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0章 秋月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些人哪冒出来的?”

    项回站在交易行的大门下,望着眼前人流如注的大厅,和大排长龙的鉴宝间,眉头紧锁的嘟囔道:“莫非天降宝雨了不成,否则怎会有如此之多的修士,前来鉴宝……”

    此时此刻,大厅内人潮熙攘、长龙大排,但见其内,众多拍客分成数十道队伍,或是好整以暇的静候在鉴宝间外,等待前人退出、自己入内,或是闲庭信步的走向卖场的入口,在入口护卫冷漠的目光中,消失在通道之中。

    若非前厅空间够大、通道够宽,再加上众人素质尚佳,其内定已拥堵不堪、嘈杂如市。

    “这么多人,要排到什么时候……”项回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而后轻提了一口气,重新整顿好心情,朝着卖场右侧的入口走去。

    此时,那入口外正无他人,只有两名护卫静默而立。

    那两名护卫,身着红色长袍、腰佩红鞘长剑,在二人胸前的衣襟之上,分别扣有一枚,五掌状的红叶徽章。

    “道友止步!”在项回来到入口之时,但见那右侧的护卫,突然伸手一拦,将项回阻拦在地。

    见状,项回身形一顿,而后转目看向那名护卫,眉头微皱的说道:“怎么?”

    见项回停下,那护卫向着项回点了点头,而后收回手臂,语气淡漠的说道:“道友,请出示邀请函,或者寄售单。”

    项回神情一怔,目露困惑的说道:“什么邀请函……”

    闻言,那护卫目光一闪,而后目光微凝的说道:“邀请函和寄售单,是参与拍卖的信物,若道友两样皆无,还请速速离去。”

    “什么?”项回眉头一挑,神情错愕的说道:“这是哪门子的规定,参加个拍卖会,竟然还要信物……”

    闻言,那护卫微微沉默,而后张口说道:“既然如此,还请道友速速离去罢。”

    语毕之后,那护卫向着项回轻轻点头,而后退回原来的位置,一副尽忠职守的模样。

    见状,项回眉头一皱,而后转动脖颈,扫了一眼身后,那人群熙攘的鉴宝间和寄售台,而后又将目光转向那名护卫,试探性的问道:“可否通融一下?”

    话语间,项回抬手一抹乾坤镯,取出两枚金色的灵币,而后面带微笑的说道:“当然,项某自然不会亏待二位!”

    哪知,项回这师承项南峰、在族子中屡试不爽的手段,却在此地,迎来了巨大的败北!

    “道友休要胡闹!”见状,那护卫眼角一跳,额头青筋渐渐怒起,面色羞怒的沉声喝道:“还请道友速速离去,若再如此胡搅蛮缠,休怪我等不留情面!”

    话语间,两人突然抬手握剑,而后同时踏前一步。

    呼!

    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那两名护卫的身上,陡然扩散出一股微弱的灵气波动,其手中的剑鞘之上,更是散发出,淡淡的黄芒。

    见状,项回面色一僵,心中顿感羞怒之时,也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但见其两眼一瞪,而后恼羞成怒的沉声喝道:“混账!开门做生意,哪有不让进的道理,你们找茬的吧!”

    闻言,那两名护卫面色一变,正要张口呵斥,却是突然目中一动,顿时退步收手的挺立在地,而后垂首说道:“大小姐。”

    “哼!”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轻细的冷哼之声,项回的身后,正有一名青年女子,款款大方的漫步而来。

    那女子,身着一袭秋红色的修身旗袍,那旗袍色泽鲜丽,其上花纹错落有序,在其左侧胸口位置,还扣有一枚鲜亮的秋叶徽章;其人柳眉杏目、睫毛纤长,其肤雪白、如瀑黑发后盘下垂,其体凹凸有致、修长迷人,那鲜亮的旗袍,附着其身,非但没有让此女,显得妖娆妩媚,反而为其平添一抹,清丽脱俗之感。

    但见那女子,在漫步前行中,突然嘴角一撇,声音淡漠的说道:“是谁如此大胆,敢在我秋叶城闹事。”

    闻言,项回眉头一皱,而后扭转身形,目光不善的看向身后,那漫步而来的女子。

    在辨清对方的面容之后,项回目中讶异之芒一闪,脱口而出的低呼道:“是你!”

    原来此女,正是日前在宝器阁,与项回有过一面之交的女子。

    不过,虽说这女子,与项回仅有过一面之缘,但项回,却对这名女子,有着颇为良好的印象。而这种良好的印象,却并非源自此女的美貌,而是源自对方,那慷慨惠顾、给予自己折扣的举动。

    见来人竟是项回,那女子眉头一扬,但其面上,却并无多少讶异之色,但见此女,螓首微扬的俯视着项回,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鬼。”

    话语间,那女子轻抬玉手,将耳畔的发丝挽在耳后,而后语气淡然的说道:“怎么了小家伙,我这两位客院,怎么得罪你了?”

    “你的客院?”项回闻言一愣,而后视线偏转,眉头微皱的看向对方,胸前的秋叶徽章。

    “恩?”片刻后,项回突然目光一凝,而后瞠目结舌的低呼道:“莫非,你竟是这交易行的主人!”

    闻言,那女子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双臂环抱胸前,翻着眼睛说道:“本小姐有名有姓,什么你啊我的……”

    “这……”见对方默认,项回的额头之上,顿时冒出一片黑线,心中也没由来的,生出一抹尴尬之意。

    “咳!”片刻后,项回颔首发出一声干咳,而后干笑着挠了挠太阳穴,张口说道:“那个,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见状,那女子满头黑线的翻了个白眼,而后嘴角微撇的摇了摇头,向着那两名护卫说道:“这小鬼是我的朋友,你们就不用理会了。”

    闻言,那两名护卫面色一正,而后垂首说道:“是!”

    见状,那女子微微点头示意,而后转目瞥了项回一眼,嘴角微撇的说道:“走吧小弟弟,姐姐带你去见识见识场面。”

    语毕之后,那女子莲步轻移,径直向着通道走去。

    “嘿嘿。”见状,项回目中一动,而后朝着那两名护卫露齿一笑,一个箭步蹿进通道之内。

    ……

    “那个……敢问姐姐芳名?”

    “秋月。”

    “呃,你真是这交易行的东家?”

    “算是吧。”

    “那宝器阁……”

    “分店!”

    通道内,项回与那女子并肩而行,期间项回神态自若、疑问频频,那女子神情逐渐下沉、声音逐渐拔高……

    片刻后,在步入通道尽头时,秋月突然停下身形,而后抬起右手,按向右侧的画壁。

    轱辘……

    在一阵木轮的转动声中,秋月身侧的画壁,慢慢的向旁划开,露出其内的两名护卫,和其身后的一座环梯。

    “大小姐。”见来人乃是秋月,那两名护卫目光一闪,在垂首见礼之后,便将身后的环梯让将出来。

    “恩。”秋月微微点头示意,而后神态自若的抬腿迈步,当先向着环梯走去。

    见状,项回微微一笑,而后背负着双手,在那两名护卫的俯首下,神态自若的走过环梯,继而转入其后的环形廊道内。

    此道,自是通往贵客间的捷径。

    轱辘……

    在项回和秋月,转入环形的廊道之时,那墙体也自动闭合,恢复成先前的模样。

    片刻后,秋月带着项回,走过那弧形的廊道,而后神态自若的在一处贵客间外停下身来。

    那贵客间的门梁颇敞,其体以褐色的檀木为底,木门之上,精雕细琢着一副秋枫落叶图,门框之上,雕着别致的花纹,在门梁上方的中央处,雕有一个无漆大字——壹。

    若顺着此间房门向右看去,便可发现,那右侧的房门之上,延序雕刻着等叁、五、七等奇数文字;而左侧的房门之上,则延序雕刻着贰、肆、陆等偶数字体。

    吱……

    秋月斜眼瞥了一眼身旁,正目光四巡的项回,而后抬起右手,拨开眼前的客门,当先迈入贵客间内。

    “环境倒是不错。”见状,项回微微一笑,将目光从周边摆置的器物上收回,而后神态自若的点了点头,紧随着秋月之后的迈入房内。

    此间贵客间,相较于其他各间要宽敞不少,其内的地面上,铺设着柔软的地毯,两侧的墙壁之上,分别雕有一副枫林浮雕,在入门两侧的边角处,摆置着两尊,齐人之高的青瓷花瓶,其内栽植着茂密的常青藤。

    在房间最里侧,是那扇入门可见的晶窗。

    那晶窗通体透明、切面平齐,如同一扇巨大的玻璃般,将里侧的墙壁完全占据。若通过这晶窗下看,可以清晰的俯视到,整个拍卖场内的情况。

    在那齐墙的晶窗前,摆置着一张环形的木桌,和九张木制的靠椅。那木桌靠窗而设,以棕褐色的檀木制成,其上无雕无刻,只有檀木本身的文理清晰在案;那九张木椅,环置在木桌之下,其上镶制了柔软的靠背和扶手。

    而此时,在那中央的木椅上,正有一名中年男子赫然在座。

    那男子,身着青纹缕边的白色锦袍,头戴缕金冠帽,其人浓眉俊目、鼻梁直挺、口方唇正,其目深炯明亮、睿智外显,看起来颇有几分,文士的儒雅之风。

    此时,那男子端坐在木椅之上,正面带微笑的望着穿门而入的秋月。

    “父亲?”在看到那中年男子之时,秋月儿顿时目中一亮,脱口而出的喜呼道:“你回来拉!”

    “呵呵。”见状,那中年男子莞尔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我已拜祭过你母亲,本家又无要事,所以便提前回来了。”

    话语间,那中年男子目光一转,而后看向后方的项回,轻笑着问道:“这位小友是?”

    闻言,秋月先是一愣,而后斜眼瞥了项回一眼,嘴角微撇的说道:“这小鬼,是宝器阁的大……主顾,过来凑热闹的。”

    “嘿嘿。”闻言,项回略显尴尬的发出一声干笑,而后面色一正,向着那中年男子抱拳说道:“小子项回,见过秋城主了。”