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3章 见钱眼开之人!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两道身影,一黑一白、一壮一瘦,那身着黑衣之人,面上刀疤狰狞、好不吓人;那身着白衣之人,目光阴冷、如同毒蛇在卧。

    这二人,正是在醉月楼内,目视项回而过之人。

    那黑衣男子右手握刀、双臂环抱胸前,目光闪烁的盯着项回离去的方向,语气低沉的说道:“动手么。”

    “不着急。”闻言,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而后淡淡说道:“这里有郑族坐镇,莫说你我这种灵境小修,即便是那化境之辈,也不敢在此造次,等他出城之后再动手不迟!”

    话语间,两人晃身从房顶上跳将下来,而后向着项回追击而去。

    ……

    两刻钟后,泰和城外,郊外林地。

    嗖!

    疾驰中,项回身形急急一顿,而后在林间停留下来,略作休息调整。

    “呼!”项回从乾坤镯内取出水袋,猛灌了一口清水,而后举目眺望着远方低喃道:“早知如此,应当购置一辆马车才是,单就这般奔行,耗费体力不说,所用的时间就太过漫长……”

    “不用担心,很快你就可以获得畅游天地的能力了。”

    就在项回暗自沉思、缓神调整之际,但听嗖嗖两声轻响,那尾随而来的两名修士,突然从项回身后的大树上现出身形。

    “恩?”闻声,项回目中一凝,而后转过身形,望向那两名修士。

    在辨清两人相貌之后,项回眉头一挑,而后淡淡的说道:“是你们?”

    “哦?”闻言,那白衣修士眉头一挑,颇感诧异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

    项回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耸着肩膀说道:“在醉月楼吃饭的时候,我见过你们。”

    闻言,那白衣修士嘴角一扬,而后目露贪婪的盯向项回手腕的乾坤镯,语气沉凝的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二人只求财、不害命,只要你乖乖的将那镯子交给我,我们绝不为难你!”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而后冷声说道:“你们竟是是强盗!”

    闻言,那白衣修士转动目光,与黑衣修士对视了一眼,而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摊着双手说道:“算是吧!”

    话语间,白衣修士向着项回扬了扬头,而后接着说道:“小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乖乖的将东西交给我们为好。”

    闻言,项回心中一沉,但却并无多少惧意,而是目光冰冷的望着黑白二修,冷声说道:“本少爷的东西,还从未有人敢抢!”

    见状,那白衣修士目光顿冷,而后凝声说道:“这么说,你是不肯交了?”

    “哼!”闻言,项回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眯眼紧盯着对方的动作,声音清冷的说道:“啰里啰嗦,既然想要,尽管来拿就是!”

    见项回如此自持,白衣修士眉头一皱,心中不禁有些犹豫,一时之间对项回的判断,也变得模糊起来。

    “哼!”与此同时,那一直未曾开口的黑衣修士,突然目光一闪,而后冷声说道:“不识抬举!”

    话语间,此人右脚一踏树干,顿时从树上飞跃而下,向着项回俯冲而去。

    见状,那白衣修士目光一闪,顿时将心中疑虑抛到九霄云外,而后同样飞身而下,与那黑衣修士一起,向着地面的项回冲去。

    “好不要脸!竟然以众欺寡!”见状,项回眉头一拧,身形急退间迅速抬手成爪,向着迎面而来的二人一抓而下。

    嗖!

    在项回挥爪而下之际,但听嗖的一声音鸣,项回的身前,顿时凝现出一道巨大的风刃。那风刃通体淡青、长有三尺,急速斩向那黑白二修。

    “嗤!”见状,那黑衣修士撇嘴发出一声不屑的低嘲,而后迅速探手拔刀,精准的砍在风刃正中之处。

    砰!

    砰然闷响中,那回旋急射的风刃猛然一震,而后轰然断裂,竟是被那黑衣修士一刀两断。

    砰砰!

    那断裂的风刃偏离轨迹,重重的斩在地面之上,为平整的地面,刻画上两道深深的坑印。

    “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见状,那白衣修士身形一顿,而后迅速抬手成掌,在身前平平一划。

    嗖嗖嗖!

    下一刻,但听一串风啸之音,那白衣修士的掌内,陡然爆射出数十枚金针!那金针看似如实,却略有虚幻,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向着项回爆射而去。

    见状,项回目中瞳孔一缩,但却并未闪避,而是双手迅速的虚握成爪,爪面向外的在胸前交叉相触。

    随着项回的动作,在其身前,瞬时凝现出八道巨大的风刃。那八道风刃刃尾交集,形成一个风车之状,在项回的身前急速回旋,如同一道竖立的旋涡般,将项回掩护在后。

    乒乒乒!

    刺耳的撞击声中,项回身前的风旋,在剧震中裂现出道道缝隙,其后的项回,也在巨大撞击之下被强行的推后。

    嗖!

    与此同时,那黑衣修士突然从项回身后闪现而出,但见其双手持刀高举,挥刀砍向项回的后脑。

    那黑衣修士在挥刀之时,张口发出一声低沉的暴喝:“烈焰斩!”

    呼!

    暴喝声中,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黑衣修士手中的长刀之上,陡然散发出赤红的火光。那火光极其浓郁,虽然尚未燃起烈火,但已有火苗升腾。

    “该死!”察觉到身后的响动,项回目中瞳孔一缩,暗骂自己不该托大,而后身形猛地下伏,在避开红刀锋芒之后,迅速的斜扑出去。

    在多开袭击之后,项回在翻滚中急停下身,而后伸出右手,向着二人遥遥一握,同时怒声喝道:“裂风斩!”

    嗡!

    但听一声刺耳的嗡鸣之音,黑白修士的身外,陡然凝现出数十道风刃。那些风刃遍布在二人身周,如同一片飞旋而出的乱刃般,围斩向黑白修士的腰身。

    砰砰砰!

    在一串沉闷的巨响中,黑白二修所在的地面,尘土四扬而起、碎土乱飞四溅,如同点燃了一片爆竹。而那被风刃围斩的黑白修士,则被那飞扬的尘土遮掩,使人看不清其具体状况。

    “呼!”见状,项回轻舒了一口长气,而后翻身战起,神情不满的喃喃道:“说了别惹我……”

    “臭小子!”然而,就在项回暗自低喃之时,那白衣修士阴冷的声音,却陡然从尘土内传出。

    “什么!”项回瞳孔一缩,而后目光闪烁的望向尘土,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呼!

    突闻一声轻微的闷响,那高大的烟尘,顿时如遭轰动的四散而去,露出其内一个湛蓝的屏障。

    那屏障湛蓝透明,其半径长有一丈,如一个倒扣的圆碗般,将黑白二修守护在内。

    屏障内,那黑白二修毫发无损的并肩站立,面目阴沉的盯着前方的项回。而在那白衣男子的剑指内,正夹着一张符文繁杂的湛蓝纸条。

    “术法符箓?”见状,项回眉头一皱,面上的凝重渐渐散去,但其心中,却是再不敢有丝毫大意。

    噗!

    与此同时,但听噗的一声轻响,白衣修士指间的符箓,突然形体一颤,而后化为一片飞灰,消散于无形之中。在那符箓消散之际,黑白二修身外的屏障,也慢慢虚化消失。

    “该死,对付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无辜耗费一张驭水符!”白衣修士脸色铁青的盯着项回的面孔,咬牙切齿的说道:“臭小子,现在就算你跪地求饶,也休想活命!”

    话语间,白衣修士双手成掌、在胸前猛地一拍,而后怒声震喝道:“杀了他!”

    嗡!

    与此同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白衣修士的身上,陡然散发出淡淡的金光。那金光如同一层光膜,将白衣修士的身躯尽数包裹。

    汩汩……

    在一阵水流涌动的微响声中,那光膜在急速的蠕动中,慢慢的凝聚、穿透出无数细小的金针。那无数金针,遍布在白衣修士身前的光膜上,将白衣修士映衬的如同一只金色的刺猬。

    嗖!

    与此同时,那黑衣修士也闻声而动,挥舞着火光刺目的长刀,向着项回直冲而去。

    “可恶,有本事单挑!”见状,项回心头一震,急忙闪身倒退。

    “哼!”见状,那黑衣修士发出一声冷哼,迅速改换双手持刀,而后将长刀横于胸前。

    呼轰!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闷响,在那黑衣修士的面庞,突然诡异的涨红之时,其手中的长刀之上,骤然翻涌起赤红的火焰。

    那火焰高达一尺、熊熊翻涌,其上散发着炙热的高温,将四周湿润的空气,瞬时蒸发一空。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修士挥舞着手中火刀,瞬息逼近项回身前一丈。

    “受死吧,爆炎斩!”黑衣修士目露寒芒的盯着项回,猛然斩下手中的烈火长刀。

    “混蛋,别小看人!”在那火刀临身之际,项回两眼一瞪,竟是不再后退,而是陡然抬起右手,一把扣住那劈落下来的火刀!

    砰!滋!

    在项回触碰那火刀一瞬,项回手腕一沉,在将刀上力道卸下的同时,其右手掌内的皮肤,也顿时焦黑翻起,升腾起阵阵焦臭的黑烟。

    “嘶!”项回龇牙发出一声冷嘶,而后将体内的灵气,快速的灌注在右手之内。

    呼!

    在灵气的灌注下,项回右手的掌心内,顿时凝现出一层柔韧的青色灵气屏障,将项回的右手包裹在内。也直至此时,项回才敢使出全力,将那火刀硬生生的扣住。

    “什么!”见状,那黑衣修士瞳孔一缩,心神惊愕的低呼出声。

    砰!

    在黑衣修士愣神一瞬,项回龇牙咧嘴的发出一声怒吼,而后右手用力一扣,那柄烈火长刀,顿时应声爆碎!

    “暴风拳!”在将火刀握碎后,项回顺势挥拳而上,狠狠的击在黑衣修士的面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