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8章 渡舟人!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

    项回瞳孔收缩、目光颤抖的望着四周,那急速倒退的天河之水,心中轰鸣顿时滔天而起。

    要知道,天河长存至今,其内之“水”,无论经受何等的轰撞与碰击,都从未泛起过丝毫的波澜。

    而如今,这苍茫难撼的天河,竟诡异的流动了起来,这如此诡异、离奇的一幕,足将项回震惊的心神颤抖。

    “这老头,绝非等闲之辈!”项回眼角缩动的盯着老者的背影,心中惊惧交加之时,也暗自戒备起来。

    可无论项回,如何的观测那名老者,却根本看不出对方,到底有何异样之处,更是感知不到对方身上,存有丝毫的灵气波动,仿若对方,真的就只是一名古稀老人。

    “你在恐惧。”

    就在项回心中猜疑无数之时,那老者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后双手背负的仰望着夜空,声音沧桑的说道:“你恐我未知之力,惧我有杀你之能。”

    见状,项回眉头顿时紧皱而起,身后双拳也渐渐紧握,而后目露精光的,凝视着对方的背影,声音沉凝的说道:“你,是谁……”

    闻言,那老者微微沉默,而后微微的摇了摇头,面目微垂的低喃道:“我不过是一个,垂死之人罢了。”

    话语间,那老者突然怅然一笑,而后低声说道:“你又何必惧我,若我欲杀你,莫非你还能反抗不成。”

    “……”闻言,项回目光闪烁不止,对于那老者所言,项回心中丝毫不敢质疑,以对方这般,能操控天河的诡异之力,若对方真的对自己怀有杀心,那在码头上时,对方绝然就能将自己,瞬时灭杀,又何必等待至今?

    “呼!”半晌后,项回张口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慢慢松开紧握的双拳,向着对方抱拳垂首,语气平缓的说道:“多谢前辈搭载之恩,此事是晚辈失态了!”

    “呵呵,”闻言,那老者发出一声沧桑的低笑,而后轻声说道:“坐罢,无幽之地将近,今后你好自为之。”

    “是。”闻言,项回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伸手轻抬衣摆,盘坐在小舟之内。

    项回盘坐在小舟内,垂目望着小舟的木板,目光闪烁、心情沉重的默道:“世间奇能异士数不胜数,修为滔天之辈多如牛毛,若他日再遇强敌,而我修为仍是这般脆弱,定然难逃丧命之局……”

    “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思绪变动间,项回牙关下意识的紧咬,而后挺胸深吸了一口大气,慢慢的闭上双目,在小舟内修炼起来。

    呼……

    片刻后,在一声微不可察的细响声中,这一叶静止的小舟上,慢慢拂起一抹轻风……

    ……

    千年前,在九幽大陆西南侧的边陆上,有一座巨大的半岛,此岛状似战靴,南北最长处将近八百余里,东西最宽处也达五百余里。

    此岛,被九幽称为爪钩岛。

    爪钩岛曾是九幽领土,但却在千年前被九幽斩离其陆,成为了首个被九幽抛弃的领土。

    而之所以如此,还要追溯到千年前的一场变动。

    千年前,在九幽与天界火热交战时,其主陆发生灾变!此灾,被九幽称为化幽之灾。

    此灾难寻其源,其波及范围之广,足将九幽自八方的边陆,再向内延展百里之地都尽数囊括。

    而那些受灾之地,其内幽气归墟、灵气消散,灵植枯亡、幽兽死绝……所有的天地灵力都尽数消失,独剩些许强大的灵兽和凡物存活。

    化幽之灾持续时长足达数月之久,其所波及的范围,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日益内延。幽陆乃九幽生息根本,幽族自然不能坐视此灾无休止的扩散,是以在灾源难寻、别无他法之下,九幽才迫不得已的,将那些受灾之地尽数斩离。

    经此一灾,九幽平白失去了五百余里的边陆,和八十九座半岛。而爪钩岛,则正是那众多被斩之地中的一个。

    在被斩离幽陆之后,爪钩岛在虚空潮汐引力的冲击下,被慢慢推及向南。在经过数百年的飘荡之后,随着潮汐之力的减弱,爪钩岛也逐渐静止,最终停留在天域所属的领域,从而成为了一座空岛……

    爪钩岛在其静止百年后,慢慢的有人前往探索,而后在此处生根发芽、开疆拓土,渐渐的为其填充上了活力与生机。

    而这座曾经隶属九幽的巨型半岛,也由此化名成了——无幽之地。

    无幽之地,悬浮在项陆西南部三千里外的虚空,位于北月浮陆的正南方,两地之间相隔一千两百余里。

    化幽之灾后,经过数百年的修养生息,无幽之地逐渐开始新生。如今,其内幽气再生、幽兽重衍,且因其地处天域范围,在天域灵气的滋养下,其内也渐渐诞生出无数灵植、灵兽。

    而这片土地,也是浩浩天界中,唯一一处灵幽两气共存、魔幽两兽共生之地。

    无幽之地内有三城,分别是:乌木城、黑石城和秋叶城。

    三城呈犄角状排列,将无幽之地划分为三大区域,其中,乌木城在东;黑石城在西;秋叶城在南,也就是战靴的鞋跟处。

    ……

    乌木城,东南部,乌木林。

    此处是一片辽阔的山林,其内生长着一种,名为“乌青木”的巨树。乌青木叶似竹、枝似梅,叶芽碧绿、枝干乌青,其躯干笔直如柱、极其坚硬,无论四季如何更迭,此树依旧巍然不变、保持常青。

    此树占地成森,足将无幽之地的中东地区,尽数覆盖,而乌木城之名,也是由此而来。

    此时此刻,在这乌木林的东南角,正有一名少年盘膝而坐。

    此人,正是项回。

    此时,项回发衫无风自动,随着其呼吸的起伏和心脉的律动,其身外那无数股青色的细流,在环绕中开始逐渐分化,而后通过项回周身的毛孔,尽数的汇入其体内,不断的滋养的项回的心脉。

    若是能够内视项回体内,便可发现:项回体内那原本透明的经脉,此时已然尽数变成了青色,且其上,正散发着微弱的豪光。

    而那些流淌在项回经脉内的灵气,也由最初的淡青色,变成了碧青色。且随着外界灵流的不断汇入,项回体内的灵气,在色泽愈发深沉的同时,也开始缓慢的凝缩,似有要凝结成液的趋势。

    此时,项回模糊中大概能够猜测到,只要自己体内的灵气,能够完全的凝结成灵液,那么自己,就将迎来步入化境的第一步——灵气化实。

    顾名思义,灵气化实,即是将虚幻的灵气,转化成可凝生实体的灵力,如将水系灵气凝成灵水,火系灵气催生灵火。

    话不多言,回及场内。

    “风属性灵气,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闭目修行中,项回慢慢散去对身外灵气的操控,任由其自行循环,而后在心中沉思道:“但风,却并非一定需要……风属性的灵气,才能催生!”

    “万物所动,皆可形生成风,但此风无力、弱不可言,难有大用。”思绪变动间,项回眉头渐渐隆起,在心中低喃道:“但若以此风为引,而后聚灵助长,亦可衍生无穷变幻罢……”

    “以凡风化灵风,仅需耗费些许修为,此法若成,在遇敌对战中,我将获得更多的先机!”话语间,项回嘴角微微扬起,而后下意识的喃喃出声:“此法,当为无灵生风之道!”

    呼!

    下一刻,只听呼的一声闷响之音,项回体外那无数灵流,突然齐齐一震,而后尽数汇入项回体内。与此同时,项回也从修炼中脱离,而后慢慢睁开双目。

    啨!

    就在项回睁眼之时,听得一声微弱的音鸣之声,但见项回开颌的双目内,陡然射出两道三寸青光!

    那青光略淡,仅仅闪现瞬息便隐匿而去,此情此景,若被凡俗医者得见,定然会以为项回,身患无可救药的青光眼疾,从而怅然而叹……

    待目中恢复如常后,项回慢慢抬目,而后张口说道:“前辈……”

    然而,项回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咽下,而后瞳孔收缩的望着眼前的山林,心神震动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项回心中之轰动前所未有,即便是在被问天所控、见到那老者奇能之时,项回也仅仅是心神震动、头皮发麻而已,但此刻,项回的心中,却是毛骨悚然!

    因为项回明明记得,自己本该是坐在那小舟之内才是,而且在其心中估算,自己闭目打坐所用的时间,恐怕也就一支香的时间而已,而无幽之地距离渤水码头,已然将近三千五百里之遥!

    可那小舟,却只用了仅仅一支香的功夫,便横渡了三千余里!

    此时此刻,那老者在项回心中的危险等级,已然攀升到最高之位,与唐月红齐肩而立!

    项回毛骨悚然、汗毛倒立的望着身前的苍土,声音艰涩的喃喃道:“无幽之地……”

    与此同时,北月河域,北部河区内。

    此时,那老者所在的小舟,正轻快的漂浮在天河上,向着不知名的地方慢慢远行,而那名老者,此时正负手站在船头,遥望着项回所在之处。

    “世间万物皆为天赐,天若不允,一切皆虚妄尔……”那老者目光浑浊的望着无幽之地,声音苦涩的喃喃道:“如此,又谈何逆天而行……”

    “是吾等错了……”话语间,那老者深深闭目,而后语气复杂的低喃道:“可吾等之过,却让众生永堕苦狱……”

    “大限已至,可生机,又在何处……”

    在老者复杂的低语中,那老者与身下小舟渐渐虚幻,而后在前行中,慢慢的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