤汁打败。但见其两眼一瞪,竟是一口将那热汤吞下……

    “唔!”项回出手似箭、两手并用,一边胡吃海塞着各种餐点,一边口齿不清的嘟囔道:“可以……不知道比那该死的烤鱼好吃了多少倍!”

    项回旁若无人的大快朵颐,不时发出满足的感叹声,而那七八盘餐点,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消失。不过,项回这边的动静,却也将四周食客的注意力,纷纷吸引过来。

    “这……”见项回呐胡吃海塞的模样,场内众人不由睁大了双眼,为之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这是谁家的娃娃,怎能饿成这副模样……”

    “哈哈哈……”片刻后,整个二层的食客,尽被项回的模样逗乐,不约而同的发出一片哄笑之声。

    ……

    呃!

    半晌后,项回抬头打了个饱嗝,而后面露满足的靠在椅背上,张口发出一声惬意的叹息:“啊!”

    片刻后,项回慢慢挺起腰身,笑眯眯的打量着周围的众人,而后不动声色的伸出右手,摸向左手的手腕。

    那里,有一枚紫金色的手镯!

    那手镯通体紫金,其形似紫龙吞尾,其上紫华内敛,看起来颇为精致。此镯,名为乾坤镯。

    世间灵物万千,其作用也各不相同,其中有一物颇为特殊,其名——乾坤石。

    乾坤石,汇聚苍茫异力而成,其内孕有独立的空间,据其内空大小、可缩容万物。所以修士将其炼化,改造成可随身携带的储物之宝。

    乾坤石成型极其漫长,其外体的颜色,会随着苍茫异力的增加,和内空的膨胀逐渐变化,但大体仅有三色:灰、金、紫。

    若将乾坤石内空具化的话,那灰色之石的外体一寸,其内的空间,可相当于外空三尺;金色之石外体一寸,其内空间相当于外空一丈;而那紫石,则是一寸等同于三丈。

    而项回手中的乾坤镯,便是以那紫石铸造。不过,与其他乾坤石所制的储物之宝相比,项回手中的乾坤镯,又有一点不同,因为此镯,可容活物!

    话不多言,回及场内。

    就在项回的指尖,触碰到那乾坤镯之时,但见其上淡紫之芒微微一闪,一个绸缎所制的钱袋,便突兀的出现在项回手中。

    项回眯眼扫视了一圈四周众人,在确定无人注意之后,才慢慢的缩回右手。

    片刻后,项回掂了掂手中的钱袋,而后脑袋一扬、仰靠着椅背唤道:“小二哥,结账!”

    哒!哒!哒!

    片刻后,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青年紧随其声的出现在梯道上,而后小跑着走向项回。

    那青年相貌憨厚、体型略瘦,身着灰色布衫、头戴灰布小帽,在其肩膀上,挂着一条洁白的桌帕。

    此人,正是醉月楼的伙计无疑。

    片刻后,小二在项回身旁停下身形,而后微微躬身,热诚的笑道:“感谢小客官的惠顾,你一共需要支付五百八十个白色灵币!”

    灵币,是天界制定的通用货币。

    灵币采用蕴含天地灵气的晶石打造,其内蕴含着少许灵气,按照其价值高低,大体分为三种:紫、金、白;其兑换比例为:一比一千比一百万。

    “什么!”闻言,项回面色一惊,而后脱口而出的惊呼道:“怎么这么多!”

    哗!

    与此同时,项回这边的动静,再度吸引了四周众人的目光。

    “五百八十灵币!那小子到底吃了多少东西!”

    “可我明明只看到了八盘早点而已,莫非这酒楼乃是黑店不成!”

    “……”

    见众人如此,小二哥的面色瞬间转冷,而后拉着脸、语调拔高数层的说道:“你点了八道晨餐,十六只烧鸡、二十只烧鹅……合共七十四道菜肴,五百八十灵币,已是去掉优惠的价码了!”

    “原来如此……”闻言,周围众人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再不多管这边的闲事,继续埋头品食自己的餐点。

    “呼!”见状,小二哥暗抹了一把冷汗,而后面色阴沉的望着项回,语气低沉的说道:“小客官,若你付不出饭钱,你点的那些菜品可是拿不走的!”

    话语间,小二哥面色渐渐下沉,而后接着说道:“非但如此,你还要为乱点菜品,而导致忙乱给予赔偿!”

    “哼!”见对方如此脸色,项回眉头一皱,而后冷声说道:“不就是六百灵币么,莫非本少爷还付不起怎地!”

    话语间,项回伸手入袋,而后取出一枚金色的灵币,将其随意的抛在桌面上。

    那金币圆润光滑、仅有眼睛大小,其状扁平、薄如碗盘,其上散发出微弱的豪光,看起来颇为养眼。

    与此同时,项回脑袋微扬的俯视着小二哥,而后不咸不淡的说道:“找钱!”

    闻言,小二哥顿时回神,而后两眼放光的盯着那枚灵币,喜笑颜开的说道:“得嘞!”

    话语间,小二哥伸手抓住桌上的灵币,而后眉开眼笑的说道:“感谢小客官的惠顾,你点的那些菜品已经装盒,就放在楼下,请跟我下去拿吧!”

    “恩。”项回眼高眉低的点了点头,而后站起身来,随着小二哥向着楼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