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8章 斗笠人!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嘶……

    白腹幽蟒盘踞在地面上,直勾勾的盯着项回,巨尾有律的拍打着地面,蛇信吞吐间,发出瘆人的嘶鸣。

    十丈外,项回气喘吁吁的站立在地,目光阴沉的盯着白腹幽蟒的绿瞳,牙根紧咬的说道:“你敢戏弄我……”

    话语间,项回的双拳渐渐紧握,但见其指节慢慢泛白,那弯曲的指甲,几乎刺进掌心。

    嘶!

    仿若是在回应项回的话语,白腹幽蟒随意的晃了晃脖颈,而后巨尾猛的一拍地面,再度向着项回冲去。

    “……”项回直勾勾的盯着白腹幽蟒,右手微颤的摸向乾坤镯,取出一粒金色的丹药。

    那金丹如同金珠,约有山楂大小,其上光华内敛、金纹纵横,在那金纹正中心,刻有一个古体小字——常。

    此丹,是项回在乌木城购买,其名怒灵丹!

    这怒灵丹,并非药补之物,而是一种类似兴奋剂的丹药,因为此丹,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出修士的部分潜力,间接性的提升修士的修为!

    不过,此丹虽说功效颇强,却也有着不小的缺陷,因为食用此丹之修,不但要承受伤经损脉之痛,事后一段时间内,还将修为全消,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囧境。

    咕!

    在那白腹幽蟒,临近项回五丈之时,项回牙根一咬,而后将那怒灵丹,一把拍进口中。

    “万刃风暴!”在将怒灵丹吞入口中后,项回目中幽芒一闪,而后腰身一扭,在原地急速的旋转而起。

    嗡!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白腹幽蟒冲撞而来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闷响,项回的身外,顿时凝现出一道乱刃风暴。

    那风暴并不高大,其内生成的风刃,也仅有数十道,但在其出现的一瞬,那直冲而来的白腹幽蟒,却是目中绿瞳一闪,而后甩尾一拍地面,强行的停顿下来。

    嘶!

    白腹幽蟒直勾勾的盯着,项回身外的“风旋”,凶目中的绿瞳微微缩动,巨大的身躯,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

    轰!

    与此同时,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风暴中的数十道风刃,在疾旋中轰然炸裂,分裂成数百道细小的风刃,更加凌乱的飞旋而起!那数百道风刃,在极速飞旋中,突然齐齐一震,而后轰然膨胀,尽数变成一丈大小!

    轰!

    随着风刃的增多,项回身外的风暴,顿时拔高外扩,如同一道风龙般破云而出。

    呼!咻!

    在那乱刃风暴,体积轰然暴涨之时,场内那遮天的黑云,顿时剧烈的翻涌而起,向着那风暴狂涌而去。片刻后,山崖外再无丝毫黑云,独剩一道巨大的黑色旋风。

    嘶!

    见状,白腹幽蟒目中的绿瞳一颤,在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后,突然调转身形,向着山洞直冲而去。

    轰!

    与此同时,就在那白腹幽蟒,选择转身退避之时,那黑色风暴内的数百风刃,在轰然震颤中再度炸裂,化成数千道丈许的黑色风刃,更加狂乱的飞旋而起。

    呼轰!

    随着风刃再增,项回身外的风暴,也再一次的暴涨,其内散出的吸撤之力,更是骤然暴增数倍!

    轰隆隆!

    滔天闷响中、惊雷怒啸下,地面之上的泥浆,纷纷汇聚成流、被风暴吸走,草木在狂曳中,尽数粉碎断折,而后与那漫天的暴雨,一同汇入风暴内,不断的壮大着风暴的体积。

    嘶!

    察觉到身后的异变,白腹幽蟒绿瞳一颤,在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后,身速再增三分的,向着山洞直冲而去。

    白腹幽蟒的速度极快,转瞬之间,便已邻近山洞前方十数丈,但见那白腹幽蟒,凶目中闪烁着振奋的绿芒,蛇信吞吐间,就要冲入山洞之内。

    然而,就在那白腹幽蟒,邻近洞口之时,项回身外的黑色风暴,竟是在轰然剧震中,再一次的爆扩而起!

    轰!

    滔天巨响中,项回身外的风暴,陡然拔高至三百丈、外扩至三十丈,如同一道擎天之柱般,将山崖外的天地接连。

    与此同时,就在那黑色风暴,轰然暴涨之时,但见那白腹幽蟒,突然巨躯一震,其刚刚伸入洞口的头颅,竟是慢慢的退出了山洞!

    此情此景,就如同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正捏着白腹幽蟒的脖颈,而后将其慢慢的提拿而出。

    嘶!

    白腹幽蟒,巨目颤抖的望着眼前,那渐渐远离的山洞,在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后,开始疯狂的扭动身躯,不断的用巨尾抽击地面,想要挣脱身上恐怖的吸力,冲入自己的巢******砰!砰!

    然而,无论白腹幽蟒,如何的挣扎反抗,仍是被风暴散出的吸力,慢慢的拉扯后移。

    与此同时,就在白腹幽蟒徒劳挣扎之时,场内异变再生!

    咻咻咻!

    突闻一片刺耳的音鸣,那擎天的黑色风暴外,突现凝现出无数银线!

    咻咻咻!

    那银线细弱灯丝,泛着微弱的银光,其体以风暴为轴,如同拨浪鼓外的细绳般,在风暴外极速的飞旋环绕,其上散出的锋锐之息,竟将四周的虚无,割裂出无数漆黑的细痕!

    与此同时,就在那银线显露之时,那徒劳挣扎的白腹幽蟒,突然身躯一颤,而后砰然脱离地面,向着风暴倒飞而来。

    嘶!

    倒飞中,白腹幽蟒疯狂的扭动身躯,将身后的巨尾,深深的扎入地面内,想要借此停下身形。

    隆隆!

    但令白腹幽蟒绝望的是,那深入地面的巨尾,却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而是如同化成了一根铁犁般,在破开重重厚土后,与自己一道的,迅速的向着风暴靠近。

    嘶!

    雷雨中,白腹幽蟒发出一声绝望的嘶鸣,而后身躯狂舞着,倒撞在风暴之上。

    轰隆隆!咻咻咻!

    在接近那风暴的一瞬,白腹幽蟒巨躯一震,而后血口大张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名,而后在瞬息之间,由完整的血肉之躯,化成一具森白的巨骨,又由森白巨骨,化成飞灰消散……

    与此同时,在白腹幽蟒灰飞烟灭之时,那擎天的黑色风暴,也在轰然剧震中,骤然的爆散开来。

    轰隆隆!

    下一刻,场内雷雨外扩,地面泥石外冲,无数的碎石残刃,带着一股恐怖的冲击波,如同手榴弹的弹珠般,向着八方爆散而去!

    ……

    不知过了多久,待风暴的冲击平息后,场内泥水沉淀,雷雨也停。

    而在那白腹幽蟒的巢穴前,曾经那平整的厚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水池……

    那水池,约有三十丈方圆,其内池水浑浊、残枝沉浮,在那水池的中央,有一座刮痕嶙峋的圆形石台。

    而在那平台上,正有一名少年横躺在地……

    此时,项回双目紧闭,面色乌青泛白,其外露的皮肤之上,遍是细小的伤痕,便是连其声息,都已经弱不可闻,若非其眉宇之间,那不时挤露出的痛苦,难免会让人误以为:此人已死,已不可救药尔……

    此时,雷雨刚过、万般俱籁,晌午的日头,也从褪去的乌云中,探露出俊俏的容颜,而后亮出和煦的微笑,在将天空映亮的同时,也将两道长长的黑影,拉到项回的脑后!

    那两道黑影,前如角锥、后体方长,自项回的脑后,一直延伸到山崖之上。而在那山崖之上,赫然站立着,两名身着黑衣的斗笠人!

    那两名斗笠人,间隔一尺的并肩而立,左侧之人身躯高壮,即便是身外的黑衣,也阻挡不住其发达的肌肉;那右侧之人,身躯高挑、双手粗糙,除此之外,再看不出其他的特色。

    那高挑的斗笠人,斗笠微微一抬,而后从斗笠内,传出其厚重的话语:“想不到轻风,也有如此暴躁的一面……”

    “哼。”那高壮之人,斗笠微垂的发出一声鼻音,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天域罪民所修,衍承那所谓的上古之仙,以天地本源之力为修,传言其至强者,可成一方天地主宰。”

    话语间,此人将斗笠转向下方的项回,而后语气不屑的说道:“但在那一战中,此界界源涣散、源力枯竭,其道统更是几近断绝,这所谓之仙,又如何能成?”

    “呵呵。”闻言,那高挑之人摇头发出一声轻笑,而后语气淡然的说道:“走吧,我等之命,并不在此。”

    语毕之后,此人回转身形,而后向着崖后的林地走去。

    “……”闻言,那高壮之人,斗笠微微一动,但却并未转身而去,而是沉默的望着崖下的项回。

    察觉到同伴的异状,那高挑之人身形一顿,在微微沉默片刻后,突然叹声说道:“他不过是个孩子……”

    闻言,那高壮之人,微微垂下斗笠,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可总有一天,他们会变成入侵者!”

    话语间,此人下垂的双手,慢慢的紧握成拳,而后接着说道:“天幽两族,是无法共存的,这是刻在双方……血骨中的铭文!”

    闻言,那高挑之人微微沉默,而后语气怅然的说道:“或许,这就是两族,之所以如此争伐不厌的根由罢……”

    语毕之后,此人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再不停留,动身向着前方走去。

    “……”闻言,那高壮之人声息一窒,在沉默的望了项回片刻后,突然抬起右手,向着项回猛地一甩而下。

    嗖!

    在那人甩动右手之时,但听嗖的一声音鸣,此人的袖管内,骤然爆射出一道纤长的黑影。

    那黑影的速度快若闪电,上一瞬,才自斗笠人的袖内飞出,但下一瞬,已然邻近项回面前一尺!

    扑!

    轻微的闷响声中,那黑影斜掠过项回的脑门,齐根没入项回左耳旁的平台内。

    那高壮之人,静若洪钟的伫立在山崖边沿,在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才语气莫名的低喃出声:“天幽两族,真的难以共存么……”

    片刻后,斗笠人沉默的摇了摇头,而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