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2章 刘枫!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见状,张大娘面色一变,急忙拉着蓝袍男子退到路边,而后指着乡道尽头,那疾驰而来的马队,面上难掩怒气的说道:“这些人,就是镇上的混子,也是宋家的狗腿子!”

    蓝袍男子目光阴沉的望着马队,而后抬手拍了拍张大娘的手背,声音平静的说道:“张大娘,你先回去吧,阿力的事,我会亲自过去处理的!”

    “这……”张大娘闻言心中一惊,而后目露焦急的说道:“小枫啊,你可千万别冲动,这些人的心,可是又黑又狠的!”

    闻言,蓝袍男子微微一笑,而后声音轻和的说道:“放心吧张大娘,我不会乱来的。”

    “呼!”张大娘在心中松了一口大气,这才放心下来,而后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恩。”闻言,蓝袍男子轻笑点头,而后扶着张大娘拐过乡口,目送着对方慢慢离去。

    “阿力……”待张大娘消失在巷道的拐角后,蓝袍男子面色的笑容渐渐消失,而后目光阴沉的低喃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话语间,蓝袍男子身形一晃,顿时飞天而起,而后化身为一道淡蓝色的长虹,向着宋家的大院直飞而去!

    嘶溜溜!

    与此同时,就在蓝袍男子掠天而过之时,但见乡道上那急奔的马队,顿时受到惊吓的发出一声嘶鸣,而后纷纷扬起马蹄,在乡道上勒停下来。

    “那是什么!”

    “是修士!”

    望着那掠天而过的长虹,马队中不少人顿时瞳孔一缩,而后目光颤动的惊呼出声。

    “闭嘴!”

    那刀疤壮汉虽然也是心中一惊,但确转瞬将其强压下来,但见其眼睛一瞪,而后震声大喝道:“若抓不到那个小杂碎,你我谁都别想好过!”

    “是!”闻言,马上众人身躯一颤,顿时呼应出声。

    “哼!”见状,刀疤壮汉发出一声冷哼,而后驱使座下骏马,当先向着前方冲去。

    见状,其余众人顿时齐动而出,紧随那刀疤壮汉之后的,向着村外疾驰而去。

    宋家大院,厅堂内。

    “若非为了讨好刘枫,我又怎会提拔于你……”宋建良目光闪烁的望着刘力,语气低沉的低声自语道:“如今你自己不知死活,变成这副模样,若你能够存活下来还好,若你就此死去,等那刘枫修成回来之后,恐怕老夫也会受到牵连!”

    嗖!

    与此同时,就在宋建良心中思绪纷杂之时,但见大院上方,一道宛如流星般的蓝虹,在空中留下一道蓝色的虹桥后,径直的冲入厅堂之内!

    呼!

    在院外虹桥转瞬消失之时,那蓝袍男子,也散去身外的护体灵气,面部表情的站在厅堂之内。

    “谁!”

    看到那突然出现的蓝袍男子,宋建良心中一惊,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而后心神震动的看向来人。

    “你!”在辨清那蓝袍男子的相貌之后,宋建良面色一变,脱口而出的惊呼道:“你是刘枫!”

    刘枫面色阴沉的看了刘力一眼,而后转目看向宋建良,同时语气低沉的说道:“七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宋村长!”

    在刘枫的目光下,宋建良身躯一颤,顿感头皮发麻,再度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此时此刻,在宋建良感觉,自己如同身坠冰窖一般,身心内外尽被寒气包裹!

    宋建良下意识的避开刘枫的目光,面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强作镇定的干笑道:“刘、刘枫,你可算回来了……”

    刘枫面沉如水的望着宋建良,阴沉沉的说道:“我离去之时,你曾向我作保,说是会好好的关照阿力,可如今看来,我将阿力托付于你,实在是个绝大的错误!”

    话语间,刘枫突然目光一凝,而后骤然抬起右手,反手一掌的隔空拍向宋建良!

    砰!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但见宋建良目中瞳孔一缩,顿时如遭重击的倒飞而起,砰然倒撞在后方,中堂的画幅之上。

    噗!

    反弹落地后,宋建良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而后龇牙咧嘴的捧着腹部,哀嚎着冤叫道:“这些年,要不是我极力维护和资助,刘力他早就横死街头了!”

    “如今他受此创伤,即便是他咎由自取,我也不留余力的派人追凶,你如今修成归来,不知回报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恩将仇报于我!”此时此刻,在宋建良看来,无非是因为这刘力,被人出手致残,对方不明缘由之下,才会对自己出手罢了。

    见状,刘枫的眼角微微眯起,冷冷的盯着宋建良的双眼,而后语气阴冷的说道:“阿力他虽然争强好胜,但本性却是不坏,若非是你从中教唆迷惑,他又怎会勾帮结派、祸乱村镇!”

    此时,在刘枫看来,若非这宋建良从中作梗,自己的弟弟,即便未成大就,也绝然不会如此不堪造就!再加上,这宋建良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死有余辜!

    念及此处,刘枫心中怒火再难压制,但见其目中蓝光一掠,就要出手上前,将宋建良当场毙命!

    “不要杀我!”

    然而,就在刘枫手中蓝光顿起、宋建良肝胆俱裂之时,但见那轮椅之上,双目紧闭的刘力,突然大睁双目的发出一声惊叫。

    见状,刘枫的神情和动作皆是一顿,接着怒目发出一声冷哼,而后挥散手中的灵气,快步走向刘力的身旁。

    “不要杀我……”刘力不断的摇晃着脑袋,双目无神的惊叫道:“我求你放过我……放我过啊!”

    “阿力!”见状,刘枫眉头一皱,而后抬手按在刘力的天灵盖上,将自身的灵气,慢慢的灌入对方体内。

    在刘枫灵气的灌输之下,刘力顿时停止了胡言乱叫,无神的双目,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见状,刘枫心中暗送了一口大气,而后收回手上,扶着刘力的肩膀唤道:“阿力!”

    刘力目光呆滞的望着,眼中逐渐清晰起来的刘枫,眼角突然滑落两行热泪,而后嘴唇紧抿、声音哽咽的叫道:“哥!”

    闻言,刘枫面上露出柔和的笑意,而后抬手轻拍着刘力的肩膀,声音轻和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呼!”见状,宋建良心中一松,而后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在心中默道:这小子总算是活了过来,否则老夫也要难逃一死……

    “阿力。”

    片刻后,刘枫突然收起面上的笑容,而后面色微沉的看着刘力,语气低沉的说道:“是谁,将你打成这样?”

    在先前灌注灵气,将刘力唤醒之时,刘枫便已将刘力的伤势查明在心。不过,相对于刘力的伤势而言,刘枫更注重的,是那将刘力伤成如此之人!

    因为,虽然刘力的伤势,看起来颇为严重,但实际上来说,也就只能算是一种,略微严重的骨折罢了。因为项回,并未斩断刘力的筋脉,只是将刘力的骨连接扭断而已。

    此伤对于凡医来说,或许难以整治,但对于修士而言,倒算不得什么难事。

    “啊!”闻言,刘力顿时回神,而后慢慢垂下面庞,但见其微微沉默片刻后,目光微颤的说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年纪不大,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修士……”

    “十六七岁的修士!”闻言,刘枫目中一凝,其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自己归来时,在旷野之上遇到的项回!

    刘枫眼角微眯的看着刘力,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他是不是穿着青衣,在渭河的西南边?”

    闻言,刘力神情一怔,目中顿时亮起逼人的精光,而后牙关紧咬的说道:“没错!就是他!”

    见状,刘枫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张口说道:“好了,此事我自会前去处理。”

    语毕之后,刘枫突然抬手抓住刘力的手臂,而后将自身的灵气,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刘力体内!

    ……

    半个时辰后,渭河西南侧,无名旷野。

    在经过半个多时辰的疾驰后,项回终于穿过了这片荒野,进入了一片稀疏的密林内。

    “呼!”

    项回靠坐在林边的大树下,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而后从乾坤镯内取出水袋,猛灌了几大口水,消解自己的疲乏。

    “唉。”

    饮水过后,项回摇头发出一声轻叹,而后仰面望着上方的晴空,有气无力轻喃道:“离家已快一月了,才来到这里,照这种速度,恐怕本少爷就算是老死,也走不完天域之路……”

    话语间,项回再度小饮了一口清水,而后转目看向前方的旷野,神色怅然的说道:“要是能够凌空飞行,定然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然而,项回话未说完,却是突然目中一凝,而后眉头微皱的站起身来!

    而在项回目光所视之处,正有一道粗大的烟尘,从地面上滚滚而起!

    项回眼角微眯的望着那道烟尘,面色渐渐阴沉下来,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早知如此,当时在小渔村,就不该有所犹豫的,将你们一举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