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19章 追赶!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项兄弟,若是以后,你再来小渔村,可千万别忘了来找我们!”

    半晌后,但见大春微微一笑,而后郑重其辞的说道:“就算我们兄弟倾家荡产,也要与你好好的相聚一番!”

    “对!”闻言,冬来轻轻点了点头,而后笑咧嘴嘴说道:“虽然我们腰包不厚,但是渭河的腰包,可是丰厚的很哪!”

    “没问题!”见状,项回微微一笑,同样笑咧着嘴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哈哈!”闻言,大春等人神情一愣,而后顿时哄笑出声。

    片刻后,项回轻笑着点了点头,而后站起身来,向着对方抱拳说道:“那么来日方长,小弟就先行一步了。”

    见状,大春等人也纷纷立身而起,而后学着项回的模样,动作别扭的抱拳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见状,项回心中暗笑,接着重重点了点头,而后转身跨过长凳,向着店外走去。

    “嘿嘿。”大春等人咧嘴一笑,而后紧随其后的走出店门。

    踏出店门后,项回取出灵币将账单包揽,而后轻笑着向孙广智爷俩,和大春等人点头示意,张口说道:“各位保重。”

    语毕之后,项回再不多留,转身向着村外迈步而去。

    孙雪芳眉开眼笑的抓着手中饱满的钱袋,向着项回的背影挥动手臂,振声的大喊道:“小客官,下次再来哦!”

    “保重!”大春等人面带轻笑的看着项回,直至项回消失在乡道尽头之后,大春等人才收回目光,而后向着孙广智二人点了点头,慢慢离开了面馆。

    “嘻嘻。”孙雪芳喜滋滋的将钱袋放入裙兜内,而后斜眼看着孙广智,目露得色的说道:“你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今天肯定有大主顾的吧?”

    “呵呵。”闻言,孙广智摇头失笑,而后目露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是老头子看走眼了……”

    “……”刘力面色阴沉的看着孙雪芳,而后慢慢将手中碗筷放下,声音低沉的说道:“结账!”

    ……

    两刻钟后,渭河河尾。

    渭河的河尾,宽近一千丈,其总体的形状,大致类似于一个锤头,其内的河水略微浑黄,与上游的波澜壮阔相比,渭河的尾端,更像是一座平静的巨湖。

    此时,在这灌木丛生、杂草齐腰的河岸旁,项回正神清气闲的伫立在此。

    “啧啧。”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河岸上,面带笑意的看着河中之水,语气叹然的说道:“项陆少有冰原雪地,这渭河只凭雨水,便能积攒到如此程度,倒也令人惊叹……”

    片刻后,项回慢慢收回目光,而后转目看向小渔村的方向,嘴角带笑的低喃道:“小渔村,竹蟹面……”

    半晌后,项回微微一笑,而后调转过身,向着漫漫无知的前路,疾驰而去……

    嗒嗒嗒!

    在项回离去不久之后,这平静的渭河尾端内,突然传出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嘶溜溜!

    片刻后,伴随着一串高昂的马嘶声,十匹形体高大的骏马,被其上的骑乘之人勒停下来。

    在这十匹骏马之上,骑坐着十名青装男子,而其中那为首之人,赫然是那宋家的护卫队长——刘力!

    刘力身侧,吴四眉头紧皱的说道:“这小子,跑的倒是挺快!”

    “哼!”闻言,刘力目光一闪,语气低沉的说道:“两条短腿,跑的再快,也不及马的四个蹄子!”

    “追!”语毕之后,刘力挥手发出一声轻喝,而后驱动胯下骏马,当先向着前方冲去。

    “是!”见状,众人纷纷呼应,而后纷纷驱动马匹,跟上前方的刘力。

    事实上,针对于目前的项回来说,确实如同那刘力所言,两条腿的人,确实难以快不过四条腿的马。

    在刘力等人的急追下,大约只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前方匀速疾驰的项回,便慢慢落入刘力的视线之内。

    “恩?”

    匀速疾驰中,项回突然目中一闪,若是所感的急停下身形,而后转目看向身后,那扬地而起的沙尘。

    嘶溜溜!

    片刻后,在一串高昂的马嘶声中,刘力等人在项回前方勒停下来。

    项回眉头微皱的望着刘力,声音微凝的说道:“是你?”

    刘力驱使着马匹,在项回前方一丈外来回踱步,而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项回,声音淡漠的说道:“想不到,小兄弟还能记得刘某,真是让我倍感庆幸。”

    闻言,项回目中寒光一闪,而后张口说道:“你尾随于我,莫不是也看上了我的钱财?”

    “钱财?”

    听闻项回所言,刘力还未开口,其旁的吴四已经哈哈一笑,而后冷笑着说道:“就你那点破财,还值不得力哥看上!”

    “就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少钱财。”闻言,其余众人顿时哄堂大笑,纷纷嘲弄出声。

    见状,项回眼角一眯,而后冷声说道:“不为钱财,那就是为了我的命了?”

    闻言,刘力微微抬手,示意众人闭口,而后目光淡漠的看着项回,语气低沉的说道:“小子,我记得我警告过你,让你离雪芳远点的!”

    “原来是为了这个……”闻言,项回眉头一扬,心中顿时明了对方的意图,但见其嘴角一撇,而后张口说道:“我本来,也未接近于她。”

    见状,刘力眼角微微一眯,接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直视着项回的双眼,语气低沉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刘某希望你,能够永远如此!换言之,就是说,我不希望你再来此地!”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心中顿起反感之时,面露不屑的冷哼道:“腿长在我的身上,本少爷想靠近谁就靠近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又关你何事?”

    闻言,刘力身后众人面色一变,那吴四更是两眼一瞪,而后目露狞光的盯着项回,声音尖锐的说道:“臭小子,你敢如此对力哥说话!”

    “哼!”见状,项回不屑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背负着手说道:“说就说了,你又能耐我何?”

    “呵呵。”闻言,刘力目中渐冷,而后笑咧着嘴,语气森然的说道:“小子,你如此狂妄,你家里人可曾知晓!”

    话语间,刘力突然驱马后退,而后向着项回振臂一挥,语气森冷的震喝道:“废他一臂,给他长点记性!”

    “上!”

    众人闻声而动,而后驱使的马匹,向着项回冲撞而去。

    “就凭你们!”见状,项回目光一闪,而后抬脚一踏地面,足足跃起一丈之高,在让过那砸面而来的马蹄后,项回右腿突出,一腿鞭在吴四身下的马头之上。

    砰!

    但听一声沉重的闷响,吴四身下的骏马,顿时脑袋一翻,砰然栽倒在地面之上。

    那骏马倒地后,马目中透出血光,马嘴僵硬的张合,其高大的身躯,兀自的痉挛发颤,已经是有气出、没气进了……

    “啊!”

    骏马倒地,吴四来不及跳脱马背,其右腿便被骏马压在身下,因为马躯的抖动,吴四被碾压的鬼哭狼嚎的惨叫出声。

    “什么!”

    见状,莫说其余众人一愣,便是后方的刘力,也是瞳孔一缩的惊呼出口:“怎么可能!”

    一脚踢死一匹马,此事在刘力等人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能够拥有的力量。更何况项回,还只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年。

    刘力瞳孔收缩的盯着平稳落地的项回,而后眼角跳动、口干舌燥的说道:“你是……修士?”

    “修士!”闻言,其余众人面色一变,顿时心惊胆颤的驱马后退,将面色铁青的刘力,独自让出在项回的前方。

    吴四如遭重击的望着项回,目光颤动的低喃道:“修士……”

    项回目光冰冷的望着刘力,语气低沉的说道:“现在知道,已经迟了!”

    话语间,项回身形一晃,而后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冲向前方骚乱的众人。

    “哇啊!”

    见项回冲来,除了刘力和被压在地的吴四之外,其余众人顿时发出一声怪叫,而后急速调转马头,怪叫着狼狈而逃。

    “该死!”见状,刘力的双目顿时怒睁而起,但见其,先是扫了一眼那些弃己而去的好友,而后牙关紧咬的拔出长剑,狞视着项回怒吼道:“臭小子,管你是人是修,招惹了本大爷,你就该去死!”

    怒吼声中,刘力双腿一夹脚蹬,而后驱动马匹,挥舞着手中长剑,向着项回冲刺而去。

    见状,项回嘴角一撇,而后脚步一错,在避开对方的锋芒之后,迅速抬起右拳,迅猛的击向骏马的腹部。

    与此同时,但见项回挥出的拳头之上,突然散发出耀眼的青光,更散发出一抹强劲的风压!

    嗖!

    那青光包裹着项回的拳头,而后发出刺耳的音鸣,砰然轰在马腹之上。

    砰!

    下一刻,但见那骏马躯体一震,而后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整匹马连带着其上的刘力,顿时横飞而出。

    刘力连人带马的横飞出半丈,而后轰然落地,若非刘力反应迅速,及时从马背上跃下,此时也难逃吴四的下场。

    刘力狼狈的翻滚落地,在地面上翻滚了数圈后,才狼狈的止住身形,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起。

    起身后,刘力怔然的垂下目光,望着那被自己误伤、而血痕四溅的左手,而后猛地抬起面庞,目呲欲裂的看向项回,面容扭曲的怒吼道:“混蛋,我杀了你!”

    然而,刘力话语才刚刚出口,便被突然近身的项回,一个势大力沉的摆拳击倒在地。

    项回此拳并未灌注灵气,只是单纯的肉体之力,但饶是如此,也足够那刘力大喝一壶。

    毕竟,修士的体质筋骨,在长年的转化灵气之下,或多或少的都会得到强化,所以项回虽然还未成年,但此时其力道,也绝非一个凡人能够轻易消受。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刘力面部直接砸在地面,张口吐出一口包杂着三颗白牙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