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0章 乌岩鳄龟!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

    那中年男子闻言一愣,而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摇头失笑道:“好吧!”

    语毕之后,那中年男子迈步走向货架,将那长枪与软甲卸下,装入一个灰色的乾坤袋内。

    见状,项回目中一亮,而后故作推脱的说道:“啊,这怎么好意思……”

    然而,此时项回在心中,却已然大笑出声,暗道自己真是聪明绝伦、威武不凡,已然被自己的睿智,所深深折服。

    “哦?”见项回这副德行,那旗袍女子眼睛一眯,而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张口说道:“那好吧!陈叔,就按原价好了。”

    “什么……”闻言,项回先是一愣,而后陡然心惊失色,目露焦急的说道:“这、这都说好了的……”

    “哼!”见状,那旗袍女子心中暗笑,但明面上,却是翻眼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微撇着嘴角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小年纪便不知学好,长大以后又岂能有所作为!”

    语毕之后,那旗袍女子轻转身形,向着后侧的环梯走去。

    项回双肩耸拉的望着对方的背影,愁眉苦脸的嘟囔道:“怎么可以这样……”

    见状,陈叔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而后将手中的乾坤袋递给项回,同时开口说道:“小兄弟,这是你要的东西,一共二十四万灵币。”

    “哦。”项回神情低落的接过乾坤袋,翻手将其内的枪甲取出,纳入自己的乾坤镯内,而后神情不满的嘀咕道:“这女人,怎能如此善变……”

    “多少?”话语间,项回突然一愣,而后扬眉瞪眼的盯着陈叔,神情错愕的说道:“二十四万?”

    “呵呵。”见状,陈叔不禁摇头失笑,而后向着项回认真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没错,二十四万。”

    “哦……”项回故作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一边打量着陈叔,一边从乾坤镯内,取出等价的金色灵币,转纳入手中的乾坤袋内。

    见状,陈叔眉头一扬,而后目露疑惑的说道:“怎么了,莫非我的俊逸,也超出了你的预料?”

    “那倒不是……”闻言,项回淡然的摇了摇头,而后将乾坤袋递给对方,笑眼微眯的说道:“这是两百四十枚金色灵币,你数数?”

    陈叔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张口说道:“不必了,谅你小子也不敢在此耍诈。”

    语毕之后,陈叔笑着向项回点了点头,而后取过乾坤袋,向着账台走去。

    “呵呵。”项回笑眯眯的望着陈叔的背影,而后悄然挪动身形,在移至门槛边沿之后,突然向着门外疾驰而去。

    宝器阁外,街道之上。

    嗖!

    “哈哈,两百四十金灵!”项回化身一道残影,发挥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在街道上展开远遁。

    疾驰中,项回喜形于色、口舌生风的说道:“那家伙的脑子,莫非被驴踢了不成?那女人明明说按原价计算,但那家伙,非但算了九成,还去掉了零头!”

    此时,项回心中兴奋难当,只要一想到陈叔,当时那认真的模样,项回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若非其心有顾及,早就停下来,手舞足蹈一番了。

    “不对!”片刻后,项回面上的笑意突然一窒,而后眉头微皱的停下身来。

    此事原本在项回看来,实属那陈叔脑子浑噩、耳未灌言之下的无心之举。但此时,项回再度细思,对方既然能承担账务之责,定然不会如自己所想的那般迷糊,且经商之辈,个个奸猾狡诈、吝啬之极,若非有其特由,对方怎会作出这种“赔本的买卖”?

    念及此处,项回心中的振奋,顿时一扫而空,而后回转身形,目光闪烁的望着宝器阁的方向,眉宇微凝的在心中暗道:“看来,还是那女人的意思了……”

    片刻后,项回突然微微一笑,而后悠然自得的说道:“看来,她之所以如此,当是为本少爷的潇洒俊逸所折服!”

    在暗自大褒了自己一番后,项回咧嘴一笑,而后悠然转身,向着城区迈步而去。

    与此同时,宝器阁二楼,一间贵宾间内。

    此时,那旗袍女子正靠坐在客椅上,好整以暇的品味着手中的香茶。

    那旗袍女子轻抿了一口香茶,在闭目回味片刻后,突然摇头一笑,而后嘴角挂笑的低喃道:“呵,很有意思的小鬼……”

    ……

    在离开宝器阁后,项回又前往,与宝器阁齐名的御丹阁走了一遭,在购买了数种灵丹妙药后,才前往悬赏厅,将大致的情况了解了一番,而后就近选了一家客栈,在其内住了下来。

    一夜无话,翌日,乌木城外。

    此时黎明刚过,天色尚还有些昏暗,以凡人的生息时段来说,众人不过刚刚起床、洗漱待食罢了。但在乌木城外,却是呈现出一种另类的热闹。

    此时,乌木城外,赫然聚散着百余名修士!

    那百余名修士三两一伙、七八聚堆,彼此之间,相隔数丈不等的举例,凝神以待的聚集在城外各处。这百余名修士,虽说衣着打扮各不相同,但在其双目中,闪现出的精芒,却是一样锋锐!

    而在那大敞的城门内,仍在时不时的,疾掠出数道人影,而后汇入那方人群内。

    片刻后,待欲等之人来临后,城外众修再不停留,纷纷向着选定的方位疾掠而去。

    “走!”

    “此兽,吾等志在必得!”

    众修速度颇快,不消片刻,便已尽数消失在昏暗的天色中,独留一抹空旷和冷清,汇集在乌木城外。

    嗖!

    在众人离去不久之后,但听嗖的一声音鸣之声,一身青衣打扮的项回,也自那城门内闪现而出。

    “想不到,区区一千金灵,便可引动如此之多的修士,前往卖命……”

    项回神情凝重的挺立在城门外,目光闪烁的望着前方的木林,声音低沉的在心中默道:“那青纹雷豹,乃举世稀少的雷系魔兽,单是其一颗兽晶,至少也在三千金灵以上,而那布榜之人,却仅仅开价五千,果然是无奸不商……”

    片刻后,项回嘴角微微掀起,目露精芒的低喃道:“此兽,本少爷志在必得!”

    话语间,项回身形一晃,向着前方木林疾掠而去。

    ……

    两刻钟后,乌木林西部。

    吼!

    此时,往日颇为平静的木林内,却突然传出了一声,震颤山林的兽吼。而在那兽吼响起之时,但见木林内,也陡然升起一道粗大的烟尘。

    那烟尘粗达一丈、滚滚而起,如同一头地龙般,在木林内直冲而起。而在那滚滚烟尘的前方,周身灰尘密布、衣衫凌乱的项回,正在狼狈的逃窜……

    “该死!”亡命疾驰中,项回面色阴沉的扭转回头,发出一声恨恨的怒吼:“不过是一颗岩液果而已,你有必要紧咬不放的追我十数里么!”

    吼!

    在项回话语传出之后,那滚滚烟尘内,突然传出一声暴怒的兽吼之声,而后骤然从其内,扑出一只巨兽!

    那巨兽身长三丈、高达两丈,其体如龟、却生鳄足鳄尾,其头状如鹰嘴,看起来颇为狰狞,其尾之上,骨刺嶙峋、好不惊人。

    此兽,乃土系魔兽——乌岩鳄龟。

    乌岩鳄龟,以地岩之力为生,其体防御惊人、如同金铁,尤其此兽身上,那狰狞的龟壳,更是刀枪不入、山砸不裂!

    乌岩鳄龟,是魔兽中稀缺的本性温和之兽,此兽常出没在岩洞石窟、落瀑潮湿之地,若无人主动招惹,即便与其共处一室,此兽绝然不会主动出击。但此兽若是暴怒而出,即便是化境之修,也要耗费一些功夫才能将其制服!

    而如今,这只乌岩鳄龟,之所以如此暴怒,却是因为项回误入其领,见物心喜、见钱眼开之下,偷取了此兽,以自身灵源之力温养而成的岩液果!

    那岩液果之内,蕴含着极其精纯的土系灵力,对土系之修、之兽而言,如同灵丹妙药,不但可以提升其修为之力,更可略微的强健其骨!但此果生成极其不易,若无极其精纯的灵力滋养,任其自然成型的话,至少也要千年尚可。

    话不多言,回及场内。

    吼!

    此时,那乌岩鳄龟,正呈饿虎扑食状的,向着项回扑击而去,其拳大的环眼内绿光闪闪,仿若蕴含了无穷怒火。

    轰隆隆!

    与此同时,在乌岩鳄龟扑临项回之时,但听轰隆一声巨响,项回身周十丈内的地面,竟轰然震动起来!

    下一瞬,那十丈地面轰然碎裂,而后化成无数碎石,向着项回撞击而去!此情此景,如同一颗星辰爆裂后,其画面的回放!

    “该死!”见状,项回瞳孔一缩,头皮发麻的连舌头,都快要吐出来。

    危急关头,项回应变也是迅速,但见其身形一晃,在闪开乌岩鳄龟的扑击之后,脚步交错腾挪,转瞬便将双方的距离拉开。

    十丈距离本也不远,且那乱石虽多,但其速度却是略慢,但见项回灵如游鱼,在乱石中快速的穿梭前行,眼看就要穿过乱石群,而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吼!

    见状,那一击不成的乌岩鳄龟,扬天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而后猛然抬起双爪,狠狠的轰在地面之上。

    呼轰!

    与此同时,只听轰的一阵闷响,但见那十丈乱石群,突然齐齐一震,而后轰然的旋转起来!那乱石旋速颇快,且在旋转中,还在快速的向内聚拢,慢慢形成一片乱石风暴,将在前急逃的项回,牢牢的困锁在内。

    砰!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项回闪转不及之下,顿时被一颗巨石轰中。

    噗!

    项回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前冲的势头也被打断,而后不受控制的斜砸向地面。但此时,方圆十丈内,尽是飞旋的碎石,项回又怎会好彩的径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