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5章 断一发!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刘枫所化的旋涡,与项回所化的风卷,在急速靠近中轰然相撞!

    砰!

    两者相撞的一瞬,项回所化的风卷,顿时被撞退一丈,而后又被两者间,散出的吸力强行拉回,从而与那怒水旋涡,轰鸣剧震着纠缠在一起。

    轰轰!

    那风柱之上,无穷风刃急速飞旋,疯狂的切割、旋绞着怒水旋涡;而那怒水旋涡,看似柔弱无骨,但却固若金汤,非但没有被风刃断流,反而散发出恐怖的反震之力,将项回所化的风柱,不断的轰撞而退!

    此时此刻,这风与水的交击,如同刃与盾碰撞,两者如同两个巨大的磨盘般,疯狂的研磨着彼此,在剧烈的震颤中,迸射出无数的水箭和残刃。

    砰砰砰!

    密不绝耳的闷响中,非但那两道龙卷,在通体剧震中,相互侵占着彼此的据地,那迸射而出的水箭和残忍,也在空中纵横交击,从而迸溅出无数火花!

    嗡!

    风刃之柱中,项回急速的自转回旋,将体内的灵气,不断的外散而出,凝聚成片片风刃,不断填补着那急速损耗的风刃。

    此时此刻,项回体内的灵气,已经快要宣告枯竭,且由于不断的自转,项回的身体也快无法支撑,那股愈发强烈的昏胀之感,在让项回恶寒难耐之时,也迅速衍化成一种,病态的虚弱之力,疯狂的侵袭着项回的身心内外。

    “倒是小看了你!”

    见状,刘枫的嘴角微微牵动,而后迅速抬起双掌,直按在旋涡的内壁之上,同时沉喝道:“化冰!”

    轰!

    下一刻,但听轰的一声闷响,只见刘枫的双掌之上,突然蔓延出耀眼的湛蓝之光!

    那蓝光之上,散发着刺骨的寒气,仅仅片刻之间,便将那淡蓝的怒水旋涡,尽数的渲染成湛蓝之色!

    咔咔!

    与此同时,在那蓝光蔓延之时,其所过之处的旋涡,顿时凝固成厚实的冰晶!而那怒旋的水流,也在那蓝光渡过之后骤然瓦解,而后凝化成无数的冰刃!

    那冰刃看似轻薄,但却坚硬如铁、锋锐难阻,再加上那刺骨寒力的侵蚀,项回散出的风刃,往往在两者相触的一瞬,便被对方斩碎成渣,根本难以与其抗衡!

    砰砰!

    怒水成冰,那巨大的旋涡,也瞬时转化成冰刃风暴,与项回化成的风柱,产生更加狂猛的碰撞。

    只是,这种惊天动地的大碰撞,却仅仅持续了片刻,便以那风刃之柱的爆散,而宣告终结!

    轰隆隆!

    滔天巨响中,但见项回所化的风柱,在剧震中不断的后退,其体积也在后退中,开始迅速的崩解!直至数个弹指后,项回所化的风柱,再难抵挡那冰刃风暴的旋绞,而后发出轰的一声滔天巨响,轰然的爆散开来!

    轰!

    滔天巨响中,项回所化风柱轰然爆散,身处其内的项回,也顿时倒飞而出,但那爆散的风刃,却在项回抬手一指间,尽数轰向那道冰刃风暴!

    砰砰砰!

    密不绝耳的闷响声中,那无数风刃,尽数轰射在冰刃风暴之上,在自身碎灭成渣之时,也将那冰刃风暴的形体,不断的打压聚拢,向后慢慢的推移。

    此情此景,如同场内,刮起了漫天的刀雨,想要将刘枫化成的“大树”,摧毁于旷野之上!

    噗!

    项回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而后身躯翻转卸力,足足倒飞出十数丈后,才面色惨白的踉跄落地。

    砰!

    与此同时,项回爆散出的最后一道风刃,也在轰射到冰刃风暴之后,化成众多碎片的散灭于空。

    而此时,那巨大的冰刃风暴,也骤缩至数丈大小,其内的冰刃也消损大半,仅剩下薄薄的一层,还兀自旋绕在刘枫体外。

    见状,但见那落地未稳的项回,突然目光一闪,而后右手虚握成拳的高举在上,双眼怒睁的叱喝道:“破风枪!”

    嗡!

    下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音鸣,之间项回右拳之内,突然乍现出刺目的青光!

    那青光,在项回的拳心内,急速的汇聚凝合,飞速的凝聚出一柄,长足一丈的灵气长枪!

    “暴风刺!”在那长枪凝实的一瞬,项回目中狞光一掠,接着身躯微微后仰,而后以腰带身、以肩带臂的,将手中长枪掷向风暴内的刘枫!

    嗡!

    枪出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音鸣,项回的身前,顿时凝现出一片,长租半尺、细长如锥的风刺!

    那风刺铺天盖地,难以细数具体之数,其上散发着刺目的锋锐之息,在齐齐一震之后,紧随那长枪之后的,向着冰刃风暴爆射而去!

    嗡!

    见状,风暴的刘枫瞳孔一缩,而后迅速抬起双掌,紧紧的推按在风暴的内壁之上,将自身的灵气,疯狂的灌注入风暴之内!

    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冰刃风暴,轰然壮大之时,那细长的长枪,也携带着漫天的风刺呼啸而至!

    砰砰砰!

    在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闷响中,那漫天的风刺,眨眼将那无数冰刃洞穿,在风暴的内壁之上探露而出!

    而那杆长枪,非但洞穿了风暴的内壁,还擦着刘枫的耳尖,直没入刘枫身后的壁障内,横插在风暴的风眼之内!

    砰!

    下一瞬,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只见那长枪形体一震,而后砰然破碎,化成无数碎屑,被那风暴吸附而去。

    “呼!”

    见状,项回目中一松,而后颓然倒地,毫无形象的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输了……”刘枫目光微颤的望着项回,而后慢慢垂下目光,用余光看向脸侧,那一缕断垂而下发丝!

    片刻后,刘枫嘴角微微一动,目中渐渐回归平静,而后抬手挥散身外的风暴,将目光投向倒地喘息的项回。

    “哈!哈!”

    察觉到刘枫的目光,项回神情疲倦的咧嘴一笑,而后仰望着上方晴空,喘着大气的叫喊道:“断一发……又有何难!”

    闻言,刘枫微微沉默,而后张口深吸了一口浊气,声音平淡的说道:“刘某说到做到,自不过再为难于你……”

    话语间,刘枫的嘴角慢慢上扬而起,而后目光灼灼的望着项回,声音清冷的说道:“不过下次,刘某再不会手下留情!”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而后翻身坐起,眼角微眯的凝视着刘枫,嘴角微撇的凝声说道:“下一次,不用你让,本少爷就能打的你满地找牙!”

    见状,刘枫目光一闪,而后眼角微眯的点了点头,嘴角微扬的说道:“小子,记住你今天的话,别到凄惨落败之时,又说我刘某人以大欺小、持强凌弱!”

    呼!

    语毕之后,刘枫根本不给项回反嘴的机会,便化成长虹的冲天而起,向着小渔村的方向飞去,不消片刻之间,便消失在项回的视线内。

    “哼!”见状,项回撇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目光灼灼的望着小渔村的方向,嘴角微扬的低喃道:“且看到时候,你我谁能更胜一筹!”

    片刻后,项回慢慢收回目光,而后从地上翻身站起,向着身后的木林走去。

    与此同时,宋家大院,厅堂之内。

    “是么……”

    刘力目光黯然的望着身前,怒容之中难掩不屑的冬来,而后慢慢垂下目光,双目无神的低喃道:“原来我……竟犯了如此之多的……罪过么……”

    “哼!”见状,冬来撇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目露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会多好?若非是你跟这老乌龟,在背后帮他们撑腰,那些混账王八蛋,又怎敢在村镇中作恶!”

    “向冬来!”

    在冬来先前的怒诉中,宋建良的面色,便早已阴沉铁青,此时,再听及那老乌龟三字,宋建良顿时勃然大怒,但见其抬手指点着冬来,咬牙切齿的怒骂道:“好你个小王八蛋,你胡编乱造的诽谤老夫不说,还敢当众辱骂老夫……”

    噗!

    然而,宋建良怒骂尚未说完,却是突然两眼一瞪,而后神情僵硬的垂下脑袋,看向自己的腹部!

    那里,有一把长剑的剑柄!而那握柄之人,赫然是那刘力!

    “力、力哥……”

    此间的变动,出现的实在突然,直将场中的所有人,都惊的身躯一颤,心神震荡的呆愣下来。

    众护卫目光颤抖的望着刘力,心神震荡的想要疑问张口,但慑于刘力的积威,却又将到口的话生生咽下,纷纷选择了沉默。

    而大春等人,在看到刘力的行为后,虽然心中也感到错楞震惊,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复杂……

    “你……”宋建良难以置信的望着刘力,双手死死的抓住刘力握剑的右手,目露怨毒的说道:“为什么……老夫对你视……如己出,为何你不知图报……却反要杀我!”

    “我为你劝说村民、购纳他们的渔区,还为你护佑商路,扫除乱商之人……”刘力面目低垂的站在宋建良神前,其额头落下的阴影,将双目遮盖,让人看不出此时,其具体的神情。

    “我自以为,这是在报你抚育之恩,所以即便背负些许骂名,我也佯装无谓……而周遭的兄弟,也都赞我功高大义,纷纷奉随于我……”

    “可到头来,我才发现,我所作的一切,非但报了你的恩德,还剥夺了许多人赖以生存之物!”话语间,刘力突然抬起面庞,而后直视着宋建良的双眼,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你……不过是利用我的名头,和大哥的修士身份,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话语间,刘力骤然将手中长剑,从宋建良的体内拔出,而后一剑砍在对方的脖颈之上!

    噗!

    下一刻,但听噗的一声闷响,宋建良的身躯,僵直的向后栽倒,而其项上之头,却随着那疾掠而下的剑光,带起一蓬热血的纷飞而起!

    砰!

    麻袋坠地般的闷响声中,宋建良瘦弱的身躯,砰然栽倒在地,其高飞的头颅,也紧随其后的滚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