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0章 折磨!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力、力哥……”

    吴四神情微颤的望着刘力和项回,目露绝望的喃喃道:“他们跑了,力哥也输了,下一个……下一刻肯定轮到我了……”

    “不!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心神恐慌中,吴四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将腿上的马尸推开,但无论其如何尝试,非但没有将那高大的马尸,从自己身上移开,反而将自己折磨的龇牙咧嘴。

    “想杀我?”

    项回眼眉低垂的望着刘力,面无表情的说道:“就凭你,还远远不够。”

    “咳……咳呵!”闻言,刘力目中一动,转而从短暂的昏沉中醒转过来。

    “我的牙……”刘力目光呆愣的望着地面的牙齿,而后猛的转过目光,面目扭曲的盯着项回,目光狰狞的大吼道:“小杂种,你敢……”

    然而,刘力话未说完,但见项回突然目中一凝,而后再度抬起右拳,狠狠的砸在刘力的面上。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刘力再一次面部着地,再度吐出一口包杂着五颗白牙的鲜血。

    项回目光阴冷的盯着刘力,声音同样阴冷的说道:“你再叫一句,我就杀了你。”

    “咳呃!”连遭重击之下,刘力非但面部高高肿起,其神智也已模糊不清,但在听闻项回所言之后,刘力却是咧嘴一笑,而后口舌不清的说道:“老子就是要叫,你管的着么……小杂种!”

    “找死!”闻言,项回目中狞光一掠,而后再度抬拳,重重的击打在刘力的脸上。

    砰!

    闷响声中,刘力刚刚抬起的脑袋,再一次砸落地面,但其仿若已经对疼痛感到麻木,非但没有失声痛呼,反而狞笑着低喃道:“小……杂种!”

    项回目光阴冷瘆人的望着刘力,在其话语出口之时,顿时抬拳再落。

    砰!

    刘力身躯颤抖的瘫躺在地面上,因其高肿的脸侧,其五官已经难辨,然而遭受如此打击,刘力非但没有开口求饶,其嘴角处,反而挂着畅快的笑意。

    “哈、哈哈……”刘力瞳孔涣散的望着项回,口中溢血、有气无力的说道:“小杂种,小杂种,老子就是……要叫你小杂种,你又……能奈我何啊……哈哈”

    见状,项回目中的冰冷渐渐散去,慢慢归复于平静,但见其面无表情的望着刘力,语气波澜不起的说道:“冬来说,你这种人,是应该投河喂鱼的,不过在我看来,你这种人的血肉,只会玷污了渭河的清白。”

    话语间,项回突然弯下腰身,而后伸手抓住刘力的手臂,语气平静的说道:“或许这样,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言及此处,项回慢慢扭转手腕,而后手中力道渐增的,将刘力的右臂外翻扭转。

    吱、吱……

    “呃啊!”

    刘力本已混沌的意识,在那逐渐递增的撕裂之痛中,迅速的恢复清醒,而后张口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嚎。

    咔嚓!

    在项回灌注灵气的巨力下,刘力的右臂终于不支,其内的骨节,被项回一点一点的生生扭断!

    啪!

    项回抬手一甩,将刘力瘫软的手臂,随意的甩落在刘力的胸口,而后面部表情说道:“我不知你什么感觉,但与我心中的刺痛相比,这区区折骨裂筋之痛,又算的了什么。”

    话语间,项回左手隔空一抓,刘力那本已无力的左臂,顿时被吸撤到项回手中。

    项回左手抓着刘力的手腕,面无表情的望着刘力的双眼,手中的力道渐渐加重,而后在刘力瘆人的惨嚎中,将对方的左臂,也慢慢扭断……

    “呃啊!”

    惨叫声中,刘力突然白眼一翻,而后脑袋歪落在地,却是不堪承受剧痛,而昏死了过去。

    项回目中古井不波的看着刘力,片刻后突然抬起右手,横成剑指的指向刘力的脑门。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项回的剑指之上,突然凝现出一丝青色的气流。那气流盘绕在项回指尖,其体虽然纤细,但却颇为浓郁,清澈的如同泉水。

    呼。

    片刻后,那气流从旋绕中停顿,而后向着刘力的脑门射去。

    那气流,在接触到刘力脑门之时,略有一瞬的停顿,而后悄然无声的,融入刘力的脑门内。

    “呃!”

    在那气流完全融入刘力脑门之后,那已经昏死的刘力,突然眼皮一颤,而后慢慢的睁开双目。

    见状,项回慢慢垂下手臂,而后向着刘力的右腿隔空一抓,与此同时,刘力的右腿顿时自行抬起,被项回紧抓在手。

    “不!”见状,意识刚刚恢复过来的刘力,顿时目露惊惧的大叫出声:“不要!不要……啊!”

    咔嚓!

    在一声清脆的脆响声中,刘力的叫声戛然而止,而后脑袋一歪,再度昏死了过去。

    见状,项回面无表情的松开右手,任由刘力的右腿落地,而后再度散出一丝气流,汇入刘力的脑门之内。

    再度醒来的刘力,其目中已经看不到丝毫的怨毒,有的只是无边的恐惧。此时此刻,项回那略显清秀和稚嫩的面孔,在刘力的眼中,仿佛化成一头面目狰狞的恶鬼,正在朝着他桀桀怪笑……

    “他不是人……”

    吴四目露恐惧的看着项回,身躯颤抖、哆哆嗦嗦的说道:“他是鬼……他是鬼啊!”

    心生恐惧之下,吴四开始拼命的推移腿上的马躯,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

    “你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

    刘力瞳孔颤粟的望着项回,脑袋狂摇、声音尖锐的央求道:“只要你放了我,我愿意做牛做马!我愿意将我所有的东西都让给你!”

    项回目无波澜的望着刘力,声音平静的说道:“你那点东西,还值不得我动心。”

    话语间,项回左手隔空一抓,将刘力的左腿吸附在手,接着手臂慢慢上推,将刘力的左腿,推移至与自己的身体平行,而后慢慢的扭动手腕……

    “不……”见状,刘力目中的瞳孔,顿时缩同麦芒,而后张口大叫道:“不啊!”

    咔嚓!

    脆响声中,项回面无表情的松开刘力的左腿,而后目光平静的垂下目光,看着那再度昏死过去的刘力,薄唇微动的喃喃道:“你应该庆幸,庆幸你遇到的是我,而不是黑衣卫……”

    “不要杀我!”

    与此同时,在看到刘力再度昏死之后,吴四身躯一震,而后肝胆俱裂的大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啊!”

    砰!

    然而,未等吴四更多的乞求出口,其人便突然身躯一震,而后仰面后倒在地。而在吴四胸前,赫然有一枚细小的风刃,正在进行无声的消散!

    那风刃之上,蕴含的灵气极小、力道却是更大,虽然未对吴四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其上蕴含的力道,却是将吴四整个人,瞬时的击昏过去。

    项回慢慢垂下平伸的右手,接着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刘力,而后转动身形,向着去路迈步而去。

    “呃哇!”

    然而,项回还未走出几步,却是突然面色一白,而后躬身干呕起来。

    项回双手撑着膝盖,面色微白、目光闪动的望着地面,略感口干舌燥的喃喃道:“我没错……是他先要杀我!”

    语毕之后,项回抬袖一擦嘴角,而后嘴唇紧抿的挺起腰身,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项回的速度极快,不消片刻便远离此地,消失在远处的灌木林内……

    嗒嗒嗒!

    在项回离去许久之后,但听一串杂乱的马蹄声,一支由数十人组成的马队,从小渔村的方向,向着此地急奔而来!

    ……

    空旷无人的野外,项回从疾驰中急停下来,而后弯躬着身体,双手撑膝的喘着粗气。

    “哈!哈!”

    此时,项回的面色,仍旧有些苍白,其额头之上,也少见的渗出冷汗。

    此时此刻,刘力那畸形扭曲的身体,犹自留存项回的脑海中,直让项回感到阵阵的口干舌燥和恶寒。

    项回目光闪烁的望着地面,呼吸渐顺的低喃道:“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我未杀他,已是仁念所在!”

    话及此处,项回如同吃了一颗静心丸,心中杂乱的思绪和恶寒,顿时开始飞速的消解,不消片刻,便被项回强形挥散……

    “呼!”

    半晌后,项回张口深出了一口大气,而后挺起腰身,举目望向前方的旷野。

    片刻后,项回慢慢收回目光,而后抬手一抹乾坤镯,从其内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简。

    那玉简为长条形,其体光滑碧青、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其上无雕无刻,看起来颇为养眼。

    此玉有名,其名灵玉。

    灵玉,乃是汇聚天地之力而成的天然宝玉,此玉本身没有多大的效用,但若将其与乾坤石熔铸,却可以衍变成一种,能够缩刻图文的载物之宝。

    所以此玉,多用于记载文录典籍、缩刻地图路线等,而项回手中的这枚玉简,便是属于地图一类。

    不过,此玉中刻画的,却不单是项陆的区域图,而是整个天域的地图!

    项回目光闪动的看着手中玉简,接着悄然散出一道灵气,将其汇入玉简之内,而后慢慢闭上双目,顺着灵气的指引,将心神沉浸入玉简之内。

    “恩?”片刻后,项回突然眉头一皱,而后陡然睁开双目。

    项回目露火光的盯着手中玉简,而后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咒骂道:“该死的老家伙,真是好不要脸!竟然将其内的所有详情概述,都尽数的抹消划除,只给我留下一副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