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6章 小渔村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母亲……”

    项回神情怔然的移步上前,小心翼翼的将画卷拿起,而后面目低垂的凝望着画中女子,目中渐渐泛起泪光的低喃道:“你在那个世界,是不是也能看到回儿……”

    话语中,项回牙关渐渐紧咬,而后慢慢抬起右手,动作轻柔的摩挲着女子的面容,目露委屈的说道:“可回儿,过得一点都不好……”

    “父亲他……一点都不爱我……”话语间,项回慢慢在画案旁蹲坐下来,而后将画卷抱在怀内,其目中的泪水再难抑制,慢慢从面庞滑落成痕……

    “我知道的……”项回紧紧的抱着画卷,面上泪痕狼藉,牙关紧咬的说道:“他是恨我……他恨我的出生,怪我害死了你……”

    话至于此,项回目中泪光更浓、屈怨更盛,而后将头深埋在胸前,无声的啜泣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项回才慢慢抬起头来,抬袖抹干面上的泪痕,当其再度摊开手中画卷时,其目中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那平静的深处,却潜藏着一丝莫名的悸动……

    项回面带轻笑的望着画中女子,笑咧着嘴说道:“回儿才不需要他们,回儿自己……也能过得很好的!”

    项回面上挂着阳光的笑容,在笑目注视了女子良久之后,项回慢慢卷起画卷,而后将其珍重的纳入乾坤镯中,那最为黑暗的角落里。

    在将画卷收起之后,项回面上神情一黯,而后嘴唇微动的低喃道:“是的,回儿自己,也能好好的……”

    片刻后,项回目中的黯然褪去,而后挺立起身,在稍微整理一下衣着后,向着屋外迈步走去。

    嘎吱。

    片刻后,在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中,项回将竹门从外带上,而后转动目光,看向问天离去的方向,目光闪烁的在心中说道:“问天……不管你条件为何,我项回都不会食言的!”

    暗自怔神片刻后,项回深提了一口大气,而后陡然前冲而出,向着外界疾驰而去。

    ……

    渔阳镇,小渔村。

    小渔村,位于渔阳镇西南角的远郊,靠近渭河的最下游地带,其内的人口总计,也就只有百十来户,算是一座中小型的村庄。

    得益于渭河的恩赐,小渔村的居民,虽然并非人人都能富足,但就生活方面而言,倒也过得有滋有味。是以,小渔村的居民,也都乐的安宁,极少有人移居城镇。

    小渔村只有一条乡道,在乡道的两旁,多是村民的屋舍,但也有一些店面商铺。这些商铺,大都是本村的村民所设,其内贩卖的,也多是一些渔网、捕具之类。

    不过,在这些平平无奇的商铺中,倒是有一家蝇头小店,颇为惹眼瞩目——孙记面馆。

    这间面馆不大,其开锅的厨台,摆置在店面之外,待客的餐桌,摆置在店面中。那餐桌颇为陈旧,其上的棱角,也被磨的圆滑,看起来已有不少年头。

    此时,在那门口的厨台上,有一名发丝斑白的的老汉,正在开锅备汤。

    那老汉身着青布麻衣,手带白色袖套、身系白色的厨裙,其人喜眉笑目,看起来颇为和善,随着其循循渐进的添加入各种佐料,那三尺见圆的汤锅内,渐渐飘扬出一股令人口舌生津的鲜香。

    此人,正是面馆的老板——孙广智。

    而在孙广智的身后,还站着一名妙龄女子。

    那女子亭亭玉立,身着素青色的衣裙,身前系着白色的围裙,其人五官精致、雪肤花貌,素净淳朴之中,又透露出一抹淡雅脱俗之美,正值梳妆待嫁的大好年龄。

    此女,正是孙广智的孙女——孙雪芳。

    “爷爷。”

    孙雪芳轻轻依靠着梁柱,望着厨台前的孙广智,笑眯眯的说道:“我有预感,今天店里,肯定会来大主顾!”

    孙广智闻言神情一顿,而后摇头失笑道:“你每天都这么说,可什么时候,真来过大主顾……”

    “哼,这回肯定错不了!”闻言,孙雪芳皱鼻发出一声轻哼,而后言辞凿凿的说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从早上起,我的左眼皮,就一直在跳的……”

    话未说完,但见孙雪芳目中一亮,而后大眼微眯的看向乡道的中段,目露喜色的说道:“你看吧,说来就来!”

    此时此刻,在孙雪芳目光所视之处,正有一名少年款款而来!

    项回双手背负的走在乡道上,一边举目观望着两侧的商铺,一边神情不满的嘀咕道:“这小村庄,怎么连一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喂!”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暗自嘀咕之时,但见孙雪芳突然快走几步,而后站在厨台前,向着项回挥手喊道:“小客官,肚子饿的话,就来这里吃碗面吧!”

    “恩?”闻言,项回耳目同时一动,接着转动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孙雪芳和其身旁的厨台,而后举目看向面馆的招牌。

    “面馆,吃碗面倒也不错……”在辨清面馆的招牌之后,项回微微一笑,而后动身向着面馆走去。

    “你看吧!”见项回走来,孙雪芳目中一亮,而后转目看向孙广智,目露得色的说道:“看这小子的衣着打扮,肯定身价不薄!”

    “呵呵。”闻言,孙广智摇头一笑,而后目露无奈的说道:“一碗面去掉成本,也才赚的三俩灵币,就算他再能吃,又能换得几钱……”

    “哼。”闻言,孙雪芳脑袋一偏,鼻头微皱的发出一声轻哼,而后故作嗔怪的说道:“还不是您老人家心善,不肯多赚大家的钱财!”

    与此同时,项回也迈着四方步,步履轻盈的来到厨台之前。

    “你好啊小客官,先进来吧。”孙雪芳面带微笑的看着项回,而后转动身形,当先向着店内走去。

    “恩。”见状,项回微微一笑,而后紧随其后的踏入店内。

    在将项回引落入座之后,孙雪芳拿起桌上的茶壶,为项回倒了一杯清茶,而后目光闪亮的望着项回,笑眯眯的说道:“你想吃点什么?我们店里主营面食,不过,也有一些特色的小酒小菜哦!”

    见对方如此热情,项回在心中暗自点头,而后微微一笑,随意的说道:“来碗面就行。”

    “好。”孙雪芳轻轻点了点头,而后面带轻笑的说道:“我们这里,竹蟹面最为出名,除此之外,还有海蟹面、鲜虾面、小鲫鱼面……等等,你要哪种?”

    孙雪芳面上挂着轻笑,竟是一口气,说出了将近十种面类……

    “呃……”项回目光呆愣的望着孙雪芳,尽管其并未记得到底有多少种面,但项回对那竹蟹,却是记忆犹新,但见其眉头微扬的看着孙雪芳,而后随意的说道:“我记得,这竹蟹是竹海特产吧……”

    闻言,孙雪芳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张口解释道:“是啊,小渔村不产竹蟹,店里用的,都是宋家的运营队,从镇上运售来的。”

    项回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暗道了然,而后轻笑着说道:“那就……先来碗竹蟹面吧!”

    闻言,孙雪芳目中一亮,而后喜笑颜开的说道:“好嘞,竹蟹面一碗,马上就到!”

    语毕之后,孙雪芳急转身形,面带喜笑的向着厨台快步走去。

    片刻后,在一阵令人口舌生津的鲜香中,孙雪芳端着一个青木托盘走来,将其上的竹蟹面,置换到项回的桌上。

    那竹蟹面的瓷碗,约有半尺见圆,其上描画着简单的青花,碗中之面,细若网绳、纤长素黄,其上透出淡淡的光泽,看起来劲道十足;在那面团之上,还放置着一只完整的竹蟹,为这平淡的素面,平添了一丝吸人眼目的精致和晶莹。

    项回笑眼微眯的盯着碗中的竹蟹,而后慢慢伸出右手,却是并非拿筷,而是直接将那竹蟹,从面碗内提了出来。

    “咦?”见状,还未离去的孙雪芳神情一怔,而后目露疑惑的望着项回,暗自在心中腹诽道:“看这小子衣着华丽、气质不俗,怎的连筷子都不会使……”

    “嘿嘿。”项回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竹蟹,突然张口说道:“你们这里,还有多少竹蟹?”

    “呃!”闻言,孙雪芳先是一怔,接着目中一亮,面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而后心神振奋的说道:“还有差不多……十几个吧!”

    “十几个啊……”项回伸舌舔了舔嘴角,而后口舌生津的说道:“好,我全要了!麻烦你帮我清蒸!”

    “得嘞!”闻言,孙雪芳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而后快步向着厨台走去,同时喜声大呼道:“爷爷,快清蒸全部的竹蟹!”

    “啥?”孙广智闻声一愣,而后莫名其妙的说道:“清蒸作甚,你不是才刚吃过嘛……”

    “什么啊!”孙雪芳闻言面上一红,而后嗔怒的说道:“哪是我要吃,是那小客官点的!”

    “呃……”闻言,孙广智神情一呆,而后摇头淡笑的说道:“好好好,没问题。”

    语毕之后,孙广智掀开身旁的冰盘,将其内冷冻的竹蟹,一一取出放入蒸笼内,而后心情舒畅的忙碌起来。

    “老孙头,什么事这么开心,莫非雪芳要嫁人了不成?”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爽朗的轻笑,一名头发斑白的老汉,从乡道上优哉游哉的走来,而后停在店门之外。

    闻言,孙广智面上笑意一顿,在看清那老汉之后,但见其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老李头啊,今天来点什么?”

    与此同时,但见孙雪芳面色一红,而后娇蛮的说道:“哼,真是为老不尊,你才要嫁人了!”

    “呃!”见状,老李头面色一僵,而后摇头苦笑道:“好好好,是老汉错了……”

    话语间,老李头朝着孙广智仰头一笑,而后张口说道:“老规矩。”

    语毕之后,老李头悠然转身,而后向着店内走去,最后在一张桌案旁坐下身来。

    “哼,这还差不多。”见状,孙雪芳撇了撇嘴,而后动身上前,帮着孙广智打起了下手。

    刺溜!

    与此同时,项回那边,已将竹蟹竹蟹开宰完毕,正狼吞虎咽的吃着素面。

    此时,晌午将近,外出捕渔的村民们,已经结束了半日的渔工,不少乐的清闲之人,大多来到这间面馆,而后点上一些小酒小菜,清除半日的疲劳。

    不多久后,孙记面馆内,便客朋满座,变得火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