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6章 以剑还剑!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叮叮叮!

    那漫天的金屑,在轰射到风暴之后,溅起无数的火花,而后化成无数的火星,被风暴吞卷在内;而那风暴,也在金屑的轰击下,开始剧烈的震颤,而后在震颤中急速的缩小。

    一息之后,那漫天的金屑,带起最后一丝火花,而后散于长空;而项回化身的风暴,已然缩至成人大小,再无丝毫风威。

    轰!

    片刻后,就在那金屑消散之时,那细弱的风暴,也发出一声不甘的轰鸣,轰然消散于空,露出其内面色惨白的项回。

    “噗!”在风柱消散之后,项回身躯突然一晃,而后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呕哇!”在喷出鲜血后,项回面色一白,竟是突然弯下腰身,双手撑膝的干呕起来……

    此时此刻,在项回眼中,仿佛整个天地,都在绕着自己旋转,那种恶人的迷眩和昏胀之感,如同有人在其脑中,架起了一尊巨钟,而后开始疯狂的撞动。

    张大眼面目狰狞的望着项回,声音沙哑的恨声说道:“该死的……小鬼!”

    此时,张大眼以断腕扶胸,左手持着血迹长刀,但见其,黑面泛起灰白、嘴唇干裂粘血,断腕之处鲜血再溢,持刀的左手红肿颤抖,甚至就连身躯,也都有些虚晃。

    “杀了你!”张大眼目中狞光一闪,而后提着血迹长刀,迈动虚晃的步伐,向着项回慢慢走去。

    “呃额……”而此时,项回仍是弯躬着腰身,双手撑膝的干呕不止。

    嗒……嗒……

    沉重的脚步声中,张大眼提着长刀,走过凹凸不平的土地,而后停在项回的身前。

    “受死吧!”张大眼面目狰狞的望着项回,而后猛然操刀而起,就要劈向项回的脑袋。

    噗!

    然而,张大眼举起的长刀,还未来得及落下,其人便突然身躯一震,而后身躯僵硬的栽倒在地!

    砰!

    “呵……呵……”张大眼双目无神的望着那,从自己胸口探出的剑刃,嘴角慢慢牵起一丝僵硬的弧度,而后两眼一突,再无丝毫声息。

    那剑,形体狭长、两刃纤薄,由张大眼的后心穿入,自张大眼的心口探出,其上闪烁的淡红之光,将张大眼的心脉,彻底焚毁!

    与此同时,青纹雷豹所在的巨坑边沿。

    赵子龙双手撑膝的站在坑边,急剧喘息着喃喃道:“以剑……还剑!”

    语毕之后,赵子龙再难支撑站立,而后身躯一歪,直直的栽倒在地。

    “哈!哈!”赵子龙仰面朝天,望着上方的晴空,神情疲倦的低喃道:“结束了……”

    随着张大眼的死去,此时此地,也重新引来了那……久违的平静。只是,在这平静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的罪恶与丑陋……

    在项回所在的战地,宣告平息的时候,恶兽林内,那十数处交战之地,绝大多数都已人去兽空,徒留下一地的狼藉,和些许残肢败体……

    恶兽林,中央区域。

    项回面色苍白、单膝着地的蹲立在赵子龙身旁,目光复杂的说道:“多谢……了!”

    闻言,赵子龙微微沉默,而后摇头发出一声苦笑,神情怅然的说道:“是你救我在先,该道谢的,是我才对……”

    话语间,赵子龙面色一正,而后凝视项回的双眼,肃声说道:“小友救命之恩,赵某没齿难忘!”

    闻言,项回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抬手一抹乾坤镯,取出一粒药丸,递向赵子龙的嘴边。

    那药丸,约有一指指节大小,其色鲜红、圆润无比,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腥甜之息。

    “吃吧。”项回目光平静的望着赵子龙,语气轻和的说道:“这是凝血丹,能够止血愈伤,对你的伤势,应该有些帮助。”

    “多谢!”见状,赵子龙微微一笑,而后毫不迟疑的张开嘴巴,将那丹药吞入口中。

    咕!

    在将丹药吞下后,赵子龙突然目光一凝,焦黑的面庞之上,顿时泛起潮红之色。

    与此同时,但见赵子龙腹部的创口内,突然血光一闪,那创口边沿的血痂,顿时融解成血水外流,那创口内的血肉,也开始快速的蠕动起来,看其状况,或许不出三两刻钟,那伤口便能愈合如初。

    见状,项回面色微缓的点了点头,而后张口说道:“怎么样?”

    “尚可。”闻言,赵子龙微微一笑,而后将头放下地面,仰望着上方的晴空,嘴角挂笑的说道:“那接下来,你要路过哪里?”

    项回闻言一愣,而后略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耸着肩膀说道:“这个,倒是还没决定……你呢?”

    闻言,赵子龙微微沉默,而后洒然一笑,面色轻松的说道:“我要,去找我的父亲!”

    “呃……”闻言,项回神情一愣,在微微沉默片刻后,项回轻吸了一口气,而后微笑着说道:“那么,有缘再见吧!”

    见状,赵子龙颔首一笑,而后点头说道:“有缘再见!”

    “恩!”项回轻笑着点了点头,而后扶膝站起,却是向着青纹雷豹走去。

    此时,那青纹雷豹瘫倒侧卧,其独目中瞳仁黯淡,腹腔没有规则的抽动,已是奄奄一息了。

    不过,在项回接近青纹雷豹,身外大概半丈之时,青纹雷豹的独目,突然红芒一闪,而后发出一声微弱的低吼。

    吼!

    “……”见状,项回身形一顿,目光闪烁的沉默下来。

    “唉……”片刻后,项回摇头发出一声长叹,而后抬手一抹乾坤镯,取出一黄一红两粒丹药,抛到青纹雷豹的嘴边。

    然而,对于嘴边的丹药,那青纹雷豹,却是看都不看,而是凶芒毕露的盯着项回,发出阵阵瘆人的低吼。

    “凶残的外表下,是对修士的憎恨么……”项回沉默的望着青纹雷豹,而后默然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巨坑,向着北侧的木林走去。

    吼……

    青纹雷豹低吼着,盯着项回的背影,直至项回走出巨坑,而后消失在木林深处。

    待项回离去之后,青纹雷豹目中凶芒顿散,而后虚弱的垂下脑袋,看向身前的丹药。

    吼。

    青纹雷豹独目微眯的,盯着眼前的丹药,而后谨慎的探出鼻头,鼻头抽动的围着丹药嗅来嗅去。片刻后,但见其独目之内,突然神光一闪,而后突然张开血口,将那两颗丹药吞食而下。

    在将那丹药吞食的一瞬,青纹雷豹眼角猛然一张,而后扬首发出一声,震颤山林的巨吼!

    吼!

    巨吼声中,青纹雷豹的身躯之上,骤然散发出耀眼的青光!

    那青光浓郁如水,且极其柔和,透出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如同一个青色的水团般,将青纹雷豹包裹在内。

    吼……

    青光内,青纹雷豹在身躯剧颤中,发出阵阵沙哑的低吼,随着其身躯的震颤,那些密集的伤洞,在快速的蠕动中,排挤出片片金屑,而后开始快速的愈合!

    片刻后,在那所有的金屑,都被排挤而出后,青纹雷豹突然独目一胀,而后砰然翻转起身!

    吼!

    起身后,青纹雷豹扬天发出一声沙哑的长啸,而后身躯躬伏前扑,顿时跃出身下的巨坑,一头扎进外侧的密林内。

    吼……

    青纹雷豹尽管已经离去,但场内仍然回荡着,其悠扬畅快的长啸……

    听着那犹在耳畔的长啸,赵子龙的目中,渐渐闪烁起复杂的光芒,而后声音复杂的低喃道:“义父,你是对的……”

    话语间,赵子龙右手颤动的摸向胸口,目光黯然的低喃道:“可除了你,又有谁,能够逃出这个旋涡呢……”

    “大哥!”

    “老大!”

    与此同时,就在赵子龙,心绪变换之时,远处的林间,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唤之音。

    闻声,赵子龙目光一动,而后微微一笑,慢慢闭上了双眼……

    ……

    恶兽林,内圈北部。

    “父亲……”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树冠上,神色复杂的望着项陆的轮廓,心中渐渐空落起来。

    半晌后,项回突然苦涩一笑,而后垂下目光,望着胸间的吊坠,神色黯然的低喃道:“恐怕即便到死,他们也会站在御天城上,凝望着九幽之陆罢……”

    “九幽……”心绪翻转变动间,项回目光翻转,看向天边的九幽大陆。

    项回目光闪烁的望向九幽,在心中默自说道:“或许,只有终结这场战争,父亲他们,才能安心归来吧……”

    思绪变动中,项回的双手,慢慢紧握成拳,其闪烁的目光,也慢慢变得坚定下来。

    轰隆隆!

    哗哗!

    自然总是喜怒无常,山林的天气,也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就在项回伫神远眺之际,但听轰的一声闷鸣,夜空雷光惊现,乌云眨眼遮天而起,一场倾盆之雨,紧随其后的倾洒而下。

    见状,项回悄然收起心中的思绪,而后从树冠之上一跃而下,在林间疾驰而去……

    轰隆隆……

    哗哗……

    惊雷咆哮不休,大雨瓢泼不止,仿佛要清洗天地间的污垢、冲刷世俗的尘霾。

    雷雨中,项回在身外,散出一层薄薄的灵气屏障,而后肆无忌惮的在林间疾驰,寻找能够容身的场所。

    此时,项回灵力已乏、身心劳顿,只想快些寻到一处安身之地,而后饱食一餐、安睡一阵。至于其他事宜,早已不在项回的脑海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