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3章 凶残之兽!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

    轰鸣响起的一瞬,那名负伤之修瞳孔一缩,身躯顿时被青纹雷豹,那袭来的巨尾抽成两断,而在此之后,此人残尸所处之地,顿时升起一颗奇阳!

    那奇阳巨足三丈,其体左侧为火,其下的地面,在扭曲中急速的萎缩,而后尽数融为炎流;那奇阳右侧为雷,其下地面粉碎成灰,无数尘粒被电弧吸附而起,随着电弧的狂舞,在频频跳动中逐渐拔高;而那断成两截的负伤之修,根本来不及发出惨叫,便被那半火半雷的奇阳,炼化成飞灰消散!

    此情此景,从项回的立身之处望去,仿佛此方的林地间,突然生出了一片雷火之池。

    吼!

    奇阳中,青纹雷豹凶目狰狞的盯着前方赤火,雷电四溅的巨爪,在剧颤中开始缓慢的下压。

    滋滋!噼啪!

    随着青纹雷豹的举动,那奇阳右侧的雷电,顿时向前扩张,将那占据半壁江山的赤火,生生轰退一尺。

    噗!

    与此同时,距离奇阳两丈外的赵子龙,突然面色一灰,竟是口喷鲜血的倒飞而出。

    嗡!

    然而,就在那赤火被青纹雷豹,轰退大半之时,那悬浮地面的奇阳,却突然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而随着奇阳的震颤,那奇阳内,逐渐散发出一股暴躁的波动!

    见状,刚刚醒觉转身的张大眼,突然瞳孔剧缩的身躯一震,而后头皮发麻的惊呼道:“快退,这畜生想要同归于尽!”

    话语间,张大眼身形一晃,顿时冲入右侧的木林内。

    “什么!”见状,项回瞳孔一缩,而后脚尖一点树梢,向着左侧斜跃而出。

    “哼!”与此同时,倒飞而出的赵子龙,突然抬手一拍虚空,在翻身而起后,向着上方直冲而去。

    电光火石间,就在那另外两名修士,从震惊中回神,将要飞身而退之际,但见那颗奇阳突然一顿,而后骤然化成一道,粗大的雷火之柱,向着两人爆射而去!

    啨!

    那雷火之柱速度极快,如同加农巨炮出击,拖着长长的尾焰擦地而过,其所过之处,地面土裂石崩、沟壑惊现,所有阻挡之物,都瞬息破灭粉碎!

    “不!”

    青红之光中,那两名闪避不及的修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便被那瞬息而过的雷火之柱,轰灭当空!

    一息后,三百丈外。

    轰!

    滔天巨响中,那空无人烟的林地内,骤然升起一片巨大的光罩!

    那光罩青红刺目,其外雷霆四溅,将方圆三十丈的空间尽数涵盖!在那光罩之下,巨木消亡、万物无存,其下厚土已成天坑,其上散出的冲击波,将百丈内巨木连根拔起,尽数的粉碎成渣……

    恶兽林,中央区域。

    此时,场内一波风云刚过,场内的两人一兽,再度变成了紧张的对峙。

    吼……

    此时,青纹雷豹目中瞳仁涣散,腹部剧烈起伏,其身外的电弧,已经聊胜于无,其右爪之上的毛皮,已经焦化萎缩,便是其发出的低吼,也透出一股浓浓的虚弱之意。

    然而,即便如此,那青纹雷豹,却仍不打算退缩!但见其身躯躬伏在地,双目赤红的盯着张、赵二人,发出阵阵瘆人的低吼。

    而在青纹雷豹对面,张大眼与赵子龙,赫然的并列在地。

    此时,张大眼除了黑面有些发青,呼吸有些急促之外,明面上倒是看不出多大的伤势。但其身旁的赵子龙,却是体状愈下。

    但见赵子龙黑面泛白,胸前血渍成片、胸口起伏剧烈,目中的光彩也开始黯淡,就连其握剑的双手,也都在微微发颤。

    张大眼目呲欲裂的盯着青纹雷豹,而后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畜生,不过是只妖兽而已,怎会如此难缠!”

    “你若怕……尽管离去便是!”赵子龙直勾勾的盯着青纹雷豹,而后呼吸急促的说道:“今日无论如何,赵某都要将这畜生斩……咳呃!”然而,其话语尚未说完,却是眼角一缩,而后张口喷出一口血浆!

    “该死!”见状,张大眼眼角一跳,而后声音低沉的喝道:“你少要激我!老子这么多兄弟的性命,自会亲手讨回来!”

    “咕!”

    项回面色苍白的站在一株断树下,眼角缩动的望着青纹雷豹,额头渗汗、口干舌燥的喃喃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凶悍……”

    “成交!”

    张大眼双目怒睁的盯着青纹雷豹,而后突然一咬牙关,怒声的大吼道:“成交!兽晶归你!”

    闻言,项回目光一闪,心中刚刚萌生的退意,顿时一扫而空。但见项回,在凝目打量了青纹雷豹片刻后,突然一咬牙关,而后断然应道:“好!”

    语毕之后,项回脚尖用力一点地面,顿时动身而出,向着青纹雷豹直冲而去。疾驰中,项回抬手一抹乾坤镯,那柄幽藤火蟒枪,已然被其紧握在手。

    嗡!

    项回右手持枪前冲,而后挥枪一扫,在将手中长枪,斜置于身体右侧之时,长枪的枪尖之上,顿时凝散出百余道细小的风刃。那百余道风刃,绕着枪尖飞速旋绕,其上散出的锋锐窒息,将枪尖掠过的地面,都切割留痕。

    “上!”

    “宰了它!”

    与此同时,见项回应诺,张、赵二人快速的对视一眼,而后身形一晃,朝着青纹雷豹怒冲而去。

    吼!

    见项回等人冲向自己,青纹雷豹目中凶芒一闪,而后巨爪一拍地面,向着赵子龙直扑而去。

    白驹过隙间,两人一兽迅速接近,而项回,也已经临近三者十丈外。

    “哼!”见状,赵子龙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不退反进,手中长剑快速斜举,向着青纹雷豹的脑袋削去。

    呼轰!

    与此同时,但听轰的一声闷响,赵子龙手中长剑之上,顿时翻涌起滚滚赤火。那赤火鲜红似血、浓郁如实,其上的高温,直将周围的空气焚燃消失,即便是靠后而行的张大眼,都感到一震口干舌燥。

    吼!

    在那火剑即将临身之时,青纹雷豹身躯猛地一伏,在堪堪的避过火剑之时,迅速抬起电弧稀零的巨爪,拍向赵子龙的胸口。

    “可恶!”见状,赵子龙目光一缩,而后迅速收剑回挡。

    砰!

    沉重闷响声中,青纹雷豹的右爪,瞬时拍击在赵子龙胸前,那回档的长剑之上。

    噗!

    两者相击一瞬,赵子龙黑面一红,顿时口吐鲜血的倒飞而出,而起胸前的长剑,更是在一阵细微的咔嚓声中,砰然碎裂。

    就在赵子龙倒飞之际,青纹雷豹凶目一闪,而后巨尾轰然抽地,身形再度起跃间,就要追击上前。

    “休要嚣张!”

    与此同时,就在青纹雷豹扑起之时,居后而行的张大眼,凌空跃过赵子龙的身形,向着青纹雷豹攻来。

    吼!

    见状,青纹雷豹呲齿发出一声嘶吼,而后张开巨口,向着张大眼撕咬而去。

    见状,张大眼目光一闪,而后抬脚一点虚空,在飞身拉开两者的距离后,双手迅速持剑高举,同时暴喝道:“金裂斩!”

    与此同时,就在张大眼持剑高举之时,其手中长剑之上,陡然暴涨起刺目的金光!

    咔、咔咔咔……

    在那金光亮起的一瞬,那狭长的长剑之上,竟突然裂现出无穷裂纹!

    “受死吧!”张大眼面目狰狞的发出一声暴喝,而后挥动手中的裂剑,斩向怒扑而来的青纹雷豹。

    砰!

    下一瞬,在张大眼挥剑下斩之时,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其手中金剑轰然爆碎,化成无数细小如沙的金屑,如同一片金雨般,爆射向那瞬息临近的青纹雷豹。

    与此同时,张大眼再度一点虚空,向着后方急退而去。

    吼!

    电光火石间,青纹雷豹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而后抬起青电巨爪,拍向那爆射而来的金屑。

    砰砰砰!

    在一阵密不绝耳的闷响声中,青纹雷豹所处的地面,在剧烈的震动中,扬起无数道细小的尘柱。那尘柱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将青纹雷豹巨大的身躯,尽数遮盖在内!此情此景,就似有人在空中,架起了一架机枪,正对着青纹雷豹疯狂的扫射!

    吼!

    片刻后,待闷响停顿、尘柱化雾之时,但听一声凄厉的兽吼之声,那青纹雷豹,陡然自尘雾内飞扑而出,向着接踵而来的项回冲去!

    此时,那青纹雷豹,左目内血肉模糊,右侧剑齿断裂,其身躯之上,更是血洞遍是,看起来颇为凄惨。

    “这家伙怎会如此凶悍!”见状,项回眼角一跳,身下脚步一错,身形斜转的躲过对方的扑击,而后手中长枪前送,径直刺向青纹雷豹的后腹。

    呼!

    然而,就在项回的枪尖,将要命中目标之时,那青纹雷豹的巨尾,去突然猛然甩动而出,在将那飞旋的风刃抽碎之后,将项回的长枪牢牢的缠缚!

    吼!

    与此同时,那青纹雷豹身躯猛转回神,抬起焦黑的右爪,拍向项回的面部。

    见状,项回瞳孔一缩,接着双手紧握枪尾,而后脚尖一点地面,以青纹雷豹的巨尾为轴,向着旁边飞旋躲避。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青纹雷豹巨爪落地,竟是仅凭肉掌之力,便在地面上,轰出一个三尺有余的裂坑!

    “暴风拳!”见状,项回目光一闪,而后陡然松开双手,在凌空翻转数周、将身上旋力卸下后,右手迅速紧握成拳,击向青纹雷豹的后脑。

    嗡!

    与此同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项回挥下的右拳之上,顿时凝现出上百道风刃急旋。

    察觉到身后攻势,青纹雷豹赤红一胀,而后猛转过身,张开血盆巨口,向着项回发出一声狂躁的嘶吼!

    吼!

    下一刻,就在项回拳上的风刃,即将爆散而出之时,那青纹雷豹的血口内,却骤然亮起一眼金光!

    说时迟那时快,那金光在亮起的一瞬,便从青纹雷豹的血口内冲出,而后化成一道金色的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向着项回爆射而去!

    “什么!”见状,项回目中瞳孔剧缩,还来不及应变,便被那金雷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