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2章 天降凶煞!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项回过身的梯道一角,有一张略小的客桌,其上端坐着两名中年男子。

    那左侧之人,身着黑色的劲装,其人相貌粗狂、环眼吊睛,其右侧的脸颊之上,斜划着一道狰狞的刀疤。此时,这人的右手,轻盖在桌案上的长刀之上,正目光幽冷的盯着项回的背影。

    那右侧之人,身着白色的长袍,其人眉清目秀、俊逸不凡,只是其眉目之间的那抹阴冷,却让与之对视之人,不由得心生些许不快。

    此时,这人下巴微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正垂目望着桌案上的餐盘。

    “怎么样?”待项回消失在楼道之后,那刀疤男子斜眼看向身旁之人,声音冷漠的说道:“做是不做?”

    “呵呵。”闻言,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而后伸手端起桌上的酒杯,声音阴柔的说道:“你说呢?”

    语毕之后,白衣男子脑袋一扬,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下。

    ……

    片刻后,醉月楼外。

    项回面色轻松的从醉月楼内走出,在举目四望了一番之后,就要动身离开此处。

    然而就在此时,场中异变陡生!

    轰隆隆!

    就在项回脚步抬起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巨响,晴空之上陡现一道裂天的青雷!

    那青雷,如同一道斩天的雷柱般斜劈在苍穹之上,其体之庞大简直难以衡量,仅是那垂落而下的雷尾,便粗达数丈。

    那青雷的四周,裂缝密布、虚无扭曲,外有无数黑烟翻腾缭绕;那黑烟浓郁至极,与那庞大的青雷互相交错、沾染,而后慢慢将其吞噬。

    此情此景,如同有一张深渊巨口,正在撕咬而下、要将苍穹吞灭!

    “恩?”突闻雷声,项回目中一凝,继而眉头一皱、面带不善的抬起头来,望向上方的苍穹。

    吼!

    就在项回抬目上望之际,那裂天之雷内,竟传出一声兽吼之声,而后轰然爆散。

    轰隆隆!

    下一刻,在项回心中轰鸣震天之时,那青雷爆散的苍天之顶,突然急速的扭曲,形成一个万丈方圆的巨型黑洞。那黑洞之内漆黑可怖,其内散出的撕扯之力,将项回投入的目光尽数搅碎,使其难以看见其内之景。

    “呃哇!”在那撕扯之力出现的同时,项回目中瞳孔一缩,顿时面色灰白的喷出一口鲜血。

    轰!

    与此同时,但听轰的一声音爆之声,那庞大的黑洞内,陡然射出一道粗大的青光。

    那青光惨淡至极,如同一道激光般,从黑洞内激射而出,向着泰和城直将而下。那青光的速度,快到难以形容,其上一瞬还犹在天际,但下一瞬,却已然出现在泰和城的上空千丈。

    在那青光降临之际,其上骤然散下一股恐怖的压迫之力,此力之强,直将整个泰和城的地表,都下压一寸!但身处其内之人,却根本未曾发现此般变化,仿若那被压下的泰和城,只是假象……又或者说,被压下的不是泰和城本身,而是泰和城的城魂!

    “什么情况!”项回惊恐的望着那直从天降的青光,想要挣扎而逃,但在那压迫之力的作用下,项回却连脚步都难以抬起。

    说时迟那时快,那青光在瞬息降临泰和城后,向着街道上的项回直射而去,其速之快,眨眼便逼近项回数十丈。

    项回双眼外突、面色惨白的盯着那道青光,声音艰涩的喃喃道:“这是……什么……兽!”

    此时此刻,在项回的瞳孔中,模糊的倒映出一只巨兽的轮廓!那巨兽体型如狼似虎,背后生有遮天之翼,但因其被那青光遮掩覆盖,其形体已经扭曲虚化,根本看不出其具体的相貌。

    啨!

    时如白驹过隙,那道黯淡的青光,眨眼掠过数十丈的距离,与项回已然近在咫尺!

    “该死!”此时此刻,项回惊悚的头皮都快要炸开,但见其双手颤抖间骤然紧拳,而后疯狂的调动体内不堪大道的灵气,想要挣扎开身上的压迫之力,躲开那已至身前的青光。

    吼!

    然而,就在项回奋力挣扎之际,其心神内,却陡然轰鸣起一声雷霆般的巨吼。

    砰!

    在那巨吼响起之时,项回身躯猛然一震,而后如遭重击般的被压坐在地。与此同时,那青光也瞬息临近,其内那扭曲的兽庞,距离项回的鼻尖,已不足三尺。

    “不!”项回仰坐在地,怒睁着瞳孔收缩的双眼,竟是在那青光轰中自己之前,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双臂,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

    在项回肝胆俱裂的惊呼声中,那道从天直落的青光,在眨眼之间,便毫无声息的没入项回的胸口!只是,那看似威势无匹的青光,在没入项回胸口之时,却连项回的一缕发丝,都未曾扬起……

    ……

    半晌后。

    此时,项回身躯后仰、双臂护面,正一动不动的僵坐在地面之上……但通过其双臂后,那颤抖的双目和微微发颤的双唇,便不难看出,其根本并未大碍。

    不过,与项回的僵硬相比,街道上的众人,却是个个目瞪口呆、错愕难当。

    但见街道上,那原本行色匆匆的行人,此时却纷纷驻足停留,而后三两围聚在一起,指着路旁的项回议论不休。

    “嘿,那小子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定是身负顽疾,此时犯病了罢!”

    “这孩子真可怜,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打击变成这副模样,真是命苦……”

    “……”

    众人的耳语交错之音,在出口之际汇聚成钟,悠悠回荡在项回的耳畔,将那惊魂未定的项回,从僵坐中唤醒……

    “恩?”听闻四周传来的嘈杂之声,项回僵硬的身躯一颤,而后慢慢放下手臂,露出其后惊诧错愕的面容。

    “这……”项回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众人,而后呆愣的垂下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神情错愕低喃道:“这是什么情况……”

    呼……

    风声突起、轻风拂面,项回突感后背一阵发凉,在伸手触摸之下才发现,后背的衣衫,竟是已然尽数湿透……

    “喂!”

    街道上,一名憨头憨脑的青年汉子,对着项回挥了挥手臂,想要将呆愣在地的项回唤醒。但此时,街道上人声鼎沸,众人尽在大声议论,人多声嘈之下,项回又哪听得到他的呼喊?

    “呼!”项回心有余悸的舒了一口浊气,而后眉头紧拢的喃喃道:“那是什么凶兽,怎么从未在典籍内见过……”

    片刻后,苦思无果之下,项回狠狠的甩了甩头,而后抬掌一撑地面,从地上挺身站起。只是,在站起之后,项回却是身躯一阵虚晃,目中露出一抹浓重的萎靡和疲惫!

    “他真的没有问题么?”见此情况,先前那名青年汉子再度出声,只见其抬指遥指着项回,声音沉闷的震声说道:“可我怎么看他像个傻子一样?”

    许是,那汉子加大了音量的缘故,其此番话语,倒是清晰的传进了项回的耳朵。

    闻言,项回神情一怔,而后寻声望向那名大汉,目露困惑的皱眉低语道:“什么……”

    话语间,项回目光转动,将包括那汉子在内的众人,面上的面色神情尽收眼底。在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项回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竟是成了众人的议论对象!

    “莫非那怪兽,只有我一人看到……”回神之后,项回心中的尴尬,直如怒江之水、泛滥不息,若此时身前有一洞口,项回定会毫不犹豫的钻入其内。

    片刻后,在无地自容之下,项回陡然翻脸,恼羞成怒的朝着众人喊道:“你们才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子!”

    “噜噜噜!”喊话过后,项回朝着众人吐舌扮了个鬼脸,而后豁然转身,使出最快的速度逃离此地。

    “这……”

    见状,一名衣着花花、手摇纸扇的俊美男子,顿时为之目瞪口呆。但见此人,不可思议的望着项回的背影,满目艳羡的说道:“果然老天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留下一扇窗!这傻小子,怎能跑的如此之快?真是天赋异禀!”

    “张伯程!最好把你的花花肠子给姑奶奶收起来!下次再让我在百花楼抓到你,你看老娘不卸了你的腿!”

    狼狈的逃窜中,项回远远的听到了一声,怒不可竭的粗野女声,和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之音……

    ……

    一个时辰后,南城区。

    项回步履轻快的穿过北城的街道,绕过城中的城主府,而后在南城区的街道上停立下来。

    “项陆已不可久留……”项回站在车水马龙、人流如注的街道上,一边举目眺望着远方的天际,一边在心中默道:“想来,家族已经知晓我潜出的事实,那么老家伙,肯定会派人前来擒我……以老家伙之奸诈,定能猜到我会选择南行,从而封锁南境边界,待我自投罗网!”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选择其他的路线了……”思绪变动间,项回挺胸深吸一口大气,而后转身闪入行人较少的小道,在其内急奔起来。

    奔跑中,项回暗自调动体内灵气,将其尽数灌注在双腿之内,将速度再度提升了一个等级,而后向着泰和城南门疾驰而去。

    嗖!嗖!

    片刻后,在项回消失在小道尽头之时,只听嗖的一声轻响,但见小道旁的屋顶之上,陡然闪现出两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