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39章 项二十一!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咕!

    在斗笠人离去不久之后,只听啵的一声微响,项回身侧的池水内,突然翻起一个细小的水泡!

    那水泡不大,在浮出水面后,发出啵的一声脆响,而后散于无形。但就在那水泡破灭之时,其下的水面,却开始急速的翻涌起来。

    咕咕!

    那片积水,在翻涌中迅速升腾,汇聚成一个竖立的水团,而后慢慢的飘向平台,最终悬停在,项回的身体左侧。

    咕噜噜!

    在悬停之后,那水团开始飞速的凝缩,快速的雕琢出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身姿修长挺拔,身着黑色劲袍、脚踏黑色战靴;其人黑眸黑发,龙眉星目、黑瞳澈亮,其眉宇之间,暗含一股厚重的冷煞之气,使其原本俊朗的相貌,看其来有些不近人情。

    在此人的左手小指上,佩有一枚暗金色的龙形环戒。那金戒精致绝伦,却不放华光,其上刻有三个古体小字——二十一。

    那男子现身之后,先是举目扫了一眼山崖,而后才将视线,投在项回的面上。

    “……”那男子,目中波澜不起的望着项回,既不开口说话,也未有其他动作,若非还能听闻此人,那有近于无的声息,当是让人怀疑,此人会是一尊雕像。

    良久之后,男子突然目光一黯,而后动作平缓的蹲下身形,将目光投向,项回耳下的那颗黑点。

    片刻后,那男子双目微微一眯,而后伸出右手,并成剑指的伸向那颗黑点。

    呲……

    随着男子的剑指回收,在一阵挠心的摩擦声中,那颗黑点,慢慢的从平台内退出,露出了其真实的形体。

    那是一枚,纤长的黑针。

    此针长约一尺、细若竹筷,其体前尖后平,漆黑如墨、毫无光泽,其上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波动。

    男子凝视着指间的黑针,而后薄唇轻动的,吐出三个冰冷的字语:“断魂针。”

    砰!

    下一刻,那男子突然双指一夹,那枚黑针顿时应声粉碎,化成一片黑色的粉末,消散在空气之中。

    在将黑针夹碎之后,但见那男子剑指一震,其双指之间,竟突兀的多出了一张符箓!

    那符箓,通体碧青、以青纹为边,在其正中心处,以暗青的符纹绘成一字——项。

    那男子,目光沉静的注视着手中符箓,而后语气冰寒的说道:“少族所在,现幽族踪迹,是否探查,黑衣卫,项二十一报。”

    ……

    项陆,项家堡;项南峰居所,书房内。

    沙沙……

    此时,项南峰右手持笔、左手托袖,正站在书案前舞笔而书。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轻响,在项南峰的身前,突然毫无征兆的,浮现出一张青色的符箓。但观那符箓具貌,竟与那项二十一,手中所持的符箓一般无差!

    “恩?”见状,项南峰目光一凝,顿时收笔而立,而后探出左手,将那符箓夹在指间。

    项南峰目光深沉的,凝视着手中的符箓,语气微凝的低喃道:“无幽之地,怎会突现幽贼踪迹……”

    片刻后,细琢不透之下,项南峰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沉声说道:“查!”

    呼!

    语毕之后,项南峰甩手将符箓挥散,接着动作平缓的,将毛笔放在笔架上,而后慢慢垂下目光,目光闪动的看向案上的画卷。

    那书卷,以青绸为卷、棕木为轴,在那雪白的宣纸上,独书着一个古体大字——家。

    家!

    这本该,让人看了会心生暖意的字体,在这里却散发出一股,冷冽之极的杀伐之意,仿佛其内,蕴含着一处金戈铁马、嗜血相杀的血腥战场!

    项南峰目光幽深的,望着卷中的古字,声音低沉的喃喃道:“幽族……”

    ……

    无幽之地,项回躺尸之地。

    项二十一注视着指间的符箓,在项南峰挥散符箓之时,声音冰冷的说道:“是。”

    语毕之后,项二十一双指微微一夹,那符箓顿时无火焚燃,化成一缕青烟随风而去。

    在将符箓焚毁后,但见项二十一,突然身形一虚,竟是慢慢的透明淡化,转眼消失在平台之上!

    呼!

    在项二十一消散之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项回身下的黑影,竟突然急速翻涌而起!

    那黑影,在项回的身外,急速的翻涌膨胀,而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影茧,将项回包裹在内……

    ……

    一日无话,当第二天,日上三竿之时,只听呼的一声微响,但见那沉寂的影茧,突然微微一震,而后如同泉水般,悄然的散落而下。

    “呃……”

    在那巨大的影茧,重归于影之时,其内的项回,突然眼皮一颤,而后悠悠转醒。

    睁开眼睛后,项回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虚眯着眼睛,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声音沙哑的喃喃道:“脑子好沉……”

    此时此刻,在项回感觉,就像有一块沉重的巨石,压在自己的身上,那股碾压而下的重力,让项回的身体酸麻胀痛,体内经脉骨骼,也隐隐传出一股,挥之不去的撕裂之感。

    片刻后,项回嘴角僵硬的牵动一下,而后神情疲惫的喃喃道:“真不知道……那些炼丹师是怎么想的,怎会炼制出这等药物……”

    “这等丹药,还是少吃为好!”项回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颤巍的抬起右手,艰难的摸向乾坤镯,取出一个皮质的水袋。

    啪!

    然而,在那水袋入手之时,项回的右臂,却突然向下一沉,竟是不堪重负般的,被那水袋拖坠在胸口之上。

    “咳!”

    冷不防遭此一击,项回白眼微翻的干咳出声,而后眼角挤动的咒骂道:“该……死!”

    在缓过气后,项回再度伸出右手,而后托着水袋上推,用嘴将水袋的软赛拔开,接着费力的抬起脑袋,一口咬在水袋的袋口之上。

    咕咕!

    项回喉结滚动,如同旱牛饮渴般的,吞饮着水袋中的清水,而那饱和的水袋,也随着项回不断的吞饮,而快速的干瘪。

    呼!

    片刻后,在那水袋,即将彻底干瘪之时,项回才松开牙齿,将脑袋重重的垂落在。

    项回眼角挂笑的仰望着晴空,任由水袋中的余水,浸湿自己的脖颈,而后语气平缓的说道:“这绝对是,我喝过最甜美的水!”

    语毕之后,项回再无他动,就这般平静的躺在平台上,一边积攒着体力,一边缓慢的聚纳着,身外稀薄的灵气。

    半个时辰后。

    在积攒了足够的体力之后,项回挣扎着翻身而起,而后生无可恋的,望着眼前的水池,颇感心累的喃喃道:“真是昨日因、今日果,自作自受……”

    片刻后,项回摇头苦笑一声,接着慢慢退至平台的边缘,而后突然加速前冲,纵身跃入前方的水池之内。

    噗通!

    清脆的落水声中,项回应声落入平台三丈外的水面,砸出一片水花……

    ……

    翌日,秋叶城。

    秋叶城,位于无幽之地中部,此城占地面积,将近方圆八十余里,是无幽之地,三座城池内最大的一处。

    秋叶城,设有南北两门,其城墙高达十丈,通体采用红色的巨岩堆砌而成;其内的建筑,衍承天界的传统风格,多是一些古式的殿阁楼宇,但与传统建筑的古典,有所区别的是,这些建筑的基调,尽数为张扬的秋红之色。

    秋叶城,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商城,其内修士内遍地走、商贾多如狗,无幽之地每年大半的兵、铠、药、宝,都是从这里流出,所以秋叶城,也是无幽之地内,最繁华热闹的城池,没有之一。

    而若说到,秋叶城最为繁闹之地,则当数红叶交易行为最。红叶交易行,位于秋叶城的东南区域,是秋叶城内,规模最大的交易场所。

    此时,清晨刚过,但红叶交易行,却已迎来了其繁闹的开端,因为今日,恰逢红叶交易行,一月一次的例行拍卖。

    “啧啧!”

    项回双手背负的站在交易行外,举目打量着眼前的建筑,笑眼微眯的说道:“这就是,天界的交易殿……”

    红叶交易行的构筑结构,为天界交易点的特定风格,其上并无斗拱脊兽,而是一座八角形的独栋式建筑。

    红叶交易行,占地约有百丈方圆,整体高达十数丈,即便是那拱形的大门,也有三丈之高;其内以中心为点,横切成两大区域,其中前为大厅、后为卖场。

    在前厅入口的两侧,沿墙并建着众多的小型独间,此间名为鉴宝间,专门用来单独鉴售私人之宝。

    在前厅的中墙前,置有一张巨大的环形柜台,此台名为寄售台,是直接出购各种“商品”的地点。

    寄售台,以质地极坚的寒月精钢所制,其上铸有同样质地的栅栏,此栅直连大厅的顶部,将寄售台圈护在内。在那栅栏的上方,挂嵌着一块巨大的白色晶壁,那晶壁白皙如玉,其内横列着此行内售的,所有商品的名讳和时价。

    在寄售台的两侧,分别建有一门,此门颇为高大、装饰华丽,门后是壁画满挂的廊道,直通后侧的卖场。

    交易行的卖场,是一个半圆形的拍卖场所。

    拍卖场的里侧,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此台整体为半圆形,要高出地面三尺;在拍卖台的前方,环置着众多的客座,客座区的后方,便是交易行的后门。

    在那客座区的后上方、那环形的墙体之上,还有嵌挂着数十块,白色的巨大晶窗。

    这些晶窗之后,是此行的贵客间,但若从卖场内看去,却无法通过这晶窗,看到其内的任何事物。

    话不多言,回归正题。

    “不知此番,会拍出何等重宝……”项回咧嘴一笑,而后迈着四方大步,闲庭信步的向着交易行走去。

    ……

    (注:考虑到猪脚以后,可能还会与交易行有所交集,所以,为了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描述,作者将交易行的结构布局固定化,后面不会再过多的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