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4章 激战!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暴风拳!”

    前冲中,项回突然高高跃起,而后居高临下的,挥出被风刃包裹的右拳。

    见状,刘枫目中一凝,而后不退反进,同样抬起右拳,轰向项回下挥的拳头。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刘枫挥出的拳头之上,突然散发出湛然的水波。

    “浪啸长空!”

    下一瞬,就在两圈即将碰撞之时,但见刘枫拳面一震,其上骤然爆射出一道,急速自旋的粗大水柱!

    轰!

    下一刻,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项回拳外的风刃,顿时被那爆射而出的水柱冲碎殆尽,而项回本人,也在那水柱的冲击下,砰然倒飞而出。

    噗!

    倒飞中,项回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但见项回突然抬手一握,那些被水柱冲碎的风刃,竟是眨眼恢复如初,而后向着水柱后的刘枫,急速的旋斩而去!

    见状,刘枫目中瞳孔一缩,而后迅速松拳成掌,向着那迎面而来的风刃按去。

    呼!

    下一刻,就在那风刃斩来之际,刘枫的掌心内,突然泛起阵阵水纹!那水纹扩散的极快,眨眼之间,便在刘枫的身前,形成一道高大的涟漪水幕,将刘枫整个人都守护在后。

    砰砰!

    那涟漪看似薄弱不堪,但在那风刃的斩击下,却仅仅是涟漪更多,根本不曾碎裂!而那旋斩而来的风刃,却是在斩到那水幕之后,被其内散出的反震之力,生生的震成碎末!

    “风刃旋杀!”

    然而,就在刘枫目中一松,正欲挥散水幕之时,其身后却突然袭来,一片杂乱的巨大风刃!

    与此同时,在刘枫的头顶上方,项回再度带起一片风刃,向着刘枫挥拳而下!

    “哼!”见状,刘枫面不改色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迅速抬起双手,在胸前交击合十,同时沉喝道:“怒浪淘沙!”

    呼轰!

    下一刻,刘枫的身上,突然散发出耀眼的蓝光,在那蓝光下,方圆数十丈内的水系灵气,尽数被吸撤而来,而后在刘枫身外,汇聚成一道粗大的怒水旋涡,将刘枫整个人都包裹在内!

    时如白驹过隙,就在那旋涡生出之时,刘枫身后的乱刃眨眼袭来,项回拳上的风刃,也顷刻爆发,尽数轰击在那旋涡之上。

    轰!

    震耳欲聋的闷响声中,那怒水旋涡,如同一台晶莹的搅碎机般,将上、后两方袭来的风刃,尽数的搅碎成渣!非但如此,在将风刃搅碎之后,那怒水旋涡内,还骤然散出一股强烈的吸撤之力,将凌空欲落的项回,强行的拉扯而下!

    刺啦!

    在项回靠近旋涡的一瞬,但听一串刺耳的音响,项回身下的衣摆,顿时被那撕扯之力,割碎成条!

    见状,项回目中瞳孔一缩,拳上顿时凝现出上百道风刃,而后急速出拳,直轰向下方的旋涡。

    轰!

    风刃爆发,那旋涡通体一震,顿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将那上百道风刃,尽数震碎当场!

    但项回,却接着那反震之力,得以逃离旋涡,避免了被绞杀的下场。

    项回身躯翻转,在三丈外平稳落地,而后眼角微眯的望着,那如同金铁的旋涡,心中大感棘手。

    呼!

    与此同时,但见那旋涡内的刘枫,突然抬手一挥,其身外的旋涡,顿时化成无数水流,尽数没入刘枫的体内。

    刘枫目光平静的望着项回,神态自若的说道:“你赢不了我。”

    “哼!”

    “哼!”项回面无表情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本少爷还没使出全力,你又怎知我赢不了你!”

    闻言,刘枫眉头一挑,而后嘴角微扬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刘某,试试你有多强!”

    话语间,刘枫突然双腿弯躬,单膝着地的将右手按在地面,同时沉声叱喝道:“惊涛骇浪!”

    嗡!

    下一瞬,就在刘枫手掌按地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刘枫身下的地面,顿时泛起层层的水波!

    那水波,扩散蔓延的速度极快,转眼之间,便将方圆百丈的地面尽数覆盖。

    与此同时,在那水波扩散百丈之时,四周的水系灵气,顿时齐涌而至,竟是在那水波之上,瞬时凝聚出一片,无岸而立的巨大湖泊!

    轰!

    在那湖泊形成之后,其内的湖水,顿时翻涌而起,形成层层的巨浪,向着中心的项回和刘枫,狂猛的拍打过来。

    这一切,皆在瞬息之间内发生,在项回察觉到不妙之时,已然身处在层层巨浪之内。

    “该死!”

    项回瞳孔收缩的望着周遭的巨浪,在半身没入湖中、毫无着力点的情况下,项回的身体,开始随着浪涛的翻涌,而不受控制的左右颠摇。

    嗡!嗡!

    与此同时,但见刘枫突然反手一挥,其身前翻涌不止的怒水,骤然分流出两道巨大的水流,而后幻化成两道巨大的水刃,向着项回直射而去。

    “哼!”见状,项回眉头高拢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同样挥散出两道风刃,射向那迎面而来的水刃。

    砰!

    四刃相撞,水花迸溅中,项回的风刃,与刘枫的水刃,在相撞的一瞬,纷纷的崩解碎裂。

    砰!

    与此同时,但见项回,突然抬手一拍湖面,竟是摆脱了怒水的束缚,从其内冲了出来!

    冲起中,但见项回,抬手一点身前虚空,其手指所指之处,顿时凝现出一道巨大的风刃。见状,项回双膝蜷缩上提,而后伸脚踩在那风刃之上,借助那短暂的着力,再度冲起一丈之高。

    而在项回冲起之后,其脚下的风刃,却是骤然一动,而后向着刘枫直射而去。

    “哼。”刘枫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抬手一拍水面,散发出道道水刃,将那急射来的风刃,粉碎于无形之中。

    与此同时,那层层巨浪也瞬时临近,正翻涌呼啸着,向着项回和刘枫当头拍下!

    见状,项回面色不变的连连出手,故技重施的散出道道风刃,而后踏着层层风刃,在那巨浪拍合之时,险之又险的冲出重围。

    轰!

    沉重的闷响声中,那层层巨浪轰然互撞,而后形成一道,足足冲起数十丈之高的巨大水柱。

    “呼!”见状,项回在心中暗松一口大气,而后以风刃为点,凌空翻跃着退出湖面,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

    然而,就在项回翻转落地之时,那冲天而起的水柱,却在滞空欲落之时,突然急速的回旋起来!

    呼轰!

    震耳欲聋的闷响声中,那水柱开始飞快的旋转,而后将湖内之水,尽数的吸撤而来,形成一道高达数十丈的水龙卷!

    而在那水龙卷的底部,一身蓝袍的刘枫,正衣衫飘摇的挺立在内。

    刘枫隔着水龙卷,目露精芒的望着项回,而后森笑露齿的凝声说道:“若你能接下这一式啸浪漩涡,刘某便放你离去!”

    项回目中一凝,而后面不改色的沉声说道:“便是接下,又有何难!”

    闻言,刘枫嘴角一扬,而后脚尖一蹬地面,竟是带着那水龙卷,向着项回急奔而来!

    “哼!”见状,项回面色陡转凝重,但见其先是张口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身形一晃,顿时在原地急速的旋转而起。

    嗡!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刺耳的音鸣,项回急速自转的身外,顿时凝现出数百道巨大的风刃。

    那数百道风刃,在出现后齐齐一震,而后随着项回的自转,开始极速的飞旋而起,瞬时化成一道,与那水龙卷齐高的风刃之柱。

    轰!

    此时此刻,在这无名的旷野之上,顿时惊现出两道,顶天立地的龙卷风柱!那两道龙卷齐肩并立,其体一个淡蓝、一个淡青,一个魏然不动、一个急速前冲,在轰鸣呼啸中,急速的靠近!

    与此同时,宋家大院,厅堂之内。

    此时,在这宋家的厅堂之内,在那宽大的首座之上,现时所坐着的,却并非是那,身为宋家家主的宋建良,而是那衣着光鲜、已然伤愈的刘力!

    而宋建良,却如同一名仆从般,拱手哈腰的站在刘力的身旁。

    而此时,在这宽敞的厅堂之内,除了刘力和宋建良外,赫然还有十数人!

    那十数人中,包含着宋家的护卫,和大春与冬来六人。只是,大春和冬来几人,却是被那十数名护卫,死死的摁跪在地上……

    “刘力!”

    冬来满面怒容的瞪着刘力,一边剧烈挣脱着被制的双手,一变咬牙切齿的怒叫道:“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开我,跟我单挑!”

    “冬来!”见状,同样被摁在地上的大春,顿时心中一惊,而后强行挣脱开,那按住自己脖子的双手,面上难掩怒色的呵止道:“你少说两句!”

    语毕之后,大春转目看向首座上的刘力,直眉瞪眼的说道:“刘力,我们兄弟几人,自问从未招惹于你,你为何如此羞辱我等!”

    “哼!”闻言,刘力尚未开口,其旁的宋建良,已经眼睛一瞪,而后张口呵斥道:“牛大春,你少装蒜,若非是你们在背后唆使,那该死的小杂种,又岂会对阿力出手!”

    闻言,大春声息一窒,而后眉头紧皱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敢嘴硬!”见状,宋建良目中火光顿起,但见其身形一动,就要上前教训大春。

    见状,刘力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出声喝止道:“等一下!”

    宋建良闻言身形一顿,面上怒容顿时消散,转而换上一副阿谀之色,向着刘力低头哈腰的说道:“怎么了阿力,你还有什么吩咐?”

    刘力微微摇了摇头,而后慢慢站起身形,步伐平稳的向着冬来走去,同时张口说道:“此事与你无关,我有话问他……”

    见刘力走来,冬来眼睛一瞪,而后涨红着脸,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怒叫道:“怎么样!”

    刘力右肘撑膝的蹲在冬来面前,目光闪动着莫名的光芒,语气低沉的说道:“向冬来,在你眼中,我是否该被……投河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