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29章 宝器阁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翌日,乌木城。

    乌木城,是首个在无幽之地,建立起来的人类城池。

    乌木城占地方圆四十余里,其城墙高近六丈,通体采用质地坚硬的黑岩堆砌而成。其内的建筑皆以黑岩为基、青木为柱,其结构风格也较为单调,多为栋式的院楼,少见天界传统的楼栏雕刻、斗拱攒尖。

    整个乌木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清冷。

    乌木城外。

    “终于到了!”

    项回风尘满面的站立在城门外,而后抬手整了整衣衫,向着城门走去。

    片刻后,在缴纳了五个白色灵币的入城费后,项回终于如愿以偿的,踏进了乌木城。

    此时已至晌午,本该是午饭之时,但此时街道上,却仍然人流如注。但见那面色匆匆的行人,皆在向着同一个地方赶去。

    见状,项回眉头一扬,心中顿起好奇,而后抬手拉住身旁走过的壮汉,轻声问道:“诶,这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

    那壮汉着实高大,其身躯足足高出项回快两个头!其人环眼吊睛、相貌粗狂,其上身裸露,臂带钢铁护腕、肩披钢铁肩铠,身后背着一柄开山大斧,看起来好不威武。

    “恩?”闻声,那壮汉身形一顿,而后转身望向身后,瓮声说道:“谁啊!”

    话语出口后,那壮汉突然神情一愣,而后抬手挠了挠头,皱眉嘟囔道:“难道是错觉?”

    语毕之后,那壮汉微微摇了摇头,而后转动身形,继续向前走去。

    “……”

    见状,项回眼角一跳,在心中倍感尴尬的同时,也不由蹿起一丝无名之火。但见项回一个箭步,急跃到那壮汉身前,而后挥舞着双臂、面色涨红的叫道:“喂!”

    “诶?”看到眼底突然出现的手臂,那壮汉身形一顿,而后将视线慢慢下移,稳稳的落在项回的面上。

    待看清项回面貌之后,那壮汉神情一怔,继而突然后退一步,而后瞪着铜铃大的双眼,将项回重新扫视了一遍。

    片刻后,那壮汉嘴角一撇,而后目光不善的打量项回,瓮声瓮气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个小鬼!”

    话语间,那壮汉突然双手叉腰,而后将头探至项回面前,用哄小孩的语气说道:“小朋友,这个世界很可怕的,你还是回家找妈妈吧!”

    闻言,项回满头黑线的翻了个白眼,而后嘴角牵动、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少废话,我看你们都向城中汇聚,莫非城内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壮汉闻言脑袋一歪,而后斜瞥着向项回说道:“那边是悬赏厅,今日猎兽榜更新,那榜首的妖兽,赏金高达五千金灵,大家自然要去推窥探一二了。”

    “妖兽?”闻言,项回眉头一扬,而后目光闪亮的脱口而出道:“五千金灵!”

    五千金色灵币,相当于五百万的白色灵币,这等价码,对于弱小的散修而言,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要知道,就算是项回,身为项族的嫡子,每个月的绩俸,也就十个金色灵币而已……

    不过,虽然这财富诱人,但此时项回却是空喜之余,也开始犹豫起来,他可未曾忘记,当日那只魔蛟的凶残,若那猎兽榜内的幽兽,也如同那魔蛟一般恐怖的话,项回自认自己,还是趁早开溜为妙。

    见状,那大汉嘴角缩咧的摇了摇头,而后张口提醒道:“小兄弟,虽说此地危机与机遇并存,但以你这等修为,还是早早回家的好!”

    语毕之后,那壮汉挺起身躯,而后步履轻快的向着城中走去。

    项回目光闪动的望着大汉的背影,在心中暗自说道:“五百万灵币,没想到一只幽兽,就堪比我三年的绩俸!”

    “还是……去看看吧?”片刻后,项回笑眼微眯的舔了舔嘴角,而后迟疑的喃喃道:“既能得财,又能借机试练一下,近日修研的灵技……”

    ……

    宝器阁。

    宝器阁,是无幽之地有名的大商,其内主售兵器之类,其体坐落在乌木城的西南角,占地面积约有六丈方圆,是一座构筑大气的殿式楼阁。

    宝器阁内分三层,其中底层是为大厅。

    大厅内齐列着众多货架,那些货架沿墙而设、仅仅占据了大厅不大的空间,是以大厅内颇为敞亮。

    而在那众多货架内,则整齐码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铠甲,那些兵铠安静的躺在货架上,体外闪烁着淡淡的豪光,散发出微弱的灵力波动,仿佛想要通过展示自己,寻得自己的主人。

    这些货架,按十字形分为四个区域,每个区域内,都站有一名妙龄少女,这些少女面容俏丽、衣着统一,面上挂着职业的微笑,正笑容可亲的为身前的来客,介绍着货架上的商品。

    除了那众多货架外,在大厅的左侧,还置有一张账台和一座环梯。

    那账台为棕木所制,四处的边角上,分别雕有一片秋叶,事实上,整个大厅内所有的货具上,都雕刻着同样的红叶。

    此时,那账台之后,正有一名中年男子悠然在座。

    那中年男子,身着红色锦袍、头戴红色绸帽,其人相貌堂堂、文质彬彬,看起来颇有几分,书生的文雅之姿。

    此时已是晌午,宝器阁内并无多少来客,即便加上刚刚迈门而入的项回,其内统共也就十人罢了。

    “恩!”项回目光闪亮的扫视着那无数兵铠,嘴角挂笑的说道:“还不错!”

    话语间,项回目中一亮,而后抬腿迈步,向着西北侧的货架走去。片刻后,项回身形一顿,而后在一处货架前停下脚步。

    那货架上,横列着一杆长枪。

    那长枪通体青幽,其杆长有五尺,看起来似用麻绳揉搓融炼,其上纹路清晰、质感十足;其尖火红、长有一尺,其上红芒微闪,散发出一股温热之气和一股锋锐之感!

    “幽藤火蟒枪。”

    就在项回眯眼打量长枪之时,突闻一声动人的话语,但见一名丽质女子,漫步来到项回的身后。

    那女子,身着一袭修身的旗袍,其体凹凸有致、修长动人,如瀑黑发在脑后盘束而起,在两侧的耳畔,分别垂下一缕发丝;其人柳眉杏目、睫毛纤长,琼鼻直挺、檀口轻盈,一盈一笑之间,万种风情悄然显露,其姿其貌,当得沉鱼落雁之言。

    那女子妙目轻盼着那杆长枪,面带微笑的说道:“以韧性极强的九幽青藤搓合为杆,以烈焰蟒的独角制尖,以地火淬炼融合,轻便耐用、锋锐逼人,售价十二万灵币。”

    项回闻言神情一怔,而后眉头微皱的嘀咕道:“这么贵!”

    语毕之后,项回愁眉难展的摇了摇头,而后抬脚迈步,双手背负的在大厅内转悠起来。

    片刻后,项回脑袋一顿,而后在一处货柜前停下脚步。那里,有一套红色的内甲。

    那内甲通体火红,其上鳞片密集,其外那股淡淡的红芒,竟散发出一股温热之息!

    见项回将视线停留在内甲之上,那旗袍女子微微一笑,而后抬手将耳畔的发丝挽在耳后,语气淡然的说道:“火鳞软甲,以烈焰蟒之皮制成,柔韧轻便、贴身穿戴,可挡一般灵兵无损,售价十五万灵币。”

    项回闻言心头一跳,而后眼角抽搐的嘟囔道:“打劫吗!居然比那长枪还贵!”

    语毕之后,项回怅然的摇了摇头,而后迈步而行,继续浏览着其他的商品……

    一刻钟后,幽藤火蟒枪前。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货架前,目光闪烁的望着幽藤火蟒枪,面目阴沉的在心中默道:“一枪一甲,便要二十七万灵币,再除去其他的开支,即便我能将那妖兽猎杀,也才赚得数十万,且还要冒上生命之危!”

    “怎么样?”见状,那始终跟随项回左右的旗袍女子,微微展颜一笑,而后颇感有趣的说道:“下定决心了吗?”

    “哼!”闻言,项回皱眉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脑袋一扬,神情冷傲、颇显阔气的说道:“本少爷买了!把这长枪,和那软甲给我包起来!”

    “呵呵。”闻言,那旗袍女子微微一笑,而后抬手打了个响指,张口说道:“陈叔,取物、记账。”

    那女子声音不大,如同细声低语,但却清晰的传遍,大厅的每个角落。

    “灵气灌音?”项回眉头一扬,而后轻转身形,凝目看向身后的女子。

    “是,小姐。”

    与此同时,在那女子话语传出之际,但见那账台后的中年男子,突然点头一笑,在账台上奋笔疾书一番后,继而挺身站起,向着项回二人快步走来。

    “恩?”在看其对方面容之后,项回不由神情一怔,而后下意识的喃喃道:“竟然还是个美女……”

    听闻项回所言,那旗袍女子眉头一挑,而后红唇轻启的说道:“莫不是,原本在你看来,我却是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妪不成?”

    “小姐。”与此同时,那中年男子也迈步而来,停立在旗袍女子身侧。

    “呃……”闻言,项回声息微微一窒,而后抬手挠了挠太阳穴,略显尴尬的说道:“那倒不是,实在是姐姐的美丽,有些超出意料!”

    闻言,那旗袍女子目中惊愕之意一闪,而后螓首微摇的笑道:“小家伙不错,倒是挺会说话……”

    话语间,那旗袍女子平转目光,向着那中年男子说道:“陈叔,给这小家伙九成的优惠,就算是我送他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