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5章 求画!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恩。”

    项回闻言陡然回神,而后露齿一笑,动身向着石桌走去。

    项回端坐在石墩之上,而后凑头深吸了一口鲜香之气,口舌生津的说道:“好香啊!”

    话语间,项回转动目光,目光闪亮的盯着盘中的竹蟹,食指大动的说道:“这是什么鱼蟹,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嘿嘿!”今日,问天一改日的前沉着、自谦之貌,看起来颇为平和随性,但见其嘿嘿一笑,而后摇头晃脑的说道:“这是竹蟹,那是墨鲈,这可都是渔阳镇的水中之宝!”

    话语间,问天捋了捋长须,面露得色的说道:“好材加上好艺,其味自是妙不可言!”

    “……”闻言,项回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而后目光铮亮扫视着盘中之餐,迫不及待的说道:“那怎么吃?”

    “什么怎么吃?”闻言,问天神情一顿,目露错愕说道:“当然是用嘴吃了!”

    项回尴尬的抠了抠太阳穴,而后呐呐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没有碗筷,这蒸鱼可怎么吃?”

    话语间,项回还特意抬手点了点那盘墨鲈,一副无从下口之貌。

    “娇气!”闻言,问天眉头一挑,而后面露不满的撇着嘴说道:“往昔困苦之时,哪里会讲究这些,能寻到果腹之物已是幸运!”

    话语间,问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探出右手,折断几支石凳旁的草梗,将其往桌上一拍,张口说道:“世间万物,无物不可用也!”

    “这……好吧!”见状,从小娇生惯养的项回,自是无所适从,但此时其腹空空如也,又有美味在前引诱,也只能委屈求全的点头应是。

    卡朋!

    项回嘴上犹豫,但下手却一点不慢,但听卡朋一声脆响,项回已然将一只竹蟹的蟹钳捏碎。

    但见蟹壳之下,那蟹肉青嫩鲜滑、弹性十足,仿若用手一触,其肉就会自行滑出。

    “嘿嘿。”见状,项回口舌生津的舔了舔嘴唇,而后迫不及待的将那蟹钳一把塞入口中。

    “嘿嘿!”见状,问天白眉微扬,而后目露期待的盯着项回,略有忐忑的说道:“怎么样?”

    项回一口将蟹肉吸进口中,在闭目轻咀一瞬后,猛然睁目道:“恩!韧劲十足、鲜香四溢,遇水即化、令人口舌生津!果然是好蟹!”

    话语间,项回吧唧了一下嘴巴,在抬眼回味了片刻后,接着说道:“且此肉,在入口之后,会滋生一丝清润的灵气,这灵气顺喉而入,而后汇入四肢百骸,让人仿若置身清泉般舒爽……”

    “哼!”闻言,问天眼睛一瞪,突然出声打断项回的长篇大论,语气不满的说道:“老夫问的是老夫的手艺如何,又何曾问你这蟹好蟹坏!”

    “呃……”闻言,项回面色神情一顿,嘴巴微张的望着对方,呐呐说不出话来。

    “哼!”见状,问天再度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低声嘟囔道:“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

    语毕之后,问天突然伸出右手,将那盘竹蟹拉到身前,而后埋头大吃起来。

    “这……”见状,项回顿时尴尬不已,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干看着那盘竹蟹,在飞快的减少中,被对方肢解吞食。

    “咕!”片刻后,项回干咽了口口水,而后眼珠转动,直勾勾的盯向那盘墨鲈。

    嗖!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嗖的一声风啸之音,项回伸手似箭,一把将那墨鲈拎到嘴边,开始狼吞虎咽的撕咬起来。

    此时,项回右手垂吊胸前,左手高拎黑鱼,其左右翻转、急速的啃食着手中的墨鲈,其模其样,正是惹人生笑、滑稽不已。

    一盏茶后。

    此时,石桌上蟹壳遍及、肉汁四溢,问天的身前,已经高高堆摞起一堆的蟹壳,那蟹盘之内所剩的竹蟹,已经不足五只。但此时,问天却仍未停口,依旧动作娴熟、行云流水的肢解着竹蟹,神态自若的品尝着其内的蟹肉。

    而在那一堆蟹壳前方,那一盘墨鲈,已然只剩一副骨架……

    “那个……”项回干瞪着双眼,看着悠然自得的问天,欲言又止、欲止又言,直急的抓耳挠腮。

    虽说将那一条墨鲈尽数食下,但项回数日来滴米未进,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那小小一鱼,又岂能满足其腹中食欲。

    片刻后,但见项回突然目中一亮,而后目光真诚的盯着问天的面庞,抬起左手拍着心口阿谀道:“问天前辈厨艺精湛绝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实乃天界第一神厨无疑!”

    闻言,问天眉头一挑,但手下动作却是未停,而是口齿不清的说道:“唔……此事世人皆知,无须……你来复述。”

    “这……”见对方如此模样,项回心中暗恨不已,在心中将对方腹诽了无数遍。

    啪!

    片刻后,问天动作潇洒的将最后一只竹蟹的蟹壳,也抛在桌面上,而后脑袋微扬的睥睨项回,语气淡然的说道:“晨餐已毕,老夫要前去垂钓,你是随我一起,还是如何?”

    项回颓然的盯着那犹在翻滚的蟹壳,双肩耸拉的说道:“我要去找吃的……”

    “恩?”闻言,问天眉头一挑,目露不满的说道:“年轻人,就是喜欢浪费粮食,闲来无事吃那么东西作甚!”

    “……”闻言,项回神情一僵,额头顿生一片黑云……

    “也罢。”见状,问天嘴角微微扬起,而后悠悠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便自行前往了。”

    语毕之后,问天悠然起身,身形转动间就要离开此处。

    见状,项回目光一闪,突然出声阻止道:“等一下!”

    闻声,问天身形一顿,而后转目看向项回,语气平淡的说道:“怎地,莫非你要与老夫一同前往?”

    “不是……”项回认真的摇了摇头,而后凝视着对方的双眼,声音沉凝的说道:“前辈,不知那房内的文房墨宝,可是你物?”

    闻言,问天眉头一挑,在转目打量了项回片刻后,但见其突然抬眼上望,而后矢口否认道:“那东西,乃老夫故人之物,只是寄存在此而已。”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其表面上哑口无言,但却在心中暗骂道:这该死的老狐狸,昨日还是一副世外高人之貌,怎的今日却如此奸猾!这竹屋内,连一件招客之物都没有,又哪来的故交!

    问天眯眼一笑,而后淡然说道:“若无他事,老夫便垂钓去了。”话语间,问天再度扭转过身,动身向着竹海的方向走去。

    见状,项回目光一凝,继而张口深吸了一口大气,起身向着问天抱拳垂首,而后嘴唇紧抿的沉声说道:“若前辈,能够为晚辈作画一幅,日后若有差遣,晚辈定当誓死遵从!”

    “哦?”闻言,问天身形一顿,在沉默片刻后,头也不回的说道:“此话当真?”

    “苍茫可鉴!”见状,项回的眼角,不自然的一抖,而后沉声说道:“晚辈可以命魂作誓!”

    语毕之后,项回的左手,突然虚张成爪,而后快速的抓向自己的眉心!

    其实此举,只是项回故作姿态而已,而其口中,那所谓的“以命魂作誓”,项回就更是不知为何物了,其之所以有此一言,实际上,也是从族内之人的身上听闻……

    然而,就在项回的左手,将要抓在天灵之时,问天突然悠悠一笑,而后轻声说道:“那倒不必!”

    呼!

    与此同时,在问天话语传出之际,但听呼的一声微鸣,项回急抓而落的左手,突然微微一颤,竟是生生停在天灵前侧一寸。

    “什么!”见状,项回目中的瞳孔缩同麦芒,心中轰鸣顿时滔天而起。

    此时此刻,在项回感觉,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屏障,将自己的手掌与身体隔离开来!而自己,只能感知到自己的手,却无法控制其行动!

    问天目光幽深的望着项回的双眼,声音平静的不起丝毫波澜的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那么我,便送你一副画像。”

    在问天的话语中,项回抬起的左手,开始僵硬的慢慢下放,而后慢慢垂在腰间。在项回的手掌垂腰之时,那股将其束缚的怪力,也在无声中悄然消散。

    “这是什么力量……”项回呼吸急促、目露惊恐的望着自己的左手,一时口不能言、心神透凉。

    此时在项回眼中,眼前那平平无奇的问天,却突然无限的高大起来。就仿若对方,突然化身一座从天而降的天堑,重重的将自己镇压在地!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项回有种蝼蚁仰望苍穹之感!

    问天若无其事的望着项回,面带微笑的颌首说道:“如何?”

    闻言,项回目中一动,顿时从震动中回过神来,只是其心中的惶恐,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呼!”片刻后,项回深吸一口大气、强压下心头的恐慌,而后目光闪动的望着问天,声音艰涩的说道:“什么事……”

    闻言,问天诡秘一笑,而后幽声说道:“你我再见之时,你自会知晓。”

    话语间,问天的身形突然一虚,而后渐渐隐入虚无、消散无踪!

    “项回,谨记你今日之言……”虚无中,遥遥传出问天悠远的低语……

    “这是何等修为!”项回瞳孔收缩的望着问天消失之处,心神内顿起无数雷霆咆哮。

    沙沙……

    然而,就在项回心神震动之时,其不断轰鸣的心神内,却陡然响起一阵微弱的摩擦之音!

    此声,如同笔锋划纸,仿佛有人,在项回的心神内执笔作画!

    “恩?”项回目中瞳孔一缩,而后猛然回转过身,若有所感的看向那间竹屋。

    “画!”下一刻,项回眼睛一眯,而后身形一晃,向着竹屋疾冲而去。

    竹屋内。

    此时,那墨竹画案之上,铺展着一副青绸画卷,那画卷内白宣如雪,其内正在快速的浮现出……一名女子面庞的轮廓!

    此情此景,极其诡异,仿若有隐形之人,手持无形之笔,在其内奋笔作画。

    砰!

    与此同时,项回砰然撞开竹门,急奔到画案之前。

    “这是……”项回瞳孔收缩的望着眼前的情景,本就震动的心神,更是愈发翻涌。

    沙沙……

    此时,那无形之笔犹在挥舞,正在飞速的勾勒出一副女子的画像。

    那画中女子,凤目蛾眉、青丝如瀑,其人身姿高挑、曲线迷人,其嘴角微微上扬、凤目内绽放出一丝危险之感。这画像,赫然与项煜手中的画卷,如出一辙!

    “母亲……”项回目光微颤的望着画卷中,那渐渐清晰的女子,双目渐渐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