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6章 栽赃嫁祸!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河无尽,浩浩无边,其内之“水”,将天界下方的虚无完全占据。是以,为了便于识别和标注,天界战盟将天河,划分成无数的河域。

    这些河域,以其所处之陆的名称而命名。

    项陆河域,西南部。

    此处,有三座中型的港城,三城之名,由西向南分别是:滨海、渤水、临安。

    此三城,彼此相隔百里、至数百里不等,大体成呈弧线状并立,环建在项陆的边沿。

    三城的码头,相互之间接通并联,其总体的长度,大致将近千里之遥!若从星空俯视下观,这三座相连的码头,就如同一柄红色的弯刀般,尤为醒目的摆放在项陆的西南边。

    此间,距离项回与刘枫决别,已经过去七日,经过七日的长途跋涉,项回终于走出了项陆的内陆,如愿以偿的来到了,这通往的广袤天域的地带。

    滨海城。

    滨海城,分为南门两个城门,城区占地约有五十里方圆,其外围的城墙,高有八丈、里宽三丈,通体采用白色的巨石堆砌,除此之外,此城与天域的其它城池,并无多少巨差。

    此时,戌时将至、夜色渐浓,夜空中繁星漫天、皎月抬头,其上倾洒的柔光,为夜幕中的滨海城,披上一层朦胧的纱衣;在这朦胧的外表下,滨海城内华灯初上、灯火辉煌,悄然换上一套华贵的霓裳……那是来自,那夜不熄火的酒楼,和街道转口的灯柱上,散出的昏黄之光……

    此时此刻,在滨海城的北城区,在那灯火通明、却行人无几的街道上,正有一道修长的身影,悄然的驻足停立。

    “滨海城……”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街道上,目光闪动的观望着眼前的情景,嘴角微扬的低喃道:“想不到,这这夜幕中的滨海城,竟也如此美妙……”

    片刻后,项回慢慢将目光,从前方的夜景中收回,而后微微一笑,动身向着城中走去。

    与此同时,南城区内。

    嗖!嗖!

    但听嗖嗖两声轻响,行人少见的街道上,突然闪现出两道黑影!

    那两道黑影,是两名身着夜衣、面遮黑巾的修士!

    那左侧之人,肩宽背阔、膀大腰圆,看起来颇为魁梧,在其背后,背负着一柄黑鞘长刀;那右侧之人,身躯豺瘦高挑,如同一根竹竿,在其腰间,斜挂着一柄青鞘长剑。

    这二人身速极快,在出现后丝毫没有停留,带起阵阵刺耳的破空之声,眨眼消失在街道之上。

    嗖!

    然而,那两名黑衣人,消失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二人先前的落脚之地,又再度闪现出一名中年男子!

    那男子身着白色锦袍、头戴白色锦帽,身躯高大挺拔,其左手的拇指上,佩戴者一枚硕大的玉扳指;其人天庭圆润饱满,虎目之中犀利暗藏,颚下蓄有一撮尖须,给人一种鲜明的老于世故之感。

    “敢盗我信义行的商货,胆子倒是不小!”那男子目光阴沉的,扫了一眼身下的地面,而后身形一晃,带起道道残影的追击而去。

    嗖嗖嗖!

    与此同时,就在那中年男子,化成残影消失之时,场内接二连三的,响起一片破空之声,场内再度闪现出,十数个衣着统一的白衣修士。

    “追!”

    这十数名修士,在出现之后一刻未停,紧随那中年男子之后的,向着前方追击而去。

    ……

    嗖!嗖!

    清冷街道上,两名黑衣人在前疾驰,那名中年男子,和后方的白衣修士紧追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之间的距离,也愈发接近,直至一炷香后,那两名黑衣人的身影,已经清晰的映入中年男子的目中!

    “该死!”

    疾驰中,那魁梧的黑衣人微微侧头,扫了一眼后方那,紧追不舍的中年男子,而后声音阴沉的说道:“你选哪家不好,怎会选到这家黑商!”

    “我怎会知道!”

    闻言,那高瘦之人眼角一跳,目光阴沉的说道:“此人修为太高,即便是醉神香,也只能限他一时半刻,一旦等他恢复过来,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哼!”闻言,那魁梧之人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狞声说道:“既然逃不了,索性与他拼个死活!”

    “白痴!”

    闻言,那高瘦之人张口发出一声低骂,手腕一翻,袖中顿时滑落出,一个金色的乾坤袋。

    那高瘦之人,抬手将锦囊扔给魁梧之人,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分行两路,是生是死,你我各安天命吧!”

    语毕之后,那高瘦之人身速再增三分,如同离玄之箭般,向着城北疾驰而去。

    “哼!”见状,那魁梧之人眉头一皱,而后抬手接住乾坤袋,接着身形一晃,闪身转入巷道内。

    嗖!

    在二人离去三息后,但听嗖的一声轻响,那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也从后方掠空而来!

    “把他给我抓回来!”

    那中年男子,在街道上方三丈凌空飞掠,在面色阴沉的发出一声喝令后,向着那高瘦之人直追而去。

    “是!”

    与此同时,那十数名白衣修士,也应声而至,而后齐齐调转方向,向着那魁梧之人追去。

    一炷香后,北城区,一处客栈外。

    “临滨客栈……”

    项回举目的望着客栈的招牌,而后微微一笑,动身向着客栈走去。

    然而,项回身形刚动,却是突然目中一凝,而后急速抬起右手,向着身体右侧抓去!

    嗖!

    下一刻,但听嗖的一声轻响,一道金色的光团,骤然从昏暗的街角内飞射而来,被项回稳稳的抓在手中。

    那光团,在落入项回手中后,其上的豪光眨眼消散,露出其下的真容——金色的锦囊。

    嗖!

    与此同时,那昏暗的街角内,紧随其后的冲出一道高瘦的身影!此人,正是先前那名,与同伴分逃的高瘦黑衣人!

    那高瘦的黑衣人身速极快,如同一阵狂风般,急速的掠过项回,而后向着北城门疾驰而去。

    但此人,在与项回擦肩而过之时,却是发出一声沉重的低喝:“快走!”

    “什么……”见状,项回眉头一皱,正要张口喝问,却是突然瞳孔一缩,而后迅速的闪身急退!

    砰!

    下一刻,就在项回闪身退避之时,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其先前所处之地,顿时轰落下一道火焰之拳!

    轰!

    那火焰之拳,约有一丈大小,其体凝如岩浆、外燃赤红之火,如同一颗小型的陨石般轰然落地,将方圆三丈的地面,在轰碎崩解之后,尽数化成火红的岩流!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那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紧随那火焰巨拳之后的,从空中直落在地。

    项回眉头紧皱的望着来人,心中惊疑不定的说道:“你是谁?为何出手袭击于我?”

    “谁!”

    与此同时,客栈内那肥头大耳、昏昏欲睡的掌柜,也被店外响动惊醒,但见其环眼一瞪,而后惊声低叫道:“干什么!”

    但在看清店外的状况后,那掌柜却是眉头一皱,而后目露不满的嘀咕道:“搞什么,大半夜的不修不睡,就知道吵扰别人……”

    语毕之后,那掌柜嘴角一撇,而后起身离座,大摇大摆的走到门前,抬手便将客栈的大门甩上。

    砰!

    那中年男子,侧目扫了一眼客栈紧闭的大门,而后眼角微微眯起,盯着项回手中的锦囊,面沉如水的说道:“小子,你倒是好胆气,竟敢将主意,打到我信义行的头上!”

    “什么?”闻言,项回目中一凝,而后垂目望着手中的锦囊,心中顿时明悟过来,原来自己,已被人栽赃陷害!

    明悟之后,项回的面上也阴沉下来,但见其,先是轻吸了一口浊气,强压下心头的不悦,而后举目看向那中年男子,语气低沉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信义行,这乾坤袋也并非我盗取之物,而是刚才那人丢来,既然此物,是你的东西,那归还于你便是。”

    话语间,项回抬手一抛,将手中锦囊抛向那中年男子。

    见状,那中年男子目光一闪,而后抬手接住乾坤袋,悄然散出一丝灵气汇入其中,查探其内的所存之物。

    然而,在探查完其内明细之后,那中年男子却是面色一沉,因为那乾坤袋内,根本就空无一物!

    那中年男子,目光阴冷的盯着项回的双眼,面色铁青的说道:“尽管万某信你之言,但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还请小友,能够将乾坤镯借来一探。”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而后面色难看的沉声说道:“东西都已归还于你,你不去缉拿真凶,反倒还要质疑于我?”

    “是不是你,将乾坤镯交来一看便知!”闻言,万姓修士目中狞光一掠,而后声音阴冷的说道:“若不是你,万某自会前往追击!”

    冰冷的话语中,万姓修士突然身形一虚,竟是化作残影消散!

    与此同时,那万姓修士的身影,突然自项回身前闪现而出,而后迅猛的伸出右手,抓向项回的手腕。

    见状,项回瞳孔一缩,而后脚尖一点地面,就要动身急退。

    然而,就在项回刚有所动之时,但见那万姓修士目中一闪,而后左手握拳急出,重重的击打在项回的腹部!

    吭!

    重拳相击之下,项回身躯一震,欲要后退的身形,也因腹部吃痛的蜷缩,而被强行打断。而那万姓修士的右手,也不偏不倚的,扣在了项回的手腕之上!

    在牵制住项回的手腕后,那万姓修士右腿急出,迅猛的踢在项回的腰腹。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在项回瞳孔一扩、口吐鲜血之时,那万姓修士又抬起左脚,踩压向翻倒在地的项回。

    在万姓修士踩下之际,项回突感一股巨力降临,仿佛对方踩下的不是脚掌,而是一座巨峰!那股巨大的压迫之力,将项回死死的压在地面,让其根本无法做出丝毫的反抗,只能任由对方踩压而来!

    砰!

    在一声让项回身心震动、口吐鲜血的闷响中,万姓修士抬起左脚,顺畅无阻的踩在项回的后背上,将项回死死的踏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