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5章 去而复返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锵!

    然而,张大眼刺下的剑,却在一声突起的脆响中,生生的旋停在,赵子龙心口之上!

    “恩?”赵子龙与张大眼,几乎同时一缩瞳孔,而后猛然侧目,看向那将断剑阻挡的事物。

    那是,一杆长枪!

    那长枪刃红杆青、长足六尺,斜插在赵子龙的脖颈旁,其中段的枪杆,正好挡住张大眼扎下的断剑!

    在辨清那长枪之后,张大眼目光一凝,而后转身看向身后,面目阴沉的说道:“是你?”

    闻言,赵子龙也从惊变中回过神来,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艰难的抬起脑袋,看向那名去而复返的少年。

    项回直视着张大眼的眼睛,目中渐渐亮起微弱的幽芒,语气低沉的说道:“放了他们,我给你双倍的榜金。”

    话语间,项回抬手一抹乾坤镯,取出一个灰色的乾坤袋,而后将其抛向张大眼。

    “哦?”见状,张大眼目中一凝,左手断剑一挡一挑,便将乾坤袋抓在手中。

    在散出灵气、探过乾坤袋后,张大眼咧嘴一笑,而后笑眼微眯的说道:“两千金灵,换一人一兽,这笔买卖,即便在张某看来,也是极为划算……”

    闻言,项回在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而后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如此,还请道友离去。”

    在项回看来,尽管张大眼断失一掌,看起来战力大受折损,但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是张大眼那直逼化境的修为,便可稳压项回一头,更别说对方,可能还有其他的后手了。是以,如果能够这样将问题解决,项回还是很“乐意”的。

    “呵呵。”闻言,张大眼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扫了一眼身后的赵子龙,嘴角挂笑的说道:“买卖确实划算,但相比于自身性命,这两千金灵又何足挂齿……”

    项回眉头一皱,而后眯眼盯着张大眼的双眼,语气低沉的说道:“你要反悔?”

    “谁说不是呢?”张大眼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笑咧着嘴说道:“小子,既然你如此心善,不如也帮帮我张达宴吧!”

    话语间,张大眼突然阴冷一笑,而后语气森然的说道:“把你的身家交出来,张某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语毕之后,张大眼身形一晃,而后狞笑着冲向项回。

    “收人钱财,还想抵赖!”见状,项回眼睛一瞪,而后脚尖用力一蹬地面,向着直面而来的张大眼冲去。

    见状,张大眼抬脚一点地面,瞬时逼临项回身前,手中的金光断剑,直指项回的心胸。

    项回目中一凝,而后身躯一侧,在避开金剑锋芒之际,抬指扫出三道风刃,直切张大眼的腰身。

    “哼!”见状,张大眼眯眼发出一声冷哼,迅速收剑回档。

    砰!

    在将风刃弹开后,张大眼手腕翻转下压,手中的金光断剑,由右至左的横挥,斜削向项回的双膝。

    见状,项回眼角一眯,而后脚尖一冲地面,在闪身而退的同时,迅速抬起虚握成爪的右手,向着张大眼隔空紧握。

    嗡!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右拳紧握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闷鸣,张大眼身外一丈的虚空,骤然凝现出数十道尺长的风刃。

    “裂风斩!”随着项回右拳的紧握,那些风刃轰然聚拢,向着其内的张大眼围斩而去。

    见状,张大眼的眼角一缩,而后身形一晃,在直冲而出的同时,却是将手中的断剑,甩向身前斩来的风刃。

    咔咔!

    那金光断剑,在飞脱张大眼之手后,其剑身之上,骤然惊现出无数的裂痕,而后在与风刃相撞的一瞬,轰然爆散。

    砰砰砰!

    闷响成串之时,张大眼身前的斩来的风刃,顿时粉碎成渣,而张大眼本人,也借助这片缺口,在其他的风刃,围斩而来之时,险之又险的穿出重围。

    砰!

    下一刻,那些失去目标的风刃,瞬时轰斩在地面之上,而后在地面上,留下数十道深刻的坑印,又激起一片的尘土。

    “倒是有些本事。”张大眼目光阴冷的盯着项回,而后抬手摸向腰间,那金色的乾坤袋。

    啨!

    下一刻,但见那乾坤袋金光一闪,在张大眼的身前,顿时浮现出十二柄长剑!

    那十二柄长剑,样式完全相同,剑柄仅有半尺长短,剑身却狭长四尺,两刃纤薄、光滑如镜,散发着冷冽的剑光,看起来极为锋锐。

    张大眼目露精光的望着身前之剑,而后伸出左手,在那十二柄长剑之上,快速的一一抹过。

    啨!

    在张大眼抹过长剑之时,那长剑微微一震,在发出清脆的剑鸣之时,其上骤然散发出刺目的金光。

    “哼!”见状,项回眯眼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突然抬起右手,向着赵子龙所在的方向,猛然的抓握成拳。

    嗡!

    下一刻,但听嗡了一声轻响,那斜插在赵子龙脖颈外的长枪,突然通体一震,而后陡然倒射而出,向着项回直射而去。

    啪!

    项回目中微微一动,接着松拳成爪,将那倒射而归的长枪,稳稳的抓握在手,而后持枪一甩,以枪尖指地的,将长枪斜置于身侧。

    见状,张大眼嘴角一撇,而后神情不屑的说道:“花把势,倒是耍的可以。”

    话语间,张大眼突然收回左手,而后抬脚一踏地面,操控着身前的剑阵,向着后方飞退而去。

    见状,项回目光一闪,而后身形一晃,在直冲上前的同时,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的无耻,也让本少爷刮目相看。”

    “哼!”闻言,张大眼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目光渐冷的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都是先辈们,传下来的生存之道!”

    话语间,张大眼突然拂袖一挥,其身前的金光剑阵中,顿时一柄长剑倒射而出。

    咔咔!

    那长剑,在到射而出的一瞬,便裂现出无穷裂纹,而后在空中轰然爆碎,化成无数细小的金屑,如同一片金沙般,笼罩向冲来的项回。

    见状,项回瞳孔一缩,手中长枪顿时急刺而出,同时沉声叱喝道:“风刃旋杀!”

    说迟时那时快,就在那金屑逼临之时,那长枪的枪尖之外,骤然凝现出数百道风刃!

    嗡!

    那风刃细小如针,如同一个横向的旋涡般,在枪尖之外飞速的旋转,将那爆射而来的金屑,尽数的阻挡在外。

    叮叮、砰砰!

    清脆的脆响声中,那无数的金屑,仅仅眨眼之间,便尽数轰射在风刃之旋上,而后带起绚丽的火花,与那风刃之旋,同时消失在空中。

    与此同时,项回突然瞳孔一缩,而后猛地挥动手臂,竟是将手中的长枪掷了出去。

    轰!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但见那飞冲而出的长枪,突然冲势一顿,在其前端的枪身下,又再度爆散出一片金屑。

    这片金屑,赫然是张大眼,见有机可趁下,再度挥出的一柄金剑所爆!

    但这柄金剑,却还未来得及自行爆散,便被项回掷出的长枪轰碎。而那杆长枪,在轰碎金剑之后,虽然冲势略缓,但方向却未偏转,仍是向着张大眼射去。

    “哼!”项回目光一闪,而后身形一晃,紧随那长枪之后的,向着张大眼直冲而去。

    “该死的小鬼!”见状,张大眼目中狞光一闪,而后左手握拳一砸胸口,顿时喷出一口金色的血液,融入身前的剑阵内!

    “灵源精血!”见状,项回目中瞳孔巨缩,顿时止住前冲的身形,而后后跃而退,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灵源精血,又称修为精血。

    此血,是修士在灵气入化之时,吸收天地精华、汇聚灵气本源而成,其内蕴含着极其精纯的灵力和生机,是修士赖以长存的重要之物。

    修为精血,蕴含于修士的血脉之内,此血并没有具体的份量和标准,其能够凝聚出多少,全看修士的天资。

    天资愈强之修,在步入化境之时,便能聚纳愈多的天地灵力,自然也能够凝聚出愈多的修为精血。

    精血的作用极大、妙用无穷,若以其引发动术法,可使其爆发出成倍的威力!但精血太过珍贵,若非万不得已,少有修士会轻易动用。

    嗡!

    在那金血融入之后,那十柄长剑齐齐一震,陡然暴涨起滔天的金光。

    张大眼面容扭曲的盯着项回,咬牙切齿的说道:“臭小子,若非那畜生,耗费老子大半的修为之力,老子一只手,都能碾死你!”

    “受死吧!碎金!”张大眼目呲欲裂的发出一声嘶吼,而后猛然抬手握拳,狠狠的轰在身前的剑阵之上。

    轰!

    下一刻,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但见那十柄长剑剧烈一颤,而后轰然爆裂!

    那十柄长剑看似不多,但却化成漫天的金屑,而后如同倾盆暴雨般,铺天盖地的爆射向前方的项回。

    砰!

    砰然巨响中,那射向张大眼的幽藤火蟒枪,顿时被那漫天的金屑轰碎成渣,连一点阻碍都未做到。

    “万刃风暴!”见状,项回眼角一跳,而后迅速伸展双臂,接着脚尖猛地旋踏地面,在原地急速的旋转起来。

    嗡!

    下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闷鸣,项回飞速自转的身外,顿时凝现出千百道,巨大的青色风刃。

    说迟迟那时快,就在那漫天金雨,呼啸至项回身外三丈之时,项回身外的千百道风刃,也瞬时飞旋而起,化成一道巨大的乱刃风暴,将项回守护在内。

    下一瞬,风暴突起之时,那漫天的金屑,也瞬息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