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7章 龙吼!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自量力。”

    昏暗冷清的街道上,万姓修士脚踩项回的后背,右手牵制着项回的左臂,将项回死死的踩踏在地面上。

    万姓修士眼目微垂,目光阴冷的看着脚下的项回,面无表情的说道:“万某未直接将你灭杀,已是顾及你的年纪,和来之不易的修为。”

    话语间,万姓修士的右手,突然微微用力一抓,手心内顿时散出一丝赤红的灵气,就要探向项回的乾坤镯。

    然而,就在那赤红的灵气,触碰到乾坤镯之时,那乾坤镯的龙睛内,却突然闪亮起刺目的紫光!

    吼昂!

    下一刻,在一声难寻出处,似吼似啸、由低沉陡转高昂的兽吼声中,那万姓修士突然瞳孔一缩,顿时如遭重击的倒飞而出!

    而那乾坤镯上,那龙睛之内的紫光,也在骤然一闪之后瞬息隐没,再度的沉寂下来。

    啪!

    在失去万姓修士的牵制后,项回高抬的左臂,顿时无力的跌落在地,其身躯之上笼罩的巨力,也瞬时消散于无。

    砰!

    倒飞中,那万姓修士突然胸腔一震,接着抬手一拍身下虚空,在翻身而起之后,又双脚扎空的向后滑行了三丈,才勉强的停住身形,而后才身躯虚晃的……踉跄落地!

    而此时,那万姓修士的身处之地,距离项回所在之处,赫然有十丈之远!

    吭!

    落地后,那万姓修士还未站稳身形,其喉管便突然一僵,而后从其口中,悄然的溢出一丝赤血!

    “神龙死魂!”在刚才一瞬,万姓修士清晰的感觉到,那环龙之状的乾坤镯,真的化成一条紫金巨龙,而后嘶吼咆哮着,冲撞向自己的心神!

    在万姓修士看来,若非紧要关头,自己及时斩断与那丝灵气的联系,致使那巨龙的形体极度涣散,自己定已命魂皆丧!

    万姓修士手扶胸口,心有余悸的望着项回,声音干涩的凝声说道:“你……究竟是谁!”

    “咳呵!”

    地面上,项回面色苍白的呛出一口鲜血,而后身躯颤抖的撑地而起,死死的盯着万姓修士的双眼,目露怨毒的说道:“信义行……这笔大账,我项回记住了!”

    语毕之后,项回牙关一咬,而后抬脚猛的一跺地面,纵身跃上客栈的房檐,身形闪转腾挪的,翻越过客栈的房顶,眨眼消失在客栈后的黑暗中。

    “项回!”

    万姓修士目光闪烁、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项回离去之处,心中惊疑不定的低喃道:“是项家么……”

    呼!

    与此同时,就在万姓修士心神渐沉之时,但听呼的一声轻响,其面前突然浮现出,一张白底青纹的符箓。

    见状,万姓修士目光一动,接着深吸了一口大气,将心头的思绪压下,而后伸手抓住眼前的符箓。

    在探知过符箓内的信息后,万姓修士面色微缓,而后低声说道:“先带回去,等我回去之后再言其他。”

    语毕之后,万姓修士右手微微一握,其内的符箓,顿时化成飞灰消散。

    “项回……”万姓修士深深看了一眼,项回离去的方向,而后轻吸了一口气,转身向着南城区飞去。

    ……

    滨海城,东侧城墙一角。

    嗖!

    疾驰中,项回抬脚一踏地面,跃起近两丈之高,接着以墙体为着力点,再度上跃而起,如此五次三番的翻腾纵跃之后,项回便翻过八丈城墙,而后翻腾落入城外的地面。

    “信义行……”

    落地后,项回转动身形,目光阴沉的望着眼前城墙,面色铁青的恨声说道:“姓万的,这笔账,本少爷早晚要讨回来!”

    此时此刻,项回的脑海中,仍清晰的刻画着,自己被那万姓修士,践踏在地的景象!

    那种不由分说、便被擒拿的冤怒,那种不能反抗、无法挣扎反抗的不甘,和尊严被践踏的屈辱之感,如同化成无数利剑,正疯狂的刺穿着项回的心神!

    不过,相比于对万姓修士的记恨,项回对那陷害自己的黑衣人,更是杀念难抑,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

    “该死的黑衣人!”项回目露怨毒的盯着城墙,牙关死咬的说道:“再让我遇见你,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语毕之后,项回发出一声阴冷的怒哼,而后抬脚一跺地面,转身向着渤水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

    一个时辰后,渤水城,渤水码头。

    此时,亥时刚过、子时后临,正是一幅:夜朦胧,月当空,繁星映天,辉洒河野。天河水,泛豪华,与月相辉,与星共鸣。灿河畔,夜绚灿,万船泊岸,帆归人息。河孤岸,少影留,独仰星原,独望天。

    但见,夜空中的繁星愈发闪亮、明月愈发皎洁,天河中的星尘,也散发出晶莹的光华,与空中明月相映、与漫天繁星共鸣,将客船成排、夜静人息的渤水码头,映衬的如同一处,旷世的星海之岸!

    此情此景,在让人惊异之余,也难免使人产生,“何为星空何为河”的错乱之感

    而那抹独影,正是绕行滨海城,而来此之地的项回。

    “看来此时,是无船可乘了……”

    “非水之河……”项回目眩神迷的望着星空和天河,嘴角慢慢上扬而起,心中那股郁闷之气,也渐渐消散。

    项回神情舒缓的望着天河之水,在心中暗自低语道:“老家伙曾言,天河乃存世最久之物,若要寻其源头,恐怕要追溯到开天辟地之时了……”

    项回目中映出无数荧光,就这般负手伫立在码头上,静静的凝望着那璀璨的天河。

    汩……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项回独自伫立、暗自神往之时,天河内竟诡异的传出一声……水流之音!

    与此同时,一叶孤舟,慢慢从远方驶来,慢慢挤入项回的视线内。

    那小舟未设船舱,其形犹如柳叶、通体枯黄,其上仅有一名老者。

    那老者身着蓑衣、背挂斗笠,其肤岁月留痕,一头雪发披拢在后,其人双目浑浊、老态龙钟,其一举一动间,无不透出一股近似腐朽的沧桑之感……

    此时,随着小舟轻快的滑行,那老者荡船而行的模样也慢慢深入项回的视线。

    “恩?”见状,项回先是一愣,而后神情一振,向着对方摆臂大呼道:“船家!这里!”

    船家……

    夜静之下,项回的呼喊声,也随之变得空旷起来,隐隐在远处形成微弱的回声、遥遥远飘……

    与此同时,但见那荡船而行的老者,突然苍首一顿,而后操控着小舟,向着项回立身的码头行驶而去。

    见状,项回顿时眉开眼笑,而后眯眼笑道:“真是天可怜见!”

    半晌后,小舟慢慢停靠在码头前方,而那名老者,也停止了摇桨的动作,继而抬起白头,双眼浑浊的望着岸上的项回。

    见对方看向自己,项回神情一正,而后面带轻笑的问道:“船家,我要去无幽之地,能否载我一程?”

    话语间,项回微微一笑,而后颔首说道:“我愿意出……双倍的价码!”

    “……”那老者睁着浑浊的双眼,神情怔然的望着项回的面孔,但对于项回的话语,却是置若罔闻!

    见状,项回神情一怔,心中料想对方,大概是没有听清自己的话语,但见其抬起右手,在对方视线里晃了晃,同时轻声唤道:“船家?”

    “……”但那老者,却还是毫无所动,仍是那般默默的,注视着项回的面庞,只是与初始怔然相比,那老者的目中,渐渐浮现出一抹莫名的波动。

    “这老头,该不会是个聋哑人吧!”见对方如此模样,项回心中的振奋顿时一扫而空,就连面上的笑意也渐渐隐去。

    “罢了!”片刻后,见对方还是那般麻木不仁,项回心神失落的摇头一叹,而后转身迈步,打算归城住宿,待明日再谈出发之事。

    “走吧。”

    然而,就在项回抬起的右脚,刚刚落下之际,那一直未曾开口的老者,却是突然张口出声。

    “恩?”项回闻言身形一顿,而后转过身来,神情错愕的望着那名老者,下意识的说道:“原来你不是聋哑……”

    话语间,项回嘴巴一僵,而后神情尴尬的挠了挠脑门,讪笑着说道:“这、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对于项回的言辞,那老者仿若未有听闻,沉默的如同雕塑。

    “这……”见状,项回心中尴尬更盛,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在心中不断的咧嘴。

    “唉……”片刻后,那老者突然闭目发出一声长叹,而后声音沧桑的说道:“走罢,我载你一程。”

    话语间,那老者抬手扶住船桨,而后划动船桨,将小舟掉转过头。

    见状,项回心中一喜,而后干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就多谢船家了!”

    语毕之后,项回脚尖一点地面,码头上飞跃而出,稳稳的落在小舟之内。

    汩……

    那老者背对着项回,动作轻缓的划着手中船桨,操控着小舟,慢慢驶出河岸。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小舟之内,目光闪烁的眺望着远方的天际,而后轻声问道:“船家,你这虚空行舟的极速能有多快?”

    闻言,那老者微微沉默片刻,而后苍首渐渐低垂,莫名其妙的喃喃道:“大限将至,你确该快些的……”

    项回闻言一愣,而后神情错愕的望着对方的背影,眉头微扬的说道:“什么意……”

    嗖!

    然而,就在项回张口欲言之时,突闻嗖的一声音鸣,那小舟竟陡然静止!与此同时,那非水的天河,却仿若化成真水,竟开始飞速的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