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4章 问天!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轰!

    下一刻,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黑衣修士的脸面,与拳面的交触点内,骤然爆散出一片风刃!

    那些风刃,约有筷子大小,如同一朵风刃之花般,在黑衣修士的面部轰然绽放。

    在那风刃爆散的一瞬,黑衣修士身躯一震,顿时应声而飞,足足在空中翻飞出三丈之远,才如同一个破麻袋般翻滚落地。

    砰!

    此时再看那黑衣修士,已是声息全无、惨不忍睹。但见其,面部的皮肉模糊、白骨青筋外露,并沾染着细小的肉沫,看起来直是可怖瘆人。

    “咳呃!”在黑衣修士翻滚落地的同时,项回也是面色惨白的呛出一口鲜血,而后身体虚晃的连退数步。

    此时此刻,项回的状况,也比那黑衣修士好不了多少。但见其右臂之上,血肉焦黑、袖管焦烂,其右手已然肿胀变形!且在其身体右侧,腰腹处的衣衫上,还惊现出数个血染的破洞,其内不断的流溢出道道血迹……

    此伤,倒并非那黑衣修士所致,而是项回在握爆那火刀之时,未来得及散出灵气护体,而被火刀爆碎的碎片射中导致。

    “呃!”踉跄后退中,项回紧咬牙关的止住身形,而后摇摇欲坠的抬起左手,死死的按压住右侧的腰腹,目光黯淡的望向那名白衣修士。

    此时,那白衣修士周身金光刺目,在其身外,已经汇聚出千百颗金针。

    “小崽子!”白衣修士目呲欲裂的盯着项回,面容扭曲的暴喝道:“我剐了你!”

    怒喝中,白衣修士大手用力一甩,其身外的无数金针,顿时随令而出,如同一片金色的暴雨般,向着项回爆射而去。

    嗡!

    那金针速度极快,仅仅瞬息之间,便逼临项回身外数丈。

    “风刃……旋杀!”见状,项回血丝密布的双眼内,突然冷芒一闪,而后猛然抬起左手,隔空抓向冲来的白衣修士。

    嗡!

    在项回右手握拳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那白衣修士的身外,陡然凝现出百十道细小的风刃!

    呼嗡!

    那众多的风刃,遍布在白衣修士的身周一丈,化成一个巨大的风刃之球,在飞速的回旋中,急速的向内缩拢,而后旋斩向其内的白衣修士。

    项回瞳孔涣散的望着眼前的金雨,而后嘴唇蠕动的低喃道:“风……盾……”

    低喃中,项回双目突闭,而后身躯一晃,砰然栽倒在地。

    嗡!

    然而,就在项回后倒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音鸣,一道菱形的青光,却陡然从项回的身前拔地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下一刻,针雨临、风刃斩!

    轰!

    ……

    项陆的南部,生有一河,其名渭河。

    渭河,源自东项地区的黄海,此河绕行南项腹地,其体蜿蜒崎岖、连绵数千里,其内资源丰茂、渔业旺盛,所以其流经之地旁,多建有一些小镇。

    而在那众多傍水而建的小镇之中,有一镇颇为闻名,此镇名为——渔阳。

    渔阳镇,位于项陆的西南侧,地处渭河的下游,当地之人大都以农、渔业为生,而其之所以有名,则是因为其内,盛产两种美食——墨鲈、竹蟹。

    墨鲈是一种灵鱼,此鱼以河底灵藻为食,且仅存于渭河下游之段,其形体修长、肤如墨染,肉质鲜美、软骨无刺,其体内蕴含着,少许精纯的水系灵气,可滋养食者体脉,具有消疾防患之效。

    竹蟹是一种灵蟹,此蟹生存在渔阳镇外的竹海之内,以海竹的幼笋为食,其体碧绿如玉、颇为袖珍,蟹肉之内凝聚着少许的木系灵气,可促进食者心肺的循环,具有些许延年益寿之功。

    是以,时常会有一些商贾,不远千里而来,在此扎根经营。得益于此,渔阳镇也由往昔的小镇,慢慢发展成一座堪比小城池的大镇。

    而要说,渔阳镇有什么怡人的奇观妙景的话,自是那片浩瀚的竹海无疑了。

    这竹海,与镇区遥隔五十里许,坐落在渔阳镇的东南侧。

    此时,红日西垂、红霞漫天,天际璀璨的红霞,映落在偌大的竹海内,将海中那翡翠般的绿竹渲染成金;昏黄的红日,在竹林之顶隐露头角,散发出柔和的光彩,将竹海外围那飘散不去的云烟尽数染指,也将竹海的海畔上,那一座竹屋照现出来……

    那竹屋不大、仅有三丈见方,其墙体缕空、四面通风。

    在竹屋的前侧,砌有一张圆形的石桌,石桌外竖有四墩灰石,用以代替座椅;在竹屋的西侧,建有一顶简易的竹棚,其内摆设着简便的厨具,是为厨台。

    竹屋内的布设颇为简便,其内卧床一张、躺椅一副,竹桌一张、竹椅三两……其内所有的物件,皆为绿竹打制,给人一种清雅之感,尤其是入门见左处,那一张墨竹所制的画案,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此时,竹屋内寂寥无声,其内仅有一名少年闭目在卧。

    那少年面色苍白、薄唇干裂,其上身半裸,右侧的肩部和腹部,缠绕着一层薄纱,正一动不动的平躺在竹床之上。

    此人,自是项回无疑。

    嘎吱……

    在一声微弱的摩擦声中,竹屋的竹门慢慢向内开拢,露出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

    那老者相貌端正、五官如刻,其人额头方正敞亮,眉似尖刀、斜插入鬓,目如朗星、清澈如泉;三尺霜染的银丝,以紫金之箍为束,整齐的束拢在后,颚下半尺白须如同落瀑。

    此人,虽说看似年事不小,但从其体貌之上、眉目之间,非但看不到,丝毫的龙钟之态和羸弱之感,反倒给人一种韬匮藏珠之嫌、意气风发之感,和一抹如龙在卧之威。

    那老者推门而入,而后背负着双手,踱步走到竹床边,目光平静的望向床上的项回。

    片刻后,那老者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嘴角微微上牵,神态悠然的说道:“如此小伤,便昏睡七日之久,还不及我这把老骨头……”

    “呃……”然而,就在那老者的话语,刚刚传出、还未远扬之际,但见竹床上的项回,突然眼皮一动,竟是悠悠转醒……

    “恩?”见状,那老者微微一愣,而后摇头失笑道:“真是怪哉,只不过说他两句,也能将其唤醒……”

    项回茫然的望着上方的屋顶,声音沙哑的低语道:“这是哪……”

    闻言,那老者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这里是渔阳镇,玉竹之海。”

    “渔阳镇……”项回在心中默念着对方的话语,在目中渐渐恢复清明的同时,也将日前之事,尽数回想起来。不过,对于身边的老者,项回脑海中却毫无印象,毕竟那日,在金针临身之前,项回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呼……”片刻后,项回张口吐出一口郁气,而后转目看向那名老者,涩声说道:“多谢前辈相救,此恩项回铭记在心。”话语间,项回面容牵动,挤露出一抹生硬的笑容。

    “呵呵,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见状,那老者笑着摆了摆手,而后轻声说道:“老朽只是恰好路过而已,此事不过举手之劳罢了,你无须放在心上。”

    闻言,项回目中微光一闪,而后慢慢垂下眼目,声音沙哑的说道:“不管如何,你救我却是为真……”

    闻言,那老者目光一动,而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和声说道:“罢了,你怎么想,那都是你的事。”

    话语间,老者面上的神情微微肃穆,而后转口说道:“你的伤,虽然算不得什么重创,但也需要时间修养,所以,你还是好好休息罢。”

    语毕之后,那老者悠然转身,而后背负着双手,向着竹门走去。

    “前辈。”见状,项回目中一动,而后张口说道:“可否告知名讳?”

    闻言,那老者脚步一顿,在微微沉默片刻后,语气平淡的说道:“老朽,有名无姓,单名问天。”

    “若小友不嫌,可称老朽一声问天老伯。”语毕之后,那老者悠然迈步,头也不回的向着房外走去。

    “问天……”项回目光闪烁的望着老者的背影,直至对方穿门而出、房门闭合……

    翌日,清晨。

    嘎吱……

    在一声微弱的摩擦声中,竹屋的房门慢慢打开,显露出其后扬首挺立的项回。

    此时,项回面色不再苍白,目中也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若非其右臂耸拉的吊兜在胸前,根本看不出其身负伤情。

    经过数日的休眠和一夜的调息,再加上问天那不知名的药物调理,项回所受的伤势,基本已经痊愈,此时已经身无大碍,可以下床行走了。

    “啊!”项回昂首闭目,任由阳光攀上自己的面庞,感受到光中的温暖,项回的心中,顿感一震温和舒爽。

    片刻后,项回慢慢睁开双眼,而后眯眼仰望着旭日,低声感叹道:“若是没有那么多渴求,每日这般也未尝不可……”

    嗒嗒……

    与此同时,在项回暗自感慨之时,在一串平缓的脚步声中,那名为问天的老者,悠哉的从厨台内迈步而出。

    此时,问天的手中,端着一个竹制的托盘,托盘内放着一大一小两个餐盘:小盘为鱼,大盘为蟹。

    那鱼长足半尺、形体修长,其体黑如墨染、身外葱姜蔽体,其上升腾起阵阵清甜之气。此鱼,正是渔阳特产——墨鲈。

    那蟹碧青如翡、仅有掌心大小,其体清透、清香四溢,看那高高摞起的一大满盘,细数之下,绝对不下三十之数。此蟹,是竹海特产——竹蟹。

    “呵呵。”问天步履轻快的走向石桌,将托盘轻放在上,而后转身向着项回招了招手,喜形于色的催促道:“傻楞着作甚,快来尝尝老朽的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