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8章 刘力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

    见状,大春面色一僵,额头顿时升起一片黑线。

    项回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转目看向其余几人,摊着双手说道:“吃不吃随你们,反正我是不会收回来了。”

    闻言,大春微微沉默,片刻后轻出了一口气,而后向着项回咧嘴一笑,目露亲和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小兄弟了!”

    语毕之后,大春向着其余几人点了点头,而后动作平缓的伸出右手,向着盘中的竹蟹抓去。

    呼啦!

    然而,大春右手未至,那盘中竹蟹,已经被一扫而空!

    “唔,不错!”

    但见其余几人,人手一只竹蟹,而后一把将竹蟹的蟹腿掰下,一边吸食着其中的蟹肉,一边啧啧赞叹出声。

    而那本该属于大春的竹蟹,却赫然在冬来的手中……

    冬来一手一个竹蟹,一边啃食着手中的蟹腿,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确实味美!”

    见状,大春眼角一跳,而后怒声低吼道:“冬来,你小子敢抢我的竹蟹!”

    话语间,大春猛的伸出双手,就要将竹蟹抢夺回来。

    见大春伸手来多,冬来身体微微一扭,在躲开大春的抢夺之后,嘴角微撇的说道:“你好不要脸,刚才还故作矫情,现在却要来抢我的!”

    “你少啰嗦!”闻言,大春先是面色一红,而后顿时双眼怒睁开来,但见其一手锁抱着冬来的腰身,一手擒拿住冬来的右手,而后张开厚口前咬,瞬时之间,便将那少了两只蟹钳的竹蟹抢夺归来。

    “呵呵。”见状,项回微微一笑,在心中顿感舒畅之时,也再度埋下头来,开始行云流水的拆解着手中的竹蟹,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

    此时,已是晌午当头,面馆内的不少食客,也相继食毕碗中之餐,而后各自结账离去。不多久后,面馆内,除了项回这一桌,还人影满座外,其余的客桌上,只有寥寥几人还在用餐了。

    “吧吧。”

    冬来意犹未尽的吧了吧嘴,而后转目看向项回,笑咧着嘴说道:“小兄弟,你是从镇上来的吧?”

    “呃!”项回闻言神情一顿,而后微微一笑,模棱两可的说道:“算是吧。”

    “那你怎么会来我们这里?”闻言,冬来大感不解的摇了摇头,而后目露艳羡的说道:“镇上的生活多好啊,赚的钱多,美女也多,哪像我们这里,穷山辟水的……”

    闻言,项回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说话,但却被一声突如其来的震喝声,当场打断。

    “起开!起开!”

    随着这满是不耐的震喝声,五名身着青装的青年,趾高气昂的走进面馆之内。

    这五人身躯高矮不定,相貌也不一而足,其中那为首之人,身躯较为高瘦,腰间挂着一柄金柄的青鞘长剑,其人浓眉厉眼、额宇宽大,厚方口、驼峰鼻;此人眉宇中,蕴含着一抹浓重的傲气,双目四顾间,闪烁着一抹狠辣之芒,直让人觉得,此人并非好相与之辈。

    至于那出声震喝之人,则是一名体格干瘦、尖嘴猴腮的瘦弱青年。

    此时,那瘦弱青年,正站在靠门的一张桌位前,但见其双手撑着桌子,嘿嘿冷笑着的望着桌位上,那独自就餐的一名布衣青年,满面不耐的说道:“起开,你这张桌子,我们力哥要了!”

    闻言,那布衣青年眉头一皱,而后张口说道:“这里这么多位置……”

    “这什么这!”见状,那瘦弱青年眼睛一瞪,顿时一巴掌抽在布衣青年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下去,那布衣青年顿感眼冒金星,右边的脸颊之上,顿时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子。

    “此人是谁?”项回眉头微皱的看着吴四几人,心中渐渐升起一丝不快之意。

    抢人桌位不说,还不由分说的动手打人,此事即便在将胡作非为,当做家常便饭的项回看来,也未免太过嚣张。

    “哼!”闻言,冬来撇嘴发出一声低哼,而后面露不屑的低声说道:“他们是宋家的护卫队,后面那个带剑的叫刘力,是宋家护卫队的队长。这些人,整日里仗势欺人,在村里横行霸道,要不是有宋家撑腰,他们早就被村民们投河喂鱼了!”

    宋家,是小渔村首屈一指的大财主。

    宋家的家主,名为宋建良,此人非但是宋家的家主,也是小渔村的村长。

    得益于此,小渔村大半的渔区,都被宋家所包揽,渭河末段之内的资源,常年通过宋家之手,被源源不断的,运往渔阳和周边的城镇。而由此获得的收益,也绝对称的上巨大。

    所以权财在握之下,宋家非但是小渔村的首富,也是小渔村的土皇帝。

    而这护卫队,说白了就是宋家,为了巩固自身的地位和财富,而建立起来的私人军队。

    不过这所谓的军队,却尽由一些远近的地痞流氓组成,所以这护卫队的人格品性、作风纪律,根本好不到哪去。

    “谁啊!”

    与此同时,但见里桌的老李头两眼一瞪,而后转目看向门口,满面怒容的训斥道:“吵吵闹闹……”

    “嘶!”然而,在辨清滋事之人的身份后,老李头却是脑袋一缩,顿时将出口的话语,生生的吞下腹中……

    “给脸不要脸!”

    瘦弱青年目露不屑的看着布衣青年,声音阴冷的说道:“选你这里,是力哥给你面子,给我滚!”

    那布衣青年手捂着脸,面容扭曲的怒声说道:“吴四,你他娘的敢打我!”

    话语间,那布衣青年猛地站起身来,就要上前与之动手。

    “嗤!”见状,那叫做吴四的瘦弱青年眉头一扬,而后主动伸出脑袋,嚣张至极的说道:“来呀,你打我一下试试!”

    “刘力!”

    与此同时,但见门外的孙雪芳眉头一皱,而后目露火光的怒声道:“你干什么,要是想打架,就滚去别处,别在我的面馆里逞威风!”

    孙雪芳的话语不大,但却极其尖锐,其声一出,非但将众食客的目光吸引过来,也将那布衣青年,从冲动在唤醒过来。

    见状,那名为刘力的高瘦青年眉头一皱,却是并未接孙雪芳的话语,而是目露冷芒的看向那布衣青年,语气低沉的说道:“滚!”

    闻言,布衣青年顿时面红耳赤,但见其先是狠狠盯了一眼吴四,而后咬牙发出一声冷哼,端起自己的面碗,铁青着脸的移到旁边的桌位上。

    “嗤!”见状,吴四撇嘴发出一声冷笑,接着抬手将长凳移开,而后转目看向刘力,面露阿谀之色的说道:“力哥,您请坐。”

    “恩。”刘力微微点头,而后动身上前,神态自若的坐在长凳上。

    “嘿嘿。”吴四嘿嘿一笑,而后与其余几人相继在,另外三侧的长凳上坐落下来。

    “哼!”见状,孙雪芳心有余怒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动身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吃什么。”

    闻言,刘力微微一笑,而后举目凝视着孙雪芳的双目,面带轻笑的说道:“老规矩就行了。”

    见状,孙雪芳眉头一皱,心中顿生不喜,而后语气淡漠的说道:“竹蟹没有,竹蟹面没有,其他的都有。”

    “这……”闻言,刘力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未等刘力开口,其旁的吴四,却是突然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雪芳姐,我记得前日力哥来的时候,咱家还有十几个竹蟹呢,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全都没有了啊。”

    “呵呵。”见状,刘力微微一笑,而后轻轻点了点头,瞥向吴四的目光中,深含着一抹赞赏。

    “不错。”

    见刘力如此模样,那几名护卫中,一名高大魁梧的护卫,顿时目中一动,而后面带轻笑的说道:“整个小渔村,除了宋家和力哥之外,又有谁消受得起竹蟹。”

    闻言,孙雪芳眉头一皱,虽然对方话说的难听,但此事也确实如此。

    因为,即便是渔阳的本地之民,想要购买一只竹蟹,也要花费数十灵币。如此一来,在家小业小的小渔村,更是少有人愿意,长久的破费购食用。

    事实上,孙记面馆之所以运进竹蟹,除了孙雪芳对其情有独钟之外,一方面,也是得益于身前的刘力。因为刘力每次来此,都会从不例外的,点上几份竹蟹面。

    “是啊雪芳姐。”吴四微微一笑,而后挤眉弄眼的说道:“往常力哥,常对我们吹嘘,说咱家的竹蟹面,如何如何的美味,如今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可不能藏着掖着,将好东西都留给力哥一人。”

    “是啊雪芳姐!”闻言,其余几人微微一笑,顿时纷纷出声附和。

    “雪芳姐,你这样,可太伤我们的心了。”

    见状,刘力微微一笑,而后也不多言,就这般直直的望着孙雪芳,目中渐渐浮现出莫名的光彩。

    见几人如此,孙雪芳心中顿感厌恶,但明面上却也不好发作,但见其,先是转目看了一眼项回,而后声音清冷的说道:“不是我藏着掖着,实在是那竹蟹,都被别人点走了。”

    “这……”闻言,吴四等人神情一怔,而后面面相窥的耸了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是么……”见状,刘力微微一笑,而后轻声说道:“既然如此,就来五碗海蟹面吧,其他照旧就行。”

    “恩。”闻言,孙雪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向着厨台走去。

    “呵呵。”刘力面带轻笑的望着孙雪芳的背影,待对方穿过门槛之后,刘力目中渐渐泛起冷芒,而后转动目光,直直的看向里桌的项回。

    项回本就在为此处侧目,是以当刘力望来之时,项回当下便是察觉。

    刘力目光阴冷的看着项回,眼角渐渐微眯起来,而后嘴唇蠕动的说出一句无声之语:小子,你最好离她远点!

    见状,项回眉头一皱,虽然不知刘力具体所言,但对方目中的敌意,却是清晰可见。

    片刻后,项回嘴角一扬,而后收回目光,再度与大春几人,神态自若的畅谈起来。

    “找死!”见状,刘力面色一沉,接着目光阴冷的点了点头,而后若无其事的回转目光,与吴四等人不咸不淡的说起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