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3章 唯一战尔!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片刻后,项回挺胸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抬腿迈步,步伐沉重的走出树林,静默的站立在旷野之上。

    看其架势,竟是想要主动迎战!

    然而,就在项回走出木林、凝神以待之时,那道粗大的烟尘之上,却突然扩散出一片刺目的蓝光!

    “什么!”见状,项回目中瞳孔一缩,眉头顿时大皱而起。

    轰!

    下一刻,随着一声沉闷的轰鸣,远远传到项回耳边,远处那刺目的蓝光,渐渐的消泯无形,而那道粗大的烟尘,也悄然散去,慢慢的尘埃落定。

    嗖!

    片刻后,但听嗖的一声轻响,一道蓝色的长虹,骤然从那蓝光消散之地冲出,而后疾掠过地面的草皮,向着项回直飞而来!

    “是他?”见状,项回目光一闪,心中顿时浮现出不久前,那从自己头顶飞过的修士。

    项回目光闪烁的望着那,在眼中极速扩大的长虹,神情凝重的在心中默道:“若此人是为我而来,倒是有些麻烦……”

    单从对方能够凌空飞行来看,项回并不认为自己,会是对方的敌手,但若要让其就此离去,先不说能不能逃得掉,单是这种不战而逃之事,就让项回不能接受!因为,在心高气傲的项回看来,此事只有那些无胆之辈,才能做得出来!

    可项回,却颓然忘了,自己在天目湖时的行径……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念及此处,项回心中一定,而后张口深吸了一口大气,屏息凝神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嗖!

    片刻后,在一声厚重的音鸣中,刘枫疾掠过千余丈的距离,而后在项回身前一丈外,平稳的停顿下来。

    呼!

    刘枫虽然停下,但其身上携带的冲势,却化成一股劲风,冲撞在项回的身上!

    劲风扑面之下,项回衣衫拂动、发丝飞扬,便是连身体,都被那劲风冲退一寸!

    刘枫面无表情的看着项回,声音淡漠的说道:“你在等我?”

    闻言,项回目中的惊色顿时消散,而后面色如常的望着刘枫,语气平淡的说道:“你是谁。”

    见状,刘枫眉宇微微一动,而后盯着项回的双眼,张口说道:“刘枫,刘力的兄长。”

    闻言,项回目光一闪,而后了然的点了点头,神情不变的说道:“那你这里,也是为了杀我了?”

    话语间,项回抬手微微一握,其手心之上,顿时凝现出一道青色的风刃。

    见状,刘枫目光一闪,在凝目打量了项回片刻后,突然张口说道:“我此番追来,倒不是为了杀你……”

    “哦?”闻言,项回目光一闪,而后眯眼盯着刘枫的双眼,凝声说道:“那你为何又来找我?”

    “哼!”闻言,刘枫闭口发出一声冷哼,语气淡漠的说道:“我刘枫恩怨分明,你既然对阿力手下留情,予他后生之路,我自然也不会过多的难于你,你自断一臂,我便放你离去。”

    “自断一臂?”项回眼角一跳,目中渐渐冷光汇聚,而后直视着刘枫的双目,语气低沉的说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唯一战尔!”

    话语间,但见项回突然抬手一挥,其手中的风刃,顿时呼啸着射向刘枫的胸口!

    “不自量力!”见状,刘枫目中一冷,而后右手迅速竖成剑指,精准的敲击在风刃的中心。

    砰!

    下一刻,但见那风刃通体一震,竟是被刘枫的剑指瞬时敲碎!

    见状,项回眼角一眯,而后迅速抬臂,向着刘枫狠狠一握。

    嗡!

    刺耳的音鸣中,刘枫巍然不动的身躯外,顿时惊现出数百道,巴掌大小的青色风刃。

    这数百道风刃,是项回早就凝聚待出之物,此时随着项回的握拳,那数百道风刃,顿时向内急速聚拢,向着其内的刘枫围斩而去。

    与此同时,项回抬脚一踏地面,在前跃而出之时,其右拳之上,骤然散发出刺目的青光,而后紧随那风刃之后的,向着刘枫挥拳攻去。

    刘枫目露精光的望着项回,横在腹部的右手,突然横成剑指,而后迅速提至胸口,声音低沉的轻喝道:“凝水!”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数百风刃,即将围斩到刘枫之时,但见刘枫身躯微微一震,其周身之外,骤然凝现出一层厚达半尺的水幕!

    砰!

    那水幕,看似弱不可当,但那数百道风刃,在斩到那水幕之时,却是在骤然一静后,尽数被那水幕反震而出,而后倒射向刘枫头顶上方,那挥拳而下的项回!

    见状,项回瞳孔一缩,但此时再避,却已然太迟!

    念至于此,项回目中狞光一现,而后右拳急出,同时叱喝道:“暴风拳!”

    嗡!

    下一刻,但见项回右拳之上,那刺目的青光突然急速扭曲,瞬息转化成上百道,绕拳急旋的细小风刃,而后包裹着项回的拳头,砰然轰撞在,那倒射而来的风刃之上!

    轰!

    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项回拳上的风刃,顿时爆散而出,在将先前的风刃冲散之后,向着水幕内的刘枫爆射而去。

    “哼!”见状,刘枫闭口发出一声冷哼,剑指松开成掌,而后反手急速出掌,一掌拍在身前的水幕之上。

    呼!

    下一瞬,就在那细密的风刃,即将斩到水幕之时,但见刘枫身前的水幕,突然形体一虚,而后瞬时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蓝水手掌,向着那暴射而来的风刃抓去。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那巨大的水手砰然紧握,将项回散出的风刃,尽数的攥握在手,而后在其形体,骤然黯淡之时,向着项回直轰而去。

    见状,项回目中一凝,而后再度挥拳而下,与那巨大的水拳轰然相击。

    砰!

    下一刻,但听砰的一声闷响,那巨大的水拳,顿时如同水花般,崩解四溅开来。而项回,也在同一时间,被那水泉的爆散之力,冲撞的倒退而出。

    一丈外,项回踉跄落地,而后犹自倒退了三步,才强行的停住身形。

    “你是化境之修?”项回神情凝重的望着刘枫,眼角细眯的双目中,渐渐升起一股强烈的战意。

    刘枫没有直接否认,而是抬手挥散身前的水幕,语气平淡的说道:“若我是化境之修,你连刘某一招,也接不下。”

    “不是?”闻言,项回心中一动,神色迟疑的在心中默道:不是化境,竟也可以凌空飞行……

    本来在项回看来,御空飞行一事,非化境之修不可为,因为在他所遇所见之人中,能够御空而行之辈,无不是化境以上的强者。但此时,刘枫未含深意的话语,却在的项回心中,激起不小的波浪。

    项回默然的摇了摇头,将心头的思绪压下,而后凝目注视着刘枫的双眼,嘴角微扬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未尝没有获胜的机会!”

    “获胜?”闻言,刘枫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慢慢直挺腰身,目中露出逼人的精光,声音略有森然的说道:“呵呵,你若能够断我一发,便算你胜!”

    “什么?”闻言,项回闻中一凝,在眯眼打量了刘枫片刻后,但见其突然嘴角一撇,而后声音低沉的说道:“你那头发,梳的如此油滑齐整,本少爷如何只断一根!”

    闻言,刘枫面色一僵,胸中汇聚的自信和战意,也瞬时化为乌有,但见其眉头微皱的望着项回,声音低沉的说道:“那是你的问题,这已是刘某最大的让步!”

    话语间,刘枫突然后跃而去,而后迅速抬起双手,在胸前交击相扣,同时张口轻喝道:“水山靠!”

    呼!

    与此同时,就在刘枫双手紧扣之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项回身躯左右一丈外,顿时惊现出两道,高宽三丈、厚足半丈的水墙!

    那水墙出现的极其突兀,随着刘枫双手的相扣,向着其内的项回,迅速的挤撞而去。

    项回目光一闪,接着两手交错挥舞,在散出两道巨大的风刃,攻向前方的刘枫后,但见其脚尖用力旋点地面,在原地急速旋转的同时,身外顿时凝现出,数十道巨大的风刃。

    那数十道风刃,随着项回的自转,在项回身外急速飞旋,形成一个高大的风刃屏障,将相互防御在内。

    说时迟那时快,那急速并拢的水墙,瞬时与那风刃屏障碰撞。

    轰!

    沉重的闷响声中,那并拢的水墙,在轰撞至风刃屏障之时,其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将那些旋绞而来的风刃,震退在水墙之内。

    砰!

    与此同时,但见刘枫目中水波一掠,其身前的地面上,顿时拔升起一道高大的水幕,将那袭来的风刃,在完全阻挡之后,慢慢的包融在内。

    嗡!

    下一刻,就在刘枫破除风刃之时,但见那水墙内的风刃屏障,其上的青光猛然高涨,顿时爆散开来!

    轰!

    在那风刃的爆散中,那并拢挤压的水墙,顿时形体一震,而后砰然瓦解,化成无数水花迸溅开来。

    与此同时,其内的项回,也陡然停下身形,而后身形一晃,向着前方的刘枫,直冲而去。

    经过两次弹指一挥间的交锋后,项回心中已经明了,那刘枫即便不是化境,但也已相差不远!

    能将柔水化实,再反震于外,此事,在修水的灵境修士中,并非人人都能做到。且从对方的术法中,项回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冰的寒力!此间种种,都说明着这刘枫,已经处于灵气入化的边沿!

    不过,面对这等修为不如、灵气难比的劣势,项回的心中,非但没有畏缩惊惧,反而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战意!

    因为,他心中的自傲和尊高,容不得自己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