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7章 分享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片刻后,客朋满座的周记面馆外,六名身着布衫、头戴渔夫帽的青年,面上带着淳朴的笑容,成群结队的步入面馆内,在四处环顾一眼后,挪步向着项回的桌位走去。

    “小兄弟。”

    片刻后,六人穿过其他的桌位,在项回的桌旁停立下来,但见其中,一名年龄略长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而后憨笑着说道:“这里有人么?”

    “恩?”闻言,正埋头吃面的项回动作一顿,而后举目看向那名说话的青年。

    那青年皮肤黝黑,身躯高大健壮,其人虎目澈亮、浓眉粗长,相貌忠厚硬朗,其方正的口中,那森白的快要反光的牙齿,颇为醒人眼目。

    “呃。”

    项回眼角微眯的看着对方的牙齿,在双目略感不适之时,项回平转目光,扫视了一眼周遭尽皆满座的桌位,心中顿时明了对方的意图。

    “呵呵。”见状,那青年干笑着挠了挠头,呐呐的说道:“这个……要是可以的话,我们想借坐一下……”

    闻言,项回微微一笑,而后无所不可的耸了耸肩,微微点头说道:“没人,你们坐吧。”

    见状,那六人同时咧嘴而笑,但见那为首的青年露齿一笑,而后张口说道:“那就多谢小兄弟了!”

    “没什么。”项回微微一笑,再度操起木筷,津津有味的吃起面来。

    至于对那六人身上,隐隐散出的鱼腥之气,项回虽然心中略感不适,但也并未多言,毕竟此地之人,皆以渔业为生,身上有些余味,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小客官。”

    片刻后,孙雪芳衣裙轻摆的穿过周遭桌位,动作轻稳的将一盘清蒸竹蟹,置放在项回的桌上,而后喜笑颜开的看向项回,心花怒放的说道:“这是你要的竹蟹。”

    “唔!”项回腮帮高鼓的点了点头,接着如同巨鲸吞水般,将碗中的细面横扫一空,而后神态自若的放下碗筷,将目光锁定在蟹盘之上。

    咕!

    见状,项回身旁六人目中一动,而后齐齐转目,目光闪动的看向蟹盘,纷纷暗自咽下一口口水。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项回舔了舔嘴角,而后出手如电的将蟹盘拉到面前,旁若无人的大快朵颐起来。

    见状,孙雪芳自感无事的耸了耸肩,而后看向那名黝黑的青年,轻笑着说道:“大春哥,你们吃点什么?”

    “啊!”闻言,大春陡然回神,但见其咧嘴一笑,而后张口说道:“六碗鲜虾面,多放辣,然后……再来一份拍黄瓜就行了。”

    “好,马上就到。”孙雪芳微微一笑,而后扭转回身,向着门外厨台走去。

    “恩。”大春笑咧着嘴,呆愣的看着孙雪芳的背影,目中渐渐亮起莫名的光彩。

    “人都走了,你还看个屁啊!”

    在孙雪芳离去之后,大春身旁一名身躯精瘦、面色略白的青年,突然大嘴一咧,而后故作嫌弃的说道:“有没有搞错,好不容易轮到你请客,一盘拍黄瓜就想敷衍了事,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冬来,你小声点!”

    闻言,还未等大春开口,但见那精瘦青年的对面,一名身躯高大、相貌宽厚的青年,同是嘴角一咧,而后坏笑着低声说道:“在未来嫂子面前,你可敢给大兄弟留点面子!”

    “就是!”见状,其余几名青年,顿时调侃附和。

    “万一大春恼羞成怒之下,将面馆都包下来,再把我们赶出去,我们找谁说理去。”

    “嘿嘿,要我说,万事都要趁早,不然要是哪天雪芳姐,心仪了别家的小哥,那就全完蛋!”

    见状,大春面上一红,而后两眼一瞪,微微板着脸说道:“你们再这样,可别怪我翻脸了啊!”

    ……

    “面来了!”

    片刻后,在大春面色涨红、怒目斥责,其余几人面露坏笑、串通一气之时,孙雪芳端着木制的托盘,步履轻快来到此桌,而后将其上的面和凉菜,逐个端置在众人面前。

    “诶?”

    冬来望着自己身前,那与其余五碗一般无二的鲜虾面,眉头微皱的说道:“雪芳姐,你也太偏心了吧,怎么我的面,比大春的少了那么多!”

    “就是啊!”见状,其余众人顿时心领神会,纷纷为自己打抱不平。

    “我的也少!”

    “我的更少!”

    “这……”孙雪芳闻言一愣,而后垂下目光,扫视着桌上的面碗,眉头微皱的说道:“明明都一样嘛……”

    大春嘴角牵动的望着冬来等人,而后脸色一黑,气急败坏的低吼道:“你们少啰嗦,吃个饭,哪来那么多屁话!”

    大春话语刚落,但见冬来五人,突然神情一肃,而后异口同声的齐声高道:“是!”

    此字齐整,此音洪亮,非但将正在大快朵颐的项回惊醒,也让场中众人动作一顿,齐齐转目望来。

    “大春!”

    与此同时,但见里桌上的老李头,突然眼睛一瞪,而后出声训斥道:“你小子干啥呢,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见状,大春面皮一抖,顿时哑口无言,片刻后,大春面色涨红的挠了挠头,而后干笑着说道:“李叔,我们……我们吃饭呢……”

    “吃饭就好好吃,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老李头闻言面色一缓,接着低声训诫了一声,而后回转身形,再度与同桌之人,闲情畅聊起来。

    “呼!”见状,大春在心中松了一口轻气,接着狠狠的瞪了冬来等人一眼,而后转目看向孙雪芳,略有局促的说道:“那个……雪芳,你不用理他们,先忙去吧……”

    “好吧。”孙雪芳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拿起托盘,向着门外走去。

    “呼!”见状,大春在心中暗抹了一把汗,而后张口说道:“行了行了,先吃饭,午后还要前去检查拖网。”

    “是……”闻言,冬来等人敷衍的长应一声,而后笑咧着嘴,在旁边窃窃私笑着“什么雪芳啊”之类的,直将埋头吃面的大春,鼓捣的一阵面红耳赤。

    “这些人,倒是挺有意思的……”见状,项回微微一笑,再度埋头苦干起来。

    “唉……”不多见后,冬来突然叹了一口气,而后拿起碗筷,一边看着手中的面食,一边唉声叹气的说道:“什么时候,我冬来也能像宋家一样,天天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的任凭吃喝……”

    闻言,大春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张口说道:“整天想这些没用的,你这中间花的功夫,都够你多打几百网的鱼了。”

    “我说也是。”见状,其余几名青年,也纷纷出声插话。

    “嘿嘿,我娘说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又怎知宋家没有烦恼。”

    “就是,干好自己的事才是正理。”

    “好好好……”见众人如此,冬来不禁翻了个白眼,而后有气无力的说道:“就你们深明大义……”

    刺溜!

    然而,冬来话语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吸舌的轻响,悄然打断。

    闻声,冬来等人神情一愣,而后扭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项回。

    刺溜!

    此时,项回左手持蟹、右手捏钳,正津津有味的吸食着蟹钳中的蟹肉,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见状,大春等人目光同时偏转,嘴唇微抿的盯着项回手中的竹蟹,而后喉结滚动,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口水。

    “咕!”

    此声虽然不大,但项回正处在众人之中,再加上六人同时出声,当下便是将项回,从享受中拉了出来。

    “恩?”项回举目望着大春等人,而后顺着对方的视线,垂目看向手中的竹蟹,眉头微皱的说道:“怎么了……”

    “呵呵。”见项回看来,大春发出一声干笑,而后将目光从竹蟹上收回,略显尴尬的说道:“没什么……实在是这面,太好吃了……”

    “对对对!”见状,几人点头如捣蒜,纷纷出声附和。

    语毕之后,几人再度咽了一口口水,而后纷纷回转目光,埋头吃起面来。

    见状,项回眉头一挑,在细思片刻后,当下将此事了然于胸,但见其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面再好吃,也不如这竹蟹味美……”

    话语间,项回突然伸出右手,将蟹盘推向木桌中央,而后张口说道:“要是不嫌弃的话,大家一起吃吧!”

    此时,那蟹盘之内、加上项回手中,不多不少,正好还剩七只竹蟹。

    “呃!”见状,大春几人微微一愣,顿时沉默下来。

    片刻后,大春突然平平一笑,而后目光闪烁的看着项回,嘴唇微抿的说道:“竹蟹的味道再美,可也填不饱肚子……”

    项回不置可否耸了耸肩,而后张口说道:“乳娘说,好东西要与旁人分享,这样你也快乐,别人也会快乐……”项回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笑露出齿,接着说道:“所以,这不是施舍,而是一种快乐的分享!”

    “这……”闻言,冬来几人神情一愣,而后面面相窥的沉默下来。

    见状,大春在微微沉默片刻后,轻吸了一口气,而后面带淡笑的看着项回,张口说道:“小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

    见状,项回眉头一皱,而后出声打断道:“一个竹蟹而已,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吃就吃了,莫非还能惹来麻烦不成……”

    “呃!”大春闻言一愣,而后挠着脑袋说道:“什么天材地宝……”

    咕!

    与此同时,但见冬来悄悄咽了一口吐沫,而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什么什么天材地宝,这小兄弟盛情请客,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话语间,冬来转头朝着项回咧嘴一笑,而后神态自若的说道:“他们就这德行,整天都有一大堆理由,你别管他们,我们吃我们的。”

    语毕之后,冬来嘿嘿一笑,而后伸手似电的抓起一只竹蟹,埋头开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